星期一, 十二月 10, 2018

让79号提案成为安大略省选的竞选议题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at Facebook and Twitter 79号提案通过二读后,士嘉堡的Sharon Isac写信给省议会所有议员,以否定南京大屠杀来反对79号提案,并将她的信公开放在她的否定南京大屠杀网站上。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有定论的,但是,否定南京大屠杀依然在加拿大有很大市场。滑铁卢的智库CIGI资深研究员、滑铁卢大学教授DAVID A. WELCH撰文,以南海地缘政治和族裔和谐为理由,反对79号提案。加拿大国内歧视华裔的社会基础,和加拿大追随对美国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帝国主义压迫异族的文化基础。如今,加拿大政府对华人社区就人头税历史道歉了。前几天特鲁多总理也对卑斯省政府绞死土著首领事件道歉了。但西方对历史上帝国主义政策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依然讳莫如深。德国对犹太人道歉了,因为那不是对第三世界帝国主义政策的结果。西方社会洗白南京大屠杀的思潮依然有很大的市场,依然是华裔遭受歧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华人在最民主的北美遭遇职场天花板,其中原因,不是简单的一个种族歧视就能说明白的。种族歧视是职场天花板的症候,而病因却根植于西方殖民历史和西方帝国主义历史,并与西方民主制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先说说殖民与移民的不同。中国人移民到加拿大,是移民。欧洲人移民到加拿大,是殖民。什么是移民?移民是放弃自己的文化传统融入当地文化。什么是殖民?殖民是把自己的文化、政治、经济制度带到异地,使得自己母体文化成为主导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的主流文化。欧洲白人,今天入籍加拿大,今天就是加拿大人(Canadian)。华人,即便五六代人生活在加拿大,在加拿大出生,法律上是地道的加拿大人,但是还是被叫作华裔加拿大人(Chinese Canadian),这和脱帽右派的称呼相似。有没有听说过苏裔加拿大人(Scottish Canadian)?或者大不列颠裔加拿大人(British Canadian)?没有。即便有,也不会像华裔加拿大人那么常见。因为他们是加拿大的殖民者,他们把祖籍国的制度和文化搬到了加拿大,他们无需融入加拿大主流文化,加拿大主流文化本来就是他们的文化。要努力融入主流社会的反倒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和为加拿大东西统一以及为奠定加拿大工业革命基础设施贡献最大牺牲最多的修建跨大陆铁路的华人。 讲起殖民地,人们往往只知道近代的西方帝国主义海外殖民扩张,而忘记了西方传统文化中,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一直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西方现代文明是埃及文明、腓尼基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相续驳接下来的文明演化的结果。这与中国文明延绵不断延续至今不同,那些西方文明来源的古文字都退出了文明中心,而中国文字沿用了几千年。埃及文明是西方一神教的起源地。腓尼基文明是西方拉丁字母的起源地。他们这些古文明文字之所以退出文明中心,原因就是西方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传统。一个新帝国的诞生,就以殖民地方式扩张,把异族文化消灭得不留痕迹。加拿大可还有印第安人文明?为什么西藏的藏传佛教和藏文还在,而印地安人的文化在北美丧失殆尽?说大清“帝国”是套用西方帝国概念来解释中国文明的谬误。日本帝国主义就是西方式的帝国,从明治维新一开始日本就实行扩张式的殖民地政策。南京大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政策,和欧洲早期殖民者在北美屠杀原住民没有两样,其文化基础就是种族主义。 早在四千年前,埃及帝国就在迦南建立了殖民地,在那里奴役奴隶制作陶器运回埃及。迦南就是现在巴勒斯坦黎巴嫩那块地方,也就是为什么《圣经》里有出埃及记的篇章的原因,因为犹太人被埃及人奴役为奴隶。这块地方也就是腓尼基文明的地域。不过,那时候还不叫殖民地,而叫作殖民城。即埃及殖民者龟缩在几个城堡里,就是后来雅典文明的城邦制度的根源。在这些殖民城堡中的主流文化当然是埃及的文化和政治制度。迦南的经济是埃及帝国经济的一部分,和工业革命后的宗主国-殖民地是一样的关系,殖民地原住民只能是奴隶,而帝国经济利益要输送回埃及。 三千年前的腓尼基文明,也是贸易帝国和殖民地帝国。腓尼基最著名的殖民地是迦太基城邦,地处北非地中海。西方海洋文明绕着地中海走,从地中海南岸埃及,至地中海东边腓尼基,至地中海北边雅典城邦,至整个地中海的罗马帝国。腓尼基文明殖民到地中海南岸,腓尼基为主流文化,把埃及文字給灭了。雅典帝国殖民爱琴海周边各城邦,把腓尼基文字給灭了。罗马帝国殖民地中海,把希腊语言边缘化了。如今古罗马的拉丁文只在植物学和医药学中使用。殖民和移民不同,移民是入乡随俗,殖民是以母国文化灭当地文化。 我在波罗的海岸可沙林小城生活的时候,走街串巷地寻找当地文化遗迹,结果看到的历史令我吃惊,哪里还要文化遗迹呀?剩下的只有历史传说了。今天可沙林人讲波兰语,但是,这里曾经是犹太人的天下,但是,犹太人一个都不剩了,只有一些好事者新近树立的碑文,述说以前有无数犹太庙被烧毁。而这小城最繁荣是时期,是普鲁士的行省,而这里已经即没有德文也没有德国人了。在早时期,这还是瑞典帝国的领地,更是连残迹都没有了。西方帝国主义殖民文化一遍一遍的地以殖民政策清除前文化。 不过,这里的“民主”历史却是非常悠久。可沙林在普鲁士统治时期就是有独立主权的城邦,独立主权,就是可以自己立法,比现在美国联邦下的州政府和加拿大联邦下的省政府还牛。后来看了华沙市的博物馆,这一看不得了,华沙历史竟然从一开始就是“民主”政治。这些城邦古时候都是公爵领地,应该就是中国春秋时期的诸侯。郡主自然是皇亲贵族,但是,这个华沙公国郡主一开始就和市民有契约法律了。市民(公民)纳税是契约规定的,民主得很。当时我脑子轰一下就蒙了,心里还紧惭愧中国没有这种从奴隶制开始就有的“西方民主”传统。 原来,这民主和殖民是息息相关的。你想,一个皇宫贵族得了一片领地,王室封的。但是,这王室封的地不是他自己的地,只是批准某公爵去占领一块地皮,为帝国输送财富。这个公爵带来一批工匠和军队建立一个殖民地城邦,奴役周边广大地域的当地原住民,他们要同舟共济,能不民主吗?印度就是英王室封给东印度公司的领地,于是东印度公司就带着炮舰殖民了印度。东印度公司的运作,当然是股东股权投票的民主政治。 帝国的殖民者在远离母国的贸易中转货栈建立殖民城堡。这些商人在城堡里有了公共事务,于是就有了大家协商的谘议局(Council),以后城堡变成城邦了,谘议局就变成选举的议会了。所以,西方民主政治一开始就是殖民地政治。如香港、澳门、新加坡、槟城、马六甲等都是小小的城邦式殖民地,早期都有列强商贾们在那里成立谘议局,后来成为当地政府。上海租界的列强商贾也组织了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如果殖民三百年,这个工部局就是上海市政的民主政权了。加拿大早期就是西北贸易公司和海湾贸易公司的皮毛贸易势力范围,这些公司在魁北克市和蒙特利尔建立货栈,成立谘议局,很民主的谘议局,当然是殖民者的谘议局,不包括原住民。以后成为殖民地政府的议会,在往后是议会逐渐向英王室要权,把主权从英王室转到殖民地议会中,就有了独立的加拿大国家。为什么美国独立伊始议会只能是有财产的白人男子投票选举?就是殖民地城邦谘议局的模式。西方这个帝国主义的民主制度历史和西方殖民地历史一样长久,在奴隶制、封建制以至今天资本主义制度下都可实行,想想还真够普世的,普世到什么历史时期都可以用。 这和玻璃天花板有什么关系呢?有。是殖民地文化。当殖民者来到殖民地的时候,他们就是祖籍国的利益代表,他们建设的“民主”社会一开始就是这些商贾祖籍国的社会,在香港、在魁北克、在新加坡都是如此。他们的公司文化和他们建立的“民主”社会是同构的,都是白人至上的文化,都是殖民地文化。香港直到回归前,港人都没有选举权,港人都不得在港英各级政府部门第一把手,英资公司管理层的选拔从来是只从英国人中选拔培养,有些公司长期禁止公司管理人员异族通婚。英国人和香港人在抗战中并肩作战,才有了二战后允许英国人和香港人通婚。 组成北美玻璃天花板的是这个民主社会的精英,他们占据了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的各级决策层要职,他们控制了社会的资源。华裔在海外遭遇的职场天花板是由于殖民地文化的历史惯性,而这个殖民地文化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孪生兄弟。这就是为什么那么上百年的美好的普世的至高无上的西方民主社会会有那么不可思议的种族歧视现象的原因。 如今法律上已经不允许种族歧视了。但中国人没有西方这种海外殖民定居的传统,不习惯这种政治制度。如西方人到上海租界,就组织Municipal Council。 这种组织和我们今天市政模式一样,华人在市政选举中,应该积极选出华裔自己的咨议员(Councillor)。 同样到,我们应该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本质是种族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地政策的种族大屠杀。每年公祭南京大屠杀,是消除种族主义文化的必要教育举措。如果我们听任南京大屠杀被漠视,就是听任种族主义文化苟延残喘。和犹太人每年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一样,公祭南京大屠杀也可能有地缘政治因素,但那不应该成为华裔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平等社会的障碍。公祭南京大屠杀肯定有消除种族歧视的作用,我们必须公祭南京大屠杀才能彻底铲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 2013年10月16日Jimmy Kummel电视秀节目中诱导儿童说出“杀死所有中国人” 的言论。如果所言是犹太人而不是中国人,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这是歧视华裔文化的延续,从儿童就灌输无视华人性命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就强化了华人职场玻璃天花板。为什么针对犹太人的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因为犹太人每年大张旗鼓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学校、媒体每年都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华裔也需要每年大张旗鼓公祭南京大屠杀,要邀请商界和政界头面人物参加公祭,要邀请社会各族各界参加公祭南京大屠杀,否则西方几千年种族歧视的偏见难以消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难以消除。 我们应该唤醒西方人的人类良心。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判决的反人类罪,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历史基础。不通过79号提案,那些民运人士和一些加拿大政客就没有资格指责所谓中国人权问题。下一届新选的议会,是否能够重启79号提案,就看竞选的时候,政客有没有承诺。以世界和平计,以人类尊严计,以华裔安身立命之计,关心人权的人们,关心79号提案的人们,在政客竞选之时,必须询问政客对重启79号提案的意向。华人社团应该继续努力,以各种渠道向自己选区的议员表达我们对79号议案的关切。大家参加竞选活动的时候,别忘了向候选人提问,问问他们当选后是否会提出动议重启79号提案,是否支持79号提案的重启。大选是候选人和选民互动最激烈的期间,我们一定要推动重启79号提案成为一个竞选议题,每次集会必须向候选人提问,问他们重启79号提案的意愿。一不做二不休,既然79号提案已经提出,就要让提案得到通过,否则华裔就没有尊严。

Doug Ford将在2018年出战多伦多市长

(信报财经周刊 Kevin)  9月8日晚,在福特家族的年度烧烤大会上,Doug Ford向社会公开了他的重大决定:将于2018年挑战John Tory竞选市长一职。 庄园里挤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支持者,当他们听到福特的宣布后都高声欢呼起来。 在发言中,福特说在John Tory的领导下,市议会角色错位,与其他各级政府的关系也是理不清,作为国际性大都市,多伦多的声誉受到全球各地媒体的指责。在批评市长John Tory时,说他一切都是空口白话,且破坏自己的竞选诺言,让市政开支漫天上涨。福特承诺如果执政将为致力于为市民服务,节约纳税人的税金,使多伦多成为北美税收最低的城市,(注意,没有之一哦) Doug Ford曾任Ward 2的市议员,在其弟弟、前市长Rob Ford生病后曾代替他出选市长,以34%的支持率败于John Tory。 Doug Ford说,Robbie, this one is going to be for you,,似乎是只在必得明年的市长职位,也以此告慰其弟的在天之灵。    

第42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TIFF开幕

第42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隆重开幕,这个被视为全球最负盛名的国际影展之一的电影节,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国的主要电影制片人,导演,演员以及片商参加。 来自两岸三地的着名导演吴宇森, 冯小刚,陈凯歌等人,也带着他们的新作来到多伦多。从今天开始,我们的资深记者/编辑忠勤将每日从现场为我们进行深度报道,包括世界和华人电影产业,中国电影现状及发展,导演明星专访等,内容精彩,欢迎阅览!

央行再次加息0.25%,对你有何影响?

加拿大央行在周三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0.25个基点到1%。

中加藝術名家精品聯展在多伦多揭幕

由加拿大著名華裔畫家廖淑先、李明和來自中國著名畫家陳曼蓉、殷耀軒四位畫家聯合舉辦的中加藝術名家精品聯展,於加拿大的勞動節長周末,在多倫多隆重舉行。

2017岭创国际创新创业大赛加拿大分赛区正式启动

9月1日,2017岭创国际创新创业大赛加拿大分赛区新闻发布会暨启动仪式在加拿大国际电视台演播大厅隆重举行。

何炜总领事与加拿大华商联合总会会长们座谈

8月30日,应中华人民共和国多伦多总领事馆之邀,加拿大华商联合总会王海澄会长率20位各省级商会会长们团体拜会了总领馆何炜总领事与商务组领事们。

鹅脖村路510号改建,华裔遭遇滑铁卢?

安省滑铁卢西区华西村的居民,因加拿大穆斯林协会将现状为农业用途的一块土地与房屋改建成清真寺及多功能宗教中心而在积极维权中,目前已进入最后的司法诉讼阶段。持有异议居民不服市政府通过此改建申请的决定,已经正式向安省土地和环境法庭(Ontario Municipal Board) 提交了申诉。未来数月之内,OMB将通过庭外和解及听证等程序,做出最终的司法裁定。

黄金突破1300!“中国大妈”购金的时机又来了?

今年以来,黄金在多次尝试突破1300美元/盎司未果后,近日借助半岛局势一举强势拿下1330美元关口,刷新年内最高水平

加拿大人不能忘记南京大屠杀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6年9月21日,在渥太华Wellington街和Booth街拐角处,在国家大屠杀纪念碑奠基仪式上,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发表了演讲。他在演讲中说到:这座纪念碑见证大屠杀中死难者及其家属的痛苦,为来到加拿大建立新生活的人们讲述历史故事。这座纪念碑将提醒加拿大人的后代,用历史的教训塑造我们社会的良心。我们今天的自由和多元文化来之不易,我们对人权要有坚实的承诺。 南京大屠杀不发生在加拿大,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也不发生在加拿大,但是,加拿大还是建立纪念碑,这是加拿大对人权的认同,是加拿大对人权的承诺。 特鲁多总理在那个演说中还说到:我们必须反对导致大屠杀悲剧的仇恨和恐惧,以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能够压倒反犹太主义和种族主义。 也就是说,纪念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是为了反对对犹太人的歧视。纪念南京大屠杀是为了反对对华人的歧视。二战中对犹太人的歧视发生在欧洲,但是,加拿大受到这种歧视的影响,1939年拒绝一艘载有907个犹太人难民的船在加拿大靠岸,其中254人回到欧洲后死于希特勒集中营,成为加拿大历史的羞愧。而对华人的歧视则在加拿大历史延续了很长很深的一段时间,加拿大历史上发生了人头税和排华法案事件,这是事件是以法律形式系统地歧视华人。相比两个加拿大历史事件,加拿大歧视华人的社会思想基础显然远远强烈于歧视犹太人的社会思想基础。拒绝一艘难民船只是一个个别事件,排华是三十年的政府法案,人头税是百年歧视条文。反思加拿大社会历史思潮,我们有必要纪念大屠杀。我们有理由纪念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我们有更大的理由纪念南京大屠杀。 每年12月13日,各华人社区应该举办公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邀请各族裔各阶层的人参加,邀请政要参加,一起纪念南京大屠杀,塑造我们多元文化社会的良心。 2005年11月1日,联合国全体大会通过决议,决议确定每年1月27日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纪念大屠杀死难者。联合国决议敦促各国进行大屠杀历史的教育,以防止大屠杀历史重演。联合国决议反对任何对大屠杀事件的全部或部分的否定。决议要求有关各国保留历次大屠杀的历史遗址和遗物。决议谴责各种针对宗教信仰和族裔的歧视行为。决议还决定制定联合国大屠杀宣传计划(UNHOP)。 二战期间欧洲发生了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亚洲发生了日寇对中国人民的大屠杀。我们既要防止世界重复对犹太人屠杀的历史,也要防止重复对华人屠杀的历史。同时,我们也要在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活动中宣传人权理念,防止任何可能的大屠杀悲剧。为了宣传人权理念,为了防止大屠杀,就要谴责各种歧视行为,反思歧视历史,在加拿大,就要反思人头税和排华法案的历史。 如今华人新移民多为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华人群体拥有的财富和教育程度都高于平均水平,然而,华人难以进入公司管理层和政府部门决策层,华人只是聪明的商人和技术职员,处于各个社会圈中的受统治地位。华人的社会和政治地位与华人拥有的知识和财富不成比例。我们不谋求特权,我们只谋求社会和政治的平等。为了这个平等,必须去除和防止歧视,要去除和防止对华人的歧视,就必须纪念南京大屠杀,要社会认识到华人的生命也是平等的生命。每年1月27日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前后,各华人社区应该举办各种纪念南京大屠杀活动,宣传社会宽容的人权伦理。 2016年12月5日,安省议员黄素梅提交了79号私人法案,该法案指定每年12月13日为南京大屠杀祭日,该法案当天通过一读立案。2016年12月8日,安省议会对79号法案进行了辩论,通过了二读。现在79号法案已经移交给司法政策委员会审核。待安省议会司法政策委员会提交关于79号议案的报告以后,安省议会会进行最后表决。好可惜,执政党议员的提案,各党一致通过二读,执政党把持的司法政策委员会却吧该议案束之高阁,至今不议不决。安省执政党华裔议员不止一个,也没看到有所作为。这个法案面临胎死腹中的厄运。华人社团应该继续努力,以各种渠道向自己选区的议员表达我们对79号议案的关切,以防止79号议案功亏一篑。 渥太华建造中的国家大屠杀纪念碑预计今年落成。这个纪念碑落成以后,就是纪念南京大屠杀的重要场所之一。这个纪念碑前应该每年有纪念南京大屠杀的活动。有渥太华旅游点的旅游团,应该在纪念碑前有十分钟纪念南京大屠杀仪式,一起唱一首《松花江上》,仪式后应该留下文字招贴及鲜花香火蜡烛,让加拿大人不要忘记南京大屠杀。无论安省79号议案是否通过,华人社团都有必要借助各种节日纪念南京大屠杀。每年1月27日国际大屠杀纪念日,每年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祭日,每年10月10日国际人权日,每年3月21日国际消除种族歧视日,都可以开展研讨会、讲演会、表演会、集会游行等纪念南京大屠杀活动。即便没用什么特定的日子,子女在学校有自选题目project的时候,也可以写南京大屠杀历史,教育子女,教育子女的同学,让我们后代记住历史教训,防止历史悲剧重演。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