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八月 23, 2019

现代京剧“红灯记”“沙家浜”全本剧将在多伦多上演

2018年10月3日在新动力演艺大厅红海京剧团举办了《红灯记》、《沙家浜》演出新闻发布会,发布会邀请了各三级政府 议员;国会议员叶嘉丽、陈圣源、Majid Jowhari,联邦议员Daisy Wei、Billy Pang,市议员Alex Chiu、陈志辉等人都发来贺信表示祝贺。 《红灯记》《沙家浜》这二出京剧对我们华人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所以这次各个社团都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东风彩多元艺术文化团张晓燕、枫怡雅社毛轶、加拿大专业妇女协会梁梅英、画家荣京春、长江合唱团丛锋、北京协会会长陈献、密西沙加市华人艺术团团长刘霞、北京协会合唱团团长张晓君、多伦多华星艺术团团长陈功、加拿大多元文化民间艺术协会会长沈谢元、辽宁协会理事陶君、爱乐团艺术团团长金瑛、北航校友会会长王今中、副会长施清、黑龙江商会秘书长铁木尔、加拿大天津总商会会长蔡玮、枫彩艺术团王兰、导演许容瑛、加拿大中国商会团体联盟主席(加拿大江苏总商会会长)王海澄、Fullerton Manor王广、观音堂文化中心邱诗淇、北京合唱团Lida、多伦多越剧团团长卢娜Luna、加拿大同乡会联合总会执行主席朱江、加拿大广东商会会长陆炳雄、加拿大青海总商会会长王昱、加拿大湖南商会会长彭良健、加拿大黑龙江商会会长黄屏、加拿大演艺联盟张玮、加中四川总商会副会长刘熹、常州商会秘书长James Wang、陕西同乡会理事周志军、加拿大中国摄影协会杨小平等人都参加了这场新闻发布会。 此次的二部京剧演出,是为了弘扬中华文化、丰富海外华人的文娱生活,加拿大(中国)红海京剧团全体团员经过三年的辛勤筹备,两场大戏将在今年金秋十一月隆重登场。 这次演出亮点之一是——《红灯记》《沙家浜》首次在海外全本演出;亮点之二是——特邀河北省京剧界高艺术水平专业演员专赴海外演出。 而红海京剧团是在加拿大联邦政府注册的一个非盈利机构!致力于传播中国的国粹京剧艺术,传播中华文化!虽然红海京剧团成立不久,但是前期做了大量的工作,从道具的准备到二部京剧演出时所需要的英文翻译,角色安排以及这些专业演员的签证等等,付出了巨大的工作换来了金秋时节的演出,相信这二部京剧会给大家带来的不仅仅是视觉盛宴也是听觉享受。 《红灯记》故事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铁路工人李玉和,接受了向柏山游击队转送密电码的任务,由于叛徒的出卖而被捕。李玉和一家祖孙三代不是同姓,李奶奶向铁梅痛说家史,鼓励她经受考验,迎接斗争。在敌人的酒席宴上、刑场上,李玉和坚贞不屈,惨遭杀害。铁梅继承遗志,把密电码送上了柏山,胜利地完成了转送密电码的任务。 《沙家浜》故事讲述了抗日战争时期,新四军某部指导员郭建光,带领十八名伤员,来到沙家浜养伤,与当地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日寇扫荡。伤员们转移到了芦苇荡。 “忠义救国军”司令胡传魁、参谋长刁德一假意抗战,暗投日寇,进驻沙家浜,设法寻找这批伤员。阿庆嫂与敌人巧妙周旋,保护了伤员。伤员痊愈后,郭建光率领战士们,杀回沙家浜,将敌人一举全歼。 让我们都期待这二部经典之作在多伦多的演出,预祝二部京剧大戏唱响多伦多,欢迎大家在11月2日前往何伯昭剧院享受这场京剧的盛宴,11月2日让我们相约在一起不见不散。 时间:2018年11月2日和4日(星期五、星期天)晚7.30pm 地点:何伯钊大剧院前厅(5183 Sheppard Avenue East, Toronto, ON M1B 5Z5)

China is not an atheist country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China is a Humanist country. Many Chinese believe the existence of supernatural beings so that they are not atheist; however, supernatural...

人口问题:未来中国面对的最灰犀牛?

前不久统计局发布了2017年的宏观数据,这绝对是一份漂亮的数据清单。17年全年GDP超过80万亿,达到82.71万亿元,实际增长了6.9%,是连续7年GDP增速下滑来的首次上升。

The Evolving Belief System of Chinese Culture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Chinese culture together with its belief system is an open system. Because of its openness, the civilization evolves and lasts. That...

加国福建社团联合总会为老乡捐赠5700加币善款

加国福建社团联合总会为老乡捐赠5700加币善款 红枫 报道       据来自加拿大福建社团联合总会消息,2019年5月19日在会所举行爱心捐款仪式,为福建老乡李洪春捐赠5700元加币善款,对他家庭出现的不幸贡献一份爱心,表达慰问。 图片作者:贾建军 来源枫桥网       老乡李洪春来自福建省福清市龙田镇,今年42岁,家里有5个孩子,但是非常不幸的最小的男孩出去玩的时候掉在池塘里出事了,全家人陷入痛苦中。       据了解,福建社团联合总会得知老乡李洪春的情况后,总会带头捐款1000元加币,郭玉明主席捐款500元加币,短短一个多月,共募得捐款5700元。郭玉明表示,加拿大福建社团联合总会的宗旨就是为在加拿大的福建乡亲提供帮助。大家非常热心的迅速发起捐款,献爱心,对他无助的时候伸出援手,让他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感谢枫桥网提供消息来源】 捐款名单: 1.总会1000元 2.郭玉明500元 3.郑伯欣100元 4.吴珍发100元 5.加拿大妈祖庙200元 6.陈汉君100元 7.李述亮500元 8.王明俤300元  9.石文清200元 10.邵宜航200元 11.黄岩100元 12.王清官100元 13.叶伟淮100元 14.何宗清200元 15.余朝汉100元 16.黄应菁100元 17.林性勇200元...

魁人治魁:1837反叛和静悄悄的革命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1837年反叛和静悄悄的革命(Quiet Revolution)是魁北克近代史重大事件,也是加拿大近代史重大事件。了解了魁北克的静悄悄的革命才能理解为什么老特鲁多对中国那么好。魁北克的静悄悄革命和新中国独立有类似的背景和成就。要了解这场革命的来龙去脉,还得从加拿大早期移民谈起。 华裔移民历史上有落叶归根的情节,这往往也成为埋怨华裔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根据之一。实际上,移民保持和祖籍国联系的传统不仅仅华裔如此,加拿大主流的英裔移民和法以移民都是如此,不同的是他们比华裔更加厉害而已。英裔成为主流社会,让整个加拿大对英女王效忠,可见比华裔思乡情节的与祖籍国联系要严重得多。法裔也不甘落后,几个世纪以来坚持保留法语文化。 加拿大和美国都是移民国家,但就与祖籍国关系而言,两个国家有天差地别。美国早期移民是受迫害的清教徒,五月花号就是在英国受到宗教迫害的清教徒逃离英国,逃往自由土地。美国以自由土地著称,是相对于这些移民在欧洲感受不自由而言。早期移民加拿大的法国人与美国移民不同,法国移民加拿大的是政府官员,皮毛贸易商人,传教士,探险家等等,他们保持了和法国的政治、宗教、商业、和文化的所有关系,比早期华人淘金移民保留家乡观念的祖籍国联系更强。美国移民则相反,美国移民是反叛的异教徒,反叛的不同政见者,是欧洲的叛逆者,他们是逃离欧洲的一族。华人淘金,和法国人皮毛贸易很像,就是出来谋生,但主要社会关系还在祖籍国。美国独立的时候,不愿意独立的保皇派退到上加拿大,成为后来的加拿大社会主流,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英国政治经济在海外的延伸,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和祖籍国保持紧密合作和联系的移民。所以,以立足加拿大程度而言,即便有落叶归根情节的华人,都比英裔法裔加拿大人有更加深厚的加拿大移民的爱国主义民族精神。所以,华人喜欢中国文化不应该有任何移民道德内疚感。如果法国人放弃法语融入英语主流,就没有今天复杂的加拿大政治格局。英裔移民和法裔移民都以和祖籍国联系感到自豪,华人自然无需为怀有祖籍国情怀感到内疚。主流社会移民都是如此,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言归正传,1759年,英国在欧洲打败了法国,法国把北美法属殖民地割给了英国。英国击败法国取得对北美的统治权。本来就忠于法国的法裔殖民转不过这个弯来。他们原本效忠法国王室,而且英法战争还敌视英国,心理上怎么能够马上效忠英国王室呢?英属北美法裔加拿大人因此改用神权对抗英国王权统治。他们崇尚教皇山外统治(ultramontanism)理念,在加拿大法裔社区推举教主为社区领袖,经济上排斥英裔资本家的工业,坚守农业自然经济。以封建制度和天主教神权,抵制工业资本主义和英国王权。他们认定自己是英语新教海洋中的法裔天主教灯塔,传承着法语天主教文化。如此保持了自己的文化宗教认同,埋下魁北克独立的种子。这种农业孤立主义的神权社会难以挑战英国主导的北美王权统治。加拿大法裔怀着抵触英国工业资本主义统治的心情回归到中世纪政教合一封建制度的社区。 英国政坛上保皇派是托利党(Tory),自由派是雅各党(Whig)。延伸到北美殖民地,维护英国统治的就是托利党,就是保守党。而法裔天主教认同教皇山外统治主义,因此支持自由党。因此形成这样一种加拿大政治格局:安大略往往是保守党票仓基地,魁北克往往是自由党票仓基地。 蒙特利尔有一条路叫Avenue Papineau,应该纪念的就是Louis-Joseph Papineau(1786-1871)。Louis-Joseph Papineau 是封建领主(法国殖民地封建统治的领地郡主),律师,政治家。是自由派议员,他领导的加拿大党在议会取得多数席位。加拿大党提出了“负责任政府”(responsible government)的诉求,被伦敦驳回。所谓负责任政府,就是要求政府对议会负责,而不是对伦敦负责。所以,Louis-Joseph Papineau领导的加拿大党党员又称为爱国者(Patriots)。这个爱国,就是爱加拿大,反对英国统治。这既是加拿大独立的声音,也是魁北克独立的声音。Louis-Joseph Papineau是温和的自由派,他既反对罗马教皇成为加拿大的统治者,也反对英王是加拿大的统治者,是加拿大民族主义者。以Louis-Joseph Papineau为代表的加拿大改革运动政治家,后来延续成今天加拿大的自由党。可以说,Louis-Joseph Papineau就是加拿大自由党的精神始祖。伦敦驳回了加拿大议会的负责任政府提案之时,正值加拿大天灾,很多农民失收,引起民间武装骚乱,造成法裔天主教和英裔新教的武装冲突。武装冲突发生在1837年11月,政府卫队和英裔志愿者一起把法裔武装叛乱镇压下去,随后英裔掳掠了法裔人的财产。Louis-Joseph Papineau及其追随者流亡美国。在美国志愿者帮助下,1838年发动第二次反叛,又被镇压下去。Louis-Joseph Papineau流亡巴黎。 魁北克政教合一的基层封建社会使得魁北克落后于西方主流工业社会。1960年自由党执政魁北克省,启动了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的现代化和工业化。法裔天主教和英裔新教的矛盾也因此再次冒了出来,魁北克独立意识再次抬头。魁北克法裔青年走出农村进入工厂,很快就形成了英裔新教资本家剥削法裔天主教工人的社会格局,劳资矛盾表现成族裔矛盾。魁北克现代化形成了法裔白领阶层,他们也认为英裔新教的统治是阻碍他们职场升迁的障碍,他们在英裔管理层下工作感受到职场天花板。自由党领导的魁北克开始了国有化运动,把魁北克许多公司收归魁北克政府所有。如1962年魁北克省政府将魁北克水电公司收归国有,魁北克水电公司至今为魁北克省政府创造出10%财政收入。1977年的魁北克101法案更是规定法语为魁北克官方语言,在公司中推行法语工作,为法裔职场迁升打通通天道路。1964年魁北克建立省教育厅,一改以往教育被天主教教会把持的局面,加强了工程技术和商业会计等现代教育。他们的口号是魁人治魁(Maître chez nous),改变自1759年以来的英裔统治法裔的格局。1970年10月,激进的魁人组织魁北克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du Québec)绑架了魁北克内阁总理和英王室枢密院要员,迫使加拿大总理Trudeau起动军事管制法,史称十月危机。从那时候起到2006年哈珀总理上台,加拿大联邦政治一直以魁北克-加拿大关系为主轴,被称为是劳伦斯共识。这段时间的主要政治事件包括有至今没用得到魁北克省议会背书的1982年权利与自由宪章,失败的1987年Meech Lake 协议, 失败的1992年Charlottetown协议,失败的1995年魁北克公投,等等。 静悄悄的革命是魁北克独立意识崛起的年代,是魁北克现代化工业化年代,由此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大大降低了法裔天主教的出生率。由于出生率下降,魁北克为了维护法语文化,不得不吸引了大量的海地和越南移民,结果是法裔不是纯白色了,也不是纯天主教了,法裔概念被魁人概念取代。随着西部经济比重不断增加,魁北克福利依赖联邦政府也不断增加。终于在2006年导致哈珀上台,终结了自由党长期盘踞联邦政府的历史,导致劳伦斯共识的崩溃。 静悄悄革命是法裔工人用国有化方法夺取经济主动权,和新中国独立摆脱外族统治是一种共同经历。魁北克的国有化运动显然带有国际共运的色彩,是一种二战民族要独立,国家要解放的世界潮流的余波回荡。静悄悄的革命历时十年,横跨整个60年代。乘着静悄悄革命的浪潮,老特鲁多在1970年就突破冷战思维,在尼克松访华之前就和中国建交,是西方国际社会在美国之前和红色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1982年又通过了《自由与权利宪章》,加拿大把宪法修改权力要了回来,使得加拿大在政治程序上完成了独立。1837年反叛是提出“负责任政府”的纲领是加拿大政治程序独立的开端,1982年加拿大自己拿回宪法修改权力是加拿大政治程序独立的最后胜利。 今天,小特鲁多的政治正确带有太多的西方冷战思维,在中加外交方面没有他老爹那种魄力。老特鲁多带领魁北克摆脱了美国经济控制,使得魁北克经济突飞猛进。中国是今天世界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中国对全球经济发展贡献最大。自由党要想在任内把经济搞上去,必须摆脱美国经济控制,和中国建立互利共赢的自由贸易关系。小特鲁多能否继承他老爹的中国外交政治遗产,就要看他能否摆脱政治正确的冷战思维。 Xiaoming Guo for...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助理首席经济学家展望加拿大经济及加中贸易前景

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助理首席经济学家Paul Farley于六月二十二日在万锦市希尔顿酒店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经济趋势展望的华文媒体演讲会上对于加拿大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前景做出预测。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抵达多伦多展开加拿大巡演

多伦多讯:11月7日中午12时,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成功抵达多伦多,正式开启了他们为期7天的加拿大巡演之行。中国领事馆的韩宁领事,到机场迎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全体艺术家,并为他们献上了鲜花。同时迎接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还有本次演出的主办方CCCDA的高总和LinkedKey领先教育的代表。 本次中国残疾人艺术团My Dream加拿大巡回演出,将于11月8日、10日在多伦多,11月12日在蒙特利尔、11月14日在渥太华,三地演出四场,首站演出定在多伦多的Living Arts Center剧场。  据本次率团访加的,中国对外演出公司副总经理秦文焕表示,本次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是第二次访加。第一次是在2012年,相隔6年,依然能够感受到居住在加拿大的华人的热情,这份热情帮我们驱散了天气的寒冷,倍感亲切。 当晚7时,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团长张京津,带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艺术家代表,出席了在LinkedKey领先教育举行的“My Dream 延续梦想”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主创见面交流会。 他代表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致辞,他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自成立以来,一直备受国家、社会及各界人士关注,随着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不断成长,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已成为中国传递青年艺术家蓬勃向上的标志之一。多次代表国家出访世界各国,同时也受邀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演出。张团长随后也向大家介绍了本次出席交流会的主创演员。他们是,手语主持姜馨田,领舞魏菁阳,盲人音乐家谭伟海,手语老师黑虹。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的手语主持姜馨田代表全体演员进行发言,由手语老师黑虹担任翻译。姜馨田用手语向大家传达她对多伦多观众的亲切问候,这是他第四次来到加拿大,依然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和尊敬。姜馨田不仅是一名演员,她曾代表中国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用手语向世界发出邀请,2008年成为北京残奥会圣火采集使者。她的种种成绩,正如张京津团长所说,中国残疾人艺术团是传达爱与世界和平的使者。 最后,交流会进入互动环节,到场观众踊跃提问,主创演员也主动分享了他们在演出创作与排练中的趣事和心路历程。 有观众问到,我们的演员平时的训练强度是如何的,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需要付出多长时间的努力?张团长回答说,我们的演员平时分为文化课和艺术课两部分,想成为一名群舞演员需要3年的时间,而成为一名独舞演员或者是领舞,需要更长时间的努力。 当观众追问我们的演员通常服役多长时间,退役后的去向又是何方时,张团长说:“我们之所以为我们的演员同时进行文化和艺术课的双重培养,其目的就是为了他们能够在未来离开艺术团后找到自己的社会价值,因为他们最终都是要退役的。有些演员回到自己的家乡,假设家乡的舞蹈艺术教育,有的留在团中,有的继续求学,我们千手观音中的一名演员就远嫁到加拿大,就在多伦多,这个缘分也是非常的巧合。” 中国残疾人艺术团将于8日和10日在多伦多的Living Arts Center 和Toronto Centre For The Arts演出两场。

Chinese Dragon is the totem of all totems

Xiaoming Guo of Waterloo The symbol of Chinese dragon has a totally different cultural meaning from the Western dragon. It symbolizes an inclusive civilization uniting...

加中关系何去何从?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贸易狂风骤飙,枫叶牡丹皆受祸害 霸权张牙舞爪,熊猫大雁理当相援 自2018年12月1日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在温哥华拘留以来,加中关系已经跌入历史最低点,至今没有好转的迹象。 加拿大应美国引渡请求拘捕孟晚舟是美国对华发起贸易战的一部分。美中贸易战争自2018年3月美国发动贸易战争以来,中美打打谈谈,每次谈判第一天或头一天晚上,特朗普都做出一些施压措施,成为特朗普谈判风格。常用的手法就是谈判前一天就推特称要对中国增加多少关税等。2018年12月1日是两国在G20峰会上达成休战九十天的日子,孟晚舟就被逮捕了。这是特朗普在达成休战之时羞辱中国一下,以显示强硬姿态。对此中国当然不能接受。几天后特朗普推特称引渡孟晚舟可用作美中贸易谈判筹码,所谓加拿大司法独立凸显滑稽。 加中关系长期以来是政冷经热。西方明里暗里地支持法轮功、藏独、疆独、港独和台独,已经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加拿大在西方阵营里,也是常态。中国早已习惯了这种“言论自由”了,一如既往地推动加中友谊和加中贸易,隐恶扬善。 因此,即使西方长期保持冷战的小动作,加中关系还一直保持得不错。但是,特朗普以经贸作为国际政治武器对华发起攻击以后,政治和经济就难以继续切割了。经贸领域已经成为国际政治战场,加拿大此时为美国火中取栗,致使加中关系悬崖式塌陷。 冷战期间,美苏争霸势同水火,但是,由于双方有核互毁能力,都没有直接军事冲突,受战乱灾难的都是美苏国土以外的小国,战场都不在美苏本土,而是在朝鲜、越南、阿富汗、刚果等。如今美俄国际军事角逐也没有正面冲突,只是在乌克兰,格鲁吉亚,叙利亚等国家土地上采取军事行动。大国对决中,如果小国选边站队就难免火光之灾。乌克兰橙色革命,失去了欧俄桥梁地位,成为欧俄冲突的前沿阵地,致使国家陷入战乱状态,经济每况愈下。美中贸易战也是如此。中美都有经济互毁能力,中美正面冲突难以大规模长时间铺开,而小国介入必然招致报复。两军对阵,阵脚薄弱处首当其冲。加拿大加入美国对华贸易阵营,令加拿大油菜籽被挤出中国市场。 特朗普对世界各国加增关税,加拿大钢铁和铝也不能幸免。美国独霸,各国唯唯诺诺,只有中国挺身而出,成为经济全球化和国际政治多边化的中流砥柱。中国反对美国经济霸凌行径,对世界各国都是好事,对加拿大也是好事。美国和墨西哥谈北美自贸,美墨先谈完了才让加拿大进去,这是对加拿大是一种羞辱。加拿大不敢惹怒美国也就算了,地理位置太近,真是惹不起。但完全没有必要为美国火中取栗。 加拿大教育与工程技术不差,就是人口不足,难以形成国内齐全的产业链,要占领全球经济高端产业链,必须有全球市场,完全依附美国市场只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瑞典有宜家国际连锁店,韩国有三星、现代、奇亚等国际品牌。加拿大技术和人口与瑞典韩国相当,而且资源更加优越,但由于长期以来与中国经济若即若离,不敢进入中国市场,还排挤中国资本进入加拿大,致使加拿大优秀人力资源都成为他国大公司的资源,加拿大民族资本已经被美国资本挤得无立锥之地,误入了去工业化的歧途,逐渐沦陷为资源国家。 对于加中双方都扣押对方公民的问题,双方姿态都很强硬,已经没有退路。小特鲁多请求盟友声援,显然不解决问题,只能断了加中谈判的路子。加拿大立场已经非常明确,就是拘捕孟晚舟加是民主法治的规矩,不能逾越半步。但是,民主法治也是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要中国立即放人中国也不会让步。加拿大还派军舰穿越台湾海峡,中国显然也不会接受这种八国联军式的炮舰外交。加中关系因此是一个死结。只能等加拿大法庭最后裁决不引渡孟晚舟,这个死结才有可能打开。加拿大走到这步,已经没有退路,不过堂就释放孟晚舟是不可能的。在等孟晚舟走完司法程序之前,加中关系难以回暖,除非美国解除引渡请求。 还好如今加中紧张关系依然控制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经贸也没有完全进入公开对抗。中国打的是WTO框架内的球,不是台面上的贸易战。但是,保守党放话说小特鲁多不够强硬,也有一些言论推加拿大政府经济制裁中国。经济制裁是大市场国家的武器,加拿大使用等于制裁自己。没听说朝鲜要制裁美国或者伊朗要经济制裁美国的说法。以前一直是美国制裁别国,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是最大的市场。中国是与美国体量相当的大市场了。中国14亿人口城镇化,一个不断膨胀的中国中产阶级,形成了一个全球经济中购买能力庞大的市场,一个还在加速扩展的市场。连特朗普都错误估计了美国市场的力量。美国制裁中国尚且力不从心,加拿大制裁中国是徒逞唐吉诃德之勇。 G20峰会是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峰会,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是美国破坏国际规则的贸易保护主义。而小特鲁多只带着要中国释放加拿大公民的议题去,即不解决加拿大经济问题,也不解决国际经济问题。2019大阪G20峰会中特朗普先眨眼皮了,中美决定重启谈判,世界都松了一口气。2019年7月2日《市场观察》评论员文章标题是《贸易战结束了,中国赢了!》。如果加拿大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就可以得到巨大市场,反之,加拿大如果和中国打贸易战,对中国是隔靴搔痒,对加拿大则是难以承受。所以,加中关系就在现有水平僵持一段时间,是目前可能的最好的结果,任何对抗升级对加拿大经济都非常不利。 一些美国盟国为美国打压中国助威,忘记了如果中美经济接续恶化,受伤的是全球经济。在全球经济大萧条的时候,最后倒下的是中美,最先走出萧条的中美。一些国家对美国打压中国幸灾乐祸,忘记了2008年最先走出经济危机的是中国。以为美国打压中国对加拿大有好处的一种幻想,中美恶战对全球经济包括加拿大经济都是一个灾难。 加中都是美国经济霸凌主义的受害者。加拿大应该淡化如油菜籽这种贸易摩擦,不要把这些摩擦和孟晚舟事件挂钩,加中关系对抗降温是缓解加中紧张关系的唯一出路。继续派军舰到中国周边海域,这在国际政治中妖魔化中国,不仅无助于解决加中关系紧张,反而继续恶化加中关系。 加拿大应该把与中国摩擦的各种事件与孟晚舟事件脱钩,而不是什么摩擦都说成是对孟晚舟事件的报复,把加中任何摩擦都和孟晚舟事件挂钩只能是把死结越拉越紧。只有不和孟晚舟事件挂钩,才有沟通谈判的可能。就事论事,解决矛盾。一旦与孟晚舟事件挂钩,就失去谈判的余地。 国家层面上加中关系在短期内难以恢复,加中应该继续推进人文交流,旅游交流,市级政府和省级政府交流,民间交流,慢慢解除冷战偏见和舆论误导,加拿大人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是加中恢复持久友好关系的基础。建立在政冷经热关系上的加中关系难以持续。加拿大没有称霸全球的野心,没有必要为维护一个霸权主义的国际秩序而卖命。  
- Advertisement -http://nafens.com/wp-content/uploads/2019/05/1557499430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