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工业革命与太平洋铁路

0
135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加拿大国徽下边有一句拉丁语铭言:从海洋到海洋。没有太平洋铁路,加拿大就不是一个从海洋到海洋的国家。没有铁路华工,就不可能有太平洋铁路。

加拿大联邦建立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建设太平洋铁路。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动机之一,就是要赶上全球第二次工业革命。为了建设太平洋铁路,四千多铁路华工献出了生命。生命是最宝贵的,华裔对加拿大建国贡献最大。华裔是加拿大建国族裔之一。

第一次工业革命发生在英国,是手工业向机械制造转型的历史性革命,其革命产业是纺织业。1733年,John Key发明了飞梭织布机,他于1769年注册了织布机专利。1783年专利期一过,英国的机械织布厂就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那时候的纺织厂叫做Cotton Mills。 Mills 就是水轮驱动的车间。河边一过巨大的水轮,通过轮毂和皮带把驱动工厂车间顶部的主轴,主轴上有一系列轮毂,带动皮带驱动车间内的机器。

图:安大略省剑桥Southworks Outlet Mall的加拿大工业革命遗迹:这是Oxford Mills Bedding and Towers 店的天花板下的水力动力轮毂。剑桥是加拿大的曼切斯特,是加拿大的工业革命圣诞。沿着滑铁卢到剑桥的Grand River水力资源抚育了加拿大今天的技术中心。

工业是规模生产,需要远方原料来源和世界市场。1750年英国棉花进口为250万磅,1800年增加到5200万磅,到1850年增加到58800万磅。利物浦港进口了全球各地的棉花,如美国奴隶种植园的棉花从新奥尔良港运往曼切斯特,在曼切斯特纺织成布匹,再由利物浦港出口销往世界。曼切斯特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圣地,是全球纺织业中心。

瓦特蒸汽机的发明,使得煤炭成为新能源,钢铁生产促进了铁路建设,蒸汽引擎机车带来了火车运输的崛起。这是二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以火车为标志,在英国、德国和北美爆发。火车运输使得规模经济的工业化生产有了多渠道的原料来源,使得工业产品得以输送到广大的市场。铁路联通原料产地和商品市场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第二次工业革命不限于纺织业,而是伴随着城镇化过程,爆发出一系列技术创新,如电报、电话、电灯、留声机、等等。其中,1876年贝尔在安大略省的Branford和Paris之间成功实验了长距离电话。

图:笔者在加拿大安大略Branford贝尔故居博物馆。贝尔在这里发明了电话。

没有铁路的时候,加拿大主要运输交通有两种,一种是圣劳伦河的航运,一种是我们在滑铁卢北边圣雅克周边看到的马车。

图:魁北克号蒸汽轮浆客轮。麦克唐纳1864年乘此轮从Kingston到Charlottetown列席东部四殖民地联合筹备会议,在会议上提出联邦设想。魁北克号如果是逆流从蒙特利尔到Kingston,要花12天时间。

图:滑铁卢市北边圣雅克镇的马车。没有铁路之前,陆地交通主要靠马车。加拿大建设铁路之前,从哈密尔顿到尼亚加拉大瀑布,要走一天的时间。

铁路的开通启动了加拿大城镇化过程。从1891年到1951年,加拿大人口增加了一倍。1951年,加拿大城镇人口第一次超过乡村人口。城镇化与工业化相辅相成。铁路交通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催化剂。加拿大西部人口的增加,完全依赖于太平洋铁路。

1776年美国独立那年,亚当·斯密发表了他的巨著《国富论》,奠定了“看见的手”的市场经济理论。美国独立也反映了大英帝国殖民地统治的弊端。自由市场的经济理念在英国国会逐渐占了上风。1846年,英国废除了《谷物法》,放弃了重商主义国策,实行自由贸易政策。原来在重商主义关税保护下的英属北美殖民地(加拿大前身)因此有了经济转型的迫切需要,因此有了1867年建立加拿大联邦和启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大变革。而太平洋铁路是遮掩变革的实体实施。美国在南边气候温和,美国经济体比加拿大大十倍。美国跨大陆铁路也能称得上是工业革命奇迹,加拿大太平洋铁路就是神迹了。这个神迹的神,就是铁路华工。

图:印象派领军画家莫奈的名画:巴黎Sant-Lazar火车客运站。蒸汽机车喷出的浓烟遮天蔽日,今天看到的污染,在当年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浪漫的美丽。火车站的棚顶代替了苍穹,庞大的火车头下乘客显得格外渺小,人类第一次放眼看不到自然界的痕迹。

1876年,保守党提出的国策(The National Policy)就是一个工业革命纲领,该国策明确提出要建设太平洋铁路,提出提高工业品关税以保护加拿大工业启动,提出移民西部开拓原材料产地和工业品市场。1879年保守党执政就积极推动这个国策,太平洋铁路的建设,让1867年加拿大自治联邦宪法从纸面上的文字变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国家。

铁路的开通,使得乌克兰移民得以定居加拿大平原,种植小麦,造就了一个世界面包篮。铁路的开通,使得加拿大林业的木材得以销往世界。这些农林业的发展,开创了加拿大工业制品的广大市场。

太平洋铁路,是加拿大建国梦的最重要的工程,是加拿大建国和启动加拿大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没有太平洋铁路,就没有一个连接两大洋的加拿大。没有铁路华工,就不可能让太平洋铁路穿越落基山脉。华人为加拿大建国献出了四千多生命,华裔是加拿大建国族裔之一。

图:Kamloops市华人公墓内的铁路华工墓碑。华人修建的太平洋铁路是最艰险的Fraser Canyon, 南起卑斯省的Yale,北至Kamloops附近。铁路建成以后,很多铁路华工滞留在Kamloops。

(附视频:从2’26″到5’17″。安大略省剑桥Southworks Outlet Mall的加拿大工业革命遗迹:这是Oxford Mills Bedding and Towers 店的天花板下的水力动力轮毂。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