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说是西方社会领导才能的基本功

0
188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华人参政议政高潮来临,马上面临许多困惑。困惑之一,就是怎样才能使得华人子女有更优秀的领导才能。西方社会重演说,演说是西方领导才能基本功。华人领导才能的瓶颈,就是演说才能。没有演说才能,再好的才能也无法发挥。

中国文化重行为而轻言论,所谓听其言、观其行。孔子鄙视巧言令色。儒家重笃行,重慎独,重厚道。中国人才靠伯乐发现。卧龙有才,刘备三顾茅庐。西方不同,西方文化就是演说文化。《圣经·创世纪》中,上帝创世是说出来的。上帝说:让我们有光明吧,于是有了光。上帝说:让水天之间有空间吧,于是有了空间。而中国盘古开天辟地是干出来的,盘古用斧头开辟了天地,自己脚踏地,头顶天,在天地之间开拓出空间。

西方民主制度尤其依赖讲演。古雅典城邦的民主制度,就是靠广场演说整合民意。演说如此重要,亚里士多德研究演说的说服力,发现了形式逻辑,奠定了人类科学的基础。古罗马议会,也靠斗兽场上演说,争取民意。西方市场经济,靠广告宣传,改变消费者行为。演说可以说是西方社会运作的精髓。

华人教育程度高,经济基础好,本来就应该是社会精英层。结果是华人不在政府立法圈内,不在公司管理层内,总之领导层都看不见华人。华人的财富基础难以转变为政治力量,不会演说的原因之一。所以,华人要学习西方的雄辩术。

雄辩术(rhetoric)作为一种艺术在西方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说其历史可上溯到五千年前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时期。

古希腊著名雄辩家艾索克拉底Isocrates (436-338 BC) 是宫廷演说家,大约在公元前392年,他开办了雄辩术学校,传授公共演说课。他同时是精明的生意人,收取高学费,成为一代富豪。艾索克拉底认为公共演说宣传高尚主题和重要议题是完善演说家和听众高尚人格的途径,也是服务公众的手段。帕拉图Plato (427-347 BC) 也开学校教学生雄辩术,他进一步发展了雄辩术,他批评某些诡辩术只是讨好听众,并不真正改善听众和演说家的品格。帕拉图把雄辩术分为真伪两种,认为真的雄辩术应该以辩证法和知识为基础。帕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Aristotle (384-322 BC) 写著了文章《雄辩的艺术》,把雄辩术解析为三要素:晓之以义(ethos),动之以情(pathos),推之以理(logos)。推之以理后来发展为逻辑学,是现代数学一个分支。雄辩术在雅典城邦公众生活中有重要的作用,因为雅典城邦实行民主政治,公共演说是民主政治的基本技能。

在古罗马共时代,公共演说在公众生活中作用更加重要了。罗马著名政治家西赛罗Cicero (106-43 BC) 也是著名雄辩家,他的巨著《雄辩论》(Rhetorica ad Herennium链接出处)是西方历史中影响深远的著作,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这部著作都是学校里的高级教材,至今依然是西方社会科学学生学习的著作之一。西赛罗本人的演说艺术在西方历史中也是登峰造极、空前绝后。他的《论发明》和《雄辩论》两部巨著并行为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代雄辩术课程的两部教材。中世纪大学的三门初级主课是语法、逻辑和雄辩,都是学术性很高的课程。这三门课统称为“表述学”。逻辑是思维和分析机制,语法是语言机制,而雄辩是交流机制。另一种定义是:逻辑是思维艺术,语法是思维的符号表达艺术,雄辩是思想交流艺术。还有一种定义是:逻辑研究我们的理解行为,语法研究我们的符合表达行为,雄辩研究我们的思想交流行为。学生修完这三门课以后才能修算术、几何、医药和天文。

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不同。西方重视语言,而中国重视文字。西方有雄辩术,而中国有书法艺术。中国古代艺术为诗琴棋画,而没有口才教育。《圣经·创世纪》中,上帝说:“让天地存在吧”,于是有了天地。宇宙万物是上帝用口说出来的。而中国重文字。《淮南子·本经训》中记载:“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 ”。文字能令鬼神哭泣。《圣经》巴别塔的故事中,上帝为了阻止人类搭通天塔,让人类有多种语言,令他们不能相互交流。而中国对符合如洛书河图崇拜有加。西方传统重语言,中国传统重文字。

如今西方社会运行对雄辩术依赖程度很高。如总统竞选,国会辩论,牧师布道,公司内部交流。政治家雄辩技巧是西方民主社会运行的基础之一。正如《圣经》中宇宙是上帝说出来的一样,美国的现实是政治家雄辩出来的。今天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现实和美国医改现实都是政治家雄辩出来的。同时,雄辩术也是西方科学发展的重要因素。亚里士多德研究雄辩的去伪存真和逻辑谬误是后来重要科学方法之一。雄辩术中的询问、推理、争辩、说服等技巧,是科技界达成共识,在学科内部整理组织知识的重要工具。西方现代的科学与民主,是在其雄辩术传统文化土壤中进化出来的。

在海外的华人要学习西方民主生活,不妨参加“祝酒师国际俱乐部”(Toastmaster International),学习公众讲演艺术,这样才能渐渐在公共社会中显露头角,打破职场玻璃天花板,不在政治生活中被边缘化。

祝酒演说家国际俱乐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组织。以前以为融入西方社会去教会好,现在发现去祝酒演说家国际俱乐部更好。教会是相当封闭的,吾曾在教会年余,后来换地方了,去另一个教派的教堂,结果规则全异,不知所措。

西方很多培训课程,三两天收你几百上千。祝酒演说家国际会费廉价得不得了,有些祝酒演说家俱乐部半年才收27美元。如果是一周开一次会的话,一次会才是1块钱。但是,这个训练比MBA强多了。

说是祝酒演说家俱乐部,实际是以公共演说技巧为宗旨。一入会,就有两本教材,一本是Competent Comunication,另一本是Competent Leadership。教材内容非常实用,不单止是实用,而且你按照教材一个一个课程做下去,每次都有老会员给你点评反馈。

加入俱乐部,演说技巧只是其中训练内容之一,还有训练领导技巧,出了入门的两本教材以外,还有后续的几十本教材,学之不完,我认识的一些会员会龄上二十年了。

可学的东西之一是演说,西方社会一张会说话的嘴有多重要我就不提了。

可学的东西之二是评估,对,你要评估其它人的演说,这是领导技巧,评价人是一种才能,可也鼓励人上进,指出缺点又不伤和气。噢,关于这些技巧的书很多,关键是你入会后每周可以有机会练习一次,日久年深就养成领导习惯了。

可学的东西之三是组织才能。对,你能参与俱乐部各种角色,甚至可也参加执行机构承担责任。执行委员会有主席,教育副主席,会员副主席,财务,公关,秘书,保管等。

可学东西之四是议会程序。如果你要参与当地政治活动,参与市政管理,甚至是公司董事会,都是这套程序。西方社会上至国会,下至结社,都是这套程序。职场公司提职,这绝对是基本功。

你想做市场吗?申请执行委员公关一职,或会员副主席一职,一些推销必有开支可以在俱乐部开支报销,当然没用工资,是义务劳动,但这个训练是很难得的机会。而且,俱乐部有教材教你这样做,有专门的执行委员培训。

我参加的俱乐部每周开会一次,每次有即兴演说,人人可也参加,说一分钟。正式讲演有三个,每个5-7分钟,也有20-30分钟的专业课程讲演,如推销(商业),说服(社会),鼓动(政治),幽默(娱乐)讲演等。由于每个讲演者背景不同,你会听到很多各式各样的事情,从各个角度了解这个社会。

再深入就有越来越多社区工作能力的锻炼机会,如做地区的执行委员,如创办新俱乐部,把俱乐部与社区活动结合起来等。我那个俱乐部,超过一半的人都是社区活动家,都有自己的社区组织。

加拿大各地都有祝酒师俱乐部。那可以选择几个地点和时间合适自己的俱乐部,先去旁听一两次,一个好的俱乐部组织每次活动组织得好,提高演讲水平就快。看看俱乐部历史,看看他们有没有被评上过优秀俱乐部的记录,看看他们的成员中,有没有几个老资格的会员。

如果提高华裔青年的领导能力,是一个困惑许多有志提升华人政治地位的志士们的问题。鼓动我们的青年参加祝酒师俱乐部,是一个有效的途径。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