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兴亡 匹夫有责

0
133

Xaioming Guo 郭晓明 Kitchener 教委候选人

近年来华人参政议政的热情不断提高,就有了发声的诉求。既然要发声,就不可避免地要和主流社会对中国文化和政治的偏见发生冲突,为此,华人要明确自身的立场就非常必要,所谓名不正则言不顺,不认识华裔自身的立场,就难以发声。

加拿大是很多加籍华裔人唯一的国籍,因此,站在加拿大国家利益的立场来发声是必然的。然而,华人社区与祖籍国中国有着不可分割的文化和社会联系,是华人身份认同的不可切割的一部分。和其它族裔一样,华人表达对对祖籍国的情感也是自然的,这是移民国家多元文化的特色。我们发声的立场,就是我们是为了加拿大国家利益的,但我们不认为加拿大国家利益与中国国家利益有本质的冲突。比如加中自贸协议,按照友好协商,相互尊重,互利共赢原则,贸易对双方都是有益的。并且,华裔沿承的华夏文明天下大同的理念,认为加深各国之间的经济和文化的交往,乃至跨国婚姻加深跨越族裔和国籍的社会联系,是走向天下大同的和平途径。犹太人说以色列好,欧裔各说自己祖籍国的好,如果其它族裔可以宣扬祖籍国的好,而华裔不能,那就是种族歧视。

因此,我们的立场就是:我们是为了加拿大国家利益的,我们认为增进加中友好往来和增加加中贸易就是为了加拿大的国家利益。这样,在我们向加拿大广大社会介绍中国的进步的时候,就可以于心无愧的坦然发声。

但仅有立场是不够的,而且要辩明我在华裔在加拿大的地位和身份,名不正言不顺,主要讲的是名分。自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长期落后于西方国家,移民加拿大是从发展中国家移民到发达国家,这在经济地位和生活水平上都是一个增长。我们有入乡随俗的传统,对于很多反华言论,以莫谈国事的态度敷衍了事,不参政议政这都不是事,不发声就是了。对于西方主流媒体抹黑中国的的舆论,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是一种客随主便的态度,没有把华裔看成是加拿大国家的主人,而是一种可居他乡的态度。早期移民都有这种心态,叫做落叶归根、衣锦还乡。认为能移民来到发达国家,就很不错了,不必和那些没有见识的人较真。可见,没有主人翁态度,就不可能从心所欲的发声,不可能直说真实,而是随大流,任加拿大政客和社会延续和强化对中国的偏见。

中国近年来发展突飞猛进,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第一大制造国和第一大贸易国,加拿大对占世界人口20%的这样一个国家基于偏见的宣传话语来与中国交往,必然损害加拿大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加拿大有很多创新发明,由于不进入中国这是巨大的市场,都成不了气候。加拿大教育和科技都比韩国强,然而,韩国有现代和奇亚国际品牌的轿车,加拿大没有。加拿大黑莓开创了智能手机的产业,却败落退出智能手机市场,而韩国智能手机却有许多国际品牌。庞巴迪有飞机火车技术,在中国如火如荼的城镇化浪潮中,庞巴迪竟然不能分得中国地铁高铁建设一杯羹,让西门子如入无人之境地尽占中国外资技术市场份额,使得庞巴迪飞机被欧洲空客吞并,庞巴迪机车部门裁员。中国市场巨大,高科技产业是知识聚集型产业,必须依靠规模经济分摊研发的前期高投入。不进入中国市场,加拿大将在工业革命4.0落伍掉队。美国波音、英特尔、微软、苹果等等高科技公司都不能忽略中国市场,然加拿大动辄以知识产权保护为由拒绝进入中国市场,导致加拿大近年来去工业化。连加拿大民族品牌的咖啡甜圈连锁店Tim Hortons,也是被巴西收购为外国公司以后,才进入中国市场。是沃尔玛和宜家这些外国公司做的加中贸易,加拿大自己拒绝与中国贸易往来。基于对华偏见制定的对华政策,损害了加拿大国家利益,损害了加拿大的经济。

去年底眼看加中自贸就差临门一脚了,不料小特鲁多节外生枝,扯上人权环境等非贸易议题,踢翻了谈判桌子。小特鲁多以为这样就可以强化加美同盟。不料,在对加拿大征收软木关税和对庞巴迪飞机增收300%关税之后,美国又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加拿大钢铁和铝增收关税。美国又背着加拿大和墨西哥自贸谈判,加拿大不小心批评了沙特人权问题,被沙特外交大肆羞辱,而没有一个盟国出头为加拿大主持普世人权公道。基于对华偏见的加拿大外交政策严重损害了加拿大国家尊严和利益。华裔发声澄清对华错误认识是维护加拿大国家利益。

加拿大随处处可见军人烈士纪念碑,纪念一战、纪念二战、纪念韩战,都是为盟友而战,并非加拿大保家卫国的战争。加拿大对华政策,是北约国际政策框架内的对华政策,是国际秩序南北经济结构下的政策,就是保持北方发达国家对南方发展中国家的控制的政策。中国不在这个全球南北矛盾之中,中国是全球市场经济的受益者,并不主张暴力和战争改变全球秩序,相反,中国是要沿承现代西方文明的精华,超越冷战和意识形态思维。所以,加中没有本质的国家利益冲突。加拿大附和美国遏制的对华政策,是自鸦片战争以来西方对华帝国主义政策的延续,对加拿大社会和经济都是损害,对加拿大国家利益也是损害。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种族主义在国际政治中的表现。对华帝国主义政策和北美排华法案是种族歧视对外对内的两种表现形式。不反对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就是默认对华裔的种族歧视。

种族歧视不分意识形态。60年代印尼排华事件,无论无论拥蒋还是拥共的华人都躲不过血光之灾。李文华从台湾移民美国,本来是国民党退居台湾一脉,因为是华人而被见疑。国宝银行业主本来就是安分生意人,不过问政治,因为是华裔,被美国司法和媒体共同歧视。覆巢之下无完卵,在维护华人权益问题上,华人不能因两岸三地意识形态而分裂。

华裔对加拿大国家的繁荣昌盛作出了重大贡献。太平洋铁路是加拿大建国工程,铁路华工修通了最艰难最不可思议的一段,为加拿大建国和加拿大工业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贡献了4千多铁路华工的生命。二战后华裔老兵增强有色人种投票权,为加拿大公民社会和民主政治的建设做出了重要的贡献。90年代末互联网产业新兴,华人博士们是这个产业的垦荒牛。我们是加拿大建国族裔之一,我们要正名分,以主人翁态度,才能有言论自由,否则一言与主流偏见相冲突,就被贴上间谍标签,丧失了我们基本的言论自由的公民权利,凭良心说真话成了华人的莫谈国事禁忌。

(图:广东佛山市康有为故居)

天下大同是华夏文化基因理念。康有为崇尚西方君主立宪,领导中国维新运动,他的故居就以“大同”为门额,学习西方也是天下大同理念。孙中山学习西方民主,推翻帝制,以“天下为公” 理念得到海外华人的支持。即便我们主张全盘西化的民运华人,也是主张普世价值和人类终极关怀。康有为,孙中山和现代民运无不带有天下大同理想。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天下大同理念的新版。增进加中友谊和加中经济、文化等各领域的交往,是通向天下大同理念的和平之路。华裔有政见不同,用意识形态不同,但是,华裔之所以是华裔,主要是有共同的华夏文明基因,都主张天下大同理念。

(图:广东中山市孙中山故居翠亨村)

华裔是加拿大建国族裔之一。加拿大是我们的国家,是我们建设和生活的家园。加中没有利害冲突,加中国家利益厉害冲突是冷战思维的幻想。相反,加中自贸和加中友好才是加拿大国家利益。我们的家国情怀和天下情怀,就是认为增进加中友谊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符合人类天下大同的共同利益。不忌讳与主流偏见相冲突,澄清加拿大社会对中国的认识,让加拿大人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是天降华人之重任。这是为了我们的家,为了我们的国,为了人类共同未来。这是我们的家国情怀。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