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中信:大學需要「智慧型」的教育

0
261

 

2017-11-09  力量湖南 發表于教育

導讀

在校長和學生之間,應該是一種怎樣的話語形態和相處方式?伍中信呈現了校長的另一種「打開方式」。擔任校長十三年,伍中信把「趣味」作為學術和人生的準則。在將理想付諸教育改革的實踐中,伍中信認為大學需要一場「智慧型」的教育

個性化的語言,各種網絡熱點詞彙,時髦的打趣,幽默中還有滿滿的正能量——每逢畢業季,伍中信的畢業致辭一出現,立即轉遍網絡視頻和校園——十多分鐘的演說,幾乎每十秒就會出現學生集體的笑聲和掌聲。

大學校長的語境似乎在發生著某種變化。這種「網絡體」的真情告白受到學生的歡迎和感動。和這種年輕語態一致,「校長」的身份從來沒有妨礙伍中信的真性情和率直。

伍中信被學生冠以各種暱稱:「菜園男神」「伍阿哥」「伍寶寶」「伍老大」……在網絡評論留言區,有學生說:湖南最沒有架子的校長可能是「伍阿哥」了。

擔任校長十三年,伍中信把「趣味」作為學術和人生的準則。在將理想付諸教育改革的實踐中,伍中信認為大學需要一場「智慧型」的教育。

大學校長的另一種打開方式

在大多數的語境下,校長是嚴肅,是和藹,是高冷,又或者是霸氣的。但是湖南財政經濟學院的學生卻扔了一萬個「NO」。

因為「金句」頻出,伍中信被學生評價是最會講「段子」的青春偶像。對於這個評價,伍中信說:這樣說我,以後要怎麼混呀!

幽默是有趣的一種。作為一名校長,伍中信確實改變了校長的一種語態。

比如,他調侃大學生活「四年是那剛放好的洗澡水說涼就涼,剛連結上的網絡說斷就斷,在圖書館剛占好座位的書說收就收,夜晚在外『浪』得忘歸時的說查就查。」

他會用網絡詞彙調侃學生。「我們同學們真是太有才了,竟然把我們學校改名為『望城坡貴族女子算術專修學校』,看完後我也是醉了。」

他寄語學生要有夢想,引用新近的電視偶像劇台詞。「有這樣一句話:『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何以笙簫默》有句最著名的台詞打動了我:如果世界上有那麼一個人出現過,那麼其他的都會變成將就,而我不願意將就。同學們一定要堅定理想信念,不要輕易『將就』,理想跟愛情一樣不能隨便『將就』」。

在某一個9月10日教師節,伍中信發出這樣一條微信,道出了他體悟的師生之情:「活了這麼久,還只有學生這個群體沒有(當面)罵我的,偶爾不排除當眾喊愛我的!教師光榮!」

用這種甚至加自嘲的幽默——伍中信顛覆了很多校長和學生相處的模式和語境。

公開手機號碼、郵箱,親自打理微博,很多學生都成為校長朋友圈裡的朋友,學生可以通過多種通信平台直接與伍中信互動。伍中信與學生打羽毛球、切磋書法、讀寫詩歌——在學生眼中,伍中信就是一位沒有距離感的校長。

給畢業的學生每年寫畢業致辭,伍中信都用心準備。這些語言不是為了炒作,也不是為了取悅於學生,而是作為一個大學校長,嘗試真正和自己校園裡的孩子們用心說話的問題。「我希望把正能量和人生道理恰如其分地嵌入進去,讓青年入腦入心。」

趣味主義

其實,高校校長的治校理念和為人秉性,往往都會通過這些細節,決定和影響一群人。

1998年,伍中信成為中國第一位財務學博士後,是財會界產權學派的奠基人和代表人物。2000年,他成為湖南大學會計學院首任院長,這也是綜合院校中的第一個會計學院。

2005年3月,伍中信履新湖南財經高等專科學校校長。5年後,一個歷經多次更名和學制變革、以會計為主體教學的學校,從專科升格為本科,並更名為湖南財政經濟學院。

擁有過高校、企業及行政主管部門管理崗位多年的歷練,伍中信對高校教學與管理有自己的認識。在他看來,「無論是文科類還是理工科大學,都不能缺少素質教育和人文氣質,高校的職能是培養合格的公民。」

伍中信創作的草書作品「相遇是緣,虛心若愚,持中知變,抱信守恆」

「我們說文化,其中『文』是知識,『化』是消化,是把學到的『文』化為學生運用知識的能力,是『智慧型』教育。如何培養學生的思考能力、創造能力,這是我們要注重的。素質教育便主要集中在智慧型教育上,即對知識的運用,我們要培養寬口徑、厚基礎的通才。」

在湖南財政經濟學院的校園裡,各種人文藝術活動開始出現,比如「郎朗鋼琴演奏會」,世界一流羽毛球高手陶菲克、鮑春來到場的羽超聯賽,書法筆會,繪畫、演講、攝影等社團活動……為了培育學生在體育和文化方面的愛好,伍中信犧牲了自己許多用於科研方面的時間。

「大學應該培養人成其為人,而不是成為怎樣的人。」遵循個人的意願和自由,伍中信的教育理念是讓孩子「多玩一玩」,不要禁錮想像力,要走向大自然、走向社會,感受萬事萬物。

伍中信有一首為自己寫的打趣的詩,取名為「半字歌」:

半政半教半產權,半書半詩半陶玩。半歌半球半茶道,半醉半醒半神仙。

半山半水半亭台,半親半愛半聖賢。半豐半儉半自在,半僧半俗半隨緣。

書法、陶藝、茶道、羽毛球、科研……眾多的愛好,伍中信幾乎各有鑽研。他說:「你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也要努力成為一個有趣的人。人是為趣味而活。」

他十分懷念20世紀90年代做學問的趣味。「看論文全神貫注,寫論文汗流浹背,發表後覺得很有收穫,純粹享受學術的樂趣,為學術而學術。」而在某種程度上,當學術界開始變得浮躁,論文、評獎、課題評選開始「不那麼單純」,伍中信開始「去意徊惶」。

當一個知識分子開始無法單純追求學術的樂趣,當辦公室已經很難安靜地放下一張書桌,而是要在「一種人際關係中生活」,「生活在求人和被求之間」,伍中信想要告別這種狀況,「讓學問回到為學問而學問的路上,回到趣味主義的路上吧」。

「李宗盛有一場演唱會取名『既然青春留不住』,今天我加一句『那就做個好大叔』吧!所以我請求你們改口,就叫伍老師吧!只有『老師』才是我真實的歸宿。」對於學生們給的多種稱呼,伍中信依舊用一種輕鬆的方式,傾訴了他的真實想法。

或許,適當反觀當下:在校長和學生之間,可以有一種怎樣的話語形態和相處方式?伍中信呈現了校長的另一種「打開方式」。在校長生涯中大膽開啟的教育改革和實踐,以及作為全國政協委員對重視素質教育、人文教育和大學「去行政化」的鼓與呼,貫穿於他的「半政半教」之中。

和他習書法練就的一手狂草一樣——無論他選擇哪種轉身,應該都會讓我們看見更多的可能。

文|《文史博覽·人物》 記者 黃璐

轉載註明:「力量湖南」(lilianghunan)微信公眾號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