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IT移民、警察到刑辩律师:不一般的沈晨

0
1289

2006年夏天,在多伦多警察学校的毕业典礼上,作为多伦多第一位具有中国大陆背景的华人新警员,身材高大、英俊潇洒的沈晨(Jake Shen)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当天,意气风发、踌躇满志的沈晨的愿望是恪守职责,为保多伦多一方平安尽心尽力。11年之后,2017年的夏天,留了一脸络腮胡的沈晨依旧英姿勃发,却不再青涩,目光里透露着成熟男士所特有那份睿智和冷静。这一次,他的身份已不是一名警察,而是多伦多一位具有中国大陆背景的华人刑事辩护律师。他今后的工作职责也有了一个重大转变:在法律的准绳下,为法庭上的被告人进行辩护。

第一次转变,从IT到警

“一直以来,我都坚持,专业事情必须以专业的态度去做,这样才能获得高效和成功。”微微一笑,沈晨向记者倒出了从业多年的心里话。“比如现在的我,作为一名刑事辩护律师,因为拥有多年警察办案工作背景,为客户服务也就相对更全面和更专业。”

“我是2001年从北京移民到加拿大。”说起移民加拿大的历史,沈晨记忆犹新。“因为在国内是IT工作背景,来加拿大之后也想继续从事这个职业,所以2003年就去新斯科舍省的Dalhousie University攻读计算机硕士。但是,入学一年之后,当时电脑行业大幅裁员,就业前景不甚明朗。我觉得既然如此,不如给自己一个机会,从新寻找一个更适合自己职业定位的工作。”

中断学业之后,沈晨从哈利法克斯回到多伦多。2005年,无意中在电视上看到多伦多警察的招聘广告,沈晨心里动了去试一试的念头。“虽然应聘警察这个职业的难度很大,本地人都挤破头,但我能说流利的中英文,体能很好,又具高学历,综合素质全面,更何况当时多伦多警局缺乏精通中英双语的警员。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为何不试一试?”

经历了笔试、面试、体能测试、心理测试、情景测试等十多项考试之后,沈晨凭着过硬的综合素质,接连成功闯关,每次测试都是一次通过,最终顺利地被多伦多警察局录取。“录取之后,警官在一次训话中对对我们新警员说,在你们每一位的身后,都有100多名候选人落选,大家都要珍惜警察这个光荣的职责,为多伦多的社会平安做出贡献。”回忆起当年的成功应聘,沈晨颇为动情。“作为1%录取率中的一员,我内心非常自豪。同时,我也是多伦多警局第一位具有中国大陆背景的华人新警员。”正因为如此,沈晨的事迹获得了加拿大移民部和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的报道。

6个月的培训之后,2006年5月,沈晨正式成为多伦多警察队伍中的一员。原以为自己会被分配到华人居多的分局,没想到却是多伦多枪支犯罪率最高、治安情况最严峻的Jane-Finch社区。作为一名虔诚的基督徒,沈晨当时的第一反应是, “我觉得这是神的安排,希望我到最艰苦、最繁忙的工作岗位接受锻炼。为此,穿上新警服,我欣然前往Jane-Finch社区工作。”

在Jane-Finch社区的31警察分局里,沈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工作认真,尽职尽责,获得了分局领导和同事们的赞誉。2006年足球世界杯期间,正是沈晨在警局上班的第一个月。当时加纳足球队进入了八强,Jane-Finch社区彻夜狂欢。在一天晚上庆祝活动中,一位黑人当空鸣枪,当时沈晨正好在附近的巡逻车上。赶到现场后,沈晨临危不惧,拔枪让这位想逃跑的人投降,迫使他放下手中的抢支,并从他车上搜出了另一把枪。为此,成功化解这场危机的沈晨收到了多伦多警察局发来的表扬信。

在维护社区治安,与犯罪分子打交道的过程中,机智勇敢,浑身是胆的沈晨好几次与死神插肩而过。2009年,一位警察同事在一座居民楼下办案时,6楼的一位犯罪分子朝楼下开枪。同事赶紧呼叫增援,沈晨和搭档立即赶到现场。“刚到现场,这位犯罪分子就向在楼下的我和我的搭档连开两枪。我们赶紧找掩体,与其他赶来增援的警察封锁大楼。15分钟之后,这位犯罪分子从大楼的侧门留出来时,被我和搭档发现,最后只好扔枪投降,我们成功地逮捕了他。”

在当警察的日子里,虽然成功处理了多个案件,但是在工作过程中,沈晨却有了其他想法。“作为警察,往往是工作在司法系统的最前线。但是由于某些政策的原因,警察在一些情况下没有酌情权。比如,有一次出警去处理一对夫妻打架的案例。在带走男方之前,这对夫妇的小孩送给了沈晨一个纸叠风车,希望爸爸能够留下。”作为执法警务人员,尽管沈晨很同情这个破裂的家庭,但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酌情权,不能调解,必须抓走一方。“那个时刻,小朋友无助的眼神给了我很深的感触。作为警察,我并没有帮助他们,反而加重了他们家庭的困难。事实上,冷酷只是警察的表面,我心里更多的想法是能够帮助他们。小朋友的纸叠风车至今还保留在我家里,每次目光所及,总是感慨万分。”

“因为自己的身份是警察,有些人被刑事起诉后,会通过朋友找我咨询,但我不是律师,不能提供建议,所以只能作为翻译帮助他们与他们所找的律师进行交流。”沈晨说,在被告人要求下,检控方要向法庭提供证据(Disclosure)。“有一次,在帮一位朋友做翻译时,我看到检控方提供的证据显示警察办案过程有明显疏漏之处,于是便向朋友的西人律师提出这个疏漏,但是这位律师根本就没发现,也不Care(关心)和重视,只希望尽快结案,我觉得这对被告人非常不公平。”

更为严峻的是,沈晨发现,多伦多会说中文的刑事辩护律师并不多,被告人与辩护律师之间交流困难,表达不清,往往会在双方之间产生误解,这给辩护工作带来了很大的不良影响。“作为一名办案警察,需要经常上庭。我发现,移民保释比较困难,因为法庭会认为移民在保释期间逃回本国的可能性较本地的长期居民要高;而西人律师无法理解移民来到加拿大安家,从头开始中间所需要的勇气、决心和艰辛;从而无法向法庭表述被告人逃回本国的理论可能性虽然有,但在现实中不是想象的那么高。我的一位朋友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得不到保释。尽管警察提供的证据很弱,但这位朋友还是不能被保释,在被关押一个月后,出于无奈而认罪。”

加拿大的法律系统规定,在案件的庭审过程中,警察作为第一目击证人需要出庭作证。“因为办案的原因,我出过很多次庭,包括一级谋杀的案子。为此经常与检控方、辩护律师和法官打交道。”沈晨表示,“久而久之,我对法律产生了浓厚兴趣,平时经常看一些典型庭审案例。那么,为何自己不做律师,利用自己中英文流利、丰富的庭审经验和法律知识,为华人服务,为社区服务,这不是更加直接吗?”

沈晨对记者说:“而且,作为警察出庭的时候,我经常与检察官直接交流。他们知道我的想法之后,都热情鼓励我去试一试,并对我说,如果不尝试,你永远找不到答案。”

从一名警察转行到刑事辩护律师,一般人或许都不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沈晨怀着服务华人,为华人排忧解难的热情,开始了这一角色的转变。

第二次转变,从警察到律

因为有了新的职业规划目标,沈晨的生活比以前更加繁忙和充实。在准备报考加拿大久负盛名的Osgoode Hall Law School法学院入学考试LAST的日子里,每天上完夜班之后,沈晨又继续挑灯夜读,查看资料,认真备考。

2012年,沈晨顺利通过了LAST考试。由此开始了全职上班,兼职上学的日子。“那段时间,白天上完班之后,晚上我又急匆匆地赶去法学院上课,或是上完夜班后赶去上白天的课。任何休息时间,我都全部拿来温习功课。”回首最初入读法学院,沈晨不胜感慨。“警察是一个非常繁忙的工作。长期下来会对事业,学习和家庭都有影响。2013年,我和妻子商量后,共同决定,辞去警察这个职务,全力以赴攻读法学院。”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沈晨以优异的成绩从Osgoode HallLaw School法学院毕业,取得了法学学位。当年6月份,他顺利通过了加拿大律师执照考试。随后,沈晨到司法部(Ministry of Attorney General)做了将近一年的实习律师,负责处理全省公众投诉警察违纪的案件。在这期间,沈晨参与了几起重大警察违纪事件的调查,其中包括对某几位警察局长的违纪调查。

2017年6月,实习期结束后,沈晨拿到了律师执照,并正式成为安大略省律师协会的一员。

面对刑事辩护律师这个新的工作,沈晨充满了信心。“这是我的选择和奋斗目标,我有信心以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经验将这项工作做好,并做到极致。”沈晨表示,加拿大宪法第11条规定,每一个被起诉的人,都是以无罪为假定前提。因而,检控方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向法官证明有足够的证据。而刑事辩护的本质就是一种调查。刑事辩护调查的是警察办案过程,采证的合法性,警方证人证词的可信性和可靠性。如果证据的采集或证据本身有缺陷,律师可以要求法官不予采纳,当关键证据不被采纳后,法官就有可能判检控方败诉。而沈晨从事警察工作多年,对警察的办案过程和调查方法十分了解;对如何调查警察办案过程的漏洞、疏忽和违纪有独到的见解和经验。可以为当事人的权益作更好、更有利的辩护。沈晨表示,今后将服务于多伦多所有群体。特别是自己精通中英文,能够说流利的普通话和英语,相信这个特长能够更好地服务华人社区。

在回答记者询问从警察到辩护律师的转变中是否在心理上有很大的转变过程时,沈晨说:“在办案的过程中,我发现,实事上很多被捕的人都没有犯罪记录,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犯罪,真正的职业犯罪只是少数而已。”沈晨指出,很多人觉得刑法离自己很远,但实际上刑法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并不遥远。比如参加朋友聚会,不小心酒驾;夫妻打架;或是年轻人将自己的大麻分给朋友吸食,哪怕量很少,都会构成贩毒而不是简单的持有毒品。此外,当前华人社区对持枪热情高涨,即使拥有合法持枪证,但是在枪支弹药的存放和运输方面不了解法律规定的话,就很容易触犯加拿大法律,面临严厉的刑法制裁。“在以往的警务工作中,不少中产家庭也时常与警察部门有接触。所以说,刑法确实与普通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刑法对普通人的家庭、心理、工作、生活上都会造成重大影响。而作为辩护律师,我可以更直接地帮助到有需要的人。”

警察的工作已经成为过去,在成功转型之际,沈晨最感谢的还是自己的家人。“一路走来,我在职业生涯中所作出的每一项重大决定,妻子都在背后默默地鼎力支持。特别是在家庭生活上,妻子以及岳父岳母都给予了非常大的帮助。没有他们的无私奉献,我也不可能拥有今天的成功。”

对于未来的工作展望,沈晨表示,自己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刑事辩护律师是一个对抗性很强的职业,之前我从事的警察工作也是如此。可以说,我喜欢从事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因为这样更有成就感。刑事辩护律师也是一个具有非常强的对抗性的工作,我相信自己的能力,今后会积极迎接挑战,发挥特长,更好地为多伦多社区做法律服务工作。”

心地善良,乐于助人,心思慎密,敢于挑战,记者在采访过程中,时时感受到沈晨身上所散发出来的这些优良品质。作为一名事辩护律师,沈晨的未来,应该会拥有一个光明而广阔的前景。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