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前总理幕僚长认为应释放孟晚舟,民众期盼迈克尔回家

0
7015

据北美华文传媒协会消息,加拿大前总理克雷蒂安(Jean Chrétien) 的前幕僚长高登堡 (Eddie Goldenberg) 在《环球邮报》(The Globe and Mail) 发表文章指出,两名被中国拘控的加拿大国民迈克尔:前外交官迈克尔 (Michael Kovrig) 和商人迈克尔 (Michael Spavor ),要想让迈克尔尽快获释,加拿大需要先释放孟晚舟。

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引渡到美国的首阶段聆讯,将于下周一(1月20日) 于卑诗省高等法院展开。高登堡指出,任何政府的头等大事必须是其公民的自由,而所有政党都同意,联邦政府必须不遗余力地为释放两名在中国被拘控的国民而努力。二人是2018年底被拘留,去年5月被正式逮捕,中国当局于12月将案件移交给中国检察官。

加拿大民众期盼迈克尔尽早回家
高登堡指出,联邦自由党政府和反对党,过去一年都没有面对现实和采取对应行动。要让两名加国公民回国,孟晚舟必须先重获自由。他在文章中还认为,众所周知的常识是“执政就是选择”,有的选择会令人不快,有些更是令人讨厌。不幸的是,很多选择并不会令人愉快。而要解决这两名加国国民的情况,现任政府就是要作出令人颇为不快的选择。高登堡又称,由一开始,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基于地缘政治因素,明显地将孟晚舟作为筹码,针对她的个人,而并非以美国一贯惯例,对涉事的企业提出检控。而美国向加国政府高层通报他们要求将孟晚舟拘捕的意图,已经证实了这一点。他指出,对于特朗普而言,孟晚舟案件,毫无疑问是他与中国进行贸易谈判时,讨价还价的政治筹码。因此,高登堡表示,两名被中国拘控的加国公民,面对的命运,是不应该取决于特朗普的意图。高登堡又指出,我们可能不同意中国的立场,但就必须了解他们。他解释,北京当局认为,孟晚舟是是加拿大为特朗普而扣留的人质,而美国引渡要求绝不是出于所谓的犯罪行为,而是与美国对华采取经济冷战,特别是针对华为有关。因此,中国政府是不会接受加拿大所称,孟案只是涉及刑事罪案的正常引渡程序。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孟晚舟回国,否则中国是不会同意释放两名加拿大人。

另外,加拿大以为在西方盟国的压力下,这是对当地事实的深刻误解。加国政府过去一年均坚持原则,指出我们是法治国家,会依法办事,但事实证明这是行不通的。而政府是有第二种选择,就是释放孟晚舟,以换取康明凯和迈克尔的自由。高登堡又称,正常的引渡程序包括法庭聆讯和法官的决定,并可能会涉及向联邦司法部长的上诉,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但是,《引渡法》(第23条第3款)有一项规定,赋予司法部长明确的权力,可以随时终止引渡程序。司法部长就应该行使这项权力,来处理事件。他又称,前总理克雷蒂安曾经说过,当一个人被迫入墙角时,出路就是直接走出来。而特朗普政府将我们迫入墙角,渥太华就是时候从中出走。因此,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加拿大应释放孟晚舟,以换取康明凯和迈克尔的自由。而当两名公民回家后,我们是有有足够的时间来辩论并决定,日后我们与中国乃至与美国的未来关系。

孟晚舟案令加拿大政府陷入尴尬

  在拘捕孟晚舟一年之後,中美刚刚签署了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这让接下来的听证会及加拿大政府的立场陷入尴尬的处境,若不能妥善处理事件,随时可能引发更大的政治危机。

首先,加拿大政府拘捕孟晚舟的理由缺乏合理性,亦明显带着政治动机。以在本次听证会上将触及的「双重犯罪」条件为例,若要满足这一条件,加拿大政府就要证明嫌疑人的行为在加拿大以及在寻求引渡的国家都是违法行为,即要证明孟晚舟同时於加拿大和美国两地触犯法律。

2018年加拿大政府拘捕孟晚舟给出的理由是「应美国政府的要求丶违反伊朗禁运令」,但这一点在加拿大并不是犯罪行为。加上加拿大联邦检察官在听证会举行前公布的一份法庭文件中又改称,孟晚舟的行为根据加拿大法律相当於欺诈,法院无需考虑美国制裁法。如此前後不一的指控不但暴露了加拿大政府的诡辩思维,亦反映出加拿大政府甘愿成为美国政府的「取栗人」,为美国火中取栗。

2018年底时,加拿大政府应美国政府的要求,以违反伊朗禁运令为由拘捕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其後,美国政府在2019年1月28日正式起诉孟晚舟,以及华为两家子公司合计23项罪名,包括窃取商业机密丶商业欺诈丶妨碍司法公正丶违反伊朗制裁令等;加拿大司法部亦於3月1日正式启动引渡程序。惟加拿大政府处理事件的手法以及对美国政府唯命是从的态度引起国际社会质疑,亦令中加关系降至冰点。

其次,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早前表示,除非中方首先释放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迈克尔(Michael Spavor)这两名加拿大人,否则美国就不应考虑同中方签署经贸协议。此外,杜鲁多早前接受当地法语电视台TVA的访问时亦透露,他曾要求美国特朗普政府利用中美贸易谈判作为筹码,以确保中国政府会释放两名被拘留的加国公民。

中美贸易谈判属於中美两国事务,本与加拿大毫无关系,为何杜鲁多会如此「上心」,还要向特朗普「献计」呢?但若将杜鲁多的言论与孟晚舟事件联系在一起,其中的利害关系便不言而喻了。事实上,杜鲁多本打算做个「顺水人情」,藉帮助特朗普政府打压华为,为自己捞取更多的政治筹码及美国的支持,惟这样的「取栗人」并不好做。

加拿大现时只得到西方所谓的民主阵营於道义上的支持,欧洲各国丶甚至美国从未实质地给予加方帮助,反而加拿大要承受着中加关系受损造成的实质经济打击。加上特朗普又抛弃杜鲁多,与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而该协议中全无涉及加拿大利益的条文;美国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签署协议後还表示,中美贸易协议不涉及华为的美国市场准入和供应商问题,并称「我不认为华为是棋子。」这些言论都令杜鲁多政府陷入尴尬的困境,亦使孟晚舟事件成为杜鲁多无法妥善处理的政治炸弹。事实上,加拿大下议院亦已向杜鲁多发难,在野保守党早前成功通过议案,成立特别委员会以审视现时的对华政策。不知杜鲁多现时会否有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形容的「欲哭无泪的感觉」。    (北美华文传媒协会特约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