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九月 23, 2020

美国45任总统中,33任与鸦片贸易沾亲带故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蓝血贵族贩鸦片 华工苦力建美国 图:上海外滩上的旗昌洋行大厦。旗昌洋行找在鸦片战争之前就走私鸦片到中国。和东印度公司不同的是,东印度公司从印度走私鸦片到中国,而旗昌洋行从土耳其走私鸦片到中国。他们的商船往返于广州黄埔港和波士顿港。美国独立起源于波士顿茶党起义。   美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主义来自于对华鸦片贸易。美国南方奴隶种植园种植的棉花是英国曼切斯特纺织业的原材料,奴隶制种植园是英国工业体系一部分,不算在美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之内。美国工业革命除了鸦片贸易第一桶金以为,就是铁路华工为美国工业革命建立的基础设施:跨大陆铁路。其后美国加入八国联军,得到庚子赔款。可以说,美国国家建设离不开中国的财富流失到美国。美国金融业也是在上海发家的,如上海外滩上的友邦大厦,就是当年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发家的总部。 18世纪末开始的对华鸦片贸易是美国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个财富来源如此重要,以至鸦片贸易起家的商人都是美国名门望族,美国总统们就是这其中的一族。 美国最大的鸦片贩就是旗昌洋行(Russell and Co.),其前身是普金斯洋行(Perkins and Co.)。普金斯洋行1818年就武装走私1350箱鸦片到中国,仅次于东印度公司孟买卖出的走私中国鸦片。他们无需出口任何产品,只需把土耳其鸦片走私到中国,就每年把价值上千万银两的中国丝绸茶叶运回美国。但年旗昌洋行与怡和洋行和宝顺洋行几乎垄断了中国鸦片贸易。旗昌洋行大班的亲戚和后裔中,有多少是美国总统们呢? 美国国父之一,第3任总统总统杰斐逊的外孙女艾伦·伦道夫(Eleonora Randolph)1825年5月27日嫁给了约瑟夫·库里爵(Joseph Coolidge IV),而库里爵就是当时臭名昭著的旗昌洋行合伙人之一。 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狄兰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的外祖父沃伦·狄兰诺(Warren Delano Jr.)也是旗昌洋行合伙人之一。 第26任总统T·罗斯福是第32任总统F·罗斯福的堂叔。 第8任总统布伦的高祖是第26任总统T·罗斯福的外高曾祖。 第12任总统泰勒与第26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4任总统麦迪逊是第12任总统泰勒旁2系表兄。 第4任总统麦迪逊与第44任总统、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3系隔9代亲戚。 第36任总统约翰逊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3系隔三代亲戚。 第33任总统杜鲁门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7系隔3代亲戚。 第39任总统卡特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8系隔2代亲戚。 第18任总统格兰特与32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相隔一代的表叔侄。旁4系就上溯4代是同一父母的兄弟姐妹,旁4系隔1代是一个4代的祖上和一个5代的祖上是兄弟姐妹。 第22任总统,也是第24任总统克列文兰德与第18任总统格兰特是旁6系隔一代亲戚。 第6任总统约翰·Q·亚当斯和32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2任总统亚当斯与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父子关系。 第30任总统库里爵和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旁4系隔4代亲戚。 第2任总统亚当斯和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37任总统尼克松与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7系隔2代亲戚。 第39任总统卡特是第37任总统尼克松旁6系表兄弟。 第20任总统嘎菲尔德与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5系隔1代表叔侄。 第14任总统皮尔斯与第30任总统库里爵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31人总统胡弗与第14任总统皮尔斯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23任总统哈里森与第12任总统泰勒是旁5系隔1代表叔侄。 第9任总统威廉·哈里森与第23任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是爷孙关系 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14任总统皮尔斯是旁5系隔四代亲戚。 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43任总统小布什是父子关系。 第16任总统林肯与第41任总统布什是旁7系隔四代亲戚。 第13任总统费了摩尔与地41任总统布什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29任总统哈丁与第13任总统费了摩尔是旁5系隔2代亲戚。 第38任总统,也是第40任总统福特是第32任总统罗斯福旁6系隔两代亲戚。 第19任总统哈耶斯和第40任总统福特是旁6系隔3代亲戚。 美国历史上至今共45任总统,其中33任总统与鸦片战争前后的中国鸦片贸易的旗昌行大班有亲缘关系。奥巴马也在其中。 ​除了第2任总统亚当斯与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父子,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43任总统小布什是父子,第9任总统威廉·哈里森与第23任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是爷孙,第26任总统T·罗斯福和第32任总统F·罗斯福是堂叔侄以为,其它都是远亲关系。有人说,那么远的亲戚,500年前谁不是一家人呢?但是,不要忘记了,穷人难以进入族谱,难以找到自己三代以外的亲戚的。远亲关系有据可查,这是名门富豪的特征。穷人的亲戚关系,除非是自然经济祖祖辈辈都在一个村里繁衍,根本无法把亲戚关系追得那么远。即能够把这些亲戚关系找出来,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只有名门望族在做得到。在美国,这些名门望族被成为蓝血贵族。 图:AIG在上海发家。图为AIG在上海外滩的大厦。 (本文资料本来源于维基百科,后来维基百科删除了此词条。链接照录于此。)

竞选候选人到滑铁卢庙会摆摊

民主政治是一种流行文化,候选人选票多寡,就看粉丝多少。赶庙会的人中,有烤羊肉串的粉丝,有肉夹馍的粉丝,有果子煎饼的粉丝,也不乏竞选候选人的粉丝。 今年有一个候选人来我们庙会了,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这是一个好的民俗。希望以后政客们和政府官员们都来参加庙会,以增加他们的粉丝,以张扬加拿大民主政治民俗。

参议员胡子修国会议员蔡报国就大麻碳税难民问题发表意见

加拿大联邦参议员胡子修与国会议员蔡报国(Bob Saroya),今天在万锦市联合举办新闻圆桌会,对民众关 心的“大麻合法化”、非法难民潮、碳税等焦点问题发表了意见。

华埠市长黄文甫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照片:黄文甫(Wong Mun Po),字宽先(音译,Foon Sien) 黄文甫1899年7月7日出生于广东台山县。十岁那年,随父母到卑诗省坎伯兰市(Camberland)开药材杂货店,他除了上公立学校以外,还在家中学习四书五经。1911年孙中山到坎伯兰市讲演,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因此立志学法律。他高中毕业后移居温哥华,并加入了同源会(Chinese Canadian Club ),在卑诗省大学学习,一年之后到芝加哥读了法律学位。但是,那时候华人没有选举权,也不能从事律师业务,所以,黄文甫只做卑诗省大法官的翻译。黄文甫先是温哥华中华会馆秘书,48年至59年是中华会馆主席,他热心公益事业,为许多华人排忧解难,主持华埠内外许多事务,长达50多年是的华埠实际代言人,被称为华埠的市长。黄文甫也是黄江夏堂会员,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他成功阻止了加拿大废钢出口到日本,成为日本在北美的头号敌人。1942年黄文甫建立了华人工会(Chinese Trade Workers' Association),成为华裔的工运领袖。1945年黄文甫加入国民党的《新国民报》域多利(Victoeia)编辑部,为争取华裔选举权大声呼吁。1946年黄文甫执笔为台山会馆写信给加拿大政府请愿撤销《排华法案》。黄文甫在1955年6月3日的《华埠新闻》报是撰文写道,我们努力争取华人平等移民权利,1951年已经成果为21-25岁的华人争得亲属移民权利,但1955年3月加拿大新移民规则又重新限制这类移民,使得我们争取华人平等移民权利的斗争遭受严重挫折。跨越整个50年代,黄文甫坚持不懈,连续11年年年到渥太华为放宽华人移民限制请愿,他的努力大大缓解了华埠由于《排华法案》造成的几乎没有女人的人口状况。1957年黄文甫成功让加拿大允许华裔加拿大男人以1千元抵押两年申请未婚妻移民加拿大。黄文甫是长期是自由党支持者,只有一次例外,那就是1957年为保守党郑天华竞选助选。1960年皇家骑警为“纸生仔”非法移民案大肆搜查华埠,查封华人社团办公室文件,甚至搜查许多华人家庭,为此黄文甫谴责皇家骑警不经过正当程序任意拘捕华人违反了人权和公民权利,黄文甫的谴责引起总理的重视。那时候正值加拿大讨论权利法案的时候(Bill of Rights)。 黄文甫为华裔也为加拿大公民平等的多元文化社会作出重大贡献,他的贡献得到不止是华裔的承认,而且得到加拿大全社会的承认。黄文甫最可贵的地方,就是团结了华埠各派势力,超越华裔社区意识形态的隔阂,把一盘散沙的华裔拧成一股力量,以此取得了重大的成就。华人参政议政,要以华裔社区建设为重,不能因党派之争而阻碍华人在华裔社区公益事业中的团结。请愿撤销《排华法案》是自由党的华人和保守党的华人团结共同奋斗的结果。在建设华人社区的公益事业上,华人要放下宗教和意识形态之争,放下党派之争,团结一致,才有可能提高华人的政治地位。 Xiaoming Guo of Waterloo

抗议剪头巾谎言,拯救加拿大价值

Xiaoming Guo 郭晓明 2017年1月12日,多伦多士嘉堡-爱静阁一位11岁女孩谎称上学路上有个亚裔男孩两次剪她的头巾。女孩上午9点15分告诉学校,10点CBC就登出了报道文章。学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传播女孩剪头巾的故事。仅仅几个小时,全加拿大媒体震动。总理以及各个政党党魁纷纷推特谴责歧视穆斯林行为。警察局立案仇恨罪调查亚裔男孩。1月15日,警察局公布结论,所谓剪头巾事件纯属子虚乌有。主流媒体还继续为撒谎女孩辩解,说加拿大歧视穆斯林是现实,说媒体欠撒谎女孩一个道歉。政客们说幸好剪头巾事件没有发生。虽然主流媒体没有提华人,但是,士嘉堡爱静阁地区是华人聚居区,已经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神秘华人剪头巾”。华人俨然躺枪成为加拿大歧视穆斯林的替罪羊。既然警察已经调查出来剪头巾是一个谎言,一个污蔑把爱静阁地区为种族歧视地区的谎言,为什么媒体和政客们不给亚裔一个道歉? 主流媒体和政要们12日慷慨陈词的表态和15日置若罔闻不了了之形成天渊之别。 这事情对华人显然不公平。既然主流媒体和政客们都第一时间就剪头巾表达的反对歧视少数族裔的政治态度,何以对谎言造成的伤害华人的事实却不闻不问?对此,加拿大华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1月底以来,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里贾纳和伦敦等加拿大各大城市,都爆发了华人争取政治平权的游行,要特鲁多总理向全体加拿大人道歉。2月18日华人还将到渥太华继续抗议。 长期以来,华人是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可以肆无忌惮歧视的族裔。他们以白左的“政治正确”,无端歧视华人。1月5日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责自由党政治献金者是金融诈骗犯,文章点名这个诈骗犯是华裔,这是种族歧视的评论。2017年阿尔伯特省发生跨国金融诈骗事件,没有报道指出诈骗犯是什么族裔。历次恐怖袭击事件,新闻报道都避免提及伊斯兰教,说是防止对穆斯林的歧视。何以评论自由党政治献金事件,要专门点名华裔呢?这就是主流媒体和政客的习惯,凡是对穆斯林、犹太人和黑人的负面报道都顾忌仇恨言论,唯有对华裔负面报道从来不算是仇恨言论。这次剪头巾谎言,就引发了社交媒体仇恨华裔的言论。警察调查出谎言之前,政客们信誓旦旦反对仇恨反对歧视;警察证实剪头巾是谎言以后,却没有政客和媒体出来为受害者华裔说话。这对华人不公平。政客们对穆斯林、犹太人、同性恋和黑人百般禁忌,对歧视华人的事件却屡屡视而不见。 小女孩如果在学校被男孩剪头巾,那是学校霸凌事件。学校有比剪头巾严重得多的霸凌事件,很多霸凌事件甚至是常年现象,甚至有霸凌事件导致学生自杀。只因为当事一方是穆斯林女孩,霸凌事件就变成了仇恨罪行。这是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谬误。这个剪头巾是子虚乌有的谎言,更显得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荒唐。我们不能指望加拿大“政治正确”能够保护华人。加拿大“政治正确”不允许仇恨穆斯林、不允许仇恨犹太人、不允许仇恨同性恋、不允许仇恨黑人。但是,仇恨华人的言论却每每逃脱“政治正确”限制,而且相反,仇恨华人往往是“政治正确”的。 2017年多伦多万锦市一家游戏公司制作了“肮脏的中餐馆”的辱华游戏,这比剪头巾严重多了,加拿大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反应非常迟钝。最先反对辱华游戏的是美国议员,美国议员反对了,华人社会反对了,加拿大政客和媒体才姗姗来迟不情愿的反对。这和剪头巾女孩报道的激烈恰成对照。CBC报道“肮脏中餐馆”游戏取消发行的标题,不说华人谴责游戏种族歧视,而说华人抨击游戏种族歧视,好像游戏本身不是种族歧视,只是架不住华人抗议才被迫取消。媒体报道从来不承认有歧视华人的现象。这次剪头巾谎言,明明华人是仇恨谎言受害者,媒体却在谎言被揭穿以后还坚持穆斯林是仇恨受害者,继续无视华人的受到的伤害。 士嘉堡爱静阁是华人聚集区。论选票,华人选票票数多。何以所有政客都站在谎言一边,对华人受到的伤害至今不道歉? 媒体和政客就不能像站在“受害女孩”一边那样,站在华人受害者一边吗?为什么政客不忌讳得罪华人?为什么政客们不怕丢了华裔选票? 这是华人长期忌讳参政投票率低的结果。 这次加拿大各个城市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是华人自身政治力量的崛起,不依赖任何一个政党,不依附任何一个政治势力。这是华人的政治觉醒。 加拿大白左政治正确已经到了不论是非曲直的程度,“政治正确”成为了一种语言暴力。任何讨论有关穆斯林的理性思维都被压制,都被视为仇恨罪。这在剪头巾谎言事件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只要当事方有一个穆斯林,当事另一方面就是仇恨罪。剪头巾能不能是学校霸凌事件?为什么一定要上纲上线为仇恨行为? 为什么其它严重得多的学校霸凌事件就不是仇恨罪? 滑铁卢鹅脖村路改建事件也是这样。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因为改建申请方是穆斯林,媒体不论改建是否合理,一概指责反对方是反穆斯林,甚至有意歪曲事实把事件描写成一个反对穆斯林的事件。媒体以反对仇恨和反对歧视的“政治正确”之名,行仇恨和歧视华裔之实。这种因人而异的是非观,严重违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价值。这和剪头巾谎言是一样的,只要当事一方是穆斯林,穆斯林就“绝对正确”。这是新时代的专制。这和我们向往的理性公民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思想自由的基础在于实事求是。不顾是非曲直、以是否是穆斯林来判断是非,是倒退回中世纪宗教审判的专制社会。 加拿大是我们建设的家园。华裔修通了太平洋铁路,华人为加拿大建国做出关键性贡献。华裔军人二战后争取了有色人种的选举权,为建设加拿大公民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次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体现了华人的觉悟,体现了华人的担当。加拿大社会的健康繁荣,需要实事求是的政治态度。我们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我们反对仇恨和歧视,我们的诉求基于理性和实事求是,而是不是不顾事实没有原则的“政治正确”。我们点破了“政治正确”这个皇帝没有穿新衣服,这是华人对加拿大的重大贡献。 头巾谎言的要害是政界和媒体的过度反应,是政界和媒体界努力要塑造一个加拿大仇恨无辜和平的穆斯林的假象。这个事件反映的是整个加拿大社会的非理性。我们要加拿大回归理性,我们要建设一个思想开放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简易图解2019加拿大最新推出首次买房新福利政策

简易图解2019加拿大最新推出首次买房新福利政策

红枫影视 2019年加拿大乡情杯羽毛球锦标赛举办新闻发布会

红枫影视 2019年加拿大乡情杯羽毛球锦标赛举办新闻发布会 Hongfeng Film and Television 2019 Canadian Nostalgia Cup Badminton Cha 欢迎订阅:红枫影视 Welcome to subscribe: Hongfeng Film and Television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kaV...

央视著名女主持因癌去世,这病是广州“2号癌症杀手”!现可免费筛查!

7月12日,据央视工作人员消息,著名节目主持人肖晓琳因癌症不幸离世,终年55岁。知情人透露,肖晓琳因直肠癌转移,两周前在美国儿子家中去世。

谁干涉了安大略79号议案的内政?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7年12月9日,来自加拿大联邦、省、市三级政府的代表和华侨华人社团代表以及其他族裔代表共1000余人在万锦会议中心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12月9日,多伦多万锦市会议中心举行了千人集会,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与会的有多伦多市长约翰•托利、安大略省交通厅长斯蒂文•德尔•度卡、联邦保守党党魁安德鲁•希尔、德国驻多伦多总领事彼得•法伦霍尔斯等政要。集会中一曲《松花江上》,唱出了日本侵略时期民众逃难的悲惨气氛,听得我热泪盈眶。我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师傅讲过日本占领时期,珠江河面上漂流着尸体的悲惨状况。我外祖父外祖母就是在沦陷区被日本占领军断了生计饿死病死的。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安大略省议会许多议员在议会大厅发言,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下午四时,省长以及多名省议员与热心民众,在省议会大楼内会议室举行了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仪式。下午五时,议员们又到了省议会大厦前门外,和广大民众一起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烛光晚会。在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日,加拿大正义的政要们举行了纪念仪式,这是正义的破冰之举,打破了长期以来南京大屠杀被西方视而不见的沉默局面。这是一个良好的正义开端,张纯如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会感到宽慰。 但是,这一破冰之举只是刚刚开始,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把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日的79号议案很可能会胎死腹中。《加西周末》12月17日署名Teresa的文章指出:79号议案的三读迟迟没有被提上日程,与日本方的力量干涉是脱不了关系的。为了阻止79号议案的通过,14名日本国会议员联合署名,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了一封意见书。日本众院议员原田义昭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是由华裔居民发起的反日活动,“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必须阻止。这是日本公然干涉加拿大内政。然而,西方媒体对此即不报道也不指责。长期以来,对日本内阁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对日本议员否定南京大屠杀,加拿大主流媒体都沉默不语,这是对人类生命的亵渎。 无独有偶,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咨议局本来已经通过决议,12月13日密市大钟塔亮灯,以记南京大屠杀80周年。后来要反悔不亮灯。安省西部华人联盟据理力争,市政只得按执行此前的决议。但市长坚称此决议是一个错误,此次亮灯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市长说,按照市政规则,亮灯只能是为了唤起市民的意识,以促进社区的健康、福利、安全和文化多元化。市长认为亮灯让市民了解南京大屠杀不符合市政亮灯规则。特鲁多总理在国家大屠杀纪念碑奠基仪式演说中说: 我们必须反对导致大屠杀悲剧的仇恨和恐惧,以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如果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亮灯纪念南京大屠杀当然有益于文化多元化,当然符合密市亮灯规则。密市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显然有悖情理。据传言,市长反悔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以撤出投资相威胁。此言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但是,日本对外投资附加政治条件是惯用手法,既然日本国会敢公开写信干涉79号议案,这种传闻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是及其错误的。密市日裔仅仅是华裔的十七分之一,下次密市选举,华裔一定要积极参与投票,把现任市长选下台。 对华贸易问题上,加拿大政客明知中加贸易或投资是互利共赢的事情,却每每以不能放弃原则为由,以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为借口,拒绝放宽中加经济往来。而在密市钟塔亮灯一事中,却是为了经济利益放弃人类良心基本原则。 中国从来不干涉他国内政,却每每被捕风捉影地指责影响了他国政治。加拿大主流媒体草木皆兵地影射中国渗透,却对日本横加干涉加拿大内政只字不提。这种对中国影响杯弓蛇影的气氛,极大伤害了华人的就业机会。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反映到国内就是对华裔的就业歧视,这是必然的结果。华裔与中国有文化和社会联系,讲了中国进步的大实话,被视为为中国宣传,被视为是中共间谍。由于华裔与中国的文化和社会联系,加拿大政府决策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加拿大公司管理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华人对于主流媒体歪曲事实误导民众抹黑中国的报道,只能缄口莫言,莫谈国事。高等教育本来就是进入精英层的途径,华人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极高,但是无以进入政府决策层和公司管理层,这是加拿大人力资源的错配,严重损害了加拿大人智慧的发挥,损害了加拿大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加拿大华人,是加拿大主流媒体冷战思维的对华宣传政策的第一个受害者。第二个受害者是港台和大陆商人,如果他们向加拿大本土公司那样游说国会的话,就会被指责为大陆金钱对加拿大政治的影响,这使得他们在加拿大处于劣势。本土公司游说是合法的,中国公司游说是非法的,这样,加拿大通过游说和立法,每每改变规则,使得有中国背景的公司处于劣势。这显然违背世贸国民待遇规则。 我赞赏过西方理性开放的社会风气。但是,冷战思维毒害了思想自由的风气,使得加拿大人在对华问题上不能正视事实,不能有独立思考,否则就要中共间谍之嫌,就受到就业和升迁的玻璃天花板。中国是西方干涉内政的受害者,西方舆论和金钱干涉中国港台藏疆等事务由来已久,但他们把中国经济发展自然产生的影响解读为中国干涉他们的内政,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由于主流媒体长期对中国的妖魔化,加拿大人对中国产生极大的误解和偏见。一切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的对内对外政策,都会损害加拿大的经济利益和国家利益。 日本政府公开干涉79号议案的行径令人发指。南京大屠杀是反人类的罪行。加拿大作为多元文化倡导者和实践者,一直维护基本人权,尊重人的生命。加拿大政治连胚胎发育到多大算是生命都争论不休,对于南京大屠杀这种人类尊严大是大非问题上却犹豫不决,这有损加拿大国际形象。否定南京大屠杀在加拿大还有市场,推动79号提案通过,推动加拿大国家铭记南京大屠杀,依然任重道远,依然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坚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