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19, 2019

安大略省79号提案关乎世界和平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八十年遗旧恨,三千发怒长空。石头城下落潮风,为怕腥云入梦。 似听他乡泣雨,应疑故国飞蓬。迢迢万里有传龙,无愧男儿英勇。 ---恒之 为什么79号提案那么重要,因为79号提案要确立南京大屠杀日,让世人铭记历史,珍惜和平。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忘记了历史就会重演历史悲剧。79号提案的重要性,在于保障二战战后和平秩序。然而,就是有一股势力想颠覆二战战后和平秩序,就是有一股势力阻挠79号提案的通过。 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西方默许日本政府参拜靖国神社,这是颠覆二战战后秩序的舆论准备。日本否认南京大屠杀,就是否定东京审判,就是为二战战犯翻案。西方由于地缘政治需要,想在中国周边制造战争,让财富和资本流出中国,对日本扩军和否认南京大屠杀睁只眼闭只眼,权当没有看见,这是非常危险的西方对日绥靖政策。 但是,西方一些智库和媒体却鼓吹一种论调,说对中国的绥靖政策很危险,把中国比作二战前的德国,这个比喻有失历史常识。 与西方1929年全球进入大萧条相反,唯有苏维埃俄国计划经济一枝独秀。苏俄在斯大林领导下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从1928年开始,连续三个五年计划,建立了苏俄重工业基础,使得苏俄经济突飞猛进,迅速从一个农业国家变成一个工业强国。西方因此有了阻止苏俄发展,转嫁西方危机的需求。而希特勒在1923年慕尼黑军事政变时,就称马克思主义是犹太人控制德国的阴谋,称他的军事政变是为了帮助德国摆脱共产主义控制。希特勒把马克思主义,布尔什维克,和共产主义视为一体。1933年希特勒以国会纵火案为由全面镇压德国共和党。希特勒在1939年对驻国联的瑞士专员卡尔·布柴德(Carl Burckhardt)说,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遏制俄罗斯。希特勒认为德国高贵种族是反对犹太苏俄的上帝选民。希特勒视他的敌人为犹太人马克思主义。希特勒的强硬反共态度使得他能够得到资本家和传统保守主义的支持。 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一片低迷,只有中国在这十年间忽然建好了一个庞大的高铁网络。这和西方大萧条挣扎下斯大林三个五年计划突飞猛进非常相似,中国也是从农业国家转变成工业国家。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否定南京大屠杀,建立印、澳、日“民主”三角的遏制中国的外交政策,与希特勒当年反共的种族主义政策如出一辙。 为了遏制苏俄,二战前西方对德日的侵略扩张行为采取了绥靖政策。1931年日本占领东北三省,中国外交家在国联恳求正义,结果是国际社会不采取任何制裁日本的行动。国联作为一战后成立的保卫世界和平的组织,相当于今天联合国组织。国联默许了日本占领东北三省的非正义侵略行为,遂使得巴黎和约的安全机制荡然无存,为二战爆发埋下祸根。西方就是希望日本占领东北三省、让日本在远东扩张势力以钳制苏俄。 一战结束以后,巴黎和约限制了德国的军事发展,不允许德国有超出最低限度的国防需要的军队。二战结束以后,美国为日本制定了和平宪法,不允许日本有自卫以外的军事力量。出于遏制苏俄的需要,英国在1935年和德国建立海军合作,允许德国突破巴黎和约限制,扩张海军,甚至允许德国建造潜艇。2009年奥巴马亚太再平衡战略以来,美国任日本突破和平宪法,不断扩军,并和日本在南海和印度洋合作,这和当年英国对德国的绥靖政策如出一辙。 西方舆论煽动中国威胁论,把中国比喻为二战前的德国,这是罔顾历史事实。现在的中国和二战前的苏俄相似,是经济发展一枝独秀,是最希望和平继续,发展继续。二战前西方希望德日挑起战争以遏制苏俄发展,放弃巴黎和约的国家和平机制,和今天西方希望遏制中国发展,放弃二战后的和平安全机制并无二致。英国为了遏制苏俄发展对德日的绥靖政策,导致了二战的爆发。今天美国对日本的绥靖政策,就是张伯伦对希特勒的绥靖政策的再版。 为了世界和平,为了阻止战争,必须通过79号法案,向世人警示战争的反人类行为。我参加了12月13日安大略省议会大楼前举行的烛光晚会,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会后我们几个人与省议员迈克·科尔(Mike Colle)交谈,科尔议员对我们说,66号动议只是一个开始,是打破对南京大屠杀沉默的序幕,其它省市和国家势将相续通过类似法案,确认南京大屠杀历史史实。一切热爱和平的人都愿意看到79号提案通过。79号提案,是保卫世界和平的重要法案。大家一定要继续努力,让79号法案得以通过三读。我们不能让涂炭生灵的战争历史重演。人类记住二战的苦难是人类防止战争的自我教育。

谁干涉了安大略79号议案的内政?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7年12月9日,来自加拿大联邦、省、市三级政府的代表和华侨华人社团代表以及其他族裔代表共1000余人在万锦会议中心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12月9日,多伦多万锦市会议中心举行了千人集会,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与会的有多伦多市长约翰•托利、安大略省交通厅长斯蒂文•德尔•度卡、联邦保守党党魁安德鲁•希尔、德国驻多伦多总领事彼得•法伦霍尔斯等政要。集会中一曲《松花江上》,唱出了日本侵略时期民众逃难的悲惨气氛,听得我热泪盈眶。我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师傅讲过日本占领时期,珠江河面上漂流着尸体的悲惨状况。我外祖父外祖母就是在沦陷区被日本占领军断了生计饿死病死的。 12月13日,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安大略省议会许多议员在议会大厅发言,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下午四时,省长以及多名省议员与热心民众,在省议会大楼内会议室举行了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仪式。下午五时,议员们又到了省议会大厦前门外,和广大民众一起举行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烛光晚会。在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日,加拿大正义的政要们举行了纪念仪式,这是正义的破冰之举,打破了长期以来南京大屠杀被西方视而不见的沉默局面。这是一个良好的正义开端,张纯如在天之灵有知,一定会感到宽慰。 但是,这一破冰之举只是刚刚开始,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把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日的79号议案很可能会胎死腹中。《加西周末》12月17日署名Teresa的文章指出:79号议案的三读迟迟没有被提上日程,与日本方的力量干涉是脱不了关系的。为了阻止79号议案的通过,14名日本国会议员联合署名,向安大略省议会寄送了一封意见书。日本众院议员原田义昭称,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是由华裔居民发起的反日活动,“可能在相关国家间引起不愉快争论”,必须阻止。这是日本公然干涉加拿大内政。然而,西方媒体对此即不报道也不指责。长期以来,对日本内阁参拜供奉战犯的靖国神社,对日本议员否定南京大屠杀,加拿大主流媒体都沉默不语,这是对人类生命的亵渎。 无独有偶,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市咨议局本来已经通过决议,12月13日密市大钟塔亮灯,以记南京大屠杀80周年。后来要反悔不亮灯。安省西部华人联盟据理力争,市政只得按执行此前的决议。但市长坚称此决议是一个错误,此次亮灯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市长说,按照市政规则,亮灯只能是为了唤起市民的意识,以促进社区的健康、福利、安全和文化多元化。市长认为亮灯让市民了解南京大屠杀不符合市政亮灯规则。特鲁多总理在国家大屠杀纪念碑奠基仪式演说中说: 我们必须反对导致大屠杀悲剧的仇恨和恐惧,以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如果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亮灯纪念南京大屠杀当然有益于文化多元化,当然符合密市亮灯规则。密市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显然有悖情理。据传言,市长反悔的原因,主要是日本以撤出投资相威胁。此言是否属实不得而知,但是,日本对外投资附加政治条件是惯用手法,既然日本国会敢公开写信干涉79号议案,这种传闻的可能性就非常大。市长对市政亮灯规则的解释是及其错误的。密市日裔仅仅是华裔的十七分之一,下次密市选举,华裔一定要积极参与投票,把现任市长选下台。 对华贸易问题上,加拿大政客明知中加贸易或投资是互利共赢的事情,却每每以不能放弃原则为由,以中国人权和宗教自由为借口,拒绝放宽中加经济往来。而在密市钟塔亮灯一事中,却是为了经济利益放弃人类良心基本原则。 中国从来不干涉他国内政,却每每被捕风捉影地指责影响了他国政治。加拿大主流媒体草木皆兵地影射中国渗透,却对日本横加干涉加拿大内政只字不提。这种对中国影响杯弓蛇影的气氛,极大伤害了华人的就业机会。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反映到国内就是对华裔的就业歧视,这是必然的结果。华裔与中国有文化和社会联系,讲了中国进步的大实话,被视为为中国宣传,被视为是中共间谍。由于华裔与中国的文化和社会联系,加拿大政府决策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加拿大公司管理层华裔比例大大低于华人人口比例。华人对于主流媒体歪曲事实误导民众抹黑中国的报道,只能缄口莫言,莫谈国事。高等教育本来就是进入精英层的途径,华人受高等教育的比例极高,但是无以进入政府决策层和公司管理层,这是加拿大人力资源的错配,严重损害了加拿大人智慧的发挥,损害了加拿大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加拿大华人,是加拿大主流媒体冷战思维的对华宣传政策的第一个受害者。第二个受害者是港台和大陆商人,如果他们向加拿大本土公司那样游说国会的话,就会被指责为大陆金钱对加拿大政治的影响,这使得他们在加拿大处于劣势。本土公司游说是合法的,中国公司游说是非法的,这样,加拿大通过游说和立法,每每改变规则,使得有中国背景的公司处于劣势。这显然违背世贸国民待遇规则。 我赞赏过西方理性开放的社会风气。但是,冷战思维毒害了思想自由的风气,使得加拿大人在对华问题上不能正视事实,不能有独立思考,否则就要中共间谍之嫌,就受到就业和升迁的玻璃天花板。中国是西方干涉内政的受害者,西方舆论和金钱干涉中国港台藏疆等事务由来已久,但他们把中国经济发展自然产生的影响解读为中国干涉他们的内政,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由于主流媒体长期对中国的妖魔化,加拿大人对中国产生极大的误解和偏见。一切不根据实际情况制定的对内对外政策,都会损害加拿大的经济利益和国家利益。 日本政府公开干涉79号议案的行径令人发指。南京大屠杀是反人类的罪行。加拿大作为多元文化倡导者和实践者,一直维护基本人权,尊重人的生命。加拿大政治连胚胎发育到多大算是生命都争论不休,对于南京大屠杀这种人类尊严大是大非问题上却犹豫不决,这有损加拿大国际形象。否定南京大屠杀在加拿大还有市场,推动79号提案通过,推动加拿大国家铭记南京大屠杀,依然任重道远,依然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坚持做的事情。

加中地产投资总商会举行第七届理事就职典礼暨办公室开张盛典

12月9日,受到众人瞩目的加中地产投资总商会第七届理事就职典礼暨新址开张仪式在万锦最豪华的奥德兰(ALDERLAND GROUP)办公大楼 - 7300 Warden Ave, Markham 兰闪亮登场。

安大略省79号议案受阻,加拿大社会仍然歧视华人?

Xiaoming Guo 挥袖擎白日,持剑舞青峦。大道吾所意,慷慨多俊彦。倾覆天难问,惊祸有几篇?春秋何所寄,凭悼立斯前。 ---恒之 安大略省黄素梅议员2016年在议会提交了79号议案,建议将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记忆日。然而,在12月议会各党派议员一致通过79号议案二读以后,该议案一直被束之高阁。该议案并不长,只是定一个法定的日子,应该就是一页纸的议案,如果司法委员会要审议的话,半天时间就可以结束。司法委员会手头待审的议案,也就是六、七个左右。 议会审议议案的程序大致如下:在议会上提交议案,是为一读。一读通过,就是议会接纳提案进入议程。第二轮是辩论,议员们对提案发表自己的见解和意见,然后投票表决。如果投票表决否定了提案,提案就不通过。如果投票表决通过了,就是二读通过。通过二读后,提案交由相关的某个委员会审理措辞和核实证据资料,审理完了以后,委员会将审理报告交回议会表决,是为三读。三读通过以后,议案才成为法案。 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军事审判法庭裁定的反人类罪行。南京当时是中华民国首都,是各国使馆所在地,西方报纸都有报道。张纯如花费了三年时间收集了证据和资料,访谈了证人,在南京大屠杀60周年之际,出版了《南京大屠杀》一书。日本右翼攻击该书不准确。如今和平年代一个市场调查,也就是统计数据,也不可能精确,医药公司精心设计的临床检验,也只是给出一个统计概率,何况战争年代,颠沛流离,没有人能够有机会第一时间收集和整理资料,要求战争年代的数据准确是强人所难,日本右翼的指责,实质是抵赖,是否定南京大屠杀。这有如一个命案,人证物证具备,时间不知道定在那一秒发生,是2点10分11秒行凶还是2点10分13秒行凶,以这种争论拖延审判,实际上就是为凶手开脱罪责。但是,这种诡辩竟然在加拿大还有市场,这是79号议案受阻原因之一。南京大屠杀是确实发生的历史事件,已经记入联合国世界记忆档案。79号议案的审理,不存在资料真实性核实的困难。 网络上充斥这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言论,这些言论罔顾大屠杀这个基本事实,纠缠于一些战争年代难以保存的数字和记述的细节,这是伪装起来的反人类的仇恨言论。如果安大略省不通过79号提案,善良的人,真心 保护人权的安大略人,就无法举报这些仇恨言论。安大略警察就无法可依,无以对反人类的仇恨言论治罪。加拿大有1982年《权利与自由宪章》,加拿大政界和社会都高举人权,何以人权彰显的加拿大,在79号提案面前就不彰显了呢? 加拿大建立大屠杀纪念碑以记希特勒屠杀犹太人,唯独对南京大屠杀不愿意谈,这就是对不同种族的区别对待。1998年安大略省通过66号法案,确定了每年按照犹太人日历的大屠杀日,祭奠二战时期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死难者。2007年安大略省通过了189号法案,每年4月24日祭奠一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2009年安大略省通过了147号法案,定每年11月第4个星期六为乌克兰饥荒死难者纪念日。饥荒死难者尚有法案设立纪念日,79号法案不通过就毫无道理。大屠杀是反人类罪行,不能因为杀的是这一族就纪念,杀的是那一族就不纪念。不设立南京大屠杀日,表现的就是对屠杀华人的历史事件屠杀麻木不仁,就是无视华人的生命。 特鲁多总理在国家大屠杀纪念碑奠基仪式演说中说: 我们必须反对导致大屠杀悲剧的仇恨和恐惧,以保障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的宽容能够压倒反犹太主义和种族主义。如果国家立碑记忆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是为了消除反犹太主义的种族主义,那么,不通过79号法案就是纵容和容忍歧视华人的种族主义。79号法案被束之高阁,表明歧视华人的种族主义在加拿大社会还有很大的市场。 德国驻多伦多总领馆总领事 Peter Fahrenholtz于2017年12月9日在士嘉堡的万锦会议中心(Markham Convention Center)参加“纪念南京大屠杀殉难者八十周年追思会”

规模盛大的加拿大首届丁香杯排球赛将云集各路排球好手

2017年12月19日上午11时,由枫叶地产冠名赞助的加拿大首届丁香杯排球赛组委会在士嘉堡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排球赛的参赛事宜并进行分组抽签。

瑞邦金融千人慈善夜 开启2018财富新理念

2018瑞邦金融慈善夜 暨 加拿大移民企业家基金会和加拿大青少年基金会筹款晚宴于12月16日在列治文山钓鱼台国宴隆重举行。

孙中山和大亚洲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1929年6月1日,南京举行了奉安大典,将孙中山灵柩从北京香山碧云寺迁移到紫金山中山陵。奉送灵柩的队伍延绵六里多长,出南京市沿中山路往中山陵行进。跟在灵柩后边的是宋庆龄、宋子文、蒋介石夫妇、孙科夫妇、……等。奉安大典队伍中,还有一群日本人,其中有两位75岁高龄的老者:头山满和犬养毅。 1929年。前排左一:头山满;左三:犬养毅;左四:蒋介石。 头山满、犬养毅还有宫崎滔天等孙中山的日本朋友,和孙中山有着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大亚洲主义。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孙中山思想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研究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文化,可以让我们理解中国近代历史中中国和亚洲周边国家的关系,同时也可以为我们今天应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提供文化武器。 欧亚大陆是难以分割的一个大陆,亚洲的地理边界至今难明确界定,亚洲一词一开始就是一个地缘政治的词汇,一开始是用于区别于欧洲的一个词,一开始就隐含了欧亚敌对的国际政治环境。亚洲一词最早出现于5世纪的希腊语中,义指伊斯坦布尔海峡以东的波斯,后来泛指欧洲以东是所有地域,隐含有欧洲受到来自东方的威胁的含义。 满清晚期,1840年,英国军舰来到中国口岸,发动了鸦片战争,于1842年迫使满清签下了《南京条约》;德川幕府末年,1853年,美国军舰来到东京湾,打开了日本封闭了200年的门户,于1854年迫使日本签下《神奈川条约》。至此整个亚洲都沦为了西方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亚洲面临了共同的命运,对内要改造旧制度,对外要抵御西方侵略压迫,中日有识之士都同时认识到西方的强大在于科学民主,在反抗西方压迫的同时学习西方。这是大亚洲主义的历史背景,大亚洲思潮的兴起是感受到欧洲列强侵略的结果。 大亚洲主义的社会基础在于亚洲各国面临相同的地缘政治困境。日本德川末年的思想家吉田松阴著书办学宣传“尊王攘夷”,尊王,就是反对幕府;攘夷,就是赶走列强。后来吉田松阴被德川幕府处死。然而,吉田松阴培养的一批维新志士明治维新成功了,不但摆脱了西方的压迫,而且甲午一战击败满清,迫使满清签下《马关条约》,更于1905年打败俄国,打破了黄种人打不过白种人的神话,成为大亚洲主义的强心剂。 满清末年思想家康有为1891年在万木草堂办学培养了一批维新人士,1898年百日维新失败,大批维新人士流亡日本,原因就在于日本维新志士和中国维新人士同病相怜:日本维新志士受幕府迫害,中国维新和革命志士受满清迫害。接济中国流亡人士的日本人,如头山满、犬养毅和宫崎滔天等都是大亚洲主义者,都是即有志学习西方改革本国旧制度,又反抗西方侵略的志士。梁启超流亡日本,就用了吉田松阴做为自己的化名,尽显仰慕之心。孙中山的同盟会,就因为得到了这些具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日本维新志士朋友帮助而在日本成立。大亚洲主义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抵御西方的色彩,隐含了亚洲人有共同的命运。 1897年孙中山和他的日本朋友在东京。二排左二:孙中山。后排中间:宫崎滔天。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日本和朝鲜等进步人往往相互支持,这些历史现象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影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革命也有印度、越南、朝鲜等国家进步人士参加,中国帮助越南抗法、抗美援朝和援越抗美,这些亚洲国家相互支持的历史现象虽然被划为国际共运的一部分,但也体现了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的精神。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是亚洲平等联合反对列强的共产主义思想的一部分,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儒家理念的一部分。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和日本的大亚洲主义是形形色色的泛亚洲主义思潮中的分枝,是近代欧洲列强压迫亚洲民族的产物。 日本的大亚洲主义的其中一支,认为亚洲乃至世界都必需由日本领导,带有很强的日本大国沙文主义,后来演变日本称霸亚洲的理论基础,成为日本侵略亚洲的大东亚共荣圈战争宣传,成为和希特勒种族主义一样的日本至上的种族主义,大东亚共荣圈臭名昭著,致使二战后大亚洲主义销声匿迹。直到本世纪初中国经济的崛起,全球经济重心逐渐以往亚洲,有关大亚洲主义的研究论文又重新引起学界的重视。 日本大亚洲主义中有一支对孙中山影响最深,那就是以宫崎兄弟为代表的大亚洲主义。宫崎滔天的一个兄长宫崎弥藏,认为中国文化的精神才符合天道,认为只有通过中国革命,复活中国的道德精神,才能解放中国,然后解放亚洲,最后解放全人类。宫崎滔天努力的推动这种世界观,他寻找中国的领袖,支持中国的革命,要把中国文化精神弘扬世界。宫崎滔天的理念与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理念一拍即合,于中国维新人士的“大同世界”理念心有灵犀。1905年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宫崎滔天就成为了同盟会创会会员,这种不分中日为了一个理想相互支持的行为就是实践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来源于日本德川末年的“中国的道德,西方的科学”的思想,与中国洋务运动中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如出一辙。这种大亚洲主义肯定了西方制度的先进和科技的进步,但是,基于西方侵略亚洲的野蛮行径,中日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西方的道德观念不如中国的文化的道德观念。西方的国际道德规则基于强权政治,这在中国文化中被称之为霸道,而中国很早就摒弃了霸道而崇尚王道。孙中山在他1917年写的《中国存亡问题》中,就认为中日关系是共存亡的关系,日本不能没有中国,中国不能没有日本,在大亚洲主义原则下,中日可以共同开发太平洋西岸的资源,而美国可以在门罗主义原则下统一太平洋东岸,以此达到世界的永久和平。 近代史中的中日关系是令人伤心的历史,日本屡屡给中国造成伤害。但是,中日关系中并非总是交恶。中国近代史最有影响力的三个人,孙中山、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对中日友好有过很高的期望。孙中山1924年在日本神户以大亚洲主义为主题的讲演,就希望日本走儒家王道的道路,不要走西方霸道的道路。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本着中日友好的信念而放弃日本战后赔款,可惜的是,由于历史原因,这个百年的中日友好的梦一直没能圆。同盟会得到日本友人的很多支持,中日文化和学术交流中应该多挖掘一下孙中山同盟会在日本的历史,反省中日关系走上歧途的原因,可以扩大中日相互理解。 与日本进行文化和学术交流中研讨大亚洲主义和同盟会在日本的建立,可以增加中日的文化归属的认同感,以此缓和中日之间的对立乃至仇恨情绪,为中日友好建立基础。对日本文明进步起关键作用的中国因素有汉字、汉传佛教、王阳明儒家心学等,日本人种和中国一样,相貌上难以区分,但安倍价值外交坚持的是日本脱亚入欧的理念,把日本文化归属的认同划到欧美一边,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地缘政治版图的交界线,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国际政治的潜在战争热点,使得中日友好如水月镜花。 西方地缘政治战略中,最著名的是分而制之各个击破,分而制之。西方列强把这种理论应用到东亚就是把儒家文化版块分割为几块。最明显的是法国把越南汉字拼音化,结果把越南人的文化归属认同分裂出去。今天网络水军不仅仅分裂了中日的文化归属感的认同,而且挑拨中韩关系,乃至挑拨港台与大陆的关系。1994年4月6日起的100天中间,卢旺达发生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死亡近百万。 卢旺达人口中有15%图西族,有85%胡图族。那么,什么是图西族和胡图族呢?图西族和胡图族的区别,不是人种不同,不是血缘不同,不是文化不同,不是语言不同,也不是繁衍地域不同。之所以有图西族和胡图族,主要是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不同而形成的所谓民族。卢旺达所谓的图西族和胡图族,相当于今天的港人和大陆人或者台湾人和大陆人,西方以意识形态分裂中国,已经使得不少台湾人在海外说自己是台湾人而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从卢旺达大屠杀的历史和台独思潮现实可见地缘政治中舆论和文化战争的严重性,这也是回顾孙中山大亚洲主义的现实意义。孙中山强调亚洲儒家的王道,而日本却接受西方强势文化,脱亚入欧,对中国造成极大的伤害。安倍的价值外交不仅仅分裂亚洲,也助长港台分裂势力。 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历史阶段性的主义,是为了天下为公的终极理念服务的。天下为公是国际主义,大亚洲主义是地区主义,亚洲受到欧洲列强侵略和压迫的时候,才有了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这是因为欧洲和亚洲不平等,才有了贫弱的亚洲联合起来争取和欧洲平等的诉求。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亚洲主义、或者说大东亚共荣圈,也是阶段性的,就是日本的先征服中国、再征服世界的战略。 区域主义是反抗霸权的武器之一;门罗主义就是当年美国反对大英帝国的全球霸权的武器。亚洲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是南方国家,所以也有区域主义。如1955年的万隆会议就是亚洲和非洲联合的区域主义,就是反对霸权的区域主义。东盟是东南亚区域主义,上海合作组织是中亚的区域主义,这些区域主义都和孙中山当年的大亚洲主义类似,都是把国际上受霸权威胁国家联合到一起。而欧美对付这些反抗的区域主义就是要分裂,如安倍价值外交和美国亚太再平衡就离间东盟,把菲律宾和越南挖出东盟。东盟十加三机制本就和孙中山的大东亚主义相似,希望处于亚洲先进的日本帮助亚洲,结果和孙中山大亚洲主义一样,十加三机制始终没能建立起来。帝国主义就是要压迫其它民族,当年孙中山劝中日联合是与虎谋皮,和东盟期望日本加入东亚版块也是一样的后果。有共同的归属认同和共同的利益是区域主义得以实行的基础。亚洲本来就没有明确地理界限,本来就是欧亚大陆上非欧洲的泛指,所以,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导致欧美制裁俄国,结果把俄国推到亚洲一边,强化了上合组织的存在基础,在这一点上,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依然可以是一种地缘政治的文化资源。 亚洲和欧洲不同,“亚洲”一词本身就是欧洲大国沙文主义的产物,“亚洲”以词原本就隐含非欧洲的意思。欧洲有一个核心主流文化――基督教文化,欧洲承传于一个埃及古文明,所以,欧洲人对欧洲有很强的认同感。而亚洲有三个古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印度古文明、和中国古文明,故此,大亚洲一直缺乏一个主体文化认同,亚洲人对亚洲人的身份认同程度相对较低。欧洲是基督教一元文化,亚洲是多元文化。亚洲概念因此有许多灵活性,2014年9月4日北约举行峰会,再次从意识形态上将俄国踢出欧洲。弘扬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国际文化交流和学术交流中就应该把东正教的斯拉夫族纳入亚洲,如果东亚经济持续高速的发展而欧美持续经济制裁俄国,那么,俄国东部经济有可能超过西部经济,只要有文化和思想的心理准备,俄国成为亚洲一员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当年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期待中日联合的话,今天的大亚洲主义的含义完全有可能经由上合组织把俄国包含进来。 以史为鉴,就要借鉴历史教训。宫崎滔天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以失败告终,而以日本种族至上的大亚洲主义主导了日本政坛,最后演变为把日本侵略亚洲合理化的大东亚共荣圈政治理念,并被日本实施为扶持满洲国和扶持汪精卫日伪政权。孙中山1924年以大亚洲主义为题的演讲,对中日友好的期望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中日友好的希望,在于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在日本复兴,取代日本军国主义的东亚共荣圈思想。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是儒家文明圈的思想的一部分,他拥护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的儒家理念。儒家的天下大同、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和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脉相承的儒家理念。东亚历史上就是儒家文化圈,就应该恢复儒家这些理念。 如果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能够复苏并主导日本政治,则是中日人民之大幸。东亚的文艺复兴,在于复兴古典,复兴儒家理念。以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恢复中日友好。以孙中山天下为公的大亚洲主义,整合团结东盟十加三机制,统一东亚市场。以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统合一带一路,乃至全世界,则可达到世界和平。 参考文献: 1、桑兵,排日移民法案与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演讲,中山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 2、Marius B. Jansen:《The Japanese and Sun Yat-se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3、李本义:论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江汉论坛,2005年11月 4、Sven Saaler et al. ed.,《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 1850-1920》, Rowman &...

中加金融协会圣诞晚宴如约而至

中加金融协会华CCFA圣诞晚宴于2017年12月9日在Le Parc 宴会大厅举行。一个狂欢的夜晚,丽丽的如约而至。
video

安省举行纪念南京大屠杀80周年追思会等系列活动

多伦多华人社区举行了「纪念南京大屠杀80周年追思会」,以此拉开安省纪念活动的序幕,多伦多各界一千五百多人参加了纪念活动。

南京大屠杀80周年:铭记历史,珍惜和平,反对种族歧视

Xiaoming Guo 挥袖擎白日,长剑舞青峦。大义吾曹继,复吟慷慨篇。 血痕犹历历,心啮记年年。异域虽新叶,岂能忘故山。  ----恒之 一、南京大屠杀是恐怖主义 今年10月26日,安大略省通过了66号动议,把每年12月13日定为南京大屠杀祭奠日,以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今年刚好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66号动议使得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有了更加坚实的法理基础。我们一定要在这个日子里,积极参加和举办一些活动,为30万无辜亡灵伸张正义。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全面侵华。12月13日日本占领中华民国首都南京。在日本占领南京的军事目的已经完全完成以后,在南京已经没有中国军队抵抗以后,日本在南京进行了6周的大屠杀,强奸妇女,烧毁民宅,以杀人为竞技游戏,对无辜平民不加区别的一律屠杀,这是恐怖主义,这是国家恐怖主义。在全球反恐的今天,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有巨大的现实意义。恐怖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手段,就是要对手产生畏惧,恐怖主义是有政治目的的对平民不加区别的一律屠杀。日本1937年七七事变开始侵华,扬言要三个月灭亡中国。由于中国军人的抵抗,他们没能实现三个月灭亡中国的政治目的,于是想让中国人产生畏惧,在占领中国首都以后,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反人类的、恐怖主义大屠杀。日寇恐怖主义的政治目的,就是要中国人民对日本侵略者产生畏惧,以利于他们在沦陷区的高压统治。对这种战争罪行是可忍孰不可忍。忘记了过去就意味了背叛,忘记了反人类的战争罪行就意味着对人类的背叛。这是事关人类尊严的大是大非问题,超越种族和国家,是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们必须知道而且铭记的历史重大事件。所以,各个社区必须组织各种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活动,铭记二战的人道主义悲剧。 二、南京大屠杀不是安大略省悼念的唯一的大屠杀 1982年加拿大修正宪法,通过了《权利与自由宪章》。为高举《权利与自由宪章》的人权理念,安大略省悼念了历史上世界各地发生的许多大屠杀。1998年安大略省通过66号法案,确定了每年按照犹太人日历的大屠杀日,祭奠二战时期希特勒屠杀的犹太人死难者。2007年安大略省通过了189号法案,每年4月24日祭奠一战期间奥斯曼帝国对亚美尼亚人的大屠杀。2009年安大略省通过了147号法案,定每年11月第4个星期六为乌克兰饥荒死难者纪念日。2016年12月安大略省通过了79号法案的二读,以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可惜的是79号法案被束之高阁,至今未进一步审议。每年都有省议员在议会里发言纪念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发言祭奠德国法西斯对犹太人的屠杀。今年通过了66号动议,希望每年也有议员在议会里对南京大屠杀发言纪念。可见,无论屠杀事件是否发生在加拿大,加拿大都可以有纪念日。安大略省已经通过66号动议了。下来就是我们社区举办相关活动。没人举办活动,没有参加活动,则即使79号法案通过也是徒有虚名。有了66号动议,我们就要把这个动议用好,每年把南京大屠杀祭奠办好,要把南京大屠杀史实宣传到华人社区之外,要让世人知道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同时,也知道南京大屠杀。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让我们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消除人类仇恨,为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做出我们的贡献。 三、祭奠南京大屠杀以消除种族歧视 美国特朗普上台和欧洲难民危机,使得政治极右势力风靡全球,新纳粹意识形态也随之崛起。 2016年上半年,德国共举行98场极右极端摇滚音乐会。在这个极右极端主义的影响下,2017年1月29日,魁北克圣弗伊市发生清真寺前的枪击事件,为此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103动议。为什么我们每年都有大屠杀纪念日,新纳粹的思潮在70年后依然活跃?原因之一,就是国际社会只记得二战期间欧洲集中营的大屠杀,而忽视远东的大屠杀。德国和日本在二战期间都是法西斯国家,这两个轴心国家都是种族主义国家,都向邻国发动了残酷的战争,并在其侵略扩张战争中犯下了大屠杀暴行。纳粹德国在欧洲造成了五千万人的伤亡,法西斯日本在远东造成了五千万人的伤亡。新纳粹思想的兴起有许多因素,无视轴心国在远东的制造的浩劫是其中之一。欧洲有游客往来日本,对日本政客参拜供奉大屠杀战犯的靖国神社的事实并不陌生。恐怖的是他们知道日本参拜供奉战争罪犯的靖国神社,却鲜有听到有人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如果我们只谴责欧洲对犹太人的大屠杀,而忽视远东地区对战犯的崇拜,我们其实正在为新纳粹思想留下一扇敞开的大门。既然日本政客可以参拜供奉战犯的神社,德国人为什么不能崇拜希特勒呢?南京大屠杀和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一样,都是轴心国种族至上主义的结果。对外的帝国主义政策和对内的种族歧视政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都以种族歧视为基础。由于世界鲜有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遂使得种族主义的新纳粹思潮再度泛滥。在全球经济低迷的今天,社会动乱因素不断增加和强化,种族歧视的恶性事件会有所增加,而华裔作为少数族裔往往会首当其冲。因此,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事关我们自身的安全关切。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对国际政治是谴责帝国主义外交政策,有利世界和平;对国内是谴责种族歧视,有利加拿大多元文化建设。值此南京大屠杀80周年之际,让我们把南京大屠杀的史实告示天下。 四、祭奠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是联合国决议倡导的教育后代的活动 2005年11月1日,联合国通过决议,确立每年1月27日为国际大屠杀死难者悼念日。该决议引用了联合国人权宣言第三条:每个人都有生命、自由和安全的权利;第十八条:每个人都有思想、良心和宗教的自由。该决议还申明见证大屠杀是防止二战悲剧重演,让后代远离战争之举。该决议还援引了1948年12月9日通过的联合国260号决议中的防止和惩罚种族屠杀罪行的国际公约。该决议还重申了联合国人权宣言序言中所述:大屠杀有违人类良心。虽然联合国国际大屠杀日决议中例举时只提及纳粹德国集中营屠杀犹太人,这个决议的原则也适用于南京大屠杀。为此决议,联合国专门成立了大屠杀普及项目,鼓励联合国成员国在历史课程中收入二战大屠杀事件,以杜绝部分或全部否定大屠杀历史事实。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谴责日寇南京大屠杀,是全世界每一个人的责任,不分国界和种族。作为教育后代的活动,作为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的民主社会的活动,祭奠南京大屠杀必须成为每年的例行活动,必须成为加拿大多元文化元素之一,必须写入中小学历史教科书。希望各个社区领袖们,把这件事作为每年的议程之一,认真组织相关活动。希望每个人在这个日子里都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全力支持南京大屠杀80周年活动。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