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二月 25, 2020

Technology Tell Review: IK Multimedia iRig Mic Studio

All right. Well, take care yourself. I guess that's what you're best, presence old master? A tremor in the Force. The last time felt...
video

视频:Oshawa汽车博物馆 McLaughlin打造Oshawa汽车制造重镇

离多伦多东48公里的奥沙华(Oshawa),是安大略省最大的汽车生产基地,R. Samuel McLaughlin罗伯特•塞缪尔•麦克劳克林是这座基地创始人,可以说,汽车老板McLaughlin打造奥沙华(Oshawa)汽车制造重镇。1907年11月20日成立的麦克劳林汽车公司。1908年,它的第一个全年运营,生产了154辆汽车。这就是奥沙华(Oshawa)成为汽车城的开始。

公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消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激浊扬清,天地相酬 清鉴还史册,金陵血沃,哀有国殇掩日月; 旧劫话沧桑,俯仰不愧,但凭吾辈整江山。---恒之 79号提案通过二读后,士嘉堡的Sharon Isac写信给省议会所有议员,以否定南京大屠杀来反对79号提案,并将她的信公开放在她的否定南京大屠杀网站上。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有定论的,但是,否定南京大屠杀依然在加拿大有很大市场。滑铁卢的智库CIGI资深研究员、滑铁卢大学教授DAVID A. WELCH撰文,以南海地缘政治和族裔和谐为理由,反对79号提案。加拿大国内歧视华裔的社会基础,和加拿大追随对美国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帝国主义压迫异族的文化基础。如今,加拿大政府对华人社区就人头税历史道歉了。前几天特鲁多总理也对卑斯省政府绞死土著首领事件道歉了。但西方对历史上帝国主义政策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依然讳莫如深。德国对犹太人道歉了,因为那不是对第三世界帝国主义政策的结果。西方社会洗白南京大屠杀的思潮依然有很大的市场,依然是华裔遭受歧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华人在最民主的北美遭遇职场天花板,其中原因,不是简单的一个种族歧视就能说明白的。种族歧视是职场天花板的症候,而病因却根植于西方殖民历史和西方帝国主义历史,并与西方民主制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先说说殖民与移民的不同。中国人移民到加拿大,是移民。欧洲人移民到加拿大,是殖民。什么是移民?移民是放弃自己的文化传统融入当地文化。什么是殖民?殖民是把自己的文化、政治、经济制度带到异地,使得自己母体文化成为主导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的主流文化。欧洲白人,今天入籍加拿大,今天就是加拿大人(Canadian)。华人,即便五六代人生活在加拿大,在加拿大出生,法律上是地道的加拿大人,但是还是被叫作华裔加拿大人(Chinese Canadian),这和脱帽右派的称呼相似。有没有听说过苏裔加拿大人(Scottish Canadian)?或者大不列颠裔加拿大人(British Canadian)?没有。即便有,也不会像华裔加拿大人那么常见。因为他们是加拿大的殖民者,他们把祖籍国的制度和文化搬到了加拿大,他们无需融入加拿大主流文化,加拿大主流文化本来就是他们的文化。要努力融入主流社会的反倒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和为加拿大东西统一以及为奠定加拿大工业革命基础设施贡献最大牺牲最多的修建跨大陆铁路的华人。 讲起殖民地,人们往往只知道近代的西方帝国主义海外殖民扩张,而忘记了西方传统文化中,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一直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西方现代文明是埃及文明、腓尼基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相续驳接下来的文明演化的结果。这与中国文明延绵不断延续至今不同,那些西方文明来源的古文字都退出了文明中心,而中国文字沿用了几千年。埃及文明是西方一神教的起源地。腓尼基文明是西方拉丁字母的起源地。他们这些古文明文字之所以退出文明中心,原因就是西方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传统。一个新帝国的诞生,就以殖民地方式扩张,把异族文化消灭得不留痕迹。加拿大可还有印第安人文明?为什么西藏的藏传佛教和藏文还在,而印地安人的文化在北美丧失殆尽?说大清“帝国”是套用西方帝国概念来解释中国文明的谬误。日本帝国主义就是西方式的帝国,从明治维新一开始日本就实行扩张式的殖民地政策。南京大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政策,和欧洲早期殖民者在北美屠杀原住民没有两样,其文化基础就是种族主义。 早在四千年前,埃及帝国就在迦南建立了殖民地,在那里奴役奴隶制作陶器运回埃及。迦南就是现在巴勒斯坦黎巴嫩那块地方,也就是为什么《圣经》里有出埃及记的篇章的原因,因为犹太人被埃及人奴役为奴隶。这块地方也就是腓尼基文明的地域。不过,那时候还不叫殖民地,而叫作殖民城。即埃及殖民者龟缩在几个城堡里,就是后来雅典文明的城邦制度的根源。在这些殖民城堡中的主流文化当然是埃及的文化和政治制度。迦南的经济是埃及帝国经济的一部分,和工业革命后的宗主国-殖民地是一样的关系,殖民地原住民只能是奴隶,而帝国经济利益要输送回埃及。 三千年前的腓尼基文明,也是贸易帝国和殖民地帝国。腓尼基最著名的殖民地是迦太基城邦,地处北非地中海。西方海洋文明绕着地中海走,从地中海南岸埃及,至地中海东边腓尼基,至地中海北边雅典城邦,至整个地中海的罗马帝国。腓尼基文明殖民到地中海南岸,腓尼基为主流文化,把埃及文字給灭了。雅典帝国殖民爱琴海周边各城邦,把腓尼基文字給灭了。罗马帝国殖民地中海,把希腊语言边缘化了。如今古罗马的拉丁文只在植物学和医药学中使用。殖民和移民不同,移民是入乡随俗,殖民是以母国文化灭当地文化。 我在波罗的海岸可沙林小城生活的时候,走街串巷地寻找当地文化遗迹,结果看到的历史令我吃惊,哪里还要文化遗迹呀?剩下的只有历史传说了。今天可沙林人讲波兰语,但是,这里曾经是犹太人的天下,但是,犹太人一个都不剩了,只有一些好事者新近树立的碑文,述说以前有无数犹太庙被烧毁。而这小城最繁荣是时期,是普鲁士的行省,而这里已经即没有德文也没有德国人了。在早时期,这还是瑞典帝国的领地,更是连残迹都没有了。西方帝国主义殖民文化一遍一遍的地以殖民政策清除前文化。 不过,这里的“民主”历史却是非常悠久。可沙林在普鲁士统治时期就是有独立主权的城邦,独立主权,就是可以自己立法,比现在美国联邦下的州政府和加拿大联邦下的省政府还牛。后来看了华沙市的博物馆,这一看不得了,华沙历史竟然从一开始就是“民主”政治。这些城邦古时候都是公爵领地,应该就是中国春秋时期的诸侯。郡主自然是皇亲贵族,但是,这个华沙公国郡主一开始就和市民有契约法律了。市民(公民)纳税是契约规定的,民主得很。当时我脑子轰一下就蒙了,心里还紧惭愧中国没有这种从奴隶制开始就有的“西方民主”传统。 原来,这民主和殖民是息息相关的。你想,一个皇宫贵族得了一片领地,王室封的。但是,这王室封的地不是他自己的地,只是批准某公爵去占领一块地皮,为帝国输送财富。这个公爵带来一批工匠和军队建立一个殖民地城邦,奴役周边广大地域的当地原住民,他们要同舟共济,能不民主吗?印度就是英王室封给东印度公司的领地,于是东印度公司就带着炮舰殖民了印度。东印度公司的运作,当然是股东股权投票的民主政治。 帝国的殖民者在远离母国的贸易中转货栈建立殖民城堡。这些商人在城堡里有了公共事务,于是就有了大家协商的谘议局(Council),以后城堡变成城邦了,谘议局就变成选举的议会了。所以,西方民主政治一开始就是殖民地政治。如香港、澳门、新加坡、槟城、马六甲等都是小小的城邦式殖民地,早期都有列强商贾们在那里成立谘议局,后来成为当地政府。上海租界的列强商贾也组织了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如果殖民三百年,这个工部局就是上海市政的民主政权了。加拿大早期就是西北贸易公司和海湾贸易公司的皮毛贸易势力范围,这些公司在魁北克市和蒙特利尔建立货栈,成立谘议局,很民主的谘议局,当然是殖民者的谘议局,不包括原住民。以后成为殖民地政府的议会,在往后是议会逐渐向英王室要权,把主权从英王室转到殖民地议会中,就有了独立的加拿大国家。为什么美国独立伊始议会只能是有财产的白人男子投票选举?就是殖民地城邦谘议局的模式。西方这个帝国主义的民主制度历史和西方殖民地历史一样长久,在奴隶制、封建制以至今天资本主义制度下都可实行,想想还真够普世的,普世到什么历史时期都可以用。 这和玻璃天花板有什么关系呢?有。是殖民地文化。当殖民者来到殖民地的时候,他们就是祖籍国的利益代表,他们建设的“民主”社会一开始就是这些商贾祖籍国的社会,在香港、在魁北克、在新加坡都是如此。他们的公司文化和他们建立的“民主”社会是同构的,都是白人至上的文化,都是殖民地文化。香港直到回归前,港人都没有选举权,港人都不得在港英各级政府部门第一把手,英资公司管理层的选拔从来是只从英国人中选拔培养,有些公司长期禁止公司管理人员异族通婚。英国人和香港人在抗战中并肩作战,才有了二战后允许英国人和香港人通婚。 组成北美玻璃天花板的是这个民主社会的精英,他们占据了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的各级决策层要职,他们控制了社会的资源。华裔在海外遭遇的职场天花板是由于殖民地文化的历史惯性,而这个殖民地文化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孪生兄弟。这就是为什么那么上百年的美好的普世的至高无上的西方民主社会会有那么不可思议的种族歧视现象的原因。 如今法律上已经不允许种族歧视了。但中国人没有西方这种海外殖民定居的传统,不习惯这种政治制度。如西方人到上海租界,就组织Municipal Council。 这种组织和我们今天市政模式一样,华人在市政选举中,应该积极选出华裔自己的咨议员(Councillor)。 同样到,我们应该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本质是种族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地政策的种族大屠杀。每年公祭南京大屠杀,是消除种族主义文化的必要教育举措。如果我们听任南京大屠杀被漠视,就是听任种族主义文化苟延残喘。和犹太人每年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一样,公祭南京大屠杀也可能有地缘政治因素,但那不应该成为华裔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平等社会的障碍。公祭南京大屠杀肯定有消除种族歧视的作用,我们必须公祭南京大屠杀才能彻底铲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 2013年10月16日Jimmy Kummel电视秀节目中诱导儿童说出“杀死所有中国人” 的言论。如果所言是犹太人而不是中国人,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这是歧视华裔文化的延续,从儿童就灌输无视华人性命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就强化了华人职场玻璃天花板。为什么针对犹太人的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因为犹太人每年大张旗鼓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学校、媒体每年都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华裔也需要每年大张旗鼓公祭南京大屠杀,要邀请商界和政界头面人物参加公祭,要邀请社会各族各界参加公祭南京大屠杀,否则西方几千年种族歧视的偏见难以消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难以消除。 我们应该唤醒西方人的人类良心。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判决的反人类罪,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历史基础。不通过79号提案,那些民运人士和一些加拿大政客就没有资格指责所谓中国人权问题。下一届新选的议会,是否能够重启79号提案,就看竞选的时候,政客有没有承诺。以世界和平计,以人类尊严计,以华裔安身立命之计,关心人权的人们,关心79号提案的人们,在政客竞选之时,必须询问政客对重启79号提案的意向。华人社团应该继续努力,以各种渠道向自己选区的议员表达我们对79号议案的关切。大家参加竞选活动的时候,别忘了向候选人提问,问问他们当选后是否会提出动议重启79号提案,是否支持79号提案的重启。大选是候选人和选民互动最激烈的期间,我们一定要推动重启79号提案成为一个竞选议题,每次集会必须向候选人提问,问他们重启79号提案的意愿。一不做二不休,既然79号提案已经提出,就要让提案得到通过,否则华裔就没有尊严。

海湾百货与太平洋铁路

加拿大西部,无论是曼尼托巴省,萨斯克切温省,阿尔伯特省还是卑斯省,都和海湾公司有关,都和太平洋铁路有关。海湾公司开拓了这些土地,太平洋铁路统一了这块地域。如果说Charlottetown会议是加拿大国家孕育成胎,那么1867年英属北美殖民地法案就是加拿大诞生,太平洋铁路最后一根道钉就是加拿大国家断奶,1982《权利与自由宪章》就是加拿大成人。加拿大建国不能没有太平洋铁路,太平洋铁路的建成不能没有铁路华工,铁路华工对加拿大建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光耀中华 协和万邦”国际书画论坛暨书画巡展(多伦多站)开幕式于11月30日成功举办

11月30日,“光耀中华 协和万邦”国际书画论坛暨书画巡展(多伦多站)开幕式在多伦多旺市IMPROVE CANADA会议中心顺利举行。本次论坛暨书画巡展由北美文化发展促进会、国际投融资论坛 总部 、城市金融报(北美办事处)、加拿大陕西师范大学校友会联合主办,应邀嘉宾、书法家、艺术家、媒体记者和专家学者等各界代表共一百余人参加了本次文化活动。

洪门南洋落地生根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忠阔南海建邦业 义凝西洋整山河   乾隆盛世,天地会起义,败多胜少,闽粤洪门举义很多时候都备有万一失败就出海的计划。乾隆五十二(1787)年十一月十二日,福建漳浦张妈求领导了洪门天地会起义,就计划留有后路,约定起义失败则夺商船出海,到台湾投奔林文爽的天地会起义军。无奈起义失败太早丧失出海机会。嘉庆四年(1789)七月初七,林添申与符老洪等七人在广东肇庆歃血钻刀结拜设天地会,七月八月两次结拜百余众,揭竿起义,起义失败后符老洪投奔广东乌石二的海上武装,被封为典司军师。福建广东打鱼和海商比较发达,一些洪门起义失败后借船出海,下南洋安家落户。 1787年1月16日(乾隆五十一年十一月廿七日)台湾发生了林文爽领导的洪门天地会起义,规模宏大,历时一年零三个月。林文爽起义失败后,大批洪门兄弟从台湾及闽粤沿海逃亡到南洋各地。广东四邑人在缅甸建立三合会义兴堂,马来西亚有海山堂和义兴堂。1825年,马来西亚槟榔屿有四个洪门堂所。1826年,马六甲洪门三合会有4000会众,几乎都是广东人。1828年,马来亚诸邦华侨矿工有上千人,分为9个公司,公司是按照西方殖民社会制度,内部组织还是天地会组织。 话说乾隆末年,闽粤天地会起义风起云涌,此起彼伏。广东嘉应州(今天的梅州)葵岭村有一好汉吴元盛,他身材雄伟,行侠仗义,周围土豪都就怕他三分。他得知毗邻葵岭东北十里左右的石扇镇上有个文武双全的罗芳伯,雄韬伟略、嫉恶如仇,就联络罗芳伯一起设立了天地会聚盛堂。他们召集四方豪杰聚集起义,然人多口杂,机密泄露,未及举事就遭到清廷围剿,他们遂带百余死党于1772(乾隆三十七)年,流亡到曾母暗沙南边的婆罗洲的三发,即今天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岛的Sambas。闽粤沿海是西方文明与中华文明冲突交融地段,洪门会所翻译成英文名称时,都译为公司,聚盛堂到了婆罗洲遂改名为聚盛公司。 婆罗洲三发在婆罗洲西北角,与马六甲海峡遥遥相对,是郑和下西洋必经之路。郑和下西洋的“西洋”指的就是三发西边的洋面,“下西洋”就是从婆罗洲西出马六甲海峡。天地会聚盛堂来到三发的时候,华人已经在当地种植水稻、胡椒、咖啡、椰子,开金矿和钻石矿有上百年了。当时的婆罗洲正是乱世出英雄的时候。那里华人各个天地会堂口、当地诸酋长部落、以及荷兰东印度公司经常为金矿开采和农作物种植而发生武装冲突,处于群雄并争的局势。聚盛堂上岸之时,正值劳仔人在坤甸(Pontianak)暴乱,罗芳伯与婆罗洲苏丹结交后,苏丹提供军备,谴派罗芳伯率领天地会出平定劳仔人暴乱。罗芳伯平乱大胜而归,苏丹遂与罗芳伯结拜为兄弟。天地会也因此在坤甸有了自己的地盘。 坤甸地处婆罗洲最长的河流卡普阿斯河入海三角洲,但逢渡河,戴燕(Tajian)酋长国王都要征税。当时戴燕酋王非常残暴,横征暴敛苛捐杂税,搞得民怨鼎沸。戴燕在坤甸东边百余公里,地处卡普阿斯河上游,吴元盛以献税金为由,前往戴燕,刺杀了戴燕王,不料被戴燕王后带兵围困,罗芳伯得知后立即从坤甸发兵,击败戴燕围军解救了吴元盛,吴元盛遂取而代之成为了戴燕王。 1776年,罗芳伯平息了华人之间各公司(堂口)之间的内斗,一改华人一盘散沙的局势,合十四家公司为一个大公司:兰芳公司(LaFang)。兰芳公司旗下有近四万华人,加上当地土著,兰芳公司管辖有11万人口,其地域包括万劳(Mandor)、山口羊(Singkawang)、邦戛(Pemang)和南吧哇(Mempawa)等广大领土,势力之大,在婆罗洲上与苏丹和荷兰东印度公司成三足鼎立之势。 公司者,在18世纪就是一个独立王国,欧洲各国的东印度公司和加拿大的海湾公司等,都有自己的武装、货币和行政机构。1777年兰芳公司改为兰芳共和国,罗芳伯出任兰芳共和国第一任“大唐客长”,制作公司旗帜,上书“兰芳大总制”。 兰芳共和国就是洪门和顺堂,完全按照洪门制度运作,官分“甲大”、正副“书记”、“尾哥”、“老太”等。总长由选举或者禅让交接,先后有过15任总长。兰芳共和国历经百余年,1888年被荷兰殖民者所灭。吴元盛为戴燕国王以后,延续了酋长世袭制度,百年后亦被荷兰所灭。 南洋还有一处华人聚集地就是新加坡。新加坡在1841年就有洪门上万人。1850年,新加坡华侨有27988人,其中两万多是洪门兄弟,占当地华侨70%多。孙中山革命时期多次到南洋,在新加坡建立了同盟会南洋支部,现在新加坡依然保留了同盟会南洋支部旧址:晚晴园。抗战时期,著名侨领陈嘉庚在新加坡建立了“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为抗日战争筹集了4亿元国币的外汇。日本占领新加坡时期,几万华人惨遭屠杀。1967年新加坡建立了和平纪念碑,纪念日占时期死难的平民。上世纪六十年代,全球掀起反华风潮,以印尼反华为最。在反华风潮中,马来西亚种族主义抬头,国会修改宪法,将华人为主体的新加坡开除出马来西亚,新加坡被迫独立,成为海外以华人为主体的国家。 洪门散入海外去国离家,患难互助和抗暴平权就成为洪门的主要任务。华人初到异国他乡,互助抗暴维护权益的组织形式主要是洪门。如新加坡和加拿大早期,70%和华人都是洪门。洪门堂口之间,亦有内斗。如罗芳伯那样能够消除内斗团结一致的时候,华人政治势力就强大,强大得足以立国。和走西口、闯关东一样,下南洋、赴金山也是历史上重大的华人迁移事件,洪门在下南洋、赴金山过程中,为华人落地生根,对当地政治经济做出贡献,团结互助共赴患难,起了组织华人团结华人的重要作用。历史经验证明,团结就是力量,组织起来的华人政治地位就高。在十八和十九世纪,洪门为华人在海外立足立下了不朽功勋。 图:新加坡同盟会南洋支部旧址晚晴园

加拿大福建总商會20周年庆祝大会圆满闭幕

加拿大福建总商会20周年庆祝大会暨第七届理事会就职典礼于 2019年3月10日在多伦多钓鱼台国宴隆重举行。加拿大联邦、省、市三级政府官员、中国贸促会驻多伦多代表,各大银行、金融界代表,知名经济学家,数十家商会代表以及社团侨领、新闻媒体人士共600余人出席庆典。 联邦小企业及出口促进部长伍凤仪、联邦国会议员谭耕、马万里、蔡报国, 安省议员柯文彬、彭锦威、韦邱佩芳,多伦多市议员封赖桂霞,万锦市议员何胡景以及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商务参赞鄂德峰和商务领事李艳华到现场表示祝贺。 加拿大福建总商会林金龙主席首先宣布加拿大福建总商会20周年庆祝大会暨第七届理事会就职典礼开始,他感谢大家对加拿大福建总商会一贯的支持和帮助。加拿大福建总商会会长高文雄在发言中表示,加拿大福建总商会建立目的是为了中加两地商务提供更好的商机和交流平台,整合更多的资源,团结更大的华商力量。成立20年来,总商会的企业会员已超过百家,他们为促进两国投资贸易往来做出了很大贡献。 在当天的晚会上还举行了授牌仪式,由创会会长林金龙主席将总商会的授任会长牌匾郑重地交给新任会长高文雄先生,高文雄会长为加拿大福建总商会第七届常委会员颁发委任书。林金龍主席和高文雄会长为中外嘉宾赠送了福建总商会成立二十周年的纪念品,21位新任常委黄学文,陈剑峰,陈炳荣,朱立峰,吴兴玩,沈锦云,王清官、黄岩、刘用铿、罗宾等代表福建总商会的全体成员给来宾敬酒,祝贺加拿大福建总商会20周年庆典圆满成功! 今晚出席晚宴的还有全加华人促进中国统一委员会主席陈丙丁,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主席翁国宁、永久荣誉主席魏成义,常务副主席王清官,加中地产投资总商会会长孙志峰、加拿大华商联盟(魁北克)李浪主席,越棉寮华人协会会长陈福,河北协会会长张杰,加拿大多元文化交流协会会长沈谢元,多伦多新会同乡会会长叶国良,上海商会会长姚颍、加拿大重庆协会会长刘丁绰,加拿大华商联合会共同会长或代表:蒋志诚、霍文祥、孙兆福、赵新亮、林野、寒山,毛轶等出席了晚宴。 为本次活动发来贺信的有:联邦移民部长胡森、联邦小企业和出口促进部长伍凤仪、安省省长福特、国会议员谭耕、陈圣源、叶嘉丽、马万里、蔡报国、Ali Ehsassi, 安省议员柯文彬、彭锦威、韦邱佩芳, 列治文山市副市长Joe DiPaola,多伦多市议员詹嘉礼、封赖桂霞、约克区议员李国贤、万锦市议员何胡景、李思韵、列治文山议员陈志辉等。 当晚文艺节目精彩纷呈,有曼玲舞蹈团表演的开场舞、何春威演唱的歌曲《我爱你,中国》,有加拿大福建联谊会选送的闽剧唱段《林则徐充军》,表演者郑茂国先生;有加拿大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天妃艺术团民乐队表演的嚣乐小合奏《花好月园》、《喜洋洋》和《采茶午曲》黄梅戏《 戏凤》,表演者,隋长德、陈素、郑茂国,蔡以炎,于忠才等。而林建知、陈素表演的拉丁舞更是劲爆火辣。枫怡雅社舞蹈班表演的舞蹈《之子于归》,还有由洪门民治党提供武术和舞狮表演,更为晚会增添喜庆气氛,赢得了来宾们阵阵掌声。加拿大福建总商会20周年庆典在一曲《难忘今宵》歌声中圆满闭幕。

Bridge to Artists (BTA)的经典舞蹈节目《将军》将于12月1日(周六)下午2:00和7:00在Fleck Theatre进行两场公演!

Bridge to Artists (BTA)近期宣布他们的下一个作品, "CHECKMATE"的特色將於12月1日下午2時和7時(星期六)在法克剧院(the Fleck Theatre)公演。

“天使音乐之旅——北京”圆满成功 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载誉归来

不久前在北京音乐厅成功举办“天使音乐之旅——北京”后载誉归来的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于5月27日举行答谢会,向大多伦多地区的众多华文媒体表达感激之情并汇报当日的演出盛况。 应第19届“相约北京”艺术节组委会邀请,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于2019年5月10-13日到访中国,并于5月11日在北京音乐厅举行“天使音乐之旅——北京”专场演出。乐团的精彩演绎令现场上千位观众如痴如醉。 本次赴中国演出的首席执行官Viola Yang目前仍在北京。她通过视频表示,演出当天现场观众时而聚精会神时而掌声雷动,仿佛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节奏当中。几首改编的中国传统曲目尤其得到了观众的喜爱。其中“战马奔腾”用小提琴去演绎万马奔腾的气势和模拟烈马桀骜不驯的嘶鸣叫声很有新意。而另一首结束曲“我的祖国”则以优美怀旧的旋律把观众带回到了那曾经的峥嵘岁月。此次演出曲目横跨东西,从古典音乐圣地维也纳到遥远的中国北京,再到美国百老汇;从17世纪巴洛克音乐、19世纪威尔第歌剧到东方韵味的神奇琴音,再到热情火辣的南美探戈以及好莱坞旋律,让观众现场体验到跨越时空、乐韵飞扬的顶级音乐盛宴。虽然是首次到北京演出却引起巨大轰动,受到广大音乐爱好者的持续瞩目。 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此行是应邀参加第19届“相约北京”艺术节。“相约北京”艺术节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北京市人民政府、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主办,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和北京市文化局承办的国家级综合性国际艺术节,截至2018年,累计已有120个国家和地区的32000名艺术家通过“相约北京”这一舞台向中国观众展示异彩纷呈的世界各国文化,观众总人数达420万。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是唯一代表加拿大参加此次演出的团队,并且作为本届活动的参演节目呈现。 加拿大皇家天使交响乐团是加拿大乐坛“梦之队”,由加拿大优秀音乐家组成。其创建人兼艺术总监及担任小提琴独奏的Angel Wang不仅天使容颜与优雅风度并重,且同时展现了精深的音乐艺术造诣。她曾担任钢琴王子理查德克莱德曼环球巡演首席小提琴、爵士音乐女王小野丽莎北美巡演首席小提琴。Angel Wang、指挥家克劳迪奥-维纳(Maestro Claudio Vena)和乐队首席小提琴阿黛丽-皮艾(Adele Pierre),是熠熠星光中最璀璨耀眼的三颗。这次演出以学院派的根基,华丽的制作,赋予西方古典音乐艺术以传统东方韵味,是让经典焕发时代气息的一股清流。 Angel Wang最后表示,这场象征着中加两国源远流长友谊的演出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圆满结束,更多的文化艺术交流之旅即将展开。

湛山精舍第十屆千人素宴賀佛誕精彩紛呈

加拿大佛教會湛山精舍舉辦盛大法會和第十屆千人素宴賀佛誕等系列活動慶祝釋迦牟尼誕辰2562年
- Advertisement -http://nafens.com/wp-content/uploads/2017/05/bdfbb5473add08a5939797427cfab07.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