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15, 2019

加拿大环球邮报的种族歧视文章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环球邮报于2018年1月5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责谭耕为龚晓华做掮客。文章第一段说龚晓华被皇家骑警拘捕立案,而谭耕则将龚晓华一封给中国政府的信交到加拿大驻华大使馆。文章第二段开头,就说龚晓华是加籍华裔。这种拿华裔来说事的文章是歧视华裔的文章。龚晓华是否华裔和这事有什么关系?如果文章指责谭耕有错的话,难道错在龚晓华是华裔吗?如果龚晓华是其它族裔谭耕就无可指责了吗?如果谭耕有错,则其错与龚晓华是哪个族裔没有关系。环球邮报这篇评论文章交代龚晓华是华裔,是一个与所评事件不相干的信息,这样的信息完全一个是歧视华裔的话语。 2017年12月,阿尔伯特省的Joshua James Tenhove被判金融诈骗,他制造了一个一千万的庞氏骗局,欺骗了加拿大和美国消费者。Tenhove案和龚晓华案及其相似。但媒体从来没有报道Tenhove是哪个族裔的加拿大公民,也不应该报道,因为Tenhove是哪个族裔和他的骗局是否构成金融诈骗没有关系。环球邮报评论文章负面评论时指明龚晓华是华裔,是对华裔的种族歧视。 2017年1月29日,Alexandre Bissonnette 在魁北克一个清真寺前射杀6人,造成重大枪击事件,该事件直接导致加拿大联邦议会通过103动议,反对种族歧视。所有关于该事件的报道和评论中,都没有点名Bissonnette是法裔加拿大人,也不应该点明,因为枪击杀人是犯罪,和枪手是哪个族裔没有关系。但是,为什么环球邮报要用加拿大华裔来描述龚晓华案?环球邮报这样描述是歧视华裔的行为。 2017年6月3日,Rehab Dughmosh在一家商店中用高尔夫球杆袭击顾客,此事被定性为恐怖袭击。没有媒体报道和评论用穆斯林妇女的字眼来描述Dughmosh。加拿大通过了103动议禁止任何恐怖袭击的报道和伊斯兰教相联系。在通过103动议的辩论中,很多议员称103动议并非专门针对歧视穆斯林,而是普遍反对歧视少数族裔。既然是普遍反对歧视少数族裔,既然评论恐怖袭击的时候避免提及穆斯林,为何环球邮报在负面评论龚晓华的时候要特意用加拿大华裔这样的字眼?环球邮报这样的评论是在制造一个歧视华裔的加拿大社会,违反了联邦103动议。 环球邮报需要修正这篇歧视华裔的报道,并对华裔做出公开道歉。

2018年上市银行经营环境总体较好

一、近期监管政策密集落地,利于银行业长期稳健发展。

国内投行人为什么还要有国际化视野?

xf2018-01-09 赵笏阳 华尔街俱乐部 取这个标题,很容易引起“哗众取宠”的嫌疑,我能想象出来的反应可能是这样的:“兄弟,我们是在中国做投行业务,不是美国”“ 我们的客户都是中国企业,一年都不用讲一个英文字儿”“外国那套东西在中国根本用不上,也行不通”,不一而足。借着这些“不怀好意”的思维,我想借这一篇小文来分享一下我对投行人“国际化”这事儿的感受。 一、为什么投行人“国际化”的提法不太受欢迎? 从1978年算起,到明年就是改革开放40年了,我想在大多数的行业里,“国际化”都是一个早已被欣然接受的概念,比如像华为、像阿里这样已经可以在国际上“呼风唤雨”的巨头,比如在律师行业已经出现了像金杜这样的可以合并国际律所的中国大所,但是在本土的投行业,“国际化”这个说法却很少被提及,相反是比较不受欢迎,具体表现就是上面罗列的几种反应,这种反应并不是例外情形,相反是司空见惯的,包括笔者自己在一段时间内也曾抱有这样的态度。但是,当我推己及人去反思这种态度背后的思维模式,我的总结是两点:一是给自我设限;二是中国市场环境造成的comfort zone(舒适区)。 投行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人精中的人精,无论在智商和情商方面都很高,出现这种思维方式,并不是因为投行人自身的原因,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由于大环境造成的。从92年上交所成立为标志,中国资本市场正式建立已经25个年头了,但是到目前为止,还很难说我们已经形成了一个开放的、市场化的资本市场,比如一些显而易见的例子包括:IPO到现在也没有实现市场化定价和发行、股价的整体市盈率远高于开放的交易市场等,这些都是在一个金融市场尚未完全对外放开、资本的跨境流动受限的大背景下的产物,而这个环境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或者投行人员来说,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制度红利”:首先是这个市场的造富效应比国外的其他市场都要强,因此中国是上市的首选地,除非在中国上市无望才会远走香港或美国;其次是投行市场的竞争较小,虽然外资的投行巨头,比如高盛、摩根等在国外已经叱咤风云了上百年,但一方面在中国,外资投行只能参股证券公司而不能控股,另一方面中国公司的风格与文化与这些巨头的文化也存在隔阂和错配,因此外资投行在中国市场的活动相对受限。 这些因素结合起来,就为中国的资本市场和中国的投行业提供了一个长期的“舒适区”,我们既不需要走出去,也不太需要担心国际市场玩家的冲击,因此即使不需要“国际化”,也能赚的盆满钵满。 二、 “投行国际化”真的没用吗? 如果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或者二十一世纪初,上面提到的这种情况还可以在一定程度“放之四海而皆准”,但是真的放到现在的时代,认真思考一下,“投行国际化”真的没用吗?我觉得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是从宏观的角度,二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有必要先界定下本文在讨论的“国际化”的含义。这里所说的“国际化”不是空泛地说可以做全世界的资本市场业务,而是指对国外主要的资本市场的基本情况和主要规则有比较系统的了解,了解国外资本市场的常见业务类型,并且具备同国外同行进行交流和合作的能力。在回答了这个问题之后,我们再来讨论对前面问题的答案。 首先是在宏观层面上,如果现在还是脱口而出“国外的那套东西在中国都没用,行不通”,我觉得这个说法有待商榷了,尤其是最近几年,我认为中国资本市场的规则和监管思路和国外接轨的速度越来越快,我仅举几个和大多数投行人员都有关系的例子:一个例子是2017年修订公布的两项非常重要、并且改动很大的会计准则《金融工具准则》和《收入准则》,和国际会计准则IFRS已经非常接近;另外一个例子是中国的IPO发行制度,虽然最近“注册制”的提法不如一两年前的热度了,但是现在证监会的监管思路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可以说是“准注册制”了(其实如果对于美国的注册制有了解的话,注册制也并不意味着没有审核,这个话题如果详细展开可以再写一篇文章了);第三个例子是方星海副主席大力推动并最终实现的中国A股指数部分纳入MSCI。如果不了解国外的相关制度,如何能够判断这些变化会对市场带来哪些影响、未来的变化趋势是怎样的?我想一个基本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的结论是,在将来的几年中,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和监管方式的国际化程度会更高,第一段所说的大环境造成的制度红利会逐渐减少甚至消失。借用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说,监管层都已经很国际化了,被监管层有什么理由不国际化? 另外一个回答的角度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正如我在第一部分的归纳,排斥“投行国际化”背后的思维逻辑之一是自己先自我设限了,具体一些就是说,我们下意识的就认为自己不需要接触这类业务或者自己做不了这类业务。但是在一个国际往来如此之强的时代,这种固有思维还行吗?从实务的角度而言,现在无论是上市公司还是具备上市潜力的公司,已经越来越多地进行海外布局,包括在海外设立子公司或者进行海外收购,而与这些公司业务联系非常密切的投行人员,投行人员只有比你的客户更了解国外的规则、在语言上和专业上能够更高效地与国外的中介机构进行沟通合作,才有可能给到客户正面的帮助。如果在这个环节不能在关键关头助企业一臂之力,应该说之后的业务就基本跟你没关系了。还有现在IPO中经常会遇到需要进行海外核查的环节,在做此类业务时很多情况下是需要取得海外客户或供应商的配合与支持,直接做项目的投行人员如果对于国际的通常惯例、思维方式有比较好的了解,能够顺畅地和被核查对象进行沟通和交流,自身就能够获取第一手资料而不是从第三方翻译或者转述,将会很大程度提高核查的效果和效率。这些场景只是常规的投行业务中常见的对投行人员国际化要求较高的情形,中国企业自身的实力和在国际上的影响力在不断提高,这也更加要求我们投行人员要能走在前面,引领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而不是掉队。 所以,不论是从宏观的市场角度还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投行的国际化都是有实际用处的,也会是未来的要求和趋势。 三、投行人的国际化从哪里做起? 如果说要国际化就要求所有的投行人员都去国外读个商学院或者金融的学位,不切实际,而且也未必很有价值,因为毕竟实践出真知,在实际业务中遇到的想到的问题去刨根追底所获得的知识才是最深刻和最实用的。这个思路其实有两方面的要求:一方面是在平常的工作中有“以问题为导向”的思维,追根溯源,对于遇到的问题主动顺藤摸瓜地去寻找成熟的资本市场比如美国、香港等是否有类似的制度,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在这里我忍不住推荐一本写得非常好的介绍国外尤其是美国的资本市场制度和主要规则的书,这就是纵横国内外名校(复旦、早稻田、哈佛、加州伯克利)的张巍教授所写的《资本的规则》,这是张老师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比较公司治理”一系列文章的集结,读完之后有一种“打通任督二脉”的快感(本人特别声明下没有拿张老师的广告费);另一方面就是语言能力,尤其是对英文的熟练使用,绝大多数的投行人都有着很好的教育背景,在英文的能力方面应该不成问题,可能需要注意的是保持对英文的熟悉感和敏感度,这可以通过养成时常浏览国外专业的权威媒体如Wall Street Journal、Financial Times等来实现。另外,还可以不时地关注下国外投行的网站,这些网站有时会有非常好的介绍材料和政策分析的文章,同时,也可以顺便了解下这些投行都在做些什么业务。梦想还是要有的,说不定哪天我们就超过他们了呢,不过在超过之前还是要保持谦虚的态度。 最后,作为对文章的收尾,我想再次解释下本文的初衷,这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一些问题,我想很多远比我优秀的多的同行肯定早已想过或者走在前面,这篇文章的目的实际是本人对于自己的反思和鞭策,分享出来,是希望能够对于投行的同行起到一些参考的意义。在结尾的时候,我还是借用张巍老师的说法,那就是“中国的问题,世界的眼光”,我们生于斯长于斯,我们的目标就是借助这个时代我们能获得的所有资源,来帮助中国资本市场和中国企业走得更好,与同行诸君共勉。 转自 CareerIn投行PEVC求职 作者 赵笏阳 华融证券 本文由「华尔街俱乐部」推荐,敬请关注公众号: wallstreetclub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版权声明:「华尔街俱乐部」除发布原创市场投研报告以外,亦致力于优秀财经文章的交流分享。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添加WSCHELP微信联系删除。 《北美創業》—-一本21世紀最具多元文化的小故事大集錦。一書在手,了解全球! 购书热线:416-371-5228

加拿大陕西同乡会2018年春节联欢晚会纪实

加拿大陕西同乡会2018年春节联欢晚会盛况空前!

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第二届国际赛加拿大多伦多分站赛

2018年1月10日,由中国深圳市政府主办,多伦多市政府协办,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支持,Sci中加国际创新中心承办,MaRS玛斯中心联合承办的中国深圳创新创业大赛第二届国际赛加拿大多伦多分站赛暨2018中加创新大赛在多伦多市政厅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大赛正式启动。

期货交易大师是怎么炼成的

2018-01-08 股票期货投资网 期货交易大师们的成功其实有许多相同之处: 1.大部分炒家都是从场内交易员开始入行的,随着交易规模和交易品种的增加逐渐走到场外,冠军炒手马丁·舒华兹、鹤立鸡群的理查·丹尼斯和超人斯坦利等人虽然开始都有一段适应过程,但他们都很快踏上了成功之路。 2.风险控制:这是每个大师操盘经验的重中之重。在期货市场上长期生存的关键就是保留资金实力,给自己留下机会,避免在一两次交易中就耗光实力。每位大师的风险控制原则不尽相同,有些是以技术图表为依据,有的是以资金百分比为依据:止损位永远设在图表上重要的价位之外,宁可减少交易量去迁就一个安全的止损位。另外,风险控制大师海特提出的回避风险原则也值得我们学习,他认为,应避免参与行情过于激烈的品种;当出现大的亏损时要立刻休息,减轻心理负担;当出现风险时,要在第一时间砍仓。 3.短线和长线:从大部分炒家成功的经历看,他们都有从短线向长线转变的过程。短线对于投资者来说,在分析、记忆力、反应力、心理交易通道等方面的要求都比较高,就像乒乓球员面对快速扣球只能下意识反应,而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需要平时高强度的训练,但大部分投资者是很少有工夫去训练的,这也是短线投资者亏损面较大的原因之一。超人斯坦利是最为经典的长线炒家,为了避免在价格波动时自己惊慌平仓出场,不惜远离市场,持仓数月甚至数年(糖)。 4.成功和天才:期货市场不存在天才,理查·丹尼斯和维克多·斯柏认为,智力、学历有时会成为成功交易的障碍,切勿死要面子、勇于认错、遵守可行的交易规则和交易系统、善于总结经验,才是成功的关键。 5.成功的时间:绝大多数大师都是从失败开始的,短则数年,长则十年,重要的是要有坚定的信心并不断总结经验。正所谓:“学者无先,达者为师”。 6.电脑交易系统:多位大师都提到在交易中很依赖自己设计的电脑交易系统,电脑交易系统可以避免人为的情绪影响,特别是在市场较为混乱时,还能坚决执行既定的交易计划,使投资者保持前后一致的获胜概率。当然,每个人必须学会开发适合自己的电脑交易系统。 7.技术分析和内幕消息:多数大师都以技术分析为入市依据,技术分析能给投资者提供准确的入市时机,这是基本面分析法不能实现的。如超人斯坦利在1974年5月买入了小麦期货合约,半年后就翻了50%,当记者寻问他是否知道俄罗斯购买小麦的内幕消息时,斯坦利回答:“我一点都不知道俄罗斯在买小麦,但图表告诉我有人在买。”大部分投资者无法靠技术分析法获利的原因在于,他们并没有掌握技术分析法的真谛。而作为大户必须同时使用基本分析法,因为他们资金庞大,建立头寸和离场时间较长,靠技术分析法建立头寸和离场是较为困难的。 8.人生哲学:期货市场是遵守零和定律的,个别人赚大钱就意味着大部分人在亏钱。因此,大师的性格是有异于常人的,他们大多孤僻而充满自信,习惯于独立分析市场。 期货交易大师的成功之路给了投资者许多启示,可以帮助投资者在市场中获利,这也是笔者挑灯秉烛写“大师的故事”的初衷。

华裔学会了新闻自由吗?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半个世纪前 9 个黑人学生进入小岩中学【 1 】,是黑人民权运动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它标志着反对种族隔离的重大胜利。 1954 年,美国法院裁决学校种族隔离违宪【 2 】。 1957 年,小岩中学同意接收黑人学生,但是,当 9 个优秀的黑人学生上学第一天时,确被军队阻止进入学校。后来军队撤离后,黑人学生回学校时,又被上千暴民暴力阻止入学。黑人记者 Dorothy Butler Gilliam 【 3 】 不顾老板阻拦,报道了这一暴力事件【 4 】,迫使总统干预,变军人阻拦为军人护送这...

李文和(Wen Ho Lee)案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一、故事United States v. Wen Ho Lee 李文和于1939年12月21日生于台湾南投。1974年入美国籍。案发时在美国能源部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为加州大学工作。1999年3月6日,纽约时报头版发表长篇报告,称中国间谍盗窃了美国核武器机密,而间谍就是国家实验室里的美籍华裔(Chinese-American)计算机科学家。这是整个西方媒体妖化中国的一部分。在指控李文和有罪期间媒体一直称李文和为美籍华裔,但当最后李文和案被确认为冤案以后,部分媒体就称李文和为美籍台湾裔(Taiwanese-American)或直呼李文和而不加族裔修饰词。读者在网上看有关资料时注意一下对李文和的称呼以及时间。 纽约时报报告后两天李文和就被高强度审问三天,关到与世隔绝的禁闭室里,被开除出国家实验室工作。直至证明李文和无罪释放时李文和已被监禁了278天。CNN LouDobbs 专栏称李文和案是美国50年来最大的间谍案。时值2000年大选,共和党多数的国会对中国间谍案进行听证调查,意在指责克林顿政府有里通外国嫌疑。美国两党党争的最方便的武器都是妖化中国。克林顿政府为了表白自己清白,对李文和是从严从重处理,完全无视考茨基调查听证会得出的李文和间谍案没有证据的结论,违反无罪假设原则,违反正当程序原则,是美国历史上违反多项美国引以为荣的法律原则的最恶劣的一个案例。经过大半年的调查,法院撤销了对李文和59项指控中的58项,法官帕克对李文和道歉说对他的大半年的惩罚性拘禁是没有必要的。审案期间美国右翼借李文和案的反华高潮通过了两个增加导弹防御的国防预算。李文和案法律上了结了,但是媒体对美籍华裔的伤害已经无法挽回:纽约时报报告两年以后,民意调查认统计有46%的美国人认为美籍华裔盗窃美国机密,68%对美籍华裔持负面态度。但是,中文版李文和的维基百科文章却说李文和是美籍台湾裔,而不说是美籍华裔。(西方媒体往往把中国正面的事物如针灸,报道为亚洲,如亚洲传统医疗手段,或者用亚洲其他国家来顶替中国,而报道亚洲,基本只露出印度和日本的面孔,好像中国不是亚洲一部分一样。但对中国负面报道,则会把中国字眼强调再强调,如CNN言必称共产中国)。 在李文和案影响下,挖出了曾经给克林顿竞选捐款的中国公司,也使得美国国会禁止于中国航天研究的合作,禁止用中国的火箭发射美国的卫星,以及一直延续至今的禁止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的政策。而纽约时报1999年的报告,实际上是用的十年前的一个案件来捕风抓影,用的是一个已经证明是不可能是间谍案件的事件。一个莫须有的报告,以及其后违法李文和隐私权的报道,和对李文和不公正的监禁和解雇,就这样制造了美国政府延续近二十年至今依然有效的歇斯底里的仇华政策。 二、理由最后判决唯一一项指控是李文和把机密文件存放到了不机密的计算机储存空间,违反了保密工作条例。 三、讨论李文和原来在国家实验室保密部门工作,后来调动非保密部门工作。如果因为工作调动,而研究工作的资料还得沿用的话,把文件从保密区间下载到非保密区间几乎是无法避免的行为。搞过编程工作的人都知道,计算机编程往往要剪贴自己以前的原程序,很少有人每个原程序都是完全重新写的,所以李文和调动工作必然会把自己以前工作的程序下载到新工作区。只要和保密项目工作有关,即便是牛顿第二定律的文件也可以列为保密文件。这种把文件从保密空间下载到非保密空间的行为实际上实验室里其他工作人员也有,并非李文和一人独特行为。所以,华裔工作一定要小心谨慎,有些事不可以因为白人同事可以做就认为可以做。 正当程序是防止政府侵犯公民权利的法律程序,是人权组织经常用来诟病中国司法系统的“普世价值”组成之一。但这是一个笼统的原则,应用起来难以达到其“普世价值”美誉的期望。在陈果仁案中这个“普世价值”为两个恶意杀人犯躲避了法律的惩罚,保护了种族仇恨罪杀人犯。而在李文和案中,这个“普世价值”则完全被各种利益集团的现实价值所抛弃和压制。指控李文和时没有正当程序,结案后要追究肇事者责任时,各种人权机制就又出来阻止李文和找冤主。 李文和案以后美国反华叫嚣愈演愈烈直至911事件嘎然而止。911事件几天内是谁攻击美国让众多美国人摸不着头脑,中国自然是美国民众猜测的可能实施911攻击的敌人之一。在多年媒体洗脑的攻势下,美国人很难接受美国头号敌人不是中国而是本拉登,911后媒体几乎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把美国人心目中的头号敌人从中国换成了本拉登。在美国举国上下都把中国视为头号敌人的时候,忽然遭到不是头号敌人的攻击,这是对美国媒体极大的讽刺。《今夜我们是美国人》的作者们对一些中国人对911的幸灾乐祸表现得坚决地高尚地反感和谴责,显然是无视了李文和案带给美籍华裔就业选择空间的压缩以及许多不得不承受社会偏见。反倒是美国人对中国不幸灾乐祸地加入反恐阵线有怪味的心情,一种知道被洗脑了又不便承认愚蠢得被了洗脑的心情,甚至坚持反华立场以证明自己没有被洗脑。李文和案,就是西方媒体妖化中国的洗脑工程之一。 摊上坏事就强调李文华是华人,发现李文华不是间谍以后,就改称李文华是台湾人,不称他华人。这是对华裔的种族歧视,是美国媒体明目张胆歧视华裔。 四、链接http://www.legalcasedocs.com/120/243/769.htmlhttp://www.mindfully.org/Reform/2002/Wen-Ho-Lee-ScandalMay02.htm http://www.fas.org/irp/ops/ci/docs/lee_indict.html http://www.fas.org/irp/ops/ci/agnew.html http://everything2.com/e2node/Final Comments from Judge Parker to Wen Ho Lee, part two http://www.ll.georgetown.edu/FEDERAL/judicial/dc/opinions/04opinions/04-5301a.pdf

Our Navy at South China Sea Betrays Our National Interest

Xiaoming Guo  Royal Canadian Navy deployed HMCS Ottawa and HMCS Winnipeg to Asia from March to September in 2017, participating the “freedom of navigation” led...

加中友好司法合作,何以变成毒化加中关系的媒体炒作?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 媒体炒作龚晓华案。龚晓华是加拿大公民。龚晓华案是加拿大和中国的证券司法联手打击非法传销庞氏骗局。龚晓华案本身不是加中对立的案件。媒体挖掘大量与中国关系背景鼓吹排华反华是刻意毒化加中关系。此前那么多骗局和案件,有炒作族裔和宗教背景吗吗?这不公平,这是对华裔的歧视。 谭耕实际上干的是干涉中国司法独立的事,是让中国不追究龚晓华案。这种事情加拿大干的多了。小特鲁多访华之时,就有加拿大媒体要求中国释放中国逮捕的华裔加拿大走私商人,作为指责中国人权问题的噱头。 无论是龚晓华,还是谭耕,媒体炒作中国背景就是种族歧视。都是加拿大公民。对恐怖主义分子都不能说他们的穆斯林,怕歧视伊斯兰教。为什么这时候要强调中国背景?这就是加拿大媒体歧视华裔的事件。无论是中文媒体还是英文媒体。 谭耕是被捉小辫子了。矛头是指向小特鲁多和自由党,目的是断了自由党与中国谈自贸的路子,为了断掉这条路子,就必须炒作中国背景,让自由党不敢与大陆交往。如此华裔就受到池鱼之殃,成为种族歧视的牺牲品。 西方媒体喜欢渲染中国钱影响加拿大政治。但是,真正中国钱影响加拿大政治的是中国台湾,中国台湾支持法轮功和民运,对加拿大政界对华政策影响最深。 恐怖主义分子事发之前都是友善的穆斯林,事发时马上就变成和伊斯兰教没有关系,监狱出来以后又是虔诚穆斯林了。怎么华裔芝麻大的小事,就中国间谍中国金钱炒作一番,这就是种族歧视。那么多大案,有那个炒作过族裔背景的?有那个干炒作宗教背景的?第一代移民,与祖籍国有更多的社会和文化联系,这是正常现象,怎么就华裔成了间谍嫌疑?就成了抬不起头的族裔?华裔大多数只有加拿大单一国籍,是比起那些多重国籍的加拿大人更忠于加拿大的公民。但是,偏偏华裔就是媒体可以歧视的唯一族裔。 我们应该反对媒体歧视华裔。为什么恐怖分子不提穆斯林,而什么事扯挨着中国边就炒作一番?如此华人就业处境堪忧。华裔都成了间谍嫌疑。这是歧视!穆斯林不愿意做恐怖分子嫌疑,华裔也不愿意做中国间谍嫌疑。这要一视同仁。不能对穆斯林一个行事方法,对华裔另一个行事方法。恐怖主义袭击是频发事件,中国威胁是冷战思维捕风捉影的炒作。何以只反对歧视穆斯林不反对歧视华裔? 龚晓华案本来是加中司法的友好合作案件,谭耕所谓是加拿大政客长期以来的惯例,就是干预中国司法独立。而媒体炒作倒打一耙,把事情报道成中国渗透加拿大,华裔集体躺枪,遭受无辜歧视。 愤怒之余,重贴旧文《如果美国和中国打仗,美籍华人会站在哪边?》于下: 为什么会有“如果美国和中国打仗,你会站在哪边?”这样的问题?美国和其它国家打仗的仗多了,几乎没有国家没和美国打过仗,而且美国是移民国家,为什么就没听到“如果美国和德国打仗,你会站在那边?”这样的问题,毕竟一战二战美国都和德国打过仗。为什么没有听到“如果美国和英国打仗,你会站在那边?”这样的问题,毕竟美国独立战争和1812年战争美国都和英国打过仗。为什么没有人问“如果美国和法国打仗,你会站在那边?”,1798-1800的Quasi War美国和法国西班牙打过仗。“如果美国再次镇压土著,你会站在那边?”,美国历史上镇压土著战争多了。“如果美国和墨西哥打仗,你会站在那边?”1846,1859,1875等,美国和墨西哥打过多次仗。一战美国的敌人有德国、奥地利、保加利亚和奥斯曼,二战美国的敌人有德国、日本、意大利、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芬兰、克罗地亚和塞尔维亚。如果把美国颠覆南美国家政权算上,南美国家基本都美国中情局的敌人。 所以,如果你或者你的子女碰到“如果中美开战”这样的问题,看看他的祖籍,你都可以提出类似的问题。而且,你还可以问:“美国反对越战的人士是站在美国一边还是站在中国一边?”毕竟越战代理战争中国是美国的敌人,问问他们反战人士是华裔还是欧洲白人。最后,你要追问为什么只有“如果中美开战”这样的问题?中国从来没有打过美国本土和边境,只有英国、日本和墨西哥打过美国本土和边境。为什么是“如果中美开战”这样的问题而不是“美日开战,或英美开战,或美墨开战”这样的问题?为什么?为什么? 然后你或者你的子女可以自豪的告诉他,美国历史上打过无数的仗,美国历史上几乎80%的时间在打仗,而华盛顿广场只有越战和韩战的墓,美国打过无数仗,几乎都是胜仗,只有两场败仗,就是和中国打的韩战和越战。告诉提问的人,自豪的告诉他们,提出“如果中美开战,你会站在那边?”这种问题,映射出的只是美国的自卑和心虚的心理,是因为美国从来没有打赢过红色中国!注意,“如果美国和中国打仗,你会站在哪边?”是一个歧视华裔的问题,会造成华裔子女心理上的创伤和困惑。如越战反战,跟本就无法说是站在中国一边还是站在美国一边。所以,认真回答这个问题就输了。只有告诉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个问题,才能暗示我们才是真正的强者,才能维护孩子的自尊心。这是一种心理较量,不能输。他们提出问题在于制造一个歧视华裔的气氛,回答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用历史事实回答他们,就能挽回华裔子女在学校的自尊心。这是一个崇拜强者的社会,要暗示我们才是强者,在心理上压倒提问者。 美国235年历史中,214年参与战争
- Advertisement -http://nafens.com/wp-content/uploads/2019/05/15574994301.png
Switch to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