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九月 20, 2018

2018年最新加拿大大学国际名誉排名

最近,麦考林杂志(Maclean's Magazine)对加拿大大学的工作员工,加拿大高中升学顾问,商业界人士进行了调查,并根据他们对于加拿大大学的创新性和教育质量的观点进行了整理 National Reputational Ranking。以下的表格展示了他们对于大学名誉的排名,这些大学包括了加拿大的基础性大学,综合大学和医博大学。

王清福在加拿大

王清福(Wong Chin Foo)是民权运动先驱,他1874年入美国籍以后就开始了反对歧视华裔的种族歧视,这比甘地在南非反对种族歧视早10年。他写的给美国人民的呼吁书和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一样,都诉求法律面前个族裔平等的理念,但他的呼吁书比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早71年。他的民权活动都是诉诸理性的非暴力活动,以写文章和讲演为主。 王清福于1874年在密执安州的Grand Rapids入籍,入籍证书见链接【1,2】。1882年美国通过《排华法案》以后的第二年,王清福就创办了《美华新报》(Chinese America》。 链接【3】是《纽约时报》1887年10月16日报纸第16页上的一篇报道,该报道记述了王清福在加拿大的几件事情。据该报道,1887年10月15日王清福在加拿大安大略省京士顿市里,而且他极度愤怒。愤怒什么呢?原来他从美国过境到加拿大,竟然被加拿大边境官员强征50元人头税。加拿大1885年通过华裔移民法,规定华裔移民要缴纳50元人头税。王清福第一不是移民加拿大,第二是美国人,被种族歧视的边境官员强征50元人头税,当然愤怒至极。该报道还说,王清福曾经居住在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有半年时间,而且还反复过美国加拿大边境多次。所以,王清福到过加拿大是肯定的。 京士顿华人协会网站关于京士顿华人历史的简介中讲到【4】,据京士顿《不列颠辉格党》(British Whig)报刊记载,有一个叫作Wong Chin Loo的中国人1875年11月和1879年11月两次到京士顿讲演,《不列颠辉格党》记载了讲演内容为中国的饮食习惯和宗教信仰。我很怀疑这个名叫Wong Chin Loo的人就是王清福。 我的怀疑有三点: 第一,这个Loo 很可能是Foo之误。 第二,王清福认为对华裔的歧视是出于对中国文化的误解。他抨击妖化华裔的言论之一就是质疑白人说中国人吃耗子和吃狗。早期华裔来自广东四邑(新会、开平、台山、恩平)的多,这些地方确实有吃田鼠和狗肉的习惯,但王清福来自山东,对这些饮食习惯不知道。他挑战白人要他们拿出证据,他说这些吃耗子狗肉的习惯是来到美国听白人说的,在中国他从来不知道。这和《不列颠辉格党》报记载那个中国人的讲演解释中国饮食习惯相符。 第三,王清福1887年写的著名的文章“Why Am I a Heathen?" 就是为了要白人了解中国的宗教,就是解释为什么不信上帝也可以道德很高尚,他的解释是那么有说服力,而且引用圣经,使得许多白人认为他是佛家传教士。这和《不列颠辉格党》记载他讲演介绍中国宗教相符。 为了消除文化之间的误解,消除白人对华裔的歧视,王清福在各地演讲,仅1876年一年就讲演80多场。如果王清福在美国各地演讲,而且他到过加拿大,那么到加拿大演讲也是有可能的。 Sydenham Street United Church 82 Sydenham Street, Kingston, ON, Canada 如果你有幸到了京士顿,一定要抽空到这个古教堂看一看,这里就是那个可能是王清福讲演过的教堂。如果如京士顿华人协会所说的那样最早到京士顿的华人就是这个解释中国文化和信仰的人,那么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京士顿没有唐人街。那就是这个中国人使得当地容易接受华裔,对华裔偏见比较少,以至华裔可以和白人混居。这个教堂是新教主流教派,到这里演讲影响的是主流社会。 京士顿虽然没有唐人街,华裔在这里却不少。广州黄花岗烈士墓垒成金字塔形的那些大石头中有一块就是京士顿华人捐赠的。   【1】http://www.historygrandrapids.org/items.php?itemId=599 【2】http://www.historygrandrapids.org/items.php?itemId=600 【3】http://www.historygrandrapids.org/items.php?itemId=630 【4】http://sites.google.com/site/kingstonchinesecanadian/history

公立学校不应该挂彩虹旗

中学生还是未成年人,他们的大脑和神经网络还在发育时期。学校是为社会提供人才的教育机构。公立学校不仅仅向学生传授了知识和技能,而且也塑造了学生的人格,包括他们的性取向。青春期前后每个人都会经历许多不稳定的,难以名状的性感受,这些性感受还没有定型,很多杂乱取向只要不太在意,专心读书,日后就会消失,即便成型为另类性取向,也可以因为成熟的人格,以与社会主流规范融洽的方式保留在私生活中。

让79号提案成为安大略省选的竞选议题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at Facebook and Twitter 79号提案通过二读后,士嘉堡的Sharon Isac写信给省议会所有议员,以否定南京大屠杀来反对79号提案,并将她的信公开放在她的否定南京大屠杀网站上。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有定论的,但是,否定南京大屠杀依然在加拿大有很大市场。滑铁卢的智库CIGI资深研究员、滑铁卢大学教授DAVID A. WELCH撰文,以南海地缘政治和族裔和谐为理由,反对79号提案。加拿大国内歧视华裔的社会基础,和加拿大追随对美国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是一脉相承的,都是帝国主义压迫异族的文化基础。如今,加拿大政府对华人社区就人头税历史道歉了。前几天特鲁多总理也对卑斯省政府绞死土著首领事件道歉了。但西方对历史上帝国主义政策带来的人道主义灾难依然讳莫如深。德国对犹太人道歉了,因为那不是对第三世界帝国主义政策的结果。西方社会洗白南京大屠杀的思潮依然有很大的市场,依然是华裔遭受歧视的重要原因之一。 华人在最民主的北美遭遇职场天花板,其中原因,不是简单的一个种族歧视就能说明白的。种族歧视是职场天花板的症候,而病因却根植于西方殖民历史和西方帝国主义历史,并与西方民主制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先说说殖民与移民的不同。中国人移民到加拿大,是移民。欧洲人移民到加拿大,是殖民。什么是移民?移民是放弃自己的文化传统融入当地文化。什么是殖民?殖民是把自己的文化、政治、经济制度带到异地,使得自己母体文化成为主导当地政治经济和社会的主流文化。欧洲白人,今天入籍加拿大,今天就是加拿大人(Canadian)。华人,即便五六代人生活在加拿大,在加拿大出生,法律上是地道的加拿大人,但是还是被叫作华裔加拿大人(Chinese Canadian),这和脱帽右派的称呼相似。有没有听说过苏裔加拿大人(Scottish Canadian)?或者大不列颠裔加拿大人(British Canadian)?没有。即便有,也不会像华裔加拿大人那么常见。因为他们是加拿大的殖民者,他们把祖籍国的制度和文化搬到了加拿大,他们无需融入加拿大主流文化,加拿大主流文化本来就是他们的文化。要努力融入主流社会的反倒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和为加拿大东西统一以及为奠定加拿大工业革命基础设施贡献最大牺牲最多的修建跨大陆铁路的华人。 讲起殖民地,人们往往只知道近代的西方帝国主义海外殖民扩张,而忘记了西方传统文化中,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一直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西方现代文明是埃及文明、腓尼基文明、希腊文明、罗马文明相续驳接下来的文明演化的结果。这与中国文明延绵不断延续至今不同,那些西方文明来源的古文字都退出了文明中心,而中国文字沿用了几千年。埃及文明是西方一神教的起源地。腓尼基文明是西方拉丁字母的起源地。他们这些古文明文字之所以退出文明中心,原因就是西方的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传统。一个新帝国的诞生,就以殖民地方式扩张,把异族文化消灭得不留痕迹。加拿大可还有印第安人文明?为什么西藏的藏传佛教和藏文还在,而印地安人的文化在北美丧失殆尽?说大清“帝国”是套用西方帝国概念来解释中国文明的谬误。日本帝国主义就是西方式的帝国,从明治维新一开始日本就实行扩张式的殖民地政策。南京大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政策,和欧洲早期殖民者在北美屠杀原住民没有两样,其文化基础就是种族主义。 早在四千年前,埃及帝国就在迦南建立了殖民地,在那里奴役奴隶制作陶器运回埃及。迦南就是现在巴勒斯坦黎巴嫩那块地方,也就是为什么《圣经》里有出埃及记的篇章的原因,因为犹太人被埃及人奴役为奴隶。这块地方也就是腓尼基文明的地域。不过,那时候还不叫殖民地,而叫作殖民城。即埃及殖民者龟缩在几个城堡里,就是后来雅典文明的城邦制度的根源。在这些殖民城堡中的主流文化当然是埃及的文化和政治制度。迦南的经济是埃及帝国经济的一部分,和工业革命后的宗主国-殖民地是一样的关系,殖民地原住民只能是奴隶,而帝国经济利益要输送回埃及。 三千年前的腓尼基文明,也是贸易帝国和殖民地帝国。腓尼基最著名的殖民地是迦太基城邦,地处北非地中海。西方海洋文明绕着地中海走,从地中海南岸埃及,至地中海东边腓尼基,至地中海北边雅典城邦,至整个地中海的罗马帝国。腓尼基文明殖民到地中海南岸,腓尼基为主流文化,把埃及文字給灭了。雅典帝国殖民爱琴海周边各城邦,把腓尼基文字給灭了。罗马帝国殖民地中海,把希腊语言边缘化了。如今古罗马的拉丁文只在植物学和医药学中使用。殖民和移民不同,移民是入乡随俗,殖民是以母国文化灭当地文化。 我在波罗的海岸可沙林小城生活的时候,走街串巷地寻找当地文化遗迹,结果看到的历史令我吃惊,哪里还要文化遗迹呀?剩下的只有历史传说了。今天可沙林人讲波兰语,但是,这里曾经是犹太人的天下,但是,犹太人一个都不剩了,只有一些好事者新近树立的碑文,述说以前有无数犹太庙被烧毁。而这小城最繁荣是时期,是普鲁士的行省,而这里已经即没有德文也没有德国人了。在早时期,这还是瑞典帝国的领地,更是连残迹都没有了。西方帝国主义殖民文化一遍一遍的地以殖民政策清除前文化。 不过,这里的“民主”历史却是非常悠久。可沙林在普鲁士统治时期就是有独立主权的城邦,独立主权,就是可以自己立法,比现在美国联邦下的州政府和加拿大联邦下的省政府还牛。后来看了华沙市的博物馆,这一看不得了,华沙历史竟然从一开始就是“民主”政治。这些城邦古时候都是公爵领地,应该就是中国春秋时期的诸侯。郡主自然是皇亲贵族,但是,这个华沙公国郡主一开始就和市民有契约法律了。市民(公民)纳税是契约规定的,民主得很。当时我脑子轰一下就蒙了,心里还紧惭愧中国没有这种从奴隶制开始就有的“西方民主”传统。 原来,这民主和殖民是息息相关的。你想,一个皇宫贵族得了一片领地,王室封的。但是,这王室封的地不是他自己的地,只是批准某公爵去占领一块地皮,为帝国输送财富。这个公爵带来一批工匠和军队建立一个殖民地城邦,奴役周边广大地域的当地原住民,他们要同舟共济,能不民主吗?印度就是英王室封给东印度公司的领地,于是东印度公司就带着炮舰殖民了印度。东印度公司的运作,当然是股东股权投票的民主政治。 帝国的殖民者在远离母国的贸易中转货栈建立殖民城堡。这些商人在城堡里有了公共事务,于是就有了大家协商的谘议局(Council),以后城堡变成城邦了,谘议局就变成选举的议会了。所以,西方民主政治一开始就是殖民地政治。如香港、澳门、新加坡、槟城、马六甲等都是小小的城邦式殖民地,早期都有列强商贾们在那里成立谘议局,后来成为当地政府。上海租界的列强商贾也组织了工部局(Shanghai Municipal Council),如果殖民三百年,这个工部局就是上海市政的民主政权了。加拿大早期就是西北贸易公司和海湾贸易公司的皮毛贸易势力范围,这些公司在魁北克市和蒙特利尔建立货栈,成立谘议局,很民主的谘议局,当然是殖民者的谘议局,不包括原住民。以后成为殖民地政府的议会,在往后是议会逐渐向英王室要权,把主权从英王室转到殖民地议会中,就有了独立的加拿大国家。为什么美国独立伊始议会只能是有财产的白人男子投票选举?就是殖民地城邦谘议局的模式。西方这个帝国主义的民主制度历史和西方殖民地历史一样长久,在奴隶制、封建制以至今天资本主义制度下都可实行,想想还真够普世的,普世到什么历史时期都可以用。 这和玻璃天花板有什么关系呢?有。是殖民地文化。当殖民者来到殖民地的时候,他们就是祖籍国的利益代表,他们建设的“民主”社会一开始就是这些商贾祖籍国的社会,在香港、在魁北克、在新加坡都是如此。他们的公司文化和他们建立的“民主”社会是同构的,都是白人至上的文化,都是殖民地文化。香港直到回归前,港人都没有选举权,港人都不得在港英各级政府部门第一把手,英资公司管理层的选拔从来是只从英国人中选拔培养,有些公司长期禁止公司管理人员异族通婚。英国人和香港人在抗战中并肩作战,才有了二战后允许英国人和香港人通婚。 组成北美玻璃天花板的是这个民主社会的精英,他们占据了公司和政府各部门的各级决策层要职,他们控制了社会的资源。华裔在海外遭遇的职场天花板是由于殖民地文化的历史惯性,而这个殖民地文化是西方民主政治的孪生兄弟。这就是为什么那么上百年的美好的普世的至高无上的西方民主社会会有那么不可思议的种族歧视现象的原因。 如今法律上已经不允许种族歧视了。但中国人没有西方这种海外殖民定居的传统,不习惯这种政治制度。如西方人到上海租界,就组织Municipal Council。 这种组织和我们今天市政模式一样,华人在市政选举中,应该积极选出华裔自己的咨议员(Councillor)。 同样到,我们应该认识到日本帝国主义制造的南京大屠杀,本质是种族屠杀,是帝国主义殖民地政策的种族大屠杀。每年公祭南京大屠杀,是消除种族主义文化的必要教育举措。如果我们听任南京大屠杀被漠视,就是听任种族主义文化苟延残喘。和犹太人每年纪念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一样,公祭南京大屠杀也可能有地缘政治因素,但那不应该成为华裔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平等社会的障碍。公祭南京大屠杀肯定有消除种族歧视的作用,我们必须公祭南京大屠杀才能彻底铲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 2013年10月16日Jimmy Kummel电视秀节目中诱导儿童说出“杀死所有中国人” 的言论。如果所言是犹太人而不是中国人,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这是歧视华裔文化的延续,从儿童就灌输无视华人性命的潜意识,这种潜意识就强化了华人职场玻璃天花板。为什么针对犹太人的这种节目绝对不会出现?因为犹太人每年大张旗鼓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学校、媒体每年都谴责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屠杀。华裔也需要每年大张旗鼓公祭南京大屠杀,要邀请商界和政界头面人物参加公祭,要邀请社会各族各界参加公祭南京大屠杀,否则西方几千年种族歧视的偏见难以消除,社会对华裔的歧视难以消除。 我们应该唤醒西方人的人类良心。南京大屠杀是东京审判判决的反人类罪,是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历史基础。不通过79号提案,那些民运人士和一些加拿大政客就没有资格指责所谓中国人权问题。下一届新选的议会,是否能够重启79号提案,就看竞选的时候,政客有没有承诺。以世界和平计,以人类尊严计,以华裔安身立命之计,关心人权的人们,关心79号提案的人们,在政客竞选之时,必须询问政客对重启79号提案的意向。华人社团应该继续努力,以各种渠道向自己选区的议员表达我们对79号议案的关切。大家参加竞选活动的时候,别忘了向候选人提问,问问他们当选后是否会提出动议重启79号提案,是否支持79号提案的重启。大选是候选人和选民互动最激烈的期间,我们一定要推动重启79号提案成为一个竞选议题,每次集会必须向候选人提问,问他们重启79号提案的意愿。一不做二不休,既然79号提案已经提出,就要让提案得到通过,否则华裔就没有尊严。

伍盘照救孙中山

希望海外华人不计两岸三地语言和意识形态不同,不计宗教信仰不同,不纠结于党派之争,团结成一股华裔政治力量,共同为争取华裔的平等权益而努力。前辈民运人士伍盘照就是我们的榜样。

您会唱《噢……加拿大》吗?

淘金,建太平洋铁路和二战华裔老兵争取选举权利,是加拿大华人历史三件大事。唱在《噢……加拿大》里,由衷表达了我们对加拿大的热爱,最能表达我们对加拿大的爱国情怀。

华人如何庆祝加拿大150周年?

正确的回顾历史,并以历史教育我们的后代,才能有合适的社会身份和相应的政治地位。我们族裔的命运不在别人手中,而在于我们怎样回顾我们的历史。如果我们还以做客心态任他人制定政策,我们就避免不了社会动荡时期躺枪池鱼之殃的命运。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