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四月 24, 2019

央视揭秘:一天只需1块钱,降三高,把人都惊到了!

因为吃了,你会发现你开始嫌弃其他产品了,三七是唯一可以长期服用的中草药材,它健康。

【健康】天天锻炼身体,还老生病?原因竟然是它→ 2017-07-25 央视财经

都说生命在于运动。可您是否发现:刚开始运动时,头几年是少生病了,体质也强壮了。可再往后,即便多锻炼,也没少进医院,特别是心脑血管疾病。 这往往都是重运动轻食疗而导致的。很多中老年人每天花几小时运动,可饮食却随随便便。

多位院士名医集体总结:不生病的10条铁律!非常难得

喜欢养生的人知道,想要不生病,需要均衡饮食、坚持运动、保持良好的心情等,但真正能做到这些的人,却是少之又少!

王清福:民权运动第一个馒头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反歧视,求平等,共缅前贤;问天地谁为鼻祖? 争民权,开气象,推进文明;启先河是我族人。 -----恒之 一个人到馒头铺吃饭,吃了一个馒头不饱,吃完第二个馒头还不饱,吃完第三个馒头才饱。买单时他只付一个馒头的钱,他说前边两个馒头没有用,第三个馒头才有用。读者请不要笑,如果你认为这位食客应该付三个馒头的钱的话,那么,请在 10 月 2 日的国际非暴力日和1月份的马丁路德金日纪念民权运动先驱王清福。马丁路德金是民权运动非暴力运动的第三个馒头,而王清福是民权运动和非暴力运动的第一个馒头。 谈到美国族裔平等反对种族歧视的社会环境的时候,有些人总认为是华裔沾了黑人民权运动的光,实际上正好相反,因为马丁路德金是民权运动非暴力运动的第三个馒头,而王清福是民权运动和非暴力运动的第一个馒头。马丁路德金著名的《我有一个梦》的演说发生在 1963 年 8 月 28 日,甘地在南非的纳塔拉成立反对英联邦种族歧视的“印度国民大会”是在 1894 年 8 月 22 日,而王清福在纽约成立“美国华人平等权利联盟” (The Chinese Equal Rights...

洪门天运年号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天运循环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 文明复兴 洪门义气渺渺深深 洪门以“天运”年号纪年,用农历。如公元2019年2月5日,以洪门传统,就应该纪为天运己亥年一月一日。然而,天运年号不以某皇帝登基开始,也不会因某皇帝退位而结束,故没有天运多少年这样的表述,只是在农历天干地支纪年之前冠以天运。 图:天运岁次庚辰十月(1880年11月)加拿大茂士(Quesnelle Mouth)致公堂成立以兴公司捐款部,凡洪门兄弟每人捐赠底银一元五角,资助过世的域多利洪门大佬甄章兆之后嗣。 图:天运辛丑九月廿九日(1901年11月9日)加拿大褔士(Quesnelle Forks)洪门兄弟每人捐款一元底银重修致公堂所。 图:天运辛亥年五月吉日(吉日即七日,洪门忌讳七。1911年6月3日)孙中山公告同盟会加入洪门。 1708年张念一领导天地会起义,开辟浙江大岚山根据地,尊奉朱三太子为帝,年号天德。其后洪门各堂遂用天运年号。 《庄子·天运》云:“天有六极五常,帝王顺之则治,逆之则凶。”六极乃四方上下六极,五常是金木水火土五行。《史记》记载:秦始皇既并天下而帝,或曰:“黄帝得土德,黄龙地螾见①,夏得木德,青龙止于郊,草木畅茂。殷得金德,银自山溢。周得火德,有赤乌之符②。今秦变周,水德之时。昔秦文公出猎,获黑龙,此其水德之瑞”。秦始皇建立君权天授道统,按照天运五行水德建立秦朝,开创天运帝业之始。 明太祖朱元璋开始,帝王敕命开头四字用“奉天承运”,以宣示皇帝道统的合法性。梁山伯好汉不满朝廷腐败,打出的旗帜是“替天行道”,不承认腐败政府的合法性。天道是中国政权合法性的基础,是为道统。 洪门1647年红花亭聚义,龙虎山揭竿而起,不幸起义失败。陈近南占算清运未绝,于是说:“现今清朝当旺,未应该绝,我等不若顺通行道,待其气运循环,那是起义未迟”,从此洪门散入海湖。“天运”年号与洪门散入海湖等待时机的决策相通。洪门反清复明,不当政,还否定清朝的合法性,拒绝使用清朝诸皇帝的年号,因此采用“天运”年号,等待天运来临,以恢复汉室。 同盟会成立得力于洪门帮助,因此也沿用洪门“天运”年号。孙中山给宫崎滔天的委任状用的就是“天运”年号。宫崎滔天因此提问,孙中山回答道:“满占据华夏将三百年,其运作应以告终,此后即为汉族中兴之运。天运二字即汉兴满亡之表示,其意义极为深长。” 图:天运丁未年九月十三日(1907年10月19日)孙中山委任宫崎滔天全权主理同盟会在日本事务的委任状。 洪门任性坚韧,其分支广泛,天地会、三合会、哥老会、三点会、等等三百年潜移默化,以致“天运”年号被民间用于地契、借贷等字据。“天运”亦有天佑、天助之含义,故民间多用于祭祀、法事等,敬神拜鬼,红白喜事,墓碑纪年等。由反清组织反抗朝廷愤用“天运”纪年,变为民间寺庙超脱红尘不用凡间帝王纪年。 图:以“天运”纪年的冥途路引,是寺庙签发的天堂护照。 《史记·天官书》云:“夫天运,三十岁一小变,百年中变,五百载大变。”三十岁一小变,就是民谚所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新中国建国前三十年为毛时代,后三十年为邓时代,如今进入习时代,与前两个三十年迴然不同。从鸦片战争到新中国成立,百年屈辱是百年中变。新中国成立到2049年华夏文明复兴,是百年中变。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致使欧洲称霸世界五百年。如今正是五百载大变的时候。 冥冥天运,果不其然呼?

你发现了吗?家中常备的中成药价格大涨!原因是它↓↓

近年来,随着国家产业政策的扶持以及市场需求的拉动,中成药产业发展迅速,市场规模也在不断增长。不过最近,很多消费者发现,在药店买中成药,比以前贵了不少,有的药价甚至翻了两三倍,这是什么原因呢?

【提醒】这东西甲醛超标50倍,强致癌!就藏在你家厨房!扔了吧…

洗碗布,家家都要用 但... 如果是这样的洗碗布 你就要小心了

加中笔会鲁院学子分享会爆满

加中笔会鲁院学子分享会爆满 冬雨难阻文学热情 11月的冬雪刚刚覆盖了多伦多,一场寒流过后的天气,多伦多又稀稀落落的下上了小雨。24日下午2点,加中笔会如期在博思教育集团召开了今年第二次的活动。鲁迅文学院学成归来的会员与到会的文学爱好者展开了面对面的文学分享会。 金秋十月之际,加中笔会的芦苇(张焰)、杜杜(杜湛清)、张怡、静子(卢静)奔赴北京,参加了鲁迅文学院第35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习,她们还赴廷安鲁艺旧址参观。她们参加培训后,对于如何贴近现实生活、如何讲好华人故事,4位女学员大有收获,借这次笔会活动与大家分享心得体会。 冬雨还在下,拦不住文学对大众的吸引,一批一批听众如期而至,他们聆听了笔会四位女会员在鲁迅文学院的收益。身在渥太华的杜杜因故未能前来,但提前制作了有声演讲。会长孙博和三位女会员也与观众互动,现场解答了许多文友关心的话题。 副会长芦苇认为:“加中笔会为了培养年轻作家,壮大理事会的后备力量,选送了几名中青作家会员前往鲁迅文学院进修文学。荣幸作为其中一员,我在鲁院度过了一个月的学习时光,从此,它将成为我生命底色中的一道彩虹,一座新桥。文学馆外,清澈的湖水倒映着两只靓猫的身影,爬山虎的火红宣告着秋季的盛大狂欢,最美的当属银杏树,或明或暗的光线笼罩着它,无知无觉的美丽从它独特的金黄叶片中缓缓渗出,从清晨到日暮。我想起了异域故乡——加拿大的枫叶,那份举世无双的宁静与华美一年又一年地洗涤着我的心灵。我知道,从此以后,我在欣赏加国枫叶之时,定然会想起这个秋天,鲁院天空下的银杏树。文学是对美丽的述说,对忧愁的述说,对寂寞的述说。人世间的所有苦难与欢乐,所有呐喊与沉寂,所有对于源始与终极的追索,都在文学这片天空下恣意漂游,如同白云在蓝天下的自由飞翔。” 身居渥太华的杜杜理事表示:“鲁院之行,有幸沐浴诸多一流学者作家交流研讨之甘霖,仅文学而言有三点感想:一、长江后浪推前浪,江山代有人才出。国内写作者强手如林,青年一代作家如雨后春笋遍布大江南北。作为海外写手,业余创作,边缘感加深。回望个人的写作维度,深感时不我待,重新调整和严肃定位文学维度变得重要,否则,被飞速发展的中文生态环境淘汰的恐慌感会长久相伴。是振奋而追,还是卸甲归田不是一个选择,而是抉择;二、看到、听到、读到再多成功者的写作经验,不如拉开一定距离,巩固自己的文学信仰和建设自我的文学自信。踏实动笔实践、踏实读书积累,是亘古不变的文学起航站;三、国内文学环境之优势在于资源广博密集,创作素材顺手拈来、俯仰皆是,便于饲养文学欲望和文学动机。国外写手之优势则在于生活平定安静,容易沉淀世事哲思,引发人性探求。便于在文字中寻找内部动力,训练无竞赛的自律写作机制,避免哗众取宠、随波逐流的肤浅文学诉求。对于寻求纯文学写作无疑是极好的生态环境。总之,重视生活,自由思考,踏实书写,持之以恒。是每个文学追求者应该坚持的法理。鲁院之行,使这一法理变得更加眉清目秀。” 张怡会员认为:“这次赴北京参加鲁迅文学院的学习,于我是一次全方位的文学艺术学习之旅。鲁院的培养非常全面,除了请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来教写作外,还有大量的文学翻译课和不少的哲学与科学课,也组织了听音乐会、赴延安鲁艺旧址和路遥故居参观等活动。学习期间亦安排高研班学员参加了多次欧美、墨西哥作家与中国作家的研讨会,这些系统的学习都对我在写作上开阔视野,为将来的发展指引方向有很大的帮助。除了鲁院图书馆的好书外,鲁院给学员发的文学评论集、中外作家研讨汇总、鲁院历届毕业生写的《我的鲁院》文集,都是我读得津津有味的精神食粮。鲁三五班的学员们里有大量文学创作和文学翻译的精英,向同学们学习、参加他们工作中组织的文学文化活动,并一起在课余到各高校和研究机构听文学艺术的公开课,让我这一个月来参观了不少文化景点也熟悉了北京城的地图。” 静子会员表示:“在鲁院一个月的学习期间,通过不同领域的课程传授,打开了我全新的视野,拓开了我固有的思维。作为一个执笔的人,我们要善于思考,也要敢于思考。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们要爱身边的人,哪怕是不可爱的人。作为一名优秀的作家,我们更是要感恩生活中的每一个境遇。因为无论高山低谷,终有一天,它都将酝酿成我们笔下醇美的文字。”   (撰文:西风  摄影:雪犁 )

【健康】吃点消炎药而已,至于大惊小怪的吗? 协和药师说:至于!

“消炎药”是老百姓对抗感染药物的俗称,曾一度扮演“无所不能”的杀菌勇士,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抗生素的滥用。

双重滥用导致类鸦片危机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类鸦片过量死持续攀升。卑斯省今天头9个月死亡1100,超过去年全年死亡人数。2016年安大略省有865例类鸦片过量死亡,比以往增加了19%。 去年加拿大全国有2,800类鸦片过量死亡,成为了加拿大的瘟疫。在2007年,加拿大每10万人中有10例类鸦片过量中毒事件,今年这个数字估计高达16。类鸦片危机是双重滥用的结果:药物滥用和毒品滥用。 类鸦片药物是镇痛药之一,它作用与人体的神经系统,作弄人的感觉。它不治病,不预防病,而是压制痛感,使得病态下的人得以常态生活。使用类鸦片不叫吃药,而叫疗法。如果病不是很快就消除的话,一旦你用上了类鸦片,就必须持续使用,直至你上瘾。因为类鸦片不治病,病没有消除之前,你一旦停用,疼痛立刻恢复。类鸦片只是把病态隐藏起来,同时制造上瘾和过量死的难题。如果病痛不是临时性的,或者不是确诊的不治之症,开类鸦片处方就涉嫌滥用。 普度医药公司于1955年研发出控释盐酸羟考酮,一种特效类鸦片镇痛药。这一药物的上市,使得公司业主萨克拉家族今天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其身价超过130亿,比洛克菲勒家族还要富有。医疗界1996年开始推出类鸦片镇痛药处方,就像开了一个泄洪闸门,类鸦片镇痛处方迅速攀升。加拿大开的类鸦片处方,从1998年到2007年翻了番。过去5年中,加拿大类鸦片处方增加了6%。加拿大2016年开了1900万类鸦片镇痛处方。 加拿大人每天服用46万6千服镇痛药,仅次于美国排在全球榜首。疼痛是人体生理自保护机制,疼痛告诉我们身体有病了。疼痛阻止了我们的正常活动,告诉我们需要治疗和休息。镇痛药的滥用阻断了人体自保护机制。一些小病本来休息休息即可恢复的,由于镇痛药的滥用,人体得不到休息和恢复,小病拖延成大病。大病需要耗费跟多的医疗设施和医药,耗费了加拿大人和加拿大医疗体系的钱财。庞大的镇痛药市场标志着加拿大医疗系统的巨大问题。小病熬成大病。由于小病只开镇痛药,熬成大病再治疗,我们看病需要等更长的时间,医生总是供不应求。我们的健康保健系统变成了疾病系统。不断扩大的医药市场和医疗设施为了应付更多的重病病人,这些麻木的依赖镇痛药的重病。如果我们严格控制镇痛药的使用,给小病病人跟多的休息疗养时间,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重病病人。 如果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行之有效的话,加拿大人的健康状态就会越来越好,镇痛药市场就会越来越小,生病的人就会越来越少,排队看病等医生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如果我们的卫生专业人士真是有本领,就应该诊断出最早的疾病苗头,在病情微弱的时候就及早治疗,而不是小的疾病苗头诊断不出来,只给病人镇痛药等疾病重来才能确诊。一个良好的治疗保健系统能够有效预防疾病,把疾病治愈在最初的萌芽状态。滥用镇痛药就是忽略疾病的初期,让疾病发展到有利可图的地步。利益集团绑架了公共医疗系统,把公共医疗系统作为他们的盈利工具。更多的重病病人就意味着医疗医药集团有更大的盈利市场。 除了药物滥用以外,还有毒品滥用。非医疗目的的使用类鸦片,娱乐性使用类鸦片,是一种不健康的享乐主义。这些享乐主义无需付出,无需努力,吸点毒品及时产生快感。人体是一个有机系统,体内荷尔蒙有自我平衡的机制。毒品的摄入破坏了这个平衡,身体通过自身平衡机制补偿毒品摄入导致的不平衡,由此产生两个后果。吸毒产生快感,停止服用就产生抑郁,为了消除抑郁又要吸毒,由此产生毒瘾。另外,由于身体自身的补偿,毒品摄入的快感越来越少,必须不断增加摄入量才能保持同水平的快感,因此导致摄入量的不断增加,直至过量死亡。 我们家长们必须以身作则,言传身教,远离这种物质享乐主义。高品质、高雅的生活,在于丰富的文化生活,而不是依赖毒品对神经的刺激。琴棋书画、舞蹈唱歌、体育竞技、读书看报,都是高尚的生活境界。类鸦片和大麻等毒品诱发的幻觉快感,损害身心,走向堕落。没有一个社会会倡导这种物质依赖的快感获得。加拿大类鸦片和大麻泛滥是加拿大严重的社会问题。 加拿大联邦和省政府为了解决社会问题,个人问题和心理问题,提供了很多社会服务和补助。加拿大政府还组织很多青年活动以促进青年身心健康。这些政府服务和学校教育一起,没能阻止大麻泛滥和娱乐类鸦片泛滥,这是我们学校和政府的失败。现在我们政府搞大麻合法化,注射站,大麻销售点,过量急救中心等等,这是舍本逐末,是向依赖毒品刺激神经的不良风气让步。政府今天推出的一系列措施,不是消除类鸦片和大麻的泛滥,只是在放任大麻和类鸦片泛滥的风气尽量下降低使用类鸦片和大麻而死亡的风险。这是政府决策错误,是政府工作失职。 类鸦片危机来源于两个滥用:镇痛药滥用和毒品滥用。如果我们不着手解决这个两个滥用,我们的社会就将持续生活在毒品泛滥之中。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