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二月 20, 2020

中国合作性协商式民主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天听即民听,天人合一真民主; 一票仅一票,争权夺利剩寡头。 图:盘庚迁都,朝国人,询国迁。 一、中国古代民主 民主政治并非西方独有,中国也有历史悠久的民主政治文化。《周礼·地官·乡师》:“国大询于众庶,则各帅其乡之众寡而致於朝。”《周礼》是儒家十三经之一,记载周朝的政治制度。“国大询于众庶”,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国家大事要公投。近年来典型的公投有2017年西班牙的泰罗尼独立公投,西班牙不承认这个民主公投,结果压制了泰罗尼独立。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乌克兰不承认,但克里米亚依然加入了俄罗斯。2016年英国公投退出欧盟,英国脱欧很可能硬着陆。公投是直接民主,即公众直接决策,是雅典城邦民主模式。“国大询于众庶,则各帅其乡之众寡而致於朝。”就是所有人都到朝廷广场议事,和雅典民主一般无二。东汉大儒郑玄注释道:“大询者,询国危,询国迁,询立君。”即国家危难,迁都,立新君主等大事情,用公投直接民主。 据《左传·定公八年(公元前501年)》记载,卫候叛晋,朝国人。即是否背叛晋国霸权的决定,通过国家公投决定。公元前六世纪和雅典城邦民主是同一个年代。《左传·哀公元年》吴王夫差打败越王勾践,要求陈国拥戴吴国为霸主,“怀公朝国人而问焉,曰:欲与楚者右,欲与吴者左…”,这就是陈国就拥吴一事公投。所以人到朝廷广场议事,赞同拥戴楚国为霸主的站到右边,拥戴吴国为霸主的站到左边。 中国古代民主思想也很丰富。如《尚书·泰誓》中就有“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用今天的语言,接近“人民的意志是最高权力”的意思。《尚书·泰誓》中还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讲的是人民就是天使,人民的声音传达天意。中国的天相当于西方的上帝。西方能够传达上帝声音的只有三人:摩西、耶稣和穆罕默德。中国民主政治思想,则以人心背向为天意。《左传·桓公六年》“民,神之主也”,讲的是君主只有让人民安居乐业以后,祭祀神灵才有灵验,所以,中国古代都是大治之后皇帝才有资格祭泰山。而西方求上帝保佑得以征服世界,这与中国民主文化完不同。《左传·庄公三十二年》“国将兴,听于民;国将亡,听于神”,讲的是如果治理国家不听民意而问鬼神则必然灭亡。《左传·文公十三年》“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说的是苍天树立君主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孟子·尽心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当然,这些思想在中国文化中不叫民主思想,而叫民本思想。为什么呢?原因是西方政治讲权力,中国政治讲责任。中国民本思想讲的是政府对人民的责任,西方民主思想讲的是政府权力归人民。西方学术界讲到中国皇帝称为天子,认为是中国皇帝借神灵统治百姓,那是以西方文化揣度中国文化,不得要领。西方讲神权,如现在所有伊斯兰国家的宪法都是主权(Sovereignty)归真主;或者讲君权,如现在君主立宪的国家主权归君主,加拿大主权归英国女王。或者讲民权,如林肯的民有(of the people),西方执着于政府权力是谁的权力。中国则重责任,政府对人民有无限责任,谁当政掌权要以权力是否为人民服务为标准。比如灾害,西方政府对灾民没有责任,政府可以救济,但更多依靠保险公司和民间慈善捐款,而在中国完成是政府责任,政府负责灾后重建和灾民安置。 二、中国近代民主 孙中山讲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其中民权就是西方民主,就是民有政府。民生就是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就是为人民负责的政府,旧时都说是父母官,政府之于人民有如父母保护照顾家人。民族是反帝旗帜,没有民族独立,就没有民权,就没有民生。摆脱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控制是民权和民生的基础,是中国近代和现代最大的民主基石。 孙中山有五权宪法,主张五权分立,在西方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上,加了考试和监察两权。科考制度在中国有悠久历史,是贯彻民有民治的重要制度,平民百姓通过仕途努力考上状元就可以主管国事,人民中品德高尚能力强的人进入政府,这就是民有民治。孙中山设计考试制度独立于行政,监察权独立于司法,都是打破西方多党制党朋政治豪门勾结的权力制衡制度,是中国民本文化对西方民主政治的发展。 抗日战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当然是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的落实。自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一直致力于民族主义,致力于摆脱帝国主义控制,但是中国人一盘散沙,无以抵抗列强侵略。直到抗日战争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实行三三制,开创了与西方不同的民主政治。中国民主政治不是各派为自身利益诉求最大化的民主制度,而是团结一致抵抗外侮的政治协商制度。西方在没有外患的环境下,新兴资产阶级为了自身利益限制王权而发展出来的西方民主政治是竞争性制度,是各人各派各集团为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政治竞争,就是为了拿到权力,为自身利益服务。中国民主制度是中国人民面对列强入侵瓜分在华利益范围情况下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团结各派各集团力量共同抗战而建立的民主制度,是合作协商制度。 抗战胜利以后,蒋介石要独裁,要国民党一党专政,不惜发动内战。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以后,因为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表现了责任与担当。各民主党派拥护共产党领导,确立了中国的政治协商民主制度。   三、中国现代民主 雅典城邦式的直接民主是低效的政府治理模式,今天已经没有政府这样理政了。如何才能让一个政府成为贯彻人民意志的政治力量呢?西方认为一人一票代议就可以了,但西方大多数人也认识到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实际上不贯彻人民意志,因此美国共和党主张小政府,西方政治术语中政府是一个贬义词,所以他们认为国营企业不应该。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异化于人民,人民投票选举出一个统治人民的权力机构,有如奴隶选举出一个奴隶主来统治他们。美国就有过12位奴隶主当总统。西方对一党专政深恶痛绝,政府已经够可恶俄了,还是一党政府就更可恶了。中国不同,中国有历史悠久的选贤任能制度,仕途制度,科举制度。今天的共产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政府和人民高度一体化的政治制度,真正实现了林肯民有、民治和民享的理念。社会主义中没有统治人民的政府和被政府统治的人民,只有人民通过共产党领导和政治协商管理国家的政府。 中国民主与西方民主有几点不同:1)中国政治着眼于责任,西方政治着眼于权力。2)中国政治是合作性协商政治,不如此不能团结人民走出百年屈辱,不如此不能挣得民族独立;西方政治是竞争性对抗政治,各个利益集团角逐政府预算的经费分配。3)西方投票认同一个统治权力机构,保持统治与被统治的社会结构;中国人民通过选贤任能参与政治协商管理国家,没有了统治与被统治的社会层级分化。4)西方政治设计就是要政府无能低效,不如此不能制衡权力,社会运行的主体是资本和市场,这就是资本主义;中国合作性协商政治实现了孙中山“人民有权,政府有能”的高效民主政府的理想。 贯彻人民意志的政府才是民主政府,才是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政府。一个政府是否是民主政府应该有一个客观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就是人心背向。中国有84%的人民信任政府,信任度居世界第一。美国只有33%人信任政府。加拿大信任政府的只有48%,不到一半。民主就是人民做主,民主政府就应该是人民信任的政府。根据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民主的政府。

自由党的碳税真有必要吗?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气候变暖是否就是人类烧石油的原因呢?人类烧煤之前地球暖过吗?根据《竺可桢与中国历史气候研究》,地球温度确实在烧石油之前也暖过。 “人类有观测的气象纪录至多只有二百来年的历史,这只是地球历史上一瞬。我们还很难说现在就是地球上最温暖的时期。如果观测纪录为标准,那么从第四纪以来,或者说大致从有人类以来的两百万年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比现在冷,而如果同大约五十亿年的地球气候的平均情况相比较,则有百分之十时间的气候比现在温暖。” “考古时期尚无文献记录及文献极少的远古时代。这一时期的重要文化遗址之一是西安附近的半坡村,大约存在于五千六百至六千多年前,属于仰韶文化。在这个遗址中发现原始人猎获的动物中有麞和竹鼠,现在这些动物只存于亚热带,而不见于西安一带,从而推断当时的气候必然比现在要温暖潮湿。在河南安阳,则有另一个遗址——殷墟,这是殷商(约公元前一四OO~一一OO年)故都所在。这发现的动物亚化石除了水麞与竹鼠外,还有獏、水牛与野猪,甚至包括了今天只存在于热带的动物。就从这个时代开始,中国有了字的纪录。殷代的甲骨中有数千件记载着与求雨、求雪有关的文字。当时安阳人种稻时间相当于现今阳历的三月,现在则要到四月中。甲骨文还记载有一位商王在狩猎中得一象,联系到河南所处古地名为豫——是人牵着象的标志,可见河南在当时比现在要温暖一些。再往东,在山东历城县,在一个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有炭化的竹节。根据这些发现,对照今天黄河下游与长江下游的平均温度与年平均温度,竺先生认为,正月份的温度比当时减低3℃~5℃,年平均温度大约减2℃。” 也就是说,根据哥本哈根会议的共识,把气候变化限制在变暖2℃的目标,就是回复到中国殷商年代的温度。 “夏殷之际的郯国(在今山东),用家燕的北来,以判定春分的到来。而在上一世纪三十年代的春分时节,家燕只飞到上海,还未到上海以北的郯国,两相对照,上海与三四千年前的郯国年平均气温要相差1.5℃。这一结果与考古时期用竹子分布区域变化的方法推测气温的结论是一致的。” 等全球气候再暖1.5℃,燕子就可以飞到山东了。 “周的文字初有刻在青铜器上的金文,后来有更多地刻或写在竹简上的文字。竹简的普遍使用与当时文字中有许多是以“竹”为头,说明周初温暖,黄河流域普遍有竹类生长,与现在大不相同。到了周朝中期,气候转冷,《竹书纪年》记载周孝王时汉江有次结冰,发生于公元前九O三与八九七年。不过一二百年以后的春秋时期,天气又再度转暖。竹子与梅树等亚热带植物在《诗经》里常被提及。例如《秦风》中载:“终南何有?有条有梅。”终山在西安以南,现在并无梅树之踪迹。战国、秦与西汉,气候一直暖和,到了东汉才有趋冷的记录,但为时亦不长。到了魏晋南北朝,气候真正地冷了下来,在公元四世纪上半冷到极点,渤海湾连续冰冻三年,冰上可行车马军队。六世纪中期北朝贾思勰所写的一本农业百科式的著作《齐民要术》,很注意物候情况。书中提到,河南山东一带石榴树从十月中开始就要用蒲藁裹起来,否则会冻死,可是今天在这些地方石榴可以在室外安全生长,无需裹扎。” 全球气候变暖的说词,什么时候变成了“全球气候变化”呢?历史上物候的记录,确实有气候变冷的时候。 “隋唐以后,天气又变得和暖起来。据记载,公元六五O、六六九与六七八年的冬季,首都长安都无冰无雪。八世纪初,皇宫中长有梅树,种有柑桔。梅树只能耐寒到-14,柑橘则只能耐到-8℃,有梅有柑是气候暖和的证明。” 没有工业碳排放,气候一样变暖。 “但到了十一世纪初期的宋代,北已经没有梅树,气候冷于唐朝。十二世纪,气候继续变冷。太湖不但在公元一一一一年全部封冻,而且冰上可以行车,湖上洞庭山的柑橘全部冻死。从一一三一至一二六O年,杭州春节降雪,每十年降雪平均最迟日期是四月九日,比十二世纪及前十年最晚的春雪差不多推迟一个月。十二世纪的寒冷从北到南直到华南与西南地区。一一一O年与一一七八年福州的荔枝全被冻死。四川的成都曾经生长过荔枝,张籍的《成都曲》云:“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但到苏轼所生活的北宋,荔枝能生长于成都以南的眉山了。到了十二世纪的南宋,据陆游诗与范成大的《吴船录》,连眉山也不长荔枝了。” “虽然十三世纪初期到中期一段时间天气有转暖的迹象,但到十四世纪,冬季又是严寒了。一三二九年与一三五三年太湖再次结冰。黄河在一三五一年十一月时就有冰块漂流到山东,而现代的记载表明,河南与山东要到十二月份,河中才出现冰块。” 怪不得元朝北方游牧族下了中原,原来那么冷呀!兵法云,置死地而后生。宋朝气候变冷,颠覆了世界格局。北方游牧族因为气候变冷,难以生存,以武力南下,成吉思汗,横扫欧亚大陆。打断了中国宋朝科技领先的势头,动摇了欧洲中世纪政教合一的黑暗统治,使得欧洲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技异军突起。气候变化,导致世界格局变化,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 自由党政府推行的碳税,是杞人忧天吗?

我们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我们是怎样的加拿大人,也关乎加拿大政府的移民和难民政策。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新移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也关于加拿大人力资源和经济。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与加拿大经济发展完全脱节。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仅仅伤害我们的经济,而且撕裂我们的社会,将加拿大引入欧洲的难民两难境地。 一个可持续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基础,这个共同的基础就是无论文化背景如何,都为建设繁荣和强大的加拿大做出贡献。缺乏共同基础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我们的社会,滋生恐怖主义。小特鲁多2015年竞选时说多元文化基于共同的梦想和故事,这是无视历史和现实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拿大作为移民国家,不同族裔有不同的历史经历,有不同的故事。缺乏共同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前提,所谓共同梦想就是没有贡献担当的争权夺利。我们不应该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不愿意贡献加拿大建设的移民,尤其不能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视宗教目的高于加拿大繁荣富强目的之上的移民和难民。加拿大接受了许多只拿社会福利而支持伊斯兰国的移民和难民,就是失败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的结果。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重了国家社会福利负担,对经济毫无贡献,分裂了我们的社会。 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政府对华裔做出正式道歉,道歉历史上对华人征收人头税的歧视性政策。这是高举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精神之举。哈勃总理在道歉讲演中讲道:从1881年开始,有超过1万5千的华裔移民先驱参加了加拿大最重要的建国工程,修建太平洋铁路。 对铁路华工建国贡献的肯定,奠定了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共同基础。肯定少数族裔对加拿大建国的贡献是建设性多元文化的基石。我们应该倡导以努力建设加拿大为基础的多元文化主义。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坚实基础,我们就不需要提倡所谓多元文化的宽容。如果我们有了建设繁荣的加拿大的共同努力和目标,我们自然相互欣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裔,文化背景不同只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咖啡和茶各取所好。这是健康的多元文化。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张宽容,所谓宽容,就是我讨厌你,但我还容忍你,这是对族裔之间相互歧视的遮遮掩掩的“政治正确”,是掩盖问题而不在解决问题。健康的多元文化基于相互欣赏:我们生活习惯不同,我们丰富了加拿大文化生活。 一个健康的多元文化使得各族裔都在我们的经济建设中发挥自己的才干。如果一个族裔不能在经济建设中找到自己的角色,自然只能依赖社会福利,没有主观能动性,没有尊严,就会被社会边缘化,就会产生社会歧视现象。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把建设加拿大作为基础,最终使得一些不事生产只信宗教的族裔被经济体系边缘化,进而演变成社会歧视现象。健康的多元文化提倡自食其力,自食其力才有生活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努力建设加拿大应该成为多元文化基础的原因。为加拿大建设贡献的各种文化合成我们的多元文化社会。我们需要的是这种健康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而不在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 加拿大经济需要多元文化社会,因为加拿大社会是移民社会,加拿大公民是来着世界各地的移民。 一个成功的加拿大多元文化将有力推进加拿大经济发展,将积累加拿大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使得加拿大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优越的位置。建设性多元文化凝聚加拿大社会,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加拿大社会。在全球反恐的国际环境下,我们需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

美国45任总统中,33任与鸦片贸易沾亲带故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蓝血贵族贩鸦片 华工苦力建美国 图:上海外滩上的旗昌洋行大厦。旗昌洋行找在鸦片战争之前就走私鸦片到中国。和东印度公司不同的是,东印度公司从印度走私鸦片到中国,而旗昌洋行从土耳其走私鸦片到中国。他们的商船往返于广州黄埔港和波士顿港。美国独立起源于波士顿茶党起义。   美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主义来自于对华鸦片贸易。美国南方奴隶种植园种植的棉花是英国曼切斯特纺织业的原材料,奴隶制种植园是英国工业体系一部分,不算在美国资本主义原始积累之内。美国工业革命除了鸦片贸易第一桶金以为,就是铁路华工为美国工业革命建立的基础设施:跨大陆铁路。其后美国加入八国联军,得到庚子赔款。可以说,美国国家建设离不开中国的财富流失到美国。美国金融业也是在上海发家的,如上海外滩上的友邦大厦,就是当年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发家的总部。 18世纪末开始的对华鸦片贸易是美国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来源之一,这个财富来源如此重要,以至鸦片贸易起家的商人都是美国名门望族,美国总统们就是这其中的一族。 美国最大的鸦片贩就是旗昌洋行(Russell and Co.),其前身是普金斯洋行(Perkins and Co.)。普金斯洋行1818年就武装走私1350箱鸦片到中国,仅次于东印度公司孟买卖出的走私中国鸦片。他们无需出口任何产品,只需把土耳其鸦片走私到中国,就每年把价值上千万银两的中国丝绸茶叶运回美国。但年旗昌洋行与怡和洋行和宝顺洋行几乎垄断了中国鸦片贸易。旗昌洋行大班的亲戚和后裔中,有多少是美国总统们呢? 美国国父之一,第3任总统总统杰斐逊的外孙女艾伦·伦道夫(Eleonora Randolph)1825年5月27日嫁给了约瑟夫·库里爵(Joseph Coolidge IV),而库里爵就是当时臭名昭著的旗昌洋行合伙人之一。 美国第32任总统富兰克林·狄兰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的外祖父沃伦·狄兰诺(Warren Delano Jr.)也是旗昌洋行合伙人之一。 第26任总统T·罗斯福是第32任总统F·罗斯福的堂叔。 第8任总统布伦的高祖是第26任总统T·罗斯福的外高曾祖。 第12任总统泰勒与第26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4任总统麦迪逊是第12任总统泰勒旁2系表兄。 第4任总统麦迪逊与第44任总统、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3系隔9代亲戚。 第36任总统约翰逊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3系隔三代亲戚。 第33任总统杜鲁门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7系隔3代亲戚。 第39任总统卡特与现任总统奥巴马是旁8系隔2代亲戚。 第18任总统格兰特与32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相隔一代的表叔侄。旁4系就上溯4代是同一父母的兄弟姐妹,旁4系隔1代是一个4代的祖上和一个5代的祖上是兄弟姐妹。 第22任总统,也是第24任总统克列文兰德与第18任总统格兰特是旁6系隔一代亲戚。 第6任总统约翰·Q·亚当斯和32任总统罗斯福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2任总统亚当斯与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父子关系。 第30任总统库里爵和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旁4系隔4代亲戚。 第2任总统亚当斯和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37任总统尼克松与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7系隔2代亲戚。 第39任总统卡特是第37任总统尼克松旁6系表兄弟。 第20任总统嘎菲尔德与第27任总统塔夫脱是旁5系隔1代表叔侄。 第14任总统皮尔斯与第30任总统库里爵是旁4系隔3代亲戚。 第31人总统胡弗与第14任总统皮尔斯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23任总统哈里森与第12任总统泰勒是旁5系隔1代表叔侄。 第9任总统威廉·哈里森与第23任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是爷孙关系 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14任总统皮尔斯是旁5系隔四代亲戚。 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43任总统小布什是父子关系。 第16任总统林肯与第41任总统布什是旁7系隔四代亲戚。 第13任总统费了摩尔与地41任总统布什是旁4系隔5代亲戚。 第29任总统哈丁与第13任总统费了摩尔是旁5系隔2代亲戚。 第38任总统,也是第40任总统福特是第32任总统罗斯福旁6系隔两代亲戚。 第19任总统哈耶斯和第40任总统福特是旁6系隔3代亲戚。 美国历史上至今共45任总统,其中33任总统与鸦片战争前后的中国鸦片贸易的旗昌行大班有亲缘关系。奥巴马也在其中。 ​除了第2任总统亚当斯与第6任总统亚当斯是父子,第41任总统大布什与第43任总统小布什是父子,第9任总统威廉·哈里森与第23任总统本杰明·哈里森是爷孙,第26任总统T·罗斯福和第32任总统F·罗斯福是堂叔侄以为,其它都是远亲关系。有人说,那么远的亲戚,500年前谁不是一家人呢?但是,不要忘记了,穷人难以进入族谱,难以找到自己三代以外的亲戚的。远亲关系有据可查,这是名门富豪的特征。穷人的亲戚关系,除非是自然经济祖祖辈辈都在一个村里繁衍,根本无法把亲戚关系追得那么远。即能够把这些亲戚关系找出来,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只有名门望族在做得到。在美国,这些名门望族被成为蓝血贵族。 图:AIG在上海发家。图为AIG在上海外滩的大厦。 (本文资料本来源于维基百科,后来维基百科删除了此词条。链接照录于此。)
video

红枫影视 多伦多书画大师展示才艺

红枫影视 多伦多书画大师展示才艺 视频制作:红枫影视摄制组       2019年4月13日,加拿大北京协会主办、加拿大北京书画俱乐部和北美青少年联合会承办 “ 亲情中华金水桥之恋 ”颁奖活动在多伦多举行。       颁奖结束后,多伦多书画大师们相间进行了交流,并展示书画才艺。 背景链接:金水桥之恋——华裔青少年书画大赛,是北京市侨联为弘扬中华优秀文化、助推华文教育事业发展而创办的。该活动联合海外华文学校,旨在向海外华裔青少年构建一个展示中国书法、绘画才华的平台。       金水桥之恋——华裔青少年书画大赛,自2007年以来,每两年1个周期,已成功举办了六届活动。10年来,共有包括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西班牙、瑞典、新西兰、韩国、日本、菲律宾等30多个国家的近百所海外华文学校、教育机构及华侨华人社团作为大赛协办方参与。

蝴蝶

万沐 五月的绿荫已把空间压迫得很小很小 红楼默默地躲在叶子下面 窗外的梨花镶嵌进了屋子 窗内的人踩踏在梨花凌乱的影子上 谁家绿色的蝴蝶 倏忽间飞进了这窄窄的门洞 ——可否是千年的机缘 带着一个未曾破解的梦境 梦——在梨花的深处 仿佛弥漫着月下的朦胧 我追逐着蝴蝶的身影 蝴蝶的脚步却飘忽而且轻盈 ——轻得似雾、似梦 它翩然地飘进梨花 又象一阵清风

加拿大滑铁卢华人联合会举办首届中国节

由加拿大滑铁卢华人联合会主办、安省中部华人文化中心、滑铁卢华商会台湾同乡会、滑大学生联谊会、滑大华裔教授协会等华人社团参与协办的-滑铁卢首届中国文化节,2018年8月18日在滑铁卢uptown市政广场举办。

“恐怖”何以成为“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高频率词汇。产生“恐怖主义”一词的历史实际上并不长。2001年美国911事件之后,小布什创造了这个词汇,并因此而以反恐战争的名义,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怎么是“主义”,能够称得上“主义”的,往往有自己独特的哲学和一整套理论,并形成一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进而引发相应的社会运动,推动人类社会的变革。以毛泽东的理论和革命实践,尚且不敢称为“主义”,而只说是“思想”。 那么,什么是恐怖主义的哲学和理论呢?国际舆论政治上正确的说法认为,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恐怖主义是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有一个恐怖主义学说?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宣示他们的恐怖主义目标?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说他们要建立一个恐怖主义的人类社会?我们听说过资本主义,听说过福山的资本主义的人类的终极社会的论断。我们听说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听说过马克思说人类社会最终要变为共产主义。我们也听说过无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每一种主义都有他们的政治治理方案,每一种主义都有其期待的理想的政府形态。如果“恐怖主义”可以成为“主义”的话,那么,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方案一定是基于“恐怖”。 事实上,伊斯兰国的诉求就是哈里发,就是人类社会最终变为一个哈里发,就是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制度,这个制度只有唯一一个即是宗教领袖又是行政首脑的哈里发,他统治世界。这个哈里发制度的理论根据就是沙利亚法,就是可兰经。可兰经的哲学,就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它主宰了整个宇宙。这就是他们的哲学,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如果我们把国际恐怖运动称之为“主义”的话,而且,我们把这种恐怖主义称之为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就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主义”基于的哲学就是:宇宙万物的规律都是唯一的造物主的意志;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可兰经教义,无论这个教义极端与否。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的专利,而是一神教的通病。面对911袭击,美国做了什么反应?美国的反应是国家恐怖主义。小布什在911后立即启动战争,小布什的战争目标定位不是占领阿富汗,不是占领伊拉克,而是定位为反恐战争。小布什对国际社会说,你要么站在我们一边,要么站在他们一边,没有中立地位可以选择。小布什所作所为,欧美反恐战争所作所为,就是以暴易暴,以国家恐怖主义对付非政府行为恐怖主义。基地组织就是恐怖主义NGO。塔利班就是恐怖主义极端原教旨运动。 伊斯兰教起源于公元七世纪,是犹太教土壤在基督教东征影响下,产生的又一个一神教。伊斯兰教诞生伊始,就认同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亚伯拉罕后裔的学说,伊斯兰教诞生的哲学和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哲学并无二致,都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主宰世界的哲学。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最大的分歧不是否定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上帝,而是上帝和人类有了新的契约,上帝派了默罕默德做为最后的使者,以前犹太教摩西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以前基督教的耶稣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默罕默德和上帝的契约是最后的也是唯一有效的契约。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基本一样,不同的是一默罕默德替换了耶稣。基督教教义就是信耶稣得救,伊斯兰教教义就是信默罕默德升天堂。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哲学就是宇宙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造物主的意志就是宇宙万事万物的本质。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 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就是摩西五经,就是《圣经旧约》。如果你读一读《圣经旧约》,你就不难发现,这个唯一的上帝统治世界的逻辑,就建立在恐怖之上。《圣经旧约》反反复复强调要畏惧上帝,因为要畏惧上帝,所以服从上帝,所以按照上帝的规则行事。这就是恐怖主义治理社会的政治模式。《圣经旧约》里例举了很多上帝发怒的恐怖行动。如上帝在埃及降灾,一而再再而三的降灾,直到埃及人对上帝产生畏惧,被统治者畏惧统治者,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理念。众所周知的诺亚方舟故事,就是上帝发大水,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唯一例外的就是诺亚,他畏惧上帝,绝对服从上帝。摩西从西奈山上拿下上帝给的摩西十诫,然后取缔偶像崇拜,对偶像崇拜者格杀勿论,西奈山下格杀勿论就是恐怖主义的治理方法。亚伯拉罕之所以得到上帝的宠爱,原因是亚伯拉罕对上帝绝对服从,上帝要他杀死他晚年得到的唯一儿子做为祭祀上帝的牺牲,亚伯拉罕毫不犹豫,这就是绝对服从,排除任何情理的绝对服从。这种排除人间情理的绝对服从必然只能出于畏惧,出于畏惧垄断恐怖手段的统治者。所以,欧美的反恐,实际上是反对任何打破他们垄断恐怖手段的势力。 不要以为一神教恐怖主义只出现在《圣经》故事里边。西方现代社会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作者马基雅维利所著的《君主论》至今是西方政治学经典著作,是西方政治学学生必读文献。《君主论》认为,君主不能指望被统治者喜欢和热爱君主而治理好国家,君主治理好国家的底线在于被统治者必须畏惧君主。这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理论。这个理论至今在国际政治中被西方列强所践行。比如说,美国口口声声要南海的和平自由航行,而美国实际所作所为是要南海诸国畏惧美国。美国军舰闯中国岛屿12海浬,潜台词是你必须畏惧我。这就是恐怖主义全球治理的逻辑。尽管南海诸国破坏国际准则的不是中国而是越南和菲律宾,但是美国只反对中国而不反对越菲,原因就在于中国居然不畏惧美国了,美国恐慌自己失去了治理全球和平的能力,美国这种国际政治行为就是基于基督教文明的政治理论,就是基于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我们要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既要反对NGO似的非政府行为和非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也要反对政府行为的和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如果我们要反对一个主义,就要反对这个主义的哲学基础和理论基础。如果我们要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我们就应该反对一神教,反对一神教的唯一造物主哲学及其衍生的一神教恐怖主义教义。

伍中信:大學需要「智慧型」的教育

在校長和學生之間,應該是一種怎樣的話語形態和相處方式?伍中信呈現了校長的另一種「打開方式」。擔任校長十三年,伍中信把「趣味」作為學術和人生的準則。在將理想付諸教育改革的實踐中,伍中信認為大學需要一場「智慧型」的教育

阴阳平衡、和而不同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云随风化万物之象,穿梭日月; 水由势做江海之别,立定乾坤。--- 恒之 一、中西辩证法哲学 和老子辩证法最接近的西方哲学,可能就是黑格尔的辩证法了。老子和黑格尔都是大哲学家,都有辩证法。《道德经》五十八章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家喻户晓的《塞翁失马》的故事,生动形象地解释了道家辩证法。黑格尔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之一。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中的辩证,就源于黑格尔哲学。 那么,老子的辩证法和黑格尔的辩证法有什么不同呢?《道德经》中讲道,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又讲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还说“有“和“无””是同出而异名。黑格尔著的哲学著作《大逻辑》和《小逻辑》,基础篇章就是“有”论(Being),黑格尔的辩证法从“有”开始,从对纯“有”的否定而生出“无”。 就本体论而言,老子和黑格尔都是辩证唯心主义。老子的“名”和黑格尔的“理念”,对唯心主义来说都是第一性的。无名万物之始,万物生于无,这是老子的辩证唯心主义。黑格尔的辩证唯心主义则认为,宇宙始于纯有,对有的否定而生出了无,黑格尔从对“有”的思辨,而演绎出宇宙林林总总。老子和黑格尔都有“有”和“无”的二分法,都用这个二分法解释宇宙本体。不同点之一,是老子尚“无”,黑格尔尚“有”。老子是“无中生有”,黑格尔是“有中生无”。不同点之二,老子的“有”和“无”是同出而异名,本来就是一个宇宙本体的两面。黑格尔的“无”是对“有”的否定而得出来。如果把这两种哲学理念应用于社会构筑,老子就自然得出和谐社会的念,黑格尔就自然得出斗争社会的理念。前者可以得出和而不同,后者则容易导致非黑即白的极端。 黑格尔的运动论,就是“有”和“无”的相互否定而产出运动。如行走,就是向前倾斜摔倒否定了直立,上一步就是站立否定了摔倒,如此否定之否定而产生运动,就是“有”站立和“无”站立的否定之否定而产生运动。“否定”有尖锐对立和非黑即白的含义,马克思根据黑格尔的辩证哲学都演绎出斗争哲学,认识人类社会就是阶级斗争推动的,封建主义否定奴隶制,资本主义否定封建主义,共产主义否定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的社会运动结果。   二、阴阳运动论 老子的运动论不同,老子的运动论不是由“有”和“无”构成的。老子的运动论是由“阴”和“阳”构成的。同样的运动,如走路,站立为静为阴,倒下为动为阳,阴阳交替周而复始就是运动。《道德经》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与“有无”的区别在于,“阴”和“阳”是相辅相成的,缺一而不成世界;而“有”和“无”是对立的。“有”和“无”是非此即彼,“阴”和“阳”是亦此亦彼。“有无”运动论是否定之否定,是斗争结果。“阴阳”运动的物极必反,月满则亏,不是对立斗争,而是相互依赖,相生相伴,相得益彰,水火交融。儒家把“阴阳”运动论发展的更加系统和完备,儒家十三经之首《易经》就是阴阳哲学经典著作。 量子力学的开创,就得益于阴阳哲学。量子力学的解释,主要来自于波尔领导的哥本哈根学派。波尔生前崇拜中国的阴阳哲学,哥本哈根大学的波尔塑像刻有阴阳鱼的符号。量子力学有物质的波粒二像性。波尔的氢原子波函数解,是量子力学唯一的精确解。物质的粒子性,就是“有无”本体论,高能物理研究粒子的产生和湮灭,就是基因物质的粒子性,就是基于“有无”。物质的运动是波动性,就是“阴阳”运动论,波峰为阳,波谷为阴,阳极生阴,阴极生阳,周而复始,是阴阳运动基本规律。物质传播运动的时候,必然有阴有阳,阴阳是亦此亦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物质产生和湮灭是,是非此即彼,要么“有”,要么“无”。物质波粒二像性当年令许多物理学家难以接受,却从中国的阴阳哲学得到合理的解释。 三、和而不同 中美两国交往就有很多各自哲学的背景。美国习惯非黑即白,你不是资本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不是民主,就是独裁,喜欢零和博弈;中国这喜欢老子哲学,和而不同,发明很多令西方难以想象的中庸融合概念,如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当然是资本运作,市场交换有赖于产权所有,市场经济明明白白的资本主义,可是偏偏带上了中国社会主义的烙印,西方因此大叫中国不遵守规则。中美建交的三个联合公报,就应用了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阴阳哲学原则。中美建交联合公报既有双方共同声明,也有中美各种的单独声明。中美交往,美国容易走“有无”的非黑即白,零和博弈极端,而中国则每每应对以“阴阳”的太极推手。中国因此提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阴阳哲学的关键一点,是不同不是对立,对立不是对抗也不是斗争更不是非此即彼。不同不仅仅不是对立,而且还是相互补充。《道德经》说: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在道家辩证法看来,和而不同是宇宙规律。有了宇宙的多样性才有了和的美妙。所以,弘扬中华文化和的观念可以推进加拿大多元文化健康发展。 我们华人在加拿大多元文化中生活,要获得平等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必须应用和而不同阴阳哲学理念。一味地追求去中国化和欧化,就违反多元文化理念,造成对华裔的歧视的合理化。而要在多元文化社会中和而不同,首先要华裔自身内部和而不同。儒家经典《大学》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四个阶段依次渐进,修身是基础,华裔内部的和而不同是立足社会和而不同的基础。 华裔参政议政,有些华裔支持保守党,有些华裔支持自由党,这是政见不同,政见不同的华裔应该是和而不同,平等对待不同政见者,不能人身攻击,更不能非此即彼的对抗和斗争。古有管鲍之交,各为其主,管仲箭射齐小白,齐小白登基后,鲍叔牙推荐管仲做宰相。齐桓公接受了鲍叔牙建议,以大度成大器,成就了齐国的盟主地位。管鲍各支持一个“党”(公子),不损害他们之间真诚的友谊。我们华裔也一样,在为华裔争取平等政治和社会地位的过程中,不应该被两岸三地意识形态分裂,不应该被宗教信仰不同而分裂,而应该是和而不同,以各自能够动员的资源,和而不同地提升华裔政治地位。 保守党和自由党的理念,也是一阴一阳。保守主义主静为阴,自由主义主动为阳。当保守主义极端为白人至上的时候,当华裔就难以得到平等对待时,我们就会倾向于改变,倾向于自由党,所谓穷则思变。当自由党动得过分了,把平等对待同性恋变成张扬同性恋,把性自由性解放降低的学龄青少年,把平等对象信仰自由变成容忍一种宗教歧视其它信仰,这时我们就倾向于保守党。这个华人政治思潮运动也是阴阳交替,没有非黑即白的对立。我们华人更加中庸,两党任何一个走到极端,都会让我们倾向于支持另一个党。自由党变动过头了就是过犹不及。我们社会思潮的运动是阴阳交替,哪个党极端过头了,我们就支持与其对立的党。 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是和而不同。华裔中有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政见,不同信仰,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个缩影。这些不同不是华裔不团结的理由,而应该是华裔得以生机勃勃的基础。如果多元文化社会是加拿大的优势,那么,华裔社团的多元化也应该是华裔的优势。本着和而不同的华夏文化理念,我们华裔内部的多元性不应该成为我们不团结的借口,而应该成为成就我们的政治力量的崛起的优势,而这个优势的形成,就需要和而不同。两岸三地不同意识形态的华裔,不同宗教信仰的华裔,不同政见的华裔,也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联系,为华裔的平等政治地位而共同努力。 四、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的相结合。中国革命是农民革命,和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有太大的历史差距。马克思经典理论是先有了资本主义,才有无产阶级革命。中国资本主义在列强压迫下百年无以发展,所以有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即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下的资产阶级革命。建国后土地改革,就是资产阶级革命,造就一大批小资产阶级:有土地生产资料的农民。 马克思认为公有制是共产主义的特征,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但是,如何取代,怎样取代,无产阶级在一个国家取得政权后如何运作,这些都没有答案,这些都是中国自己走出来的。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实践就发生了重大变化,尤其是2012年以来,在国内强调和谐社会,在国际强调互利共赢,这是道家阴阳和谐哲学,不是黑格尔的斗争哲学。 马克思认为资本是人的异化,人创造了资本,但资本支配了人类社会,资本意志无视人道主义。长期以来国际共运根据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原理,认为社会主义就是要否定私有制,否定资本,才进步到共产主义。但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显然不是这种教条。市场经济就是资本运作,就是靠资本运行,因此,社会主义不一定要否定资本,只需消除资本的异化就可以,即资本应该是贯彻人民意志的市场力量,即中国一带一路应该是人的意志战胜资本意志的战场,是代表人民意志的人民资本战胜自在的肆无忌惮的资本意志,从而消除人类的异化,让人类创造的资本为人类所用,而不是让资本意志凌驾于人类意志之上把人作为资本盈利的资源。 中国在国际上主张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就是和而不同,这不是斗争运动理论,而是阴阳交替运动论。不断改革,就是不断平衡阴阳,不断阴阳交替,从而促进社会进步。伴随着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第二次中国本土化。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进步。 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只能在全球共同实现,只能在全球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这个资本主义往共产主义发展的过程,也应该是消除人类异化的过程,是人类意志驾驭资本意志的过程。西方发达国家垄断国际市场,维护全球经济南北结构,吃垄断利润。垄断破坏了市场经济,阻碍市场自由竞争的行为,西方列强因此阻碍了发展中国家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使得资本主义无以在全球实现,也无以过渡到共产主义。一带一路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国际化,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市场化,现代化,实现资本主义的发展。这个实现要克服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政策的阻挠,就必要有贯彻人民意志的人民资本与国际垄断资本抗争。 人类的解放就是从资本意志压迫下解放,就是以人的意志驾驭资本,消除资本异化。这个过程,不是与资本你死我活的否定之否定的斗争过程,而是与狼共舞,与资本共存的阴阳交替过程,让人的意志不断的战胜资本的意志。 周期性经济萧条是资本主义的特征,中国改革开放40年没有经济萧条,这是近代经济史罕见的现象,这是市场经济罕见奇观。这实际上是显示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本质,那就是资本意志在中国受到人的意志的规范,资本异化被消除的结果。 为什么市场经济发展了,资本越来越多了,中国社会主义反而越来越强了?这就是阴阳运动轮的结果。 (图:哥本哈根大学的波尔塑像,塑像座上刻有太极阴阳鱼符号,纪念一个人的一生,以他最崇尚的中国道家哲学为他人生特征。)
- Advertisement -http://nafens.com/wp-content/uploads/2017/05/bdfbb5473add08a5939797427cfab07.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