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一月 22, 2021

郑天华: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郑天华(Douglas Jung),1957年6月10日竞选成功,成为第一位加拿大联邦国会华裔议员。 郑天华进入国会第一次发言,就提出加拿大要在亚太事务中起带头作用,所以,总理加迪芬贝克(John Diefenbaker)委派郑天华作为加拿大代表出席1957年9月联合国第12次大会。会务员看到黄面孔的郑天华坐到了加拿大代表席位上的时候,匆匆走过来说,这个位置是保留给加拿大代表的。郑天华回答道: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图:郑天华: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一张白纸,好画最新最美的画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采红枫兮赠白雪,别秋雨兮入暖冬 世事易兮星斗转,识时务兮出英雄 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联邦大选,保守党击败自由党的盘算落空了,没能达到阻止小特鲁多连任的政治目标。保守党内部产生了不满情绪。这一结果虽然是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这一结果的根本原因,就是保守党失去了内部的身份认同,党还是大党,却没有主心骨。保守党依然的一个强大的竞选机器,却苦于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失去了保守党进步的方向。2019年12月12日,保守党党魁谢尔辞去他的党魁职位,保守党面临新一轮党内选举。 穷则变,变则通。保守党执政无望,正是大变之时。华人应该积极加入保守党参与党纲讨论和党魁竞选,参与重塑保守党的身份认同,这样能够有效地提高华人的政治地位。因为这不是我们选择哪个党,而是我们有机会参与重塑一个党。以一人一票计,华人是少数族裔,投票分量有限。与其选举时候投一票选一个和自己理念接近的政党,不如在党内选举一个自己更喜欢的候选人有效。选举一个党内候选人,不如选举一个党魁有效。选举一个党魁,不如参与制定政纲更有效。一个已经成型的政党,我们只能选择支持哪个党。对于一个失去内部身份认同的党,我们可以塑造这个党。如果华人对保守党重塑身份认同做出贡献,能够为制定一个凝聚全党大多数党员的新政纲做出贡献,对保守党和加拿大都是一大政治贡献,是参政议政最有效的途径。 民主社会,就应该能够集思广益,就应该能够听取不同观点意见,找出加拿大富强繁荣的前进方向。华人思维方式与西方人思维方式不同,能够为保守党和加拿大提供不同的视角和观点。保守党经历了几次大起大落,还没有找出自己的身份认同。加拿大经济自2008年以来就一直萎靡不振,加拿大社会乱象不断增加,需要有更大的策略选择空间,而华人的思维可以扩大策略选择空间。用华人的理性和智慧,为加拿大经济政治做出贡献,是提高华人政治地位的不二法门:以主人翁的姿态参政议政,不仅仅投票选择别人制定好的政纲,而是直接参与政纲的制定。 由于加拿大资源丰富,经济上坏不到哪里去,所以加拿大很多问题都被掩盖过去了。其实,加拿大有三大严重问题:一是国家统一问题,各省权力过大;二是人民统一问题,没有形成加拿大人民认同意识;三是国际定位问题,不能坚持自己的国家利益。前两个问题不解决,就没有一个统一的国家意志,在全球经济中就会被列强分而治之各个击破,就无法解决第三个问题。 美国宪法把各州之间的商贸决策权力给联邦政府,而加拿大各省经济独立,相互拆台,以致基础设施都是各省联通到美国顺畅,各省之间联通困难。如高速公路,从多伦多到西部各省省府,开车最快的的路径都是走美国。再如油管,油管通到美国容易,跨省就困难。这是不正常的事情。加拿大是能源大国,但是,自身能源价格贵,卖给美国价格却便宜,这是基础设施南北走向布局的结果。加拿大联邦政府对国内经济布局权力太小,各省内斗,没有能力把国家利益最大化。各省利益最大化的结果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不得不低价出口资源和能源给美国。经济布局要国家利益最大化,必须给联邦政府更大的经济决策权力。前外交部长方慧兰这届任副总理兼省际事务部长,实际上是一个虚职,是明升暗降,她只能游说和撮合各省商贸却没有实权处理各省商贸。如果联邦政府没有权力决策省际商贸,保守党上台也只能一事无成。 加拿大实际上没有正面肯定的国家认同。魁北克有魁北国家认同,每年6月24日过魁北克国庆(Quebec National Day),不过加拿大的7月1日国庆。原住民也称自己是第一民族(First Nation),或六国联盟(Six Nations)。注意,魁北克和原住民自称为Nation,而不是族裔(ethnic group). 他们有高度自主权,有不同于其他省份的法律系统和某种程度的主权。如魁北克有独立于加拿大国家的移民审批权。魁北克和原住民有自己的民法。加拿大多元文化实际上是原住民、英语裔和法语裔政治博弈的结果,强调了不同和独立的文化保留,不强调共同的加拿大认同。这在移民结构不断变化的今天,导致加拿大多元文化中各种歧视现象依然存在。因此,加拿大作为一个政治实体缺乏一个统一意志,在国际政治中政治意愿软弱,只能在政治风云中随波逐流,其国际政治地位也因此任人摆布,难以保护国家利益。加拿大只有不是美国人的否定性认同。历史上加拿大民族主义就是两种,一种是魁北克独立的民族主义,一种是建国前和建国初期面临美国威胁唤起的加拿大民族主义。而今天特朗普霸凌主义的经济政策竟然没有唤起加拿大民族主义,原因就是还没有形成加拿大民族。 加拿大对国际形势的认识是不客观的。描述国际格局的框架,有毛泽东三个世界理论,有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南北格局理论,但是,加拿大主流和学术界只讲民主人权,以是否民主国家来划分国际关系,沿用冷战思维,不能与时俱进,与现实脱节,误导加拿大外交政策。如果按照民主与专制来划分世界,何以加拿大还进口沙特石油?何以加拿大与古巴保持良好关系?如果是为了全球民主,为什么阿拉伯之春以后不把中东民主进行到底,而是对利比亚奴隶贸易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军事和政治外交行动?这是加拿大学术界和智库界的腐败,研究和报告都不是基于事实根据,不坚持原则,嘴上讲要法制要规则,而对美国破坏规则不仅不谴责还百般辩护,令学术沦为地缘政治舆论工具。在国际政治中,加拿大把民主和人权的崇高理念作为地缘政治工具,对于盟国违反人权只字不提,却以民主人权为借口干预他国内政维护美国霸权政治,这是对民主和人权的崇高理念的亵渎。加拿大接纳美国过来的难民,却不谴责美国的人权状况,以致这种难民政策的说辞即没有原则也逻辑不自洽,以虚伪的谎言来维系公共关系,导致社会玩世不恭。要维护人权就应该维护和平,要维护和平就应该维护联合国宪章,就应该尊重其它国家主权,不能动辄以民主人权侵害他国主权。在国际关系和国际政治中,加拿大应该拥护中国提倡的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原则,应该摒弃以所谓民主人权作制订外交政策的框架和话语,不如此是亵渎民主和人权的价值理念,是不自尊不自重。 加拿大需要对自身有一个重新的认识,需要有一个第一任总理麦克唐纳那样的建国方略。华裔可以为这个重新认识加拿大和提出建国方略贡献自己的力量,加入保守党,参与保守党政纲讨论,参与保守党党魁选举,这是华裔对国家政治决策贡献自己民主力量的时机,因为保守党丧失了内部身份认同,到了观念革命和理念革新的时机。肉食者鄙,未能远谋,指望政客来解决加拿大问题前途渺茫。2020年1月13日保守党正式启动党魁选举程序,4月17日之前入党的保守党员都有投票选举党魁的权利。华裔作为加拿大公民就应该以主人翁态度参与加拿大民主政治,参与保守党内民主政治,重塑保守党身份认同,参与策划建国方略。

多伦多国剧社将举办-迎新年京剧专场 裘派弟子杨燕毅领衔主演

由多伦多国剧社主办的年度大戏-迎新年京剧专场,将于2018年12月30日下午2点30分,在Fairview Library Theater 35 Fairview Mall Dr. North York图书馆剧院出演。

奴隶主上帝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圣经》教导奴隶主对奴隶不要心慈手软,直到剥夺生命。 考古学家考证出犹太人是在公元前640年开始写《圣经》,那时候写的是摩西五经。而中国的《易经》大约是成书于公元前1060年左右,是周文王被囚于羑里的时候写的。如果说《周易》是中国群经之首,那么《圣经》就是西方的群经之首。这两部经分别对中西两个文化产生深远的历史和现实的影响。《圣经》讲了人与上帝的关系,对应地《易经》讲了人在宇宙中间的地位。《圣经》把人和上帝的关系定位为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易经》则强调了人在宇宙阴阳变化中的为人之道。 《圣经》对上帝的称呼和奴隶对奴隶主的称呼一样,都叫Lord。《圣经》反反复复强调的人与上帝的关系就是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摩西五经就是奴隶们期盼一个好的奴隶主的经书。 《新约》Ephesians 6:5 说:“ 奴隶,要带着敬畏的态度服从主人,就和你应该服从耶稣一样”。上帝对人有绝对生杀予夺的权力,正如奴隶主对奴隶有绝对生杀予夺的权力一样。上帝要求人对上帝要畏惧而且要爱上帝,奴隶主要求奴隶对奴隶主要畏惧和爱奴隶主。人的罪过就是不服从上帝,奴隶的罪过就是不服从奴隶主。 《圣经》Ephesians 6:6 说:“(奴隶,)服从奴隶主不仅仅是为了在奴隶主前面表现好,而要像做耶稣的奴隶一样,从心地里按照上帝的意志干活”。 《圣经》实实在在就是奴隶主给奴隶的一个行为准则。《圣经》中上帝对人的要求就是奴隶主对奴隶的要求。 《圣经》Colossians 3:22 说:“奴隶,一切都要服从你的主人,这不仅仅是为了讨主人欢心,而是要以对待上帝的尊重的真心那样真诚服地侍主人”。 《圣经》写于奴隶时代,反映了那个时代的道德标准。那个时代,只要奴隶不反抗就是太平世界。 据弗洛伊德考证,《出埃及》的时候摩西是奴隶主,而犹太人是奴隶。摩西给犹太人的圣经就是那个时代统治阶级奴隶主为奴隶制定的道德准则。 I Peter 2:18说,“奴隶,恭敬地把你自己奉献给你的主人,不仅仅对于好的主人是这样,对于那些坏的主人也是这样”。有些版本把“奴隶”译为“仆人”,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句话中奴隶对于奴隶主的不平等关系,一个安分的奴隶的行为准则。 有些版本,把奴隶字眼去掉了。如《圣经》Romans 7:25,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1984年版说:“在我心中我对于上帝的法律就是一个奴隶”。这句话也出现在Holman Christian Standard Bible 2009年版,但是,在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 1995年版和New...

何为保守党的进步方向?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民粹卷潮,随政客逐波弄浪; 红枫折雪,待何人正义担当? 图:进步保守党总理John Diefenbaker以他推动加拿大权利宪章的担当领导保守党获得1958年选举大胜。 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大选,小特鲁多连任总理,加拿大保守党依然在野。虽然保守党议会席位增加了,自由党席位减少了,但是保守党成为执政党的目标没有达到。一些评论把保守党竞选失败归咎于政纲不对;另一些则坚持政纲是对的,只是与选民沟通出了问题。其实,保守党最大的问题,是失去了自己的定位而使得党内分裂。伴随着历史变迁,保守党身份认同也不断变化,有些变化并不是渐进连续的,而是在危机中改变,乃至间或失去身份认同。 保守党在1942年改名为进步保守党。二战对每一个参战国家,都是全民战争,参战国都进行了全民动员,国家利益高于国内阶级矛盾。加拿大也不例外,经过大萧条而进入二战,政界对底层的痛苦不能再视而不见。1942年多伦多一个联邦议会席位补选中,保守党竞选失败,其后保守党内部一些青年党员在安大略省的希望港(Port Hope)开了一个会,把许多带有左派社会主义因素的政见引入的保守党政纲,如充分就业,廉租住房,承认工会和劳工权益,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等。这些政纲比美国罗斯福总统新政建立的社会保险有过之,但不及欧洲福利社会国家。希望港政纲虽然遭到许多建制派的反对,但在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占据了上风,大会选举了曼尼托巴省省长Bracken为党魁。Bracken支持希望港政纲,并把保守党民称改为进步保守党。保守党政纲加入左派社会主义因素是二战后全球大势所趋,福利社会制度是政府二次分配均贫富,是建立在凯恩斯需求不足经济学理论上的共识。保守党作为英国托利党的继承人,第一次放下了保皇的架子,改变了保守党的贵族立场。 有了新政纲和新党名,进步保守党终于在1958年竞选大获全胜,John Diefenbaker成为总理,打破自由党在政坛上的长期垄断。然而,保守党在1963年又落选了,原因上保守党内部对于美国要求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一事上发生了分裂:Diefenbaker反对美国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但另一部分保守党不反对。保守党源于英国托利党,是保皇党,建国以来一直不待见背叛英王独立的美国。事实上,1867年加拿大联邦以来,加拿大的国家认同从来就是不认同美国。然而,随着西方文明中心从伦敦转到华盛顿,保守党传统的口号“上帝、女皇、国家”也渐渐丧失号召力,Diefenbaker反对美国在加拿大部署核武器是保守党最后的一次反美,加拿大逐渐接受了美国霸主地位。 1984年,保守党大获全胜,Brian Mulroney当选总理,放弃了保守党坚持了一百多年的建国方略,和美国签订了北美自贸协议,使得加拿大经济成为美国经济附庸。保守党和自由党历史上作为英国托利党和辉格党的延伸,转变成为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加拿大的延伸,完成了国际政治上从追随英国到追随美国的转变。2018年孟晚舟事件,各党一致支持美国霸权政策,就是明显的证明。保守党历史上是最反美的,连保守党都拥护美国霸权,就是加拿大政坛全盘受美国主导。 经过60年代魁北克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经济地位上升,魁北克民族主义政治力量暴涨。保守党在加拿大联邦一百年以来一直是维护英王室,有同化法语裔的政治倾向,以致魁北克认为保守党歧视法语裔。静悄悄革命以后,保守党放弃了传统的对魁政策,转而争取魁北克选票。然而,1987年的米奇湖协议(Meech Lake Accord)没能被一些省议会通过,致使该协议无法生效,保守党失去魁北克选票。1993年选举保守党大败,在议会中仅剩2个席位。从1993年到2003年,保守党的议会席位从不超过20席,在加拿大政治中成为一个被边缘化的小党。可以说,经过150年的演变,保守党原来的托利党的身份认同已经荡然无存。 2003年,进步保守党和西部的改革党和联盟党合并,成立了今天的保守党。改革党和联盟党是西部中右翼民粹党,代表西部经济比重的增加带来的政治诉求。合并以后,2004年选举大胜,哈珀出任总理。2019年选举保守党以民粹策略竞选,竞选业绩也不错,也符合2003年合并带入的民粹色彩,即选民要什么就许诺什么。用一些保守党人的话来说,就是要么坚持保守原则而失去选票,要么放弃原则随大流拉选票。但是,玩民粹保守党是玩不过自由党的。自由党本来就是放任自由,开放接受一切新事物,民粹本来就是自由党身份认同。保守党失去身份认同,导致内部分裂,选票分散流失。保守党的竞选策略和百事可乐的市场营销类似,百事可乐营销策略就是“喝起来和可乐没有区别”,这种营销策略可以让百事可乐市场份额接近可口可乐市场份额,但永远不会超过可口可乐。保守党也一样,自由党政纲有的,保守党说我也有,因此也可以占据接近但不到半壁江山。因此,保守党稳拿官方反对党地位没有问题,但要执政就很难。竞选和市场营销不同,市场营销占据多少份额都是收益,竞选是赢者通吃,执政才能组阁贯彻自己的政纲。 民粹政治是不可持续的政治,是牺牲国家利益拉选票的策略竞选政治,每次竞选都许诺,而不能得罪任何既得利益集团,因此,政府债务只增不减、不断攀升,政府执政能力不断下降。加拿大政坛只能寄希望于保守党打破民粹政治恶性循环。为了下次大选能够胜利,保守党寻找回自己新的保守身份认同是头等大事,否则难以竞选成功。保守党玩认同政治已经玩不开了,全盘照搬美国共和党的拥枪,反堕胎,上帝圣经之类,这不是新时代进步的保守党,而是食古不化的原始保守党。笔者曾经参加多几次滑铁卢大学保守党学生外围组织的聚会,和好几个支持保守党的大学生谈过,他们全都支持每年同性恋大游行,支持大麻合法化,而且都是振振有词理论一套一套地支持,但同性恋是圣经所反对的。 以宗教保守主义禁欲戒律来反对自由党的自由主义纵欲已经没有势力了,自由主义纵欲本来就是文艺复兴反抗中世纪神权专制的利器,文艺复兴塑造了资本主义现代文明的人格,返回宗教保守主义是螳臂当车。但是,我们华裔是注重教育的,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早恋吸毒,希望自己的孩子都能专心读大学,准备一个上进的生涯。华人保守党人要的不是纵欲,也不是禁欲,而是培养自制力和毅力,培养责任心,避免在青少年身心发育的期间浪费青春,避免青少年沉湎于早恋的烦恼,把精力用于身心全面发展。既然希望港一伙保守党青年能够把托利保守党变成进步保守党,华裔保守党人也应该有勇气加入对保守党身份认同的重塑,把宗教保守主义变成理性保守主义。过去几年华裔保守党人为了反对性教育大纲,反对大麻合法化,依附于保守党内宗教保守势力,经过2017年保守党党魁竞选、2018年安大略省选和2019年联邦大选,已经证明依附宗教保守势力行不通。经过多年参政议政的磨练,希望华裔保守党人能够不依附他人势力,以自己的智慧和胸怀,多参与政纲讨论会,在政纲讨论会上多发言,提出自己的见解,为保守党寻回自己的身份认同做出自己的贡献。推动后年的保守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达成保守党新的身份认同的共识。 保守党自1867年起的一百年中,一直贯彻第一任总理麦克唐纳的建国方略,有加拿大自己在全球经济中的自主定位。如今加拿大失去了全球经济自主定位,加拿大对外经济政策完全被美国主导。保守党应该恢复自己的身份认同,为加拿大主权建立独立的经济和外交政策,拒绝依附美国霸权。美国霸权是一个没落的权势,依附美国霸权有损加拿大国家利益。 加拿大地域广阔,各省经济政治矛盾错综复杂,没有党内共识的身份认同,就会顾此失彼,捉襟见肘,顾及西部选票就丢掉魁北克选票。保守党的进步应该是从宗教保守进步到理性保守,新时代保守党的身份认同应该是理性保守主义而不是宗教保守主义。保守党人心涣散,也是华人参政议政的一个时机,华夏文化中庸思想是塑造理性保守主义的资源,是华人参与保守党身份认同重塑的优势。如果更多华人积极入党参与党务并成功重塑保守党身份认同,则自然成为保守党内的一支力量,极大提高华人政治地位,在加拿大政坛上做一番公正正义的担当。 进步保守党总理Brian Mulroney在南美和非洲外交上对抗美国的外交政策,却抛弃了保守党上百年的经济独立的建国方略,和美国签订了北美自贸条约,让加拿大经济沦为美国经济附庸。

海湾百货与太平洋铁路

加拿大西部,无论是曼尼托巴省,萨斯克切温省,阿尔伯特省还是卑斯省,都和海湾公司有关,都和太平洋铁路有关。海湾公司开拓了这些土地,太平洋铁路统一了这块地域。如果说Charlottetown会议是加拿大国家孕育成胎,那么1867年英属北美殖民地法案就是加拿大诞生,太平洋铁路最后一根道钉就是加拿大国家断奶,1982《权利与自由宪章》就是加拿大成人。加拿大建国不能没有太平洋铁路,太平洋铁路的建成不能没有铁路华工,铁路华工对加拿大建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人民党何以一败涂地?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自由权利是公民岂分肤色? 文化多元有建设即入主流。 2019年10月21日加拿大联邦大选,人民党一个席位都没有拿到,连党魁伯尼尔自己选区竞选都失败了,真是败得一塌糊涂。伯尼尔以强人姿态建党加入竞选,在竞选过程中却改变了自己的政纲,而且很多强硬表态的都不是他自己政纲的事情,而是跟随美国特朗普亦步亦趋,导致自己的政纲支离破碎。 2017年保守党内部选举党魁,选举程序是每人一票,每票可以列出自己中意的几个候选人的优先秩序,开票过程是逐步淘汰最少得票候选人,直到有候选人得票过半。13位候选人,开了12次票,整个过程变成了末尾淘汰制,其中伯尼尔得票前11轮都是第一,直到最后一轮输给了谢尔。可见伯尼尔在保守党内还是有相当势力的。后来伯尼尔与谢尔意见不合,自己退党,组织了人民党。 2017年保守党党魁竞选中,伯尼尔的政纲是最符合华盛顿共识的政纲,他的政纲基本就是大市场,小政府,个人自由,市场自由等,和美国共和党政纲基本一致。例如,他政纲中主张和中国自由贸易,反对联邦政府补贴私营企业,反对加拿大农产品的供给管制等。伯尼尔政纲大致可以归类为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政纲,认为政府干预越少越好。对一些保守党与自由党争论的议题,像同性恋游行,大麻合法化,堕胎,拥枪等,他都不参与、不持立场,以反对认同政治而带过。伯尼尔是企业家,律师,有多年从政经验,做过联邦政府的部长,背景和资格都比其他候选人更合适做总理。历史上,保守党内主张市场自由的称为红色托利(Red Rory),而主张贸易保护的是蓝色托利(|Blue Tory)。加拿大农产品供给管制和政府补贴都是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都是蓝色托利措施。而伯尼尔的自由市场就是红色托利措施。 伯尼尔强人姿态本来是很好的竞选姿态,所谓乱世出英雄,当此全球面临变局之时,当加拿大经济自2008年以来半死不活的状况无解之秋,民众需要一个有担当的领袖。强人政治是国家乱世自保的呼声。俄国普京,土耳其埃尔多安,菲律宾杜特尔特,朝鲜金正恩,中国习近平,这些都是国际政治中的强人,都是在国际政治中为国家利益不退让的领袖。这些强人的特点之一,就是为国家利益不屈服于特朗普的经济霸凌政策。特朗普撕毁北美自贸对加拿大钢铝先加税,而后用钢铝关税强迫加拿大接受新的北美自贸条款,搞得小特鲁多左右为难,这时伯尼尔却指责小特鲁多对特朗普太强硬,伯尼尔竞选的强人形象瞬间化为乌有。 伯尼尔本来是主张市场自由的,而特朗普大搞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和伯尼尔的自由意志主义完全相反。孟晚舟事件以后,伯尼尔修改政纲,剔除与中国自由贸易的主张,公开声明不与中国自由贸易了。伯尼尔的自由贸易主张顿时缩水,变成了把加拿大经济命脉交由美国主宰的主张,失去了一个政客应有的原则性。 伯尼尔后来又玩起了民粹,在政纲中加入了他竞选党魁没有的民粹东西,和自由意志主义好不相干的东西,那就是反对小特鲁多过度接纳移民和难民的政策。而这个民粹玩成了反对加拿大多元文化,犯了加拿大政治中的大忌。可以说,反对多元文化是他在自己选区竞选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加拿大多元文化本来就是用来保护魁北克法语文化的。他自己在魁北克竞选,却反对多元文化,这不对丢掉选票才怪。 多元文化和加拿大与生俱来的。1837年法裔与英裔发生冲突,导致叛乱。叛乱被镇压下去以后,英国派了杜朗爵士(Lord Durham)来调查,杜朗写了一份报告给英国国会,报告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建立大英帝国加拿大行省(|Province of Canada),二是给加拿大更多权力,就是责任政府。1841年,上加拿大(今天安大略南部)和下加拿大(今天魁北克南部)合并为加拿大省,省府在金士顿(Kingston)。加拿大省的设立,目的在于同化法语裔,建立一个单一英语文化的殖民地。虽然那时候加拿大官方语言是英语,但议会中法裔坚持用法语。由于加拿大省同化法语裔的的失败,才有了1867年的联邦制,即安大略和魁北克谁也不要同化谁,各自管理自己的地方事务。因此,加拿大镶嵌式的多元文化是一种历史事实,1971年老特鲁多把多元文化理论化,多元文化成为加拿大一种意识形态和加拿大身份认同。198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多元文化法案》(Multiculturalism Act),把这个意识形态法律固化下来。伯尼尔反对多元文化,和他要坚持的加拿大价值显然是背道而驰。 英裔法裔是加拿大建国时期旗鼓相当的政治势力,联邦保存了英语文化和法语文化。但是,加拿大并不想把这种二元文化的包容性扩展到其它族裔中,依然要求其它族裔同化到欧洲文化中,这种强制同化少数族裔的政策导致许多人道主义灾难。 从1931年到1996年,加拿大政府资助的教会办的原住民住宿学校,旨在强制性同化原住民,把约15万原住民青少年与他们的父母隔离出来,将他们同化为讲英语的基督徒。许多原住民青少年在这种同化的住宿学校中受到性猥亵,对他们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为此联邦政府在2007年决定对这些人给予16亿的赔偿,并于2008年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安抚这批受伤害的原住民。没有多元文化,就无法政治统一加拿大。 卑诗省一直是华裔移民最多的地方,当加拿大建国需要刻苦的华工修建铁路的时候,大量华工来的加拿大。然而,由于加拿大认为华裔难以同化,因此设立了许多歧视性规则限制华人移民,剥夺了华人的选举权,限制华人不得从事医生、律师等行业,对华人移民征收人头税。以致1923年通过排华法案,直接禁止华人移民。和原住民住宿学校一样,同化少数族裔政策成为是种族歧视的工具。 1939年,一艘载有900名德国犹太人的难民船来到加拿大岸边,犹太人有坚韧的宗教信仰,欧洲两千年都没能同化他们,加拿大也不可能将他们同化到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中,因此这条难民船被拒绝入境,据推测这些难民回到德国大部分都死在纳粹集中营。 二战以后,世界各国都需要大量劳工战后重建,加拿大仅仅依赖欧洲移民的政策以及无以为继,因此开放了南美和亚洲移民来源地,多元文化成为了加拿大经济繁荣的必要。二战后的世界潮流是民族独立,尊重民族自决,各民族文化得以包容。为建立战后和平秩序,联合国1948年通过《人权宣言》,其中第22条宣称文化是人的尊严和人格自由发展不可或缺的权利;第27条宣称人有社区文化生活的自由权利。上世纪六十年代魁北克发生了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推行世俗化和国有化,并发出了魁人治魁的民族诉求。六十年代也是美国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的年代。1960年加拿大就通过了《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1976年魁北克省选魁人党获胜,1980年魁北克举行独立公投失败。魁人有自己的文化和身份认同,魁北克每年有隆重的6月24日魁北克国庆日,而不是7月1日的加拿大国庆日。加拿大1982年的《权利与自由宪章》有专门篇幅给予英裔和法裔的语言教育权利,旨在以双元文化把法裔包容到一个统一的加拿大中间。1988年加拿大更通过了《多元文化法案》,以顺应国际潮流和防止国内分裂。1995年魁北克再次公投独立,险些就公投成功。2006年哈珀政府通过承认魁北克特殊地位的动议,庄文浩议员对这种某文化享受特权的动议坚决反对,愤而辞去部长职位。 小特鲁多蒙祖上余荫,以张扬多元文化得到许多少数族裔和新移民的选票,这是人民党以否定多元文化为竞选噱头的原因之一。小特鲁把多元文化极端化,助长了一些群体和宗教的极端思想,威胁到多元文化的健康,是人民党否定多元文化原因之二。否定多元文化和限制移民,是维护欧洲文化沙文主义的右翼思潮的一种表现,其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加拿大经济繁荣少不了非欧裔新移民。一些右翼人士,以坚持加拿大价值为说辞,视新移民文化为对加拿大价值的冲击,这违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理念。 多元文化重在相互平等尊重,不能把不是自己文化的东西都视为邪魔外道,在这方面,极端宗教主义和否定多元文化的右派没有多大区别,他们都不容忍异己文化。多元文化是加拿大安置和吸收移民的重要价值观念,凡是对加拿大建设作出贡献,凡是能为加拿大建设添砖加瓦,都应该视为已经融入了加拿大主流社会。铁路华工为太平洋铁路贡献了生命并克服了建设铁路的关键困难,他们就是已经融入了主流社会。像蒋国兵这样的华裔博士们能在科研中出成果,就是已经融入了主流社会。以不能被欧洲文化同化而排斥铁路华工是对华裔的种族歧视,以英语不流觞而拒绝录用华裔博士们是对华裔的职场歧视。华裔博士们是上世纪末信息革命的开荒牛,是第一代计算机专业人士队伍重要成员,语言文化不同和英语表达障碍,不妨碍他们对加拿大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作出贡献。希望加拿大学校和全社会每年纪念铁路华工,承认非欧族裔对加拿大建国的贡献,以建设一个生气勃勃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

淡出意识形态之争,构建疫后国际公平秩序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波涌冰分,风伏枯草岸 霞出星退,春攀嫩芽枝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我们见证了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年4月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基辛格的文章《新冠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呼吁美国要像二战后建立国际秩序一样主导疫后世界秩序的重建。但是,基辛格可能没有看到,毁掉二战后和平秩序的正是美国自己,而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再推出一个马歇尔计划与一带一路抗衡,疫后重建国际秩序之大任已经非中国莫属。

抗疫还需反歧视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病毒无影,传染无症,毒隐而害大 正义不张,公理不明,言伪致暴行 2020年1月23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前一天,武汉封城了。1月27日,年初三,是国际大屠杀纪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Why America will fail with a new cold war against China

Xiaoming Guo 郭晓明 The Cold War After WWII,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