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五月 20, 2018

一神教是反人类的信仰

网上总是冷不丁地蹦出一些感叹,感叹中国人没有信仰,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救了。只有西方一神教信仰是高大尚。其实,西方一神教直接否定人的意志,要人服从上帝的意志,把人沦为上帝意志的客体,在今天市场经济中,就是放弃人的意志服从资本意志。​ 精神包含很多方面,其中包含思想和意志。有思想和意志的可以成为有自我意识的行为主体,没有意志的就是客观世界中自在的一员。所以,人和动物的区别可以说成人在世界中是行为的主体,而其它动物和人类社会以外的一切客观存一起组成了人类行为的客体。 这样说来很有一点人类沙文主义的味道。或许在老鼠看来老鼠在世界中是行为的主体,而人类只是老鼠生存环境(客体)的一员而已。毕竟世界上生存的老鼠的数量不比世界人口少,老鼠生存的地域也不比人类活动的地域小。而且,中世纪老鼠传播黑死病几乎消灭了人类文明,而人类好像从来没有消灭老鼠的能力。老鼠在实验室里跑迷宫的时候,或许他们是有计划有预谋地让客体的人类科学家相信他们的所谓实验数据呢。 如果科学上没有证明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物质与精神的关系还停留在哲学上,那么人类在世界中是行为主体的命题就是一个信仰问题。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就是共产主义信仰,共产主义信仰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解放自己。 一神教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有自己意志的行为主体,那就是上帝。上帝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世界并主宰世界,人类只是上帝的客体。无论人类怎样认为自己有意志,实际都是受撒旦操纵的,是撒旦的玩偶,人类只有放弃自己的所谓意志完全依赖上帝才能得救。 而中国释道儒都是相信人是世间行为的主体。道家和儒家讲的天道,是客观规律。顺天而行是按照客观规律办事。中国的超自然物体和自然物体一样都是人的行为的客体。求神拜佛在崇尚西方文化的人的眼里就不如信奉上帝,他们认为信奉上帝才是崇高的道德,求神拜佛是低级的迷信。这种说法看似高尚,但其代价是否定了人类是自己行为的主体。鬼神在中国之于人类是客体,是和水火等自然客体一样东西,它们是可以害人,也可以被人利用的。中国有傩戏,春节放鞭炮,都是驱鬼的人类主体行为,而鬼是人类行为的客体。中国有钟馗打鬼的故事。向天祈福,也是人为主体,天为客体。聊斋,嫦娥等神话中,鬼神即便不是人类的客体,也是和人类一样有苦乐悲哀,而不是主宰人类的造物主。所以比较起来,我倒觉得中国的迷信比起西方的信奉上帝更可爱。中国民间文化中,鬼神是客体,人是主体。西方一神教文化中,人是客体,上帝是主体。 西方离世的超道德是爱上帝,是神本主义。中国超越红尘的超道德是修心,是人本主义。佛家修心成佛,道家修心成仙,儒家修心成圣,都是个人自我实现。刘少奇有一本《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可以算是共产党员的超道德文献吧。西方宗教要人放弃思想和意志绝对依靠上帝,是精神鸦片。中国的宗教让人在现世中加强意志修行,肯定人的主观能动性,不是精神鸦片,而是精神人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共产主义制度,是马克思社会科学研究的观点。人类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是共产党以及其它人本主义者的信仰。得出共产主义制度的社会科学理论是可以证伪的,是科学理论。人类在世界中是自己行为的主体这个命题是不可以证伪的,是信仰。联合国《人权宣言》是人本主义的,是符合中国文化底蕴的。

弱小而顽强的生命

时间好像停滞了一般,窗外远处的树和灰暗的天空,构成一幅忧郁的静态写生。忽然,我感觉到了时间的蠕动,一种奇怪的感觉。风咋起,吹得满天白絮;蒲公英的种子,带着一个白色的降落伞,被风吹得有如细碎的雪花,给这黯淡的世界带来了微微的生机。

《圣经》里的共产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共产主义来自西方,西方文化中有共产主义的思想,这是不言而喻的。出国前只知道马克思的创造的共产主义学说,但这个学说肯定不是凭空而来的,一定有文化传承。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之一,就是空想共产主义,就是基督教共产主义。马克思恩格斯都是正义同盟会会员,正义同盟是基督教组织。 世界今天是基督教文明,美国把“In God we trust”这样一个座右铭写在美钞上流通全球。50年代麦肯锡反共歇斯底里时期美国在所有爱国誓言加入了一句“under God”。 麦肯锡是否知道共产主义来自《圣经》呢。 我在麦吉尔大学读博士学位的时候,常常参加紧靠大学边上的一个浸信会教堂的礼拜和读经。每次聚会教友们都很热情,都会问长问短,不时还好奇地问起神秘的“共产党中国”, 问完后还会很自豪地说,共产主义学说源于《圣经》。教会布道的教职人员都非常敬业,一下子就翻出了《圣经》相关的章节给我看。 这里引用如下:圣使徒书:“2:44 信 的 人 都 在 一 处 , 凡 物 公 用 。 2:45 并...

抗议剪头巾谎言,拯救加拿大价值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7年1月12日,多伦多士嘉堡-爱静阁一位11岁女孩谎称上学路上有个亚裔男孩两次剪她的头巾。女孩上午9点15分告诉学校,10点CBC就登出了报道文章。学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传播女孩剪头巾的故事。仅仅几个小时,全加拿大媒体震动。总理以及各个政党党魁纷纷推特谴责歧视穆斯林行为。警察局立案仇恨罪调查亚裔男孩。1月15日,警察局公布结论,所谓剪头巾事件纯属子虚乌有。主流媒体还继续为撒谎女孩辩解,说加拿大歧视穆斯林是现实,说媒体欠撒谎女孩一个道歉。政客们说幸好剪头巾事件没有发生。虽然主流媒体没有提华人,但是,士嘉堡爱静阁地区是华人聚居区,已经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神秘华人剪头巾”。华人俨然躺枪成为加拿大歧视穆斯林的替罪羊。既然警察已经调查出来剪头巾是一个谎言,一个污蔑把爱静阁地区为种族歧视地区的谎言,为什么媒体和政客们不给亚裔一个道歉? 主流媒体和政要们12日慷慨陈词的表态和15日置若罔闻不了了之形成天渊之别。 这事情对华人显然不公平。既然主流媒体和政客们都第一时间就剪头巾表达的反对歧视少数族裔的政治态度,何以对谎言造成的伤害华人的事实却不闻不问?对此,加拿大华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1月底以来,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里贾纳和伦敦等加拿大各大城市,都爆发了华人争取政治平权的游行,要特鲁多总理向全体加拿大人道歉。2月18日华人还将到渥太华继续抗议。 长期以来,华人是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可以肆无忌惮歧视的族裔。他们以白左的“政治正确”,无端歧视华人。1月5日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责自由党政治献金者是金融诈骗犯,文章点名这个诈骗犯是华裔,这是种族歧视的评论。2017年阿尔伯特省发生跨国金融诈骗事件,没有报道指出诈骗犯是什么族裔。历次恐怖袭击事件,新闻报道都避免提及伊斯兰教,说是防止对穆斯林的歧视。何以评论自由党政治献金事件,要专门点名华裔呢?这就是主流媒体和政客的习惯,凡是对穆斯林、犹太人和黑人的负面报道都顾忌仇恨言论,唯有对华裔负面报道从来不算是仇恨言论。这次剪头巾谎言,就引发了社交媒体仇恨华裔的言论。警察调查出谎言之前,政客们信誓旦旦反对仇恨反对歧视;警察证实剪头巾是谎言以后,却没有政客和媒体出来为受害者华裔说话。这对华人不公平。政客们对穆斯林、犹太人、同性恋和黑人百般禁忌,对歧视华人的事件却屡屡视而不见。 小女孩如果在学校被男孩剪头巾,那是学校霸凌事件。学校有比剪头巾严重得多的霸凌事件,很多霸凌事件甚至是常年现象,甚至有霸凌事件导致学生自杀。只因为当事一方是穆斯林女孩,霸凌事件就变成了仇恨罪行。这是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谬误。这个剪头巾是子虚乌有的谎言,更显得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荒唐。我们不能指望加拿大“政治正确”能够保护华人。加拿大“政治正确”不允许仇恨穆斯林、不允许仇恨犹太人、不允许仇恨同性恋、不允许仇恨黑人。但是,仇恨华人的言论却每每逃脱“政治正确”限制,而且相反,仇恨华人往往是“政治正确”的。 2017年多伦多万锦市一家游戏公司制作了“肮脏的中餐馆”的辱华游戏,这比剪头巾严重多了,加拿大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反应非常迟钝。最先反对辱华游戏的是美国议员,美国议员反对了,华人社会反对了,加拿大政客和媒体才姗姗来迟不情愿的反对。这和剪头巾女孩报道的激烈恰成对照。CBC报道“肮脏中餐馆”游戏取消发行的标题,不说华人谴责游戏种族歧视,而说华人抨击游戏种族歧视,好像游戏本身不是种族歧视,只是架不住华人抗议才被迫取消。媒体报道从来不承认有歧视华人的现象。这次剪头巾谎言,明明华人是仇恨谎言受害者,媒体却在谎言被揭穿以后还坚持穆斯林是仇恨受害者,继续无视华人的受到的伤害。 士嘉堡爱静阁是华人聚集区。论选票,华人选票票数多。何以所有政客都站在谎言一边,对华人受到的伤害至今不道歉? 媒体和政客就不能像站在“受害女孩”一边那样,站在华人受害者一边吗?为什么政客不忌讳得罪华人?为什么政客们不怕丢了华裔选票? 这是华人长期忌讳参政投票率低的结果。 这次加拿大各个城市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是华人自身政治力量的崛起,不依赖任何一个政党,不依附任何一个政治势力。这是华人的政治觉醒。 加拿大白左政治正确已经到了不论是非曲直的程度,“政治正确”成为了一种语言暴力。任何讨论有关穆斯林的理性思维都被压制,都被视为仇恨罪。这在剪头巾谎言事件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只要当事方有一个穆斯林,当事另一方面就是仇恨罪。剪头巾能不能是学校霸凌事件?为什么一定要上纲上线为仇恨行为? 为什么其它严重得多的学校霸凌事件就不是仇恨罪? 滑铁卢鹅脖村路改建事件也是这样。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因为改建申请方是穆斯林,媒体不论改建是否合理,一概指责反对方是反穆斯林,甚至有意歪曲事实把事件描写成一个反对穆斯林的事件。媒体以反对仇恨和反对歧视的“政治正确”之名,行仇恨和歧视华裔之实。这种因人而异的是非观,严重违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价值。这和剪头巾谎言是一样的,只要当事一方是穆斯林,穆斯林就“绝对正确”。这是新时代的专制。这和我们向往的理性公民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思想自由的基础在于实事求是。不顾是非曲直、以是否是穆斯林来判断是非,是倒退回中世纪宗教审判的专制社会。 加拿大是我们建设的家园。华裔修通了太平洋铁路,华人为加拿大建国做出关键性贡献。华裔军人二战后争取了有色人种的选举权,为建设加拿大公民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次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体现了华人的觉悟,体现了华人的担当。加拿大社会的健康繁荣,需要实事求是的政治态度。我们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我们反对仇恨和歧视,我们的诉求基于理性和实事求是,而是不是不顾事实没有原则的“政治正确”。我们点破了“政治正确”这个皇帝没有穿新衣服,这是华人对加拿大的重大贡献。 头巾谎言的要害是政界和媒体的过度反应,是政界和媒体界努力要塑造一个加拿大仇恨无辜和平的穆斯林的假象。这个事件反映的是整个加拿大社会的非理性。我们要加拿大回归理性,我们要建设一个思想开放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

IFOA 國際作家節見聞

“ I’ll buy a ticket to go China!” 講台上这位來自日本的作家Hideo Furukawa在分享他的書中的段落時,以這樣一句要買張票去China!的詞語激昂結束。他的發言很日本式而且喝水的姿勢很像在喝日本清酒,給現場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筆者和他的同行交流時得知刚获得諾貝爾文学奬的日裔英籍的石黑一雄在日本也是很有名氣的作家,同行介绍说日本的文學活動平時裡也是很興旺的⋯⋯;在加拿大多倫多Harboupfront Centre内正進行的IFOA國際作家節,今年已經是第38屆,每个金秋季节,IFOA国际作家节都汇集了当代世界文学最好的作家在加拿大第一大文学作品活动中聚首!是世界最好的八个文学节之一,为世界各地的作者提供了一个进行国际交流的平台,吸引大批的作家從地球的四面八方雲集一起,共享文化盛宴。 来自澳大利亞的英俊小伙子念他的作品時,字裡行間描述了藍天大海,椰風艷陽,人們好似和他一起暢遊在他祖國澳大利亞的自然風光裡…;來自Catalonia作家用她的母語念的作品雖然極少人能聽得懂,但是可以隨著她的情緒起伏體會到細膩的描述…。然後再聽翻譯的講解,让听众在幾天的講座中周遊了來自三個大陸九個國家的不同文化匯集的體驗,這種感覺,只有加拿大的人才有的福利吧?!好喜歡。 IFOA国际作家节共进行11天的阅读、访谈、圆桌讨论和谈判。在节日期间书店里可以找到喜爱的各种书籍,还能巧遇著名作家合影或签名。国际作家节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经欢迎接待来自100多个国家的9000位作者,其中包括22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得主和无数其他获奖者。 我在IFOA會場的展台中心书店,和幾個現場售書的作家交談,对其中一位本地作家印象深刻,他給我看他多年前寫的一本書,告訴我今年被翻譯成了中文:《加拿大冰球男孩》,我說:“因為中國去年刚刚開設了冰球運動,估計此书会暢銷呢”。他点头,我能看出他难抑的喜悦——这是大多数作家的气质,谦和睿智。(照片作者) 在新書裡丛里我还看到Liona Boyd的書很醒目,記得馬術微信群裡的群主Ms.趙友苓介紹過Liona不仅是国家级吉他手,而且與加拿大總理皮埃尔•克鲁多有過一段羅曼史,是現總理賈斯汀•克鲁多父亲的前女友。想想好感嘆人生许多时候分叉口只有關鍵的一步,決定後的路無法重来失去的也無法挽留⋯⋯,她的書名叫《No Remedy for Love》 封皮很精美,光滑高級。我的书要借鑑這個優點,因为听读者反馈说到:”Mandy Hu寫的书Pioneer&《北美創業》蛮赞,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封皮太简单”。我下次印刷的書爭取也要Liona這樣的精裝版。 “Reading is the best thing for life。” 一個来自UK.的出版商发言时說:“...

人本精神文化生活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一、让子女有更多的精神文化生活 父母最操心的就是子女的身心健康。父母鼓励子女参加体育锻炼活动以保持身体健康,父母常常教导子女为人之道,希望子女能成长为栋梁之才。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父母教导只是强化了子女心理中的超我,不是心理健康途径的全部。在父母教导的为人之道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子女就容易发生心理健康问题。新闻报道的不少枪击事件,枪手平时都是和蔼可亲,与人相处甚好,这种罪犯就是由于平时超我控制其行为、而导致精神问题的典型案例。真正能够保持子女心理健康的途径,要和锻炼身体保持身体健康一样,需要锻炼精神,需要培养健全的精神。而精神锻炼需要通过精神文化生活:读书、写日记、练书法、弹琴、下围棋、唱歌、等等,以增强子女的意志力、记忆力、精神集中力、和自律能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的是弗洛伊德理论中的自我,教导为人之道只是增强心理中的超我。华人社区的中文学校和文化中心为华人提供了很多精神文化生活,这是华人的福祉也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福祉,政府应该加大政策倾斜扶持和弘扬这些精神文化生活。 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发现心理冲动来源分于三个机构:本我、自我和超我。心理冲动的最基本来源是本我,是基因本能冲动。恋爱时期欲火中烧,是生理发育崛起的强盛的本我压倒自我干出不理性行为的根源。孔子说,食色性也。说的就是本我。饮食是个体生存需求,男女是种群延续需求,没有这两个基因本能,人类早就在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中消亡了。 本我的冲动是生命体基因本能需求,它不顾客观环境是否有条件、不顾忌会产生什么行为后果。超我是社会规范的内化,是一种精神经济,不必每次费脑筋思考法和家训,把社会规范内化为自觉的行为,超我压抑本我违反社会规范的冲动和行为。超我的形成主要是父母管教、幼儿园和学校教育和纪律约束的结果。 自我是心理活动的经纪人,它权衡环境利弊,权衡行为后果得失,在本我需求和外界环境刺激之间寻求可行性,它最能表现个人意志。他和超我和本我谈判,找出折衷方案。自我是现实主义者,他压制现实不可能实现的本我冲动,在生命本能需求(本我)和客观环境的约束,以及文化规范的约束(超我)之间找出一个行为方案。真正面对现实适应环境的是自我,本我和超我都是不顾事实不考虑客观可能性的行为的来源。 三、当今社会精神匮乏的根源 极端伊斯兰产生的根源,就是超我过度膨胀压制了本我和自我。完全靠超我主导的行为泯灭了人性,是极端儒教说的“存天理、灭人欲”。真正人性的体现不在于本我,而在于自我,一个强大的自我是人本精神的基础。 极端伊斯兰社会和政治运动是在恢复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专制。欧洲有千年停滞徘徊的中世纪黑暗时代,那是政教合一社会制度,把基督教教理作为社会行为准则,不仅仅以法律形式强制,而且以教育形式塑造民众超强的超我心理。文艺复兴就是对中世纪这种专制社会的反抗,他们的反抗是恢复本我,以对抗超我。文艺复兴的绘画,表现人类的裸体美,对人类的本我进行肯定,恢复食色性也的合法性。 经过文艺复兴,资产阶级的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价值观就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个人自由价值观内化为人超我心理,使得超我联合本我压制自我,形成了当代物欲横流、精神匮乏的堕落生活的心理基础。 四、加拿大面临的精神匮乏的社会问题 加拿大有60%以上的人身体超重,其中进一半的超重人口患有肥胖症。肥胖症是三高病的重要风险因素。肥胖症,就是超我要个人自由,放任本我暴饮暴食,是自我意志力薄弱,明知对身体有害,但无力控制超我和本我的联合,导致害己害人。加拿大社会对这种人群是宽容的,而且有道德和社会资源支持这种人群,因为他们的行为符合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如果他们工作效率低,雇主不能解雇他们,否则是歧视。购物广场专门为他们准备残疾人泊车位。 吸大麻、类鸦片药物过量死亡、这些都是怂恿本我及时行乐寻求即时心理满足,并受到个人自由价值观的合理化。大麻,酒精、毒品都是麻醉自我,解除自我意志的药物干预,是以物质干预精神。吸毒并不是个体生存的生理需求,这就是纵欲。 商品广告触动的就是消费者本我的神经,就是利用本我的食色性也规律。本我冲动,在弗洛伊德理论中是所有冲动的能量来源,称为力比多。精神文化生活就是把力比多升华为对高尚情操的最求。但是,资本主义价值观的高尚是个人自由主义,就是追求感官和物质的刺激。 追求性刺激是商品广告的效益点,这种性文化泛滥,造成了性生活的低龄化,低龄化性生活又造成了单亲少年母亲的社会困惑,因此有了口交和肛交这种避免少年母亲的性行为,这是同性恋群体不断扩大的原因之一。口交肛交同性恋不是种群延续的需求。安省性教育大纲是对这种社会风潮的补救,它不阻止物欲横流,只是让物欲横流更加卫生安全。 如今社会不是物质不充足,而是物质丰富却没有精神文化生活。西方好莱坞大片,以性、金钱、暴力为主题,强化所谓“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西方各种娱乐活动,也是以感官刺激为商业利润点。如此娱乐生活弱化了自我的意志力,导致心理问题乃至心理疾病的人群不断扩大。 五、加拿大政治的误区 加拿大政党政治,争论大麻合法化问题,争论性教育大纲问题,以增加心理咨询的政府投入为拉票政策卖点,以减少肥胖症财政预算为拉票政策卖点,都没有触及社会问题本质,都是治标不治本的竞选政策。 中国文化的娱乐生活,有琴棋书画等精神文化生活,这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自我的心理成长,是铸就大器的百年树人之道。西方娱乐生活,追求的是感官刺激,是放任本我,并以个人自由价值的超我为之合理化。华夏文明的精神文化生活才是个人自由的根本,就是自律,就是吾日三省吾身,就是保持心理健康,追求人生自我实现。一个有足够能力控制本我、而又不囿于超我束缚的自我,是心理健康的根本保障。 文艺复兴是反抗中世纪专制的进步文化运动,但是,它确立了资产阶级价值观在物质丰富的今天露出了弊端。基督教教会和学校,无以扭转精神匮乏的社会风气,是资产阶级个人自由价值的白左政治正确使然。伊斯兰教在宗教自由的文艺复兴价值下,反对物欲横流,却塑造了儿童的膨胀的超我,成为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避风港。加拿大社会最缺乏最需要的是锻炼自我的精神文化生活。白左政治正确成为当代新的专制,以政治正确而无视现实,浪费政府资源,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把这些资源用于无效的政策和社会舆论。 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更多的弘扬华夏文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避免无谓无效的党争,避免浪费税收人的钱而无力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 六、小结 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关于本我、自我和超我的行为动机结构来看当今社会意识形态,中世纪专制时代是以宗教灌输塑造社会心理的超我,压制本我和自我。文艺复兴是以自我反抗超我,冲破中世纪专制,塑造现代人格。文艺复兴的历史进步作用对人类现代化功不可没。然而,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个人自由主义和享乐主义腐蚀社会,是文艺复兴建立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超我和本我联合,压制自我,压制人性。这是当今白左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基础。今天全球的极端伊斯兰运动,是对文艺复兴的反动,是恢复中世纪专制意识形态。在白左宗教信仰自由的话语下,极端伊斯兰运动规模有增无减。摆脱今天全球反恐困境,摆脱今天西方社会的困境,就需要弘扬真正的人性,就是完善自我。华夏文明的文化在这历史阶段将发挥重要的角色。  

我们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我们是怎样的加拿大人,也关乎加拿大政府的移民和难民政策。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新移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也关于加拿大人力资源和经济。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与加拿大经济发展完全脱节。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仅仅伤害我们的经济,而且撕裂我们的社会,将加拿大引入欧洲的难民两难境地。 一个可持续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基础,这个共同的基础就是无论文化背景如何,都为建设繁荣和强大的加拿大做出贡献。缺乏共同基础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我们的社会,滋生恐怖主义。小特鲁多2015年竞选时说多元文化基于共同的梦想和故事,这是无视历史和现实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拿大作为移民国家,不同族裔有不同的历史经历,有不同的故事。缺乏共同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前提,所谓共同梦想就是没有贡献担当的争权夺利。我们不应该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不愿意贡献加拿大建设的移民,尤其不能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视宗教目的高于加拿大繁荣富强目的之上的移民和难民。加拿大接受了许多只拿社会福利而支持伊斯兰国的移民和难民,就是失败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的结果。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重了国家社会福利负担,对经济毫无贡献,分裂了我们的社会。 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政府对华裔做出正式道歉,道歉历史上对华人征收人头税的歧视性政策。这是高举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精神之举。哈勃总理在道歉讲演中讲道:从1881年开始,有超过1万5千的华裔移民先驱参加了加拿大最重要的建国工程,修建太平洋铁路。 对铁路华工建国贡献的肯定,奠定了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共同基础。肯定少数族裔对加拿大建国的贡献是建设性多元文化的基石。我们应该倡导以努力建设加拿大为基础的多元文化主义。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坚实基础,我们就不需要提倡所谓多元文化的宽容。如果我们有了建设繁荣的加拿大的共同努力和目标,我们自然相互欣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裔,文化背景不同只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咖啡和茶各取所好。这是健康的多元文化。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张宽容,所谓宽容,就是我讨厌你,但我还容忍你,这是对族裔之间相互歧视的遮遮掩掩的“政治正确”,是掩盖问题而不在解决问题。健康的多元文化基于相互欣赏:我们生活习惯不同,我们丰富了加拿大文化生活。 一个健康的多元文化使得各族裔都在我们的经济建设中发挥自己的才干。如果一个族裔不能在经济建设中找到自己的角色,自然只能依赖社会福利,没有主观能动性,没有尊严,就会被社会边缘化,就会产生社会歧视现象。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把建设加拿大作为基础,最终使得一些不事生产只信宗教的族裔被经济体系边缘化,进而演变成社会歧视现象。健康的多元文化提倡自食其力,自食其力才有生活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努力建设加拿大应该成为多元文化基础的原因。为加拿大建设贡献的各种文化合成我们的多元文化社会。我们需要的是这种健康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而不在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 加拿大经济需要多元文化社会,因为加拿大社会是移民社会,加拿大公民是来着世界各地的移民。 一个成功的加拿大多元文化将有力推进加拿大经济发展,将积累加拿大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使得加拿大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优越的位置。建设性多元文化凝聚加拿大社会,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加拿大社会。在全球反恐的国际环境下,我们需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图文/作者 红枫       2018年5月13日,是传统的母亲节〔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一些国家的母亲节〕。“家和万事兴”,中华民族历来有爱家的传统。也正因如此,母亲节越来越被国人接受、丰富和升华。此时,枫华书琴艺术团在多伦多美利坚公园,为了宣传美德,传承母亲的美德,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母爱是家风愿当传播者活动,与其他族裔的群众一起,共同高唱母亲,赞美母亲,并击鼓传花与他们共乐。      古人所云:“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中国自古就有“母仪家风”的说法,怀揣对母亲的感恩之情,奏响好家风主旋律,母亲节从而有了更深远的意义。      枫华书琴艺术团一直是致力于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为社区各族裔文化服务的乐队。在出席各种文化活动中显露身手。       今天,这支服务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乐队,又义务服务于社区,受到了各族裔喜爱歌迷们的称赞。

华人认同哪个加拿大?

加拿大镶嵌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社会,在多元文化旗帜下,魁北克和土著只认同自己文化,不认同加拿大。加拿大华裔要多参政,多从政,镶嵌进加拿大文化,镶嵌进加拿大社会,走上政治舞台,使得华裔社会可以成为加拿大有机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嵌入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塑造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使得加拿大更加美好。

“金拉米智力赛”美洲区多伦多站冠军胜出

“金拉米智力赛”美洲区多伦多站冠军胜出 图文/作者:红枫      世界牌类游戏联盟全球推广冠军赛美洲区多伦多站的比赛,又称“金拉米智力美洲多伦多站比赛”,4月7日经过5轮的较量,最终加拿大麻将联盟技术总监张鸿谅以全胜的战绩夺得冠军,来自枫华源协会的吴常奇获得亚军,加拿大麻将联盟高副主席斩获季军。 这次“金拉米智力美洲多伦多站比赛”是由加拿大麻将联盟(CMF)作为协助FCG在加拿大推广金拉米的组织单位来承办、枫华源协会(MQA)的大力帮助,比赛由世界牌类游戏联盟(FCG)主办,比赛全称:FCG全球推广冠军赛美洲区多伦多站。 笔者在比赛现场了解到,这次比赛的选手有老中青不同年龄段的选手,除华裔以外,还有伊拉克族裔的两名选手参与。68岁的吴先生告诉笔者:人总要有一点乐趣,除了爱好玩排,还愿意打麻将,从中找到了快乐感,通过这样的游戏,提高了个人智力。有一位74岁的王義先生说,通过比赛不但增进记忆,还会考验的智力。 再此之前,王保顺先生对笔者说,金拉米是一种牌类游戏是两个人对阵,所以相比麻将需要专门的麻将桌并且是四个人的对弈来说,金拉米的灵活性更强;另外,比麻将更易入门,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技术含量。此次北美做为东道主主持的个人竞技活动,目的是在北美地区推广的一次智力运动,这类活动对提高参赛者的智力有极大好处。 “金拉米智力赛”美洲区多伦多站比赛采取抽签方式选择顺序,整场比赛按照棋牌类游戏规则进行。 左起:冠军:张鸿谅、亚军:吴常奇、季军:斩获 链接: 关于国际智力运动联盟:国际智力运动联盟(International Mind Sports Association, 简称 IMSA)是获得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GAISF)支持、具有国际地位的体育联盟组织。该组织成立于 2005 年,由世界桥牌联合会、世界国际象棋联合会、国际围棋联盟、世界国际跳棋联合会、世界象棋联合会及国际麻将联盟六个国际体育单项组织共同组成,集合了 400 余个国家和地 区的联盟,在全球拥有超过 500 个国际协会和近 5 亿参与者。IMSA 旨在将不同的智力运动国际组织聚集起来,追求共同的利益和目标,在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总会的支持下举办类似于“智力奥运会”的运动会,进而实现智力运动加入“奥林匹克运动”的目标。 关于世界牌类游戏联盟:世界牌类游戏联盟(Federation...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