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九月 22, 2018

我们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我们是怎样的加拿大人,也关乎加拿大政府的移民和难民政策。加拿大多元文化不仅仅关乎新移民如何融入加拿大社会,也关于加拿大人力资源和经济。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与加拿大经济发展完全脱节。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仅仅伤害我们的经济,而且撕裂我们的社会,将加拿大引入欧洲的难民两难境地。 一个可持续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基础,这个共同的基础就是无论文化背景如何,都为建设繁荣和强大的加拿大做出贡献。缺乏共同基础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我们的社会,滋生恐怖主义。小特鲁多2015年竞选时说多元文化基于共同的梦想和故事,这是无视历史和现实的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拿大作为移民国家,不同族裔有不同的历史经历,有不同的故事。缺乏共同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前提,所谓共同梦想就是没有贡献担当的争权夺利。我们不应该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不愿意贡献加拿大建设的移民,尤其不能接受只有富裕梦想而视宗教目的高于加拿大繁荣富强目的之上的移民和难民。加拿大接受了许多只拿社会福利而支持伊斯兰国的移民和难民,就是失败的极端多元文化主义的结果。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加重了国家社会福利负担,对经济毫无贡献,分裂了我们的社会。 2006年6月22日,加拿大政府对华裔做出正式道歉,道歉历史上对华人征收人头税的歧视性政策。这是高举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精神之举。哈勃总理在道歉讲演中讲道:从1881年开始,有超过1万5千的华裔移民先驱参加了加拿大最重要的建国工程,修建太平洋铁路。 对铁路华工建国贡献的肯定,奠定了努力建设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共同基础。肯定少数族裔对加拿大建国的贡献是建设性多元文化的基石。我们应该倡导以努力建设加拿大为基础的多元文化主义。如果我们有这样的坚实基础,我们就不需要提倡所谓多元文化的宽容。如果我们有了建设繁荣的加拿大的共同努力和目标,我们自然相互欣赏不同文化背景的族裔,文化背景不同只是生活习惯的不同,咖啡和茶各取所好。这是健康的多元文化。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张宽容,所谓宽容,就是我讨厌你,但我还容忍你,这是对族裔之间相互歧视的遮遮掩掩的“政治正确”,是掩盖问题而不在解决问题。健康的多元文化基于相互欣赏:我们生活习惯不同,我们丰富了加拿大文化生活。 一个健康的多元文化使得各族裔都在我们的经济建设中发挥自己的才干。如果一个族裔不能在经济建设中找到自己的角色,自然只能依赖社会福利,没有主观能动性,没有尊严,就会被社会边缘化,就会产生社会歧视现象。白左极端多元文化主义不把建设加拿大作为基础,最终使得一些不事生产只信宗教的族裔被经济体系边缘化,进而演变成社会歧视现象。健康的多元文化提倡自食其力,自食其力才有生活的尊严。这就是为什么努力建设加拿大应该成为多元文化基础的原因。为加拿大建设贡献的各种文化合成我们的多元文化社会。我们需要的是这种健康的建设性的多元文化,而不在白左的极端多元文化。 加拿大经济需要多元文化社会,因为加拿大社会是移民社会,加拿大公民是来着世界各地的移民。 一个成功的加拿大多元文化将有力推进加拿大经济发展,将积累加拿大高质量的人力资源,使得加拿大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优越的位置。建设性多元文化凝聚加拿大社会,白左极端多元文化分裂加拿大社会。在全球反恐的国际环境下,我们需要建设性的加拿大多元文化。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图文/作者 红枫       2018年5月13日,是传统的母亲节〔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一些国家的母亲节〕。“家和万事兴”,中华民族历来有爱家的传统。也正因如此,母亲节越来越被国人接受、丰富和升华。此时,枫华书琴艺术团在多伦多美利坚公园,为了宣传美德,传承母亲的美德,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母爱是家风愿当传播者活动,与其他族裔的群众一起,共同高唱母亲,赞美母亲,并击鼓传花与他们共乐。      古人所云:“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中国自古就有“母仪家风”的说法,怀揣对母亲的感恩之情,奏响好家风主旋律,母亲节从而有了更深远的意义。      枫华书琴艺术团一直是致力于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为社区各族裔文化服务的乐队。在出席各种文化活动中显露身手。       今天,这支服务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乐队,又义务服务于社区,受到了各族裔喜爱歌迷们的称赞。

变成了“香蕉人”也值得显白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历史上香蕉人是一种无奈,几代以后的移民了,已经是母语都忘记了,也信了基督了,也西装革履地用西餐了,整个人已经是白人了,只因还有一身黄皮肤,还受到种族歧视,这是一种无奈。网上有一个网站,原本就叫作“Ugly Bananas”,最近改为“Ugly Chinese Canadian”,是一个英文网站,因为英语已经是这些N代华裔的第一语言了。北美曾经都有《排华法案》,无论华裔怎么融入社会,这个社会就是以法律形式把华裔视为二等公民。广义的《排华法案》是歧视华裔的一系列的政府制度,不但限制华裔移民,已经移民的华裔也被剥夺公民选举权,被限制进入如律师、工程师和医生等专业职业(那些职业在那个年代需要选民登记号,剥夺了华裔的投票权就限制了华裔的就业范围)。 曾在网上看到一篇网文,题目是【做"香焦人"很好,做"芒果人"才是悲哀】,配上优美的音乐,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了。认为自己有适应能力,能够入乡随俗。自己显白也就算了,还要讥讽没能成为香蕉人的是芒果人很悲惨,这还不算,还说没人强迫你们移民,你们不适应可以不移民。历史上这些话是白人歧视华裔的话,他们设置华裔移民障碍,对华裔移民苛以人头税,华裔抗议认为这不公平,他们就会说这样的话:没人强迫你们移民,你不愿意交人头税可以不移民。如今这种话白人已经不敢说了,因为这是政治上不正确的种族歧视的言论。而这类话出自华人,这是华裔整体的悲哀。 华夏传统有入乡随俗的美德,尊重当地文化风俗。但是,北美社会的当地文化习俗已经不是主流了,北美的当地文化习俗是印地安人土著习俗。如果北美社会还是按照印地安人习俗,我是不会反对入乡随俗。但是,今天北美能够成为现代人类文明中心,得益于世界各地移民将自己祖籍国文化带入北美。一个文化融合的北美社会才是北美社会的优势,这在加拿大叫作多元文化,在美国叫作Melting Pot。华裔建设跨大陆铁路起了关键性作用,对北美工业革命有重大贡献和牺牲,如果不是华裔的这个贡献,美国就和巴西秘鲁一样不能统一,加拿大就和智利阿根廷一样不能统一,北美就不会超过南美成为今天人类文明中心,美国和加拿大也不可能有地缘政治上的地理优势。在美国,华裔、欧裔、非裔和土著是建国四族裔。在加拿大,华裔、英语裔、法语裔和土著是建国四族裔。现代文明是建立在工业文明基础之上的文明,华裔建设跨大陆铁路是北美工业革命的基石。以前在《排华法案》环境之下,华裔依然对北美文化有贡献,如洗衣业是华裔开创的行业,中餐馆是北美文化的一部分。不单铁路华工对北美经济有贡献,王清福等华裔前辈对多元文化有贡献,因为他们向白人宣传华夏文化。王清福等华裔前辈对北美公民社会有贡献,因为他们是北美人权运动的先驱。如今《排华法案》已经被撤销了,华裔应该对北美多元文化有更多的贡献,这是美国和加拿大公民建设北美的责任。甘为香蕉人是不思贡献北美多元文化,只有来北美享受的懒惰思想,不是北美的好公民。 在《排华法案》时期,华裔祖籍国文化受到歧视,这不奇怪,因为那是白人歧视其他族裔,奇怪的是今天华裔中间有人自己歧视华裔祖籍国文化,那篇文章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而鄙视没有成为香蕉人的华裔就是就是这种咄咄怪事之一。如今北美主流文化不是土著文化,而是移民带来的各自祖籍国的文化的混合。单一文化不是北美强大的原因,而是北美衰落的征兆。华裔来到北美生活了,就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建设北美,包括对北美多元文化的贡献,不贡献人类优秀的华夏文化是没有尽北美多元文化的公民职责。没有移民带入新大陆的祖籍国文化就没有美加国家的今天。努力创造一个芒果人得以心情舒畅地发挥个人聪明才智的社会环境能够避免如卢刚和蒋国兵这类扼杀北美人才的悲剧,努力创造一个芒果人得以心情愉快地发挥个人聪明才智的社会环境是华裔贡献北美经济和文化的重要事业。 历史上香蕉人的无奈是由于华裔被视为二等公民,因此华裔一直面临对国家“忠诚”的问题。李文和案件就是香蕉人遭遇“忠诚”问题的莫须有。为什么华裔会独有“忠诚”问题?独立战争时期保皇派站在英国一边反对独立,可曾听说过美籍英裔的国家忠诚问题?一战时期美国参战,德裔美国人拒绝参战而逃到加拿大政治避难,可曾听说过美籍德裔的忠诚度问题?冷战中国被封锁时期欧美之间的商业间谍活动就很频繁,即便如今信息时代欧美之间的知识产权问题依然有很多纠葛,可曾听说过这成为欧裔的忠诚问题?要讨论忠诚问题,先要了解忠诚的前提。忠诚是一种主从关系,奴才、仆人和佣人对主子有忠诚问题,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之间没有忠诚问题。北美新大陆,各裔移民是美加大家庭的成员,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所以兄弟姐妹反目掀桌子以至动杀机都不是忠诚问题,而奴才仆人不小心摔了一个玻璃杯就是忠诚问题。所以华裔在北美一直是模范公民,一直遵纪守法勤劳工作,却是唯一一个受到《排华法案》的制度性歧视的族裔,这就是一个由各族裔组成的家庭里华裔没有被视家庭成员而被视为仆人。如今北美社会已经废除了《排华法案》,但华裔的忠诚问题还在,这就证明《排华法案》的潜规则还在,华裔还没有被接受为北美社会平等一族裔,而被视为二等公民,工作必须比其它族裔更加勤劳,和其它族裔一样工作就有遭到解雇的危险。华裔是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华裔是北美当然的主人,那些甘为香蕉人而沾沾自喜的人有如做了太监还显白自己荣华富贵,那些讥讽芒果人的香蕉人就是做了奴才太监还讥讽贫苦乡亲没有被阉割。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的人就是继续陷华裔为北美二等公民地位的人,他们甘为奴才而不思成为北美平等一族裔。他们鼓吹去中华文化,鼓吹融入“主流社会”。华裔是建国四族裔之一,中华文化本来就应该是北美主流文化之一部分,何来融入主流文化之说?美化“香蕉人”鼓吹“融入主流”是对华裔之不义。 【做"香焦人"很好,做"芒果人"才是悲哀】作者不单对自己成为香蕉人沾沾自喜,而且对芒果人有点幸灾乐祸,讥讽他们悲哀,说没人强迫他们移民来美国。大家知道,如今国际经济是南北二元结构,和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经济类似。中国农民孔雀东南飞,全球南方国家都争取移民北方国家。移民发达国家是南方国家人民提高经济地位的捷径。当年加拿大开始征收人头税的时候是50加元,没能够阻止中国移民,后来增加到100加元,也没能阻止中国移民,以后不断增加,一直增加到500加元,相当于那时三年的劳工收入,还是没能阻止中国移民,加拿大征收华裔的人头税总额相当于太平洋铁路的全部投资成本。后来干脆来个《排华法案》禁止华裔移民。北美是新大陆,是一片处女地,至今不单人均占有资源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在今天国际秩序之下,是人均消耗全球资源最多的国家。今天的华裔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不应该鄙视那些偷渡移民在餐馆和工厂打工的非法华裔移民,他们有努力提高自己经济地位的权利。 欧洲随便一个15、6岁的小女孩离家出走来到北美也能够顺利移民,而华裔依然受到潜规则的隐性《排华法案》移民限制,这本身就是对华裔的不公平,而华裔内部对芒果人讥讽实在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争取自身经济地位提高要有尊严,不能以成为香蕉人沾沾自喜。香蕉人沾沾自喜就是移民的《葵花宝典》,要入宫求富贵,先自行阉割以便争取做奴才太监。华裔有理由移民北美,因为争取幸福是每个人的天赋人权。华裔有资格移民北美,因为华裔是现代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华裔对北美有重大贡献和牺牲。但是,这个移民应该有人的尊严,不能应该以成为奴才为代价。再富贵的太监依然是奴才。 我们还要警惕一种变相鼓吹“香蕉人”的言论,那就是把不愿意“融入主流”的华人等同于拥护中国反对美国的华人。这种言论混淆了政见不同与族裔平等两个问题,把争取华裔平等权益划归为政治异议人士,是歧视华裔是一种借口,好像华裔要再北美生活,就必须反对华夏文化,反对中国,必须去中国化,成为香蕉人。这是一种变相的歧视华裔的言论。乔姆斯基长年批评美国在拉丁美洲的政策,长期批评美国在拉美搞暗杀搞独裁,但他是美国民主社会的异议人士,依然在麻省理工高薪任教,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求他滚到拉美去。Michael Moore说古巴医疗系统比美国医疗系统好,还开船到关塔纳摩海安示威,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他滚到古巴去。Ron Paul批评美国是独裁国家,批评美国是警察国家,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他滚回欧洲去,反而有很多人支持他竞选美国总统。白求恩参加共产党,支持中国革命,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国家还把他的出生地定为历史遗址修建博物馆。兄弟姐妹闹翻天都不会有忠诚问题。华裔在北美这个能够有这些异议政见吗?为什么华裔有不同政见就被人喊滚回中国去?这不是置华裔于奴才地位是什么?华裔是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是北美当然的平等族裔之一,华裔有王清福等这样的人权运动先驱,对北美今天的民主社会有也有贡献,华裔于法于理都有成为异议人士的言论和思想自由,当华裔有政治异议持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时候而遭遇忠诚度质疑和听到滚回中国去的言论,就表明隐性《排华法案》的潜规则还在,华裔依然没有被视为北美平等之一族裔,华裔依然受到歧视。只是这种歧视今天更多地来自于一些自甘奴才的华人而不是来自于这些奴才要攀附的“主子”。 人类要避免战争,美国要避免衰落,唯一的途径就是美国有计划地从中国引入华裔移民,恢复美国华裔应有的平等地位,让华夏文化成为北美主流文化之一部分,让华夏文化的智慧进入北美政治外交内务,让“香蕉人”现象成为和“奴隶制”一样的美国污点历史。

科隆火车站没有蒙面巾的女人们

距今三千多年前,亚述人征服了巴比伦以后,做为征服者,他们的法典第40款规定:亚述人的妻子女儿上街必须蒙头,奴隶女不得蒙头。奴隶女蒙头要受到惩罚,看到奴隶女蒙头不举报的也要受到惩罚。亚述人征服了巴比伦,是征服者。被征服的巴比伦人沦为奴隶。蒙头就是亚述妇女的特权,蒙头就只是丈夫的财产,丈夫垄断妻子的性生活。而奴隶女可以受到男人随意强奸,任何人不得垄断其性生活,不得蒙头,这是标记。

自由党的碳税真有必要吗?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气候变暖是否就是人类烧石油的原因呢?人类烧煤之前地球暖过吗?根据《竺可桢与中国历史气候研究》,地球温度确实在烧石油之前也暖过。 “人类有观测的气象纪录至多只有二百来年的历史,这只是地球历史上一瞬。我们还很难说现在就是地球上最温暖的时期。如果观测纪录为标准,那么从第四纪以来,或者说大致从有人类以来的两百万年里,有百分之九十的时间比现在冷,而如果同大约五十亿年的地球气候的平均情况相比较,则有百分之十时间的气候比现在温暖。” “考古时期尚无文献记录及文献极少的远古时代。这一时期的重要文化遗址之一是西安附近的半坡村,大约存在于五千六百至六千多年前,属于仰韶文化。在这个遗址中发现原始人猎获的动物中有麞和竹鼠,现在这些动物只存于亚热带,而不见于西安一带,从而推断当时的气候必然比现在要温暖潮湿。在河南安阳,则有另一个遗址——殷墟,这是殷商(约公元前一四OO~一一OO年)故都所在。这发现的动物亚化石除了水麞与竹鼠外,还有獏、水牛与野猪,甚至包括了今天只存在于热带的动物。就从这个时代开始,中国有了字的纪录。殷代的甲骨中有数千件记载着与求雨、求雪有关的文字。当时安阳人种稻时间相当于现今阳历的三月,现在则要到四月中。甲骨文还记载有一位商王在狩猎中得一象,联系到河南所处古地名为豫——是人牵着象的标志,可见河南在当时比现在要温暖一些。再往东,在山东历城县,在一个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有炭化的竹节。根据这些发现,对照今天黄河下游与长江下游的平均温度与年平均温度,竺先生认为,正月份的温度比当时减低3℃~5℃,年平均温度大约减2℃。” 也就是说,根据哥本哈根会议的共识,把气候变化限制在变暖2℃的目标,就是回复到中国殷商年代的温度。 “夏殷之际的郯国(在今山东),用家燕的北来,以判定春分的到来。而在上一世纪三十年代的春分时节,家燕只飞到上海,还未到上海以北的郯国,两相对照,上海与三四千年前的郯国年平均气温要相差1.5℃。这一结果与考古时期用竹子分布区域变化的方法推测气温的结论是一致的。” 等全球气候再暖1.5℃,燕子就可以飞到山东了。 “周的文字初有刻在青铜器上的金文,后来有更多地刻或写在竹简上的文字。竹简的普遍使用与当时文字中有许多是以“竹”为头,说明周初温暖,黄河流域普遍有竹类生长,与现在大不相同。到了周朝中期,气候转冷,《竹书纪年》记载周孝王时汉江有次结冰,发生于公元前九O三与八九七年。不过一二百年以后的春秋时期,天气又再度转暖。竹子与梅树等亚热带植物在《诗经》里常被提及。例如《秦风》中载:“终南何有?有条有梅。”终山在西安以南,现在并无梅树之踪迹。战国、秦与西汉,气候一直暖和,到了东汉才有趋冷的记录,但为时亦不长。到了魏晋南北朝,气候真正地冷了下来,在公元四世纪上半冷到极点,渤海湾连续冰冻三年,冰上可行车马军队。六世纪中期北朝贾思勰所写的一本农业百科式的著作《齐民要术》,很注意物候情况。书中提到,河南山东一带石榴树从十月中开始就要用蒲藁裹起来,否则会冻死,可是今天在这些地方石榴可以在室外安全生长,无需裹扎。” 全球气候变暖的说词,什么时候变成了“全球气候变化”呢?历史上物候的记录,确实有气候变冷的时候。 “隋唐以后,天气又变得和暖起来。据记载,公元六五O、六六九与六七八年的冬季,首都长安都无冰无雪。八世纪初,皇宫中长有梅树,种有柑桔。梅树只能耐寒到-14,柑橘则只能耐到-8℃,有梅有柑是气候暖和的证明。” 没有工业碳排放,气候一样变暖。 “但到了十一世纪初期的宋代,北已经没有梅树,气候冷于唐朝。十二世纪,气候继续变冷。太湖不但在公元一一一一年全部封冻,而且冰上可以行车,湖上洞庭山的柑橘全部冻死。从一一三一至一二六O年,杭州春节降雪,每十年降雪平均最迟日期是四月九日,比十二世纪及前十年最晚的春雪差不多推迟一个月。十二世纪的寒冷从北到南直到华南与西南地区。一一一O年与一一七八年福州的荔枝全被冻死。四川的成都曾经生长过荔枝,张籍的《成都曲》云:“锦江近西烟水绿,新雨山头荔枝熟。”但到苏轼所生活的北宋,荔枝能生长于成都以南的眉山了。到了十二世纪的南宋,据陆游诗与范成大的《吴船录》,连眉山也不长荔枝了。” “虽然十三世纪初期到中期一段时间天气有转暖的迹象,但到十四世纪,冬季又是严寒了。一三二九年与一三五三年太湖再次结冰。黄河在一三五一年十一月时就有冰块漂流到山东,而现代的记载表明,河南与山东要到十二月份,河中才出现冰块。” 怪不得元朝北方游牧族下了中原,原来那么冷呀!兵法云,置死地而后生。宋朝气候变冷,颠覆了世界格局。北方游牧族因为气候变冷,难以生存,以武力南下,成吉思汗,横扫欧亚大陆。打断了中国宋朝科技领先的势头,动摇了欧洲中世纪政教合一的黑暗统治,使得欧洲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技异军突起。气候变化,导致世界格局变化,改变了人类历史进程。 自由党政府推行的碳税,是杞人忧天吗?

梦断金山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06年7月20日深夜,蒋国兵独自一人溜达到加拿大最繁忙的交通要道。他走到了加拿大交通最繁忙的401高速公路,走到了401高速公路最繁忙的多伦多大都市出入口。仰望天空,看天色如此熟悉而又陌生。小时候,他在湖北天门蒋湖村看过这样的天色,黄里透黑的天空兆示着急风暴雨将至。而此时,这天色也是黑里透黄,但这却是多伦多不夜城的灯火把黑暗推到远处天边后罩顶的黄天,多伦多城市灯火把天空映成澄光黯淡的黄色。如此相似而又如此陌生,天也是凉飕飕的,但这不是暴雨前的凉风,因为这风中没有稻香,而只有高速公路的汽油味。蒋湖村的黄天是充满风生云涌的生命爆发,多伦多的黄天是焖躁而死气沉沉。此时他看见的是一个忙碌机械运动但豪无生命的世界,公路上迎面而来的车头灯划破黑暗蔓延百里,金光涌动,好像天际流来的铁水。公路上离去的车尾灯红红点点密密麻麻,好像岩浆蠕动势不可挡缓缓远去。而他却孤独一人孓孓而立,看不到任何一个有生命的人影。蒋国兵与此繁忙世界毫不相干,格格不入。 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蒋国兵是湖北的骄傲,1979年蒋国兵高考湖北第一,考进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蒋国兵成为湖北的骄傲,成为天门的骄傲,成为蒋湖村的骄傲。从贫穷农村一步跨入繁华的祖国首都北京城,进入中国最高学府。他成功的秘诀就是勤恳厚道热爱学习。这是他人生最宝贵的价值,他的人生价值为乡亲父老所津津乐道,他们都让自己的儿女学习蒋国兵的榜样。性格即命运,蒋国兵刻苦好学厚道待人的性格使得他从一个干农活砍柴火的农村孩子变成高等学府的高材生,又使得他从发展中的中国来到发达国家加拿大,正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从蒋湖村到北京再到多伦多,人均消费水平是一处比一处高,此时蒋国兵已经拥有双博士学位,既拥有美国知名的普渡大学物理学博士有拥有加拿大知名的多伦多大学的化学博士。此前两个月,蒋国兵还给父母打了电话,说买了有花园后院的房子了。性格即命运,这个人均消费资源名列世界前八名的加拿大,天资聪颖的双料博士蒋国兵竟然难以找到工作。每次求职的失败都是对他刻苦学习人生价值的否定,他40多年来拥有的宝贵的人生价值求职一次被否定一次,求职一百次被否定一百次,求职一千次被否定一千次。双博士这样的资历,在他人生路上曾经是最好的上进资本,而此刻却成为求职的不可逾越的障碍。一生积累的学识成此时成了生活的累赘,一生屡试不爽的刻苦学习价值此时却一钱不值。他一生的学而优则仕的价值被职场否定了。他的人生价值从移民的悬崖上坠下了深渊。移民了,他登上了天堂;移民了,他走入了地狱。博士学位和花园房子这些在中国是值得骄傲的人生资本此时变成了他生命中难以承受的负担,他一生践行的好学肯干的价值此时变得分文不值毫无用处。人还是同样的人,价值还是同样的价值,文化环境变了,经济环境变了,已经44岁了,把一生培养出来并践行的一种社会价值推翻重来已经很难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国内成功的性格移民后却变成失败的性格,这个性格难以改变。 绿色成荫的Don Mills 河谷是多伦多难得的靓丽的美景之一,弯弯曲曲Don Mills公路有一种女人般媚妩的曲线美。从401高速公路开车沿Don Mills河谷蜿蜒而下进入多伦多商业中心,可以欣赏到Don Mills河谷底下郁郁葱葱的树梢和许多横空高跨的公路天桥。良辰美景奈何天,21日凌晨约2点半,蒋国兵从Don Mills公路和401公路立体交叉上坠落,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移民有如一个楔子,插在他和这个世界的中间,把他与这个世界永远分离。 华裔移民主流是精英,主流是投资移民、技术移民和留学生移民。精英早逝,令人扼腕叹息。我们既然是精英,就应该在政界垦荒拓土,占据一席我们应当得到的地位,提高我们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开拓我们的生存空间,让华裔移民得以施展才华,为加拿大做出更大的贡献。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华夏文化体验馆将举办首届花朝节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将举办首届花朝节 图文/作者:红枫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2018年3月18日,在华夏馆召开了花朝节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3月31日在多伦多举办首届花朝节庆典。      花朝节是纪念百花的生日,简称花朝,俗称“花神节”。花朝节曾经在全中国非常流行,其重要性和中秋节一样。在3月31日(农历二月十五),由“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主办,“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承办的花朝节庆典,将让华夏文化的古老传统,第一次在加拿大多伦多再现,介时将有“十二花神”在美女观礼者们的簇拥中,进行焚香、献礼、献果、祭拜花神。      该团体计划在各种重要传统节日,举行相关庆典活动,让本地华人不时地体验具有浓厚“中国味”的文化生活。大家可以期待端午节、七巧节、观莲节、中秋节和重阳节等等庆典活动。      据悉,本届花朝节将汉文化的主题植根于传统文化节庆,会有大量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彩的文艺演出,让大家得以近距离体验亲身感受花朝节及汉文化的独特魅力,延续传统文化的当代内涵,大力弘扬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欢迎热心华夏文化的团体和个人赞助本次活动。有关花朝节详情,请联系:微信abcd44332211, 电话:416-896-0443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有:万锦市议员何胡景先生,万锦市议员杨绮清女士,全加华人联会秘书长、多元文化民间艺术协会会长沈谢元女士,枫华书琴艺术团(协办)团长王乃元先生、东枫彩多元文化艺术团(协办)团长王静华女士,以及多个兄弟文化团体,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的会员们,借新闻发布会的机会,与议员们,各团团长,会长及华夏文化爱好者们,就中华文化的传承和传播进行了交流。                          据主办方负责人林圣奇介绍:“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致力于传播华夏传统文化。并以切实行动让多伦多华人华侨真实体验传统文化。同时也希望把华夏文化传播给不同族裔的朋友,为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做贡献。”      本次花朝节的主题是:“传统+创新,仕女+自然”,Vally view gardens 花圃园将对花朝节提供鲜花赞助,她将以前所未有的场景展现在你的眼前。  ...

Kellogg’s家族是中国留学生的亲戚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如今物质丰富了,时尚吃点杂粮什么的。早年我住在广州,倒是没有杂粮,也就是吃三级米。 79年在北大食堂,看到金灿灿的窝窝头,试着吃一个,嗨,那棒子面窝窝头怎么咽呀。 初到海外,牛奶便宜呀,吃早餐的时候,用牛奶泡一碗Kellogg's玉米片,咦,这不也是粗棒子面做的吗?怎么又脆又甜那么可口呢? 说起来,Kellogg's玉米片还和中国第一个留学生沾亲带故呢。 Kellogg玉米片公司是1906年2月19日创办的。 创始人William Keith Kellogg 1860年4月7日诞生于Battle Creek,Michigan; 他父亲John Preston Kellogg 1807年2月14日诞生于麻省Hadley; 其父亲Josiah Kellogg 1767年7月15日出生; 其父亲Gardner Kellogg 约1723年出生; 其父亲Nathaniel Kellogg 1693年9月22日生; Nathaniel Kellogg 的一个同父异母弟弟 Ephraim 1709年8月2日出生; 其子 Martin Kellogg 1744年1月8日生(受洗日,教堂受洗纪录,不一定是当日生); 其子Bela...

“华夏汉宴2018″汉服饰交流展示中国风俗

华夏汉宴2018---汉服文化闪亮耀眼 一场中西汉服饰交流展示中国风俗 图/文作者:红枫        2018年2月19日,一场中西汉服饰交流展示中国风俗的“华夏汉宴”,在万锦市拉开帷幕。       华夏汉宴2018---汉服文化闪亮耀眼,全场灯火辉煌节日浓浓。与会者穿着节日的盛装,载歌载舞展示着华夏服饰的内在之美。这是一场中国文化的交流,这是一场中西合璧艺术的“华夏汉宴”。 中国古典诗词颂歌传唱,中国民族歌曲现场器乐奏鸣烘托着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 Markham Mayor Frank Scarpittii 萬錦市長前来舞台助唱,他身着汉服,好像是一个华夏文化的传播者,他的登场献艺唤起全掌声。名书法家陈汉忠书法,展示中国汉隶文化的精湛。 (点开放大图片可以下载)

因善称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教会慈善捐款是免税的,而且免的都是最高税率哪部分。但这一部分捐款是使用于教会教友内部的。由于华人教会少,华人佛堂往往也没有利用这个慈善捐款的免税利益,结果是华人社区建设落后,因为华人收入都交税了。而其它族裔社区繁荣昌盛,因为他们有教会将大量收入保留在社区之内。 比如,华人收入交税后,还得自己交钱让子女上托儿所、课后班。但教会周末开的星期日学校,手工班,托儿服务,用教会的钱请教师保姆,变相都是政府补贴(免税慈善捐款)的社区服务。 我最近去一个教堂,每周听礼拜约150教徒,每周教众捐款1万余,每年60多万,教徒全家午饭免费,咖啡免费,子女这个班,那个班,看管小孩的教友时薪又高又免税。 为什么华人社区脏乱差?依靠政府是无法建立好社区的,只有依靠教会,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截留收入,在通过慈善事业,将社区建设好。 一个教堂每年60万捐款,以50%税率计算,相当于政府每年资助可这些教徒30万。 我曾经认识一位犹太人,从前苏联到欧洲,再到非洲,最后到美国读大学,一切费用都是教会出资。条件是找到工作后,按圣经所言,将10%收入捐给教会。注意,他在读研究生。毕业以后的哪10%不捐献的话,也有大半要交税。 为什么犹太人移民都到社会上层,而中国移民都去餐馆打工,实际上犹太人初来乍到也是一贫如洗,但有教会财力支持,得以无生活后顾之忧。 但是,西方宗教和中国宗教有重大区别。西方宗教是因信称义,中国宗教是因善称义。虽然一神教信仰的是同一个上帝,但是,基督教认为只有信耶稣才是真的信上帝,伊斯兰教认为只有信穆罕默德才是真的信上帝,犹太教认为只有信摩西才是真的信上帝。信仰宗教成为西方一神教的目的。西方一神教宗教认为,自己的教就是唯一真理,其它宗教都是邪魔外道。这显然有悖于宗教自由的理念。宗教自由的基础,在于承认其它宗教的合法性,垄断真理的宗教不可能有宗教自由。埃及基督教受到伊斯兰教迫害,就是两个宗教无法平等尊重,没有宗教自由。垄断真理话语的宗教不可能平等尊重其它宗教。特朗普去年底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发国际政治震荡。耶路撒冷是西方三个一神教的共同圣地,换到中国宗教,那是三教同源,三教和睦的的重要纽带,但是,在西方一神教因信称义教义下,这里成为宗教战争不断的震源。 中国宗教是因善称义。释道儒是求真求善求解脱求自我实现的不同途径。所谓万法归宗。个人修行方法不同,但向善的本质是一样的。中国三大教都不垄断真理,都认为其它宗教也可以达到真善美。如此才有宗教自由的平等尊重的基础。如果真理比作罗马,宗教比作大路,那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劝善渡化,其功一致,修己利人,其趋一也。 西方一神教认为信教本身是目的,是真理。中国宗教认为信教只是一种修为方法,是求善的途径,不是善本身,不是真理本身。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修养方法,可以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才有可能建设出真诚的宗教自由的社会。 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在因善称义可以消除很多极端思想。全球恐怖主义是由于原教旨穆斯林,原教旨穆斯林坚持因信称义,认为只有信穆罕默德才是真善美,其它信仰都是邪恶,因此才有了全球恐怖主义思潮。 华人教会对建设华人社区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华人教会也应该吸收中国宗教因善称义的精华,以因善称义取代因信称义,为加拿大多元文化和宗教自由做奠定新教义,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高举因善称义,摈弃因信称义,华人教会就可以迅速发展壮大,因为这符合反恐世界潮流。因善称义的宗教不强人所难,开放包容,可以相互学习借鉴,联合成更大的信仰力量。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