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一月 21, 2019

阴阳平衡、和而不同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一、中西辩证法哲学 和老子辩证法最接近的西方哲学,可能就是黑格尔的辩证法了。老子和黑格尔都是大哲学家,都有辩证法。《道德经》五十八章说: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家喻户晓的《塞翁失马》的故事,生动形象地解释了道家辩证法。黑格尔辩证法是马克思主义三个来源之一。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中的辩证,就源于黑格尔哲学。 那么,老子的辩证法和黑格尔的辩证法有什么不同呢?《道德经》中讲道,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万物之母也。又讲道,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还说“有“和“无””是同出而异名。黑格尔著的哲学著作《大逻辑》和《小逻辑》,基础篇章就是“有”论(Being),黑格尔的辩证法从“有”开始,从对纯“有”的否定而生出“无”。 就本体论而言,老子和黑格尔都是辩证唯心主义。老子的“名”和黑格尔的“理念”,对唯心主义来说都是第一性的。无名万物之始,万物生于无,这是老子的辩证唯心主义。黑格尔的辩证唯心主义则认为,宇宙始于纯有,对有的否定而生出了无,黑格尔从对“有”的思辨,而演绎出宇宙林林总总。老子和黑格尔都有“有”和“无”的二分法,都用这个二分法解释宇宙本体。不同点之一,是老子尚“无”,黑格尔尚“有”。老子是“无中生有”,黑格尔是“有中生无”。不同点之二,老子的“有”和“无”是同出而异名,本来就是一个宇宙本体的两面。黑格尔的“无”是对“有”的否定而得出来。如果把这两种哲学理念应用于社会构筑,老子就自然得出和谐社会的念,黑格尔就自然得出斗争社会的理念。前者可以得出和而不同,后者则容易导致非黑即白的极端。 黑格尔的运动论,就是“有”和“无”的相互否定而产出运动。如行走,就是向前倾斜摔倒否定了直立,上一步就是站立否定了摔倒,如此否定之否定而产生运动,就是“有”站立和“无”站立的否定之否定而产生运动。“否定”有尖锐对立和非黑即白的含义,马克思根据黑格尔的辩证哲学都演绎出斗争哲学,认识人类社会就是阶级斗争推动的,封建主义否定奴隶制,资本主义否定封建主义,共产主义否定资本主义的阶级斗争的社会运动结果。   二、阴阳运动论 老子的运动论不同,老子的运动论不是由“有”和“无”构成的。老子的运动论是由“阴”和“阳”构成的。同样的运动,如走路,站立为静为阴,倒下为动为阳,阴阳交替周而复始就是运动。《道德经》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阴阳”与“有无”的区别在于,“阴”和“阳”是相辅相成的,缺一而不成世界;而“有”和“无”是对立的。“有”和“无”是非此即彼,“阴”和“阳”是亦此亦彼。“有无”运动论是否定之否定,是斗争结果。“阴阳”运动的物极必反,月满则亏,不是对立斗争,而是相互依赖,相生相伴,相得益彰,水火交融。儒家把“阴阳”运动论发展的更加系统和完备,儒家十三经之首《易经》就是阴阳哲学经典著作。 量子力学的开创,就得益于阴阳哲学。量子力学的解释,主要来自于波尔领导的哥本哈根学派。波尔生前崇拜中国的阴阳哲学,哥本哈根大学的波尔塑像刻有阴阳鱼的符号。量子力学有物质的波粒二像性。波尔的氢原子波函数解,是量子力学唯一的精确解。物质的粒子性,就是“有无”本体论,高能物理研究粒子的产生和湮灭,就是基因物质的粒子性,就是基于“有无”。物质的运动是波动性,就是“阴阳”运动论,波峰为阳,波谷为阴,阳极生阴,阴极生阳,周而复始,是阴阳运动基本规律。物质传播运动的时候,必然有阴有阳,阴阳是亦此亦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物质产生和湮灭是,是非此即彼,要么“有”,要么“无”。物质波粒二像性当年令许多物理学家难以接受,却从中国的阴阳哲学得到合理的解释。 三、和而不同 中美两国交往就有很多各自哲学的背景。美国习惯非黑即白,你不是资本主义,就是共产主义,不是民主,就是独裁,喜欢零和博弈;中国这喜欢老子哲学,和而不同,发明很多令西方难以想象的中庸融合概念,如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当然是资本运作,市场交换有赖于产权所有,市场经济明明白白的资本主义,可是偏偏带上了中国社会主义的烙印,西方因此大叫中国不遵守规则。中美建交的三个联合公报,就应用了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阴阳哲学原则。中美建交联合公报既有双方共同声明,也有中美各种的单独声明。中美交往,美国容易走“有无”的非黑即白,零和博弈极端,而中国则每每应对以“阴阳”的太极推手。中国因此提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 阴阳哲学的关键一点,是不同不是对立,对立不是对抗也不是斗争更不是非此即彼。不同不仅仅不是对立,而且还是相互补充。《道德经》说: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在道家辩证法看来,和而不同是宇宙规律。有了宇宙的多样性才有了和的美妙。所以,弘扬中华文化和的观念可以推进加拿大多元文化健康发展。 我们华人在加拿大多元文化中生活,要获得平等的政治和社会地位,必须应用和而不同阴阳哲学理念。一味地追求去中国化和欧化,就违反多元文化理念,造成对华裔的歧视的合理化。而要在多元文化社会中和而不同,首先要华裔自身内部和而不同。儒家经典《大学》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四个阶段依次渐进,修身是基础,华裔内部的和而不同是立足社会和而不同的基础。 华裔参政议政,有些华裔支持保守党,有些华裔支持自由党,这是政见不同,政见不同的华裔应该是和而不同,平等对待不同政见者,不能人身攻击,更不能非此即彼的对抗和斗争。古有管鲍之交,各为其主,管仲箭射齐小白,齐小白登基后,鲍叔牙推荐管仲做宰相。齐桓公接受了鲍叔牙建议,以大度成大器,成就了齐国的盟主地位。管鲍各支持一个“党”(公子),不损害他们之间真诚的友谊。我们华裔也一样,在为华裔争取平等政治和社会地位的过程中,不应该被两岸三地意识形态分裂,不应该被宗教信仰不同而分裂,而应该是和而不同,以各自能够动员的资源,和而不同地提升华裔政治地位。 保守党和自由党的理念,也是一阴一阳。保守主义主静为阴,自由主义主动为阳。当保守主义极端为白人至上的时候,当华裔就难以得到平等对待时,我们就会倾向于改变,倾向于自由党,所谓穷则思变。当自由党动得过分了,把平等对待同性恋变成张扬同性恋,把性自由性解放降低的学龄青少年,把平等对象信仰自由变成容忍一种宗教歧视其它信仰,这时我们就倾向于保守党。这个华人政治思潮运动也是阴阳交替,没有非黑即白的对立。我们华人更加中庸,两党任何一个走到极端,都会让我们倾向于支持另一个党。自由党变动过头了就是过犹不及。我们社会思潮的运动是阴阳交替,哪个党极端过头了,我们就支持与其对立的党。 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是和而不同。华裔中有不同意识形态,不同政见,不同信仰,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个缩影。这些不同不是华裔不团结的理由,而应该是华裔得以生机勃勃的基础。如果多元文化社会是加拿大的优势,那么,华裔社团的多元化也应该是华裔的优势。本着和而不同的华夏文化理念,我们华裔内部的多元性不应该成为我们不团结的借口,而应该成为成就我们的政治力量的崛起的优势,而这个优势的形成,就需要和而不同。两岸三地不同意识形态的华裔,不同宗教信仰的华裔,不同政见的华裔,也应该建立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联系,为华裔的平等政治地位而共同努力。 四、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 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和中国革命实践的相结合。中国革命是农民革命,和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革命有太大的历史差距。马克思经典理论是先有了资本主义,才有无产阶级革命。中国资本主义在列强压迫下百年无以发展,所以有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即无产阶级政党领导下的资产阶级革命。建国后土地改革,就是资产阶级革命,造就一大批小资产阶级:有土地生产资料的农民。 马克思认为公有制是共产主义的特征,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要取代资本主义,但是,如何取代,怎样取代,无产阶级在一个国家取得政权后如何运作,这些都没有答案,这些都是中国自己走出来的。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实践就发生了重大变化,尤其是2012年以来,在国内强调和谐社会,在国际强调互利共赢,这是道家阴阳和谐哲学,不是黑格尔的斗争哲学。 马克思认为资本是人的异化,人创造了资本,但资本支配了人类社会,资本意志无视人道主义。长期以来国际共运根据黑格尔的否定之否定原理,认为社会主义就是要否定私有制,否定资本,才进步到共产主义。但是,中国社会主义特色市场经济显然不是这种教条。市场经济就是资本运作,就是靠资本运行,因此,社会主义不一定要否定资本,只需消除资本的异化就可以,即资本应该是贯彻人民意志的市场力量,即中国一带一路应该是人的意志战胜资本意志的战场,是代表人民意志的人民资本战胜自在的肆无忌惮的资本意志,从而消除人类的异化,让人类创造的资本为人类所用,而不是让资本意志凌驾于人类意志之上把人作为资本盈利的资源。 中国在国际上主张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就是和而不同,这不是斗争运动理论,而是阴阳交替运动论。不断改革,就是不断平衡阴阳,不断阴阳交替,从而促进社会进步。伴随着中国文明的伟大复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第二次中国本土化。这是马克思主义的进步。 经典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只能在全球共同实现,只能在全球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这个资本主义往共产主义发展的过程,也应该是消除人类异化的过程,是人类意志驾驭资本意志的过程。西方发达国家垄断国际市场,维护全球经济南北结构,吃垄断利润。垄断破坏了市场经济,阻碍市场自由竞争的行为,西方列强因此阻碍了发展中国家资本主义发展的道路,使得资本主义无以在全球实现,也无以过渡到共产主义。一带一路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国际化,在帮助发展中国家工业化,市场化,现代化,实现资本主义的发展。这个实现要克服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帝国主义政策的阻挠,就必要有贯彻人民意志的人民资本与国际垄断资本抗争。 人类的解放就是从资本意志压迫下解放,就是以人的意志驾驭资本,消除资本异化。这个过程,不是与资本你死我活的否定之否定的斗争过程,而是与狼共舞,与资本共存的阴阳交替过程,让人的意志不断的战胜资本的意志。 周期性经济萧条是资本主义的特征,中国改革开放40年没有经济萧条,这是近代经济史罕见的现象,这是市场经济罕见奇观。这实际上是先生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本质,那就是资本意志在中国受到人的意志的规范,资本异化被消除的结果。 为什么市场经济发展了,资本越来越多了,中国社会主义反而越来越强了?这就是阴阳运动轮的结果。 (图:哥本哈根大学的波尔塑像,塑像座上刻有太极阴阳鱼符号,纪念一个人的一生,以他最崇尚的中国道家哲学为他人生特征。)

加利布致公堂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史溯加利布,携浩气东来,精忠更壮风云色; 百年致公堂,看洪门麾下,肝胆犹彰天地间。 ---恒之 (图:笔者在基齐纳旧货店淘得“太平天子万年江山福寿龙云盆”,疑似太平天国残部赴金山散落在北美的文物。盆内正中是一个圆浑的“福”字。“福”字的内裹一“寿”字。盆内有“太平天子万年江山”楷书,“万”字为太平天国实行的简体字。盆外侧有龙云图案,盆内“绿叶扶红花”和“水纹”图案。盘直径18公分,高5公分。) 加利布(Cariboo)是菲沙河谷上游的金矿区,地处卑斯省的洛基山脉内,早年加拿大华人淘金多在这一地区。 洪门致公堂源于旧金山。1864年(同治三年)6月,湘军攻陷天京,太平天国辅王杨辅清剃发易装,流亡到澳门,聚集残部加入洪门。1865年杨辅清随洪门兄弟转辗到旧金山,于1869至1870年间建立旧金山致公总堂,奉太平天国幼主洪福为致公堂始祖。全球基督教派有3万3千之多,太平天国乃基督教中国一支,为拜上帝会,为天国。洪门只认义气,不论信仰,洪门兄弟可以是天主教徒,可以是基督徒,可以是佛教徒,可以的道教徒。正所谓“有容乃大”。 1876年,林立晃,赵喜,叶惠伯和李佑耀等从美国西雅图埠到了加拿大的域多利埠(Victoria),拓展致公堂。1877年1月《殖民者报》(Colonist)报道一个地下秘密社会的葬礼,很可能就是致公堂的活动,但致公堂那时候还没有会所。1876年,加利布的茂士埠(Quesnel Mouth)建立了加拿大第一个致公堂。茂士埠就是今天的干尼路(Quesnel)镇。茂士埠原本是海湾公司(The Hudson Bay Company)的皮毛贸易货站,1860年代有两个旅店和两个杂货店。茂士埠地处干尼路河流入菲沙河的河口,当年是淘金华人去百加委路的交通要道。今天在加利布高速79号公路上。1884年域多利中华会馆登记有5千多会员,其中405会员在茂士埠,他们77%是广东开平县人,大部分是洪门兄弟。开平华人汇款回乡,建了很多碉楼,开平碉楼如今是世界文化遗产之一,是广东侨乡旅游热点。 (图:茂士埠《致公堂》,1925年6月25日茂士埠唐人街被大火烧成灰烬,《致公堂》也被烧掉了。) 1882年,加利布的褔士埠(Quesnel Forks)建立了加利布第二个致公堂,褔士埠是一个金矿,1870年人口达5千之多,大部分是淘金华人。1884年有中华会馆登记在册的180华人,49%来自广东台山。铁路华工来自广东四邑:台山、开平、恩平和鹤山。褔士埠位于干尼路河与加利布河汇合处,是加利布地区的大金矿,只是修马路的时候没有修到褔士埠,而是修到了百加委路,结果百加委路成为了加利布地区的都城。 (图:1867年加利布大道(Cariboo Wagon Road),从1860年开始修建,1865年完工。亦称皇后大道(Queen’s Highway)从温哥华的耶鲁要塞(Fort Yale)一直通到百加委路。) 1882年,百加委路洪顺堂改名为致公堂。1884年7月25日,温哥华菲沙河入海分叉处的新西敏寺市(New Westminster)成立了致公堂。新西敏寺市是太平洋铁路西端支线的一个港口。太平洋铁路西边终点在穆迪要塞(Fort Moody),在新西敏寺市北边10公里处。新西敏寺市当时是仅次于百加委路唐人街的加拿大第二大唐人街。 1885年11月7日太平洋铁路建成,金矿也枯竭了,大量淘金华人和铁路华工滞留在卑斯省,有人留在当地务农,也有到域多利和温哥华寻求新的生路,他们在当时种族歧视的环境下,开创了洗衣业,发展了旅店和中餐馆,不断向加拿大东部迁移。 致公堂总堂在旧金山。1886年正月二日域多利成立致公堂总分堂。1890年冚巴伦(Cumberland)成立了致公堂。冚巴伦是一个煤矿,在卑斯省的维多利亚岛中间,距南边的域多利有200公里,曾经号称是北美第二大唐人街。1892年温哥华成立了致公堂总分堂。1895年满地可成立了致公堂。1896年多伦多成立致公堂总分堂。1899年锦碌(Kamloops)成立了致公堂。锦碌在菲沙峡谷的北边,很多修建太平洋铁路的华工定居在这里,并有一个华人公墓,内有铁路华工墓碑。 洪门在加拿大的建立,从一个侧面见证了华人移民加拿大的历史脚印。 (图:1910年冚巴伦的唐人街)

孙中山和大亚洲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1929年6月1日,南京举行了奉安大典,将孙中山灵柩从北京香山碧云寺迁移到紫金山中山陵。奉送灵柩的队伍延绵六里多长,出南京市沿中山路往中山陵行进。跟在灵柩后边的是宋庆龄、宋子文、蒋介石夫妇、孙科夫妇、……等。奉安大典队伍中,还有一群日本人,其中有两位75岁高龄的老者:头山满和犬养毅。 1929年。前排左一:头山满;左三:犬养毅;左四:蒋介石。 头山满、犬养毅还有宫崎滔天等孙中山的日本朋友,和孙中山有着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大亚洲主义。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孙中山思想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研究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文化,可以让我们理解中国近代历史中中国和亚洲周边国家的关系,同时也可以为我们今天应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提供文化武器。 欧亚大陆是难以分割的一个大陆,亚洲的地理边界至今难明确界定,亚洲一词一开始就是一个地缘政治的词汇,一开始是用于区别于欧洲的一个词,一开始就隐含了欧亚敌对的国际政治环境。亚洲一词最早出现于5世纪的希腊语中,义指伊斯坦布尔海峡以东的波斯,后来泛指欧洲以东是所有地域,隐含有欧洲受到来自东方的威胁的含义。 满清晚期,1840年,英国军舰来到中国口岸,发动了鸦片战争,于1842年迫使满清签下了《南京条约》;德川幕府末年,1853年,美国军舰来到东京湾,打开了日本封闭了200年的门户,于1854年迫使日本签下《神奈川条约》。至此整个亚洲都沦为了西方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亚洲面临了共同的命运,对内要改造旧制度,对外要抵御西方侵略压迫,中日有识之士都同时认识到西方的强大在于科学民主,在反抗西方压迫的同时学习西方。这是大亚洲主义的历史背景,大亚洲思潮的兴起是感受到欧洲列强侵略的结果。 大亚洲主义的社会基础在于亚洲各国面临相同的地缘政治困境。日本德川末年的思想家吉田松阴著书办学宣传“尊王攘夷”,尊王,就是反对幕府;攘夷,就是赶走列强。后来吉田松阴被德川幕府处死。然而,吉田松阴培养的一批维新志士明治维新成功了,不但摆脱了西方的压迫,而且甲午一战击败满清,迫使满清签下《马关条约》,更于1905年打败俄国,打破了黄种人打不过白种人的神话,成为大亚洲主义的强心剂。 满清末年思想家康有为1891年在万木草堂办学培养了一批维新人士,1898年百日维新失败,大批维新人士流亡日本,原因就在于日本维新志士和中国维新人士同病相怜:日本维新志士受幕府迫害,中国维新和革命志士受满清迫害。接济中国流亡人士的日本人,如头山满、犬养毅和宫崎滔天等都是大亚洲主义者,都是即有志学习西方改革本国旧制度,又反抗西方侵略的志士。梁启超流亡日本,就用了吉田松阴做为自己的化名,尽显仰慕之心。孙中山的同盟会,就因为得到了这些具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日本维新志士朋友帮助而在日本成立。大亚洲主义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抵御西方的色彩,隐含了亚洲人有共同的命运。 1897年孙中山和他的日本朋友在东京。二排左二:孙中山。后排中间:宫崎滔天。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日本和朝鲜等进步人往往相互支持,这些历史现象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影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革命也有印度、越南、朝鲜等国家进步人士参加,中国帮助越南抗法、抗美援朝和援越抗美,这些亚洲国家相互支持的历史现象虽然被划为国际共运的一部分,但也体现了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的精神。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是亚洲平等联合反对列强的共产主义思想的一部分,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儒家理念的一部分。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和日本的大亚洲主义是形形色色的泛亚洲主义思潮中的分枝,是近代欧洲列强压迫亚洲民族的产物。 日本的大亚洲主义的其中一支,认为亚洲乃至世界都必需由日本领导,带有很强的日本大国沙文主义,后来演变日本称霸亚洲的理论基础,成为日本侵略亚洲的大东亚共荣圈战争宣传,成为和希特勒种族主义一样的日本至上的种族主义,大东亚共荣圈臭名昭著,致使二战后大亚洲主义销声匿迹。直到本世纪初中国经济的崛起,全球经济重心逐渐以往亚洲,有关大亚洲主义的研究论文又重新引起学界的重视。 日本大亚洲主义中有一支对孙中山影响最深,那就是以宫崎兄弟为代表的大亚洲主义。宫崎滔天的一个兄长宫崎弥藏,认为中国文化的精神才符合天道,认为只有通过中国革命,复活中国的道德精神,才能解放中国,然后解放亚洲,最后解放全人类。宫崎滔天努力的推动这种世界观,他寻找中国的领袖,支持中国的革命,要把中国文化精神弘扬世界。宫崎滔天的理念与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理念一拍即合,于中国维新人士的“大同世界”理念心有灵犀。1905年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宫崎滔天就成为了同盟会创会会员,这种不分中日为了一个理想相互支持的行为就是实践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来源于日本德川末年的“中国的道德,西方的科学”的思想,与中国洋务运动中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如出一辙。这种大亚洲主义肯定了西方制度的先进和科技的进步,但是,基于西方侵略亚洲的野蛮行径,中日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西方的道德观念不如中国的文化的道德观念。西方的国际道德规则基于强权政治,这在中国文化中被称之为霸道,而中国很早就摒弃了霸道而崇尚王道。孙中山在他1917年写的《中国存亡问题》中,就认为中日关系是共存亡的关系,日本不能没有中国,中国不能没有日本,在大亚洲主义原则下,中日可以共同开发太平洋西岸的资源,而美国可以在门罗主义原则下统一太平洋东岸,以此达到世界的永久和平。 近代史中的中日关系是令人伤心的历史,日本屡屡给中国造成伤害。但是,中日关系中并非总是交恶。中国近代史最有影响力的三个人,孙中山、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对中日友好有过很高的期望。孙中山1924年在日本神户以大亚洲主义为主题的讲演,就希望日本走儒家王道的道路,不要走西方霸道的道路。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本着中日友好的信念而放弃日本战后赔款,可惜的是,由于历史原因,这个百年的中日友好的梦一直没能圆。同盟会得到日本友人的很多支持,中日文化和学术交流中应该多挖掘一下孙中山同盟会在日本的历史,反省中日关系走上歧途的原因,可以扩大中日相互理解。 与日本进行文化和学术交流中研讨大亚洲主义和同盟会在日本的建立,可以增加中日的文化归属的认同感,以此缓和中日之间的对立乃至仇恨情绪,为中日友好建立基础。对日本文明进步起关键作用的中国因素有汉字、汉传佛教、王阳明儒家心学等,日本人种和中国一样,相貌上难以区分,但安倍价值外交坚持的是日本脱亚入欧的理念,把日本文化归属的认同划到欧美一边,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地缘政治版图的交界线,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国际政治的潜在战争热点,使得中日友好如水月镜花。 西方地缘政治战略中,最著名的是分而制之各个击破,分而制之。西方列强把这种理论应用到东亚就是把儒家文化版块分割为几块。最明显的是法国把越南汉字拼音化,结果把越南人的文化归属认同分裂出去。今天网络水军不仅仅分裂了中日的文化归属感的认同,而且挑拨中韩关系,乃至挑拨港台与大陆的关系。1994年4月6日起的100天中间,卢旺达发生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死亡近百万。 卢旺达人口中有15%图西族,有85%胡图族。那么,什么是图西族和胡图族呢?图西族和胡图族的区别,不是人种不同,不是血缘不同,不是文化不同,不是语言不同,也不是繁衍地域不同。之所以有图西族和胡图族,主要是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不同而形成的所谓民族。卢旺达所谓的图西族和胡图族,相当于今天的港人和大陆人或者台湾人和大陆人,西方以意识形态分裂中国,已经使得不少台湾人在海外说自己是台湾人而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从卢旺达大屠杀的历史和台独思潮现实可见地缘政治中舆论和文化战争的严重性,这也是回顾孙中山大亚洲主义的现实意义。孙中山强调亚洲儒家的王道,而日本却接受西方强势文化,脱亚入欧,对中国造成极大的伤害。安倍的价值外交不仅仅分裂亚洲,也助长港台分裂势力。 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历史阶段性的主义,是为了天下为公的终极理念服务的。天下为公是国际主义,大亚洲主义是地区主义,亚洲受到欧洲列强侵略和压迫的时候,才有了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这是因为欧洲和亚洲不平等,才有了贫弱的亚洲联合起来争取和欧洲平等的诉求。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亚洲主义、或者说大东亚共荣圈,也是阶段性的,就是日本的先征服中国、再征服世界的战略。 区域主义是反抗霸权的武器之一;门罗主义就是当年美国反对大英帝国的全球霸权的武器。亚洲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是南方国家,所以也有区域主义。如1955年的万隆会议就是亚洲和非洲联合的区域主义,就是反对霸权的区域主义。东盟是东南亚区域主义,上海合作组织是中亚的区域主义,这些区域主义都和孙中山当年的大亚洲主义类似,都是把国际上受霸权威胁国家联合到一起。而欧美对付这些反抗的区域主义就是要分裂,如安倍价值外交和美国亚太再平衡就离间东盟,把菲律宾和越南挖出东盟。东盟十加三机制本就和孙中山的大东亚主义相似,希望处于亚洲先进的日本帮助亚洲,结果和孙中山大亚洲主义一样,十加三机制始终没能建立起来。帝国主义就是要压迫其它民族,当年孙中山劝中日联合是与虎谋皮,和东盟期望日本加入东亚版块也是一样的后果。有共同的归属认同和共同的利益是区域主义得以实行的基础。亚洲本来就没有明确地理界限,本来就是欧亚大陆上非欧洲的泛指,所以,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导致欧美制裁俄国,结果把俄国推到亚洲一边,强化了上合组织的存在基础,在这一点上,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依然可以是一种地缘政治的文化资源。 亚洲和欧洲不同,“亚洲”一词本身就是欧洲大国沙文主义的产物,“亚洲”以词原本就隐含非欧洲的意思。欧洲有一个核心主流文化――基督教文化,欧洲承传于一个埃及古文明,所以,欧洲人对欧洲有很强的认同感。而亚洲有三个古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印度古文明、和中国古文明,故此,大亚洲一直缺乏一个主体文化认同,亚洲人对亚洲人的身份认同程度相对较低。欧洲是基督教一元文化,亚洲是多元文化。亚洲概念因此有许多灵活性,2014年9月4日北约举行峰会,再次从意识形态上将俄国踢出欧洲。弘扬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国际文化交流和学术交流中就应该把东正教的斯拉夫族纳入亚洲,如果东亚经济持续高速的发展而欧美持续经济制裁俄国,那么,俄国东部经济有可能超过西部经济,只要有文化和思想的心理准备,俄国成为亚洲一员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当年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期待中日联合的话,今天的大亚洲主义的含义完全有可能经由上合组织把俄国包含进来。 以史为鉴,就要借鉴历史教训。宫崎滔天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以失败告终,而以日本种族至上的大亚洲主义主导了日本政坛,最后演变为把日本侵略亚洲合理化的大东亚共荣圈政治理念,并被日本实施为扶持满洲国和扶持汪精卫日伪政权。孙中山1924年以大亚洲主义为题的演讲,对中日友好的期望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中日友好的希望,在于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在日本复兴,取代日本军国主义的东亚共荣圈思想。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是儒家文明圈的思想的一部分,他拥护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的儒家理念。儒家的天下大同、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和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脉相承的儒家理念。东亚历史上就是儒家文化圈,就应该恢复儒家这些理念。 如果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能够复苏并主导日本政治,则是中日人民之大幸。东亚的文艺复兴,在于复兴古典,复兴儒家理念。以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恢复中日友好。以孙中山天下为公的大亚洲主义,整合团结东盟十加三机制,统一东亚市场。以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统合一带一路,乃至全世界,则可达到世界和平。 参考文献: 1、桑兵,排日移民法案与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演讲,中山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 2、Marius B. Jansen:《The Japanese and Sun Yat-se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3、李本义:论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江汉论坛,2005年11月 4、Sven Saaler et al. ed.,《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 1850-1920》, Rowman &...

经典戏曲-多伦多第五届华人演唱会举办

2018年10月27日,多伦多第五届华人戏曲演唱会在多伦多Fairview Mall剧场举办,这次戏曲演唱会是多伦多新移民社区中心和多伦多华人戏曲团主办。为多伦多的戏迷票友分享了盛会大餐及中华民族的艺术精髓。

Kleinberg童话小镇赏枫赏画

童话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但童话里面的世界另人神往。因为在Kleinberg赏枫赏画会让你回到一个梦幻的世界。不妨让我们有知的人探其究竟。2018年10月13日是一个秋季,很多喧嚣的地方已被人踏其厌烦的时候,Kleinberg童话小镇确实吸引游人流连忘返。当你已厌倦一成不变的大都市,到Kleinberg赏枫赏画,沉寖于绚丽、梦幻景色,尝试深入加拿大的腹地,去探索鲜为人知、让人叹息的古朴小镇的时候,你会有一种不虚此行的感。

人本精神文化生活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一、让子女有更多的精神文化生活 父母最操心的就是子女的身心健康。父母鼓励子女参加体育锻炼活动以保持身体健康,父母常常教导子女为人之道,希望子女能成长为栋梁之才。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父母教导只是强化了子女心理中的超我,不是心理健康途径的全部。在父母教导的为人之道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子女就容易发生心理健康问题。新闻报道的不少枪击事件,枪手平时都是和蔼可亲,与人相处甚好,这种罪犯就是由于平时超我控制其行为、而导致精神问题的典型案例。真正能够保持子女心理健康的途径,要和锻炼身体保持身体健康一样,需要锻炼精神,需要培养健全的精神。而精神锻炼需要通过精神文化生活:读书、写日记、练书法、弹琴、下围棋、唱歌、等等,以增强子女的意志力、记忆力、精神集中力、和自律能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的是弗洛伊德理论中的自我,教导为人之道只是增强心理中的超我。华人社区的中文学校和文化中心为华人提供了很多精神文化生活,这是华人的福祉也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福祉,政府应该加大政策倾斜扶持和弘扬这些精神文化生活。 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发现心理冲动来源分于三个机构:本我、自我和超我。心理冲动的最基本来源是本我,是基因本能冲动。恋爱时期欲火中烧,是生理发育崛起的强盛的本我压倒自我干出不理性行为的根源。《孟子》说,食色性也。说的就是本我。饮食是个体生存需求,男女是种群延续需求,没有这两个基因本能,人类早就在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中消亡了。弗洛伊德认为人类行为的原动力基础就是这个基因本能,称之为力比多,认为力比多是一个大致守恒的两,就是精力,把精力放都某方面,就没有精力顾及其他方面。在本我层面上,人是动物性的人。 本我的冲动是生命体基因本能需求,它不顾客观环境是否有条件、不顾忌会产生什么行为后果。超我是社会规范的内化,是一种精神经济,不必每次费脑筋思考法和家训,把社会规范内化为自觉的行为,超我压抑本我违反社会规范的冲动和行为。超我的形成主要是父母管教、幼儿园和学校教育和纪律约束的结果。在超我层面上,人是社会的人。 自我是心理活动的经纪人,它权衡环境利弊,权衡行为后果得失,在本我需求和外界环境刺激之间寻求可行性,它最能表现个人意志。他和超我和本我谈判,权衡环境的利害得失,找出折衷方案。自我是现实主义者,他压制现实不可能实现的本我冲动,在生命本能需求(本我)和客观环境的约束,以及文化规范的约束(超我)之间找出一个行为方案。真正面对现实适应环境的是自我,本我和超我都是不顾事实不考虑客观可能性的行为的来源。培养坚强的意志,丰富的知识和阅历,琴棋书画陶冶性情,修身养性建立独立高尚的人格,都是发展和强化自我的文化修养。马斯洛需求理论最高层“自我实现”,就是完善自我。孔子追求的“从心所欲不逾矩”,就是自我的完善。儒家修齐治平,从自我层面入手。 自我层面上,人才是真正的人。 三、当今社会精神匮乏的根源 极端伊斯兰产生的根源,就是超我过度膨胀压制了本我和自我。完全靠超我主导的行为泯灭了人性,是极端儒教说的“存天理、灭人欲”。真正人性的体现不在于本我,而在于自我,一个强大的自我是人本精神的基础。 极端伊斯兰社会和政治运动是在恢复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专制。欧洲有千年停滞徘徊的中世纪黑暗时代,那是政教合一社会制度,把基督教教理作为社会行为准则,不仅仅以法律形式强制,而且以教育形式塑造民众超强的超我心理。文艺复兴就是对中世纪这种专制社会的反抗,他们的反抗是恢复本我,以对抗超我。文艺复兴的绘画,表现人类的裸体美,对人类的本我进行肯定,恢复食色性也的合法性。 经过文艺复兴,资产阶级的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价值观就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个人自由价值观内化为人超我心理,使得超我联合本我压制自我,形成了当代物欲横流、精神匮乏的堕落生活的心理基础。 四、西方面临的精神匮乏的社会问题 加拿大有60%以上的人身体超重,其中进一半的超重人口患有肥胖症。肥胖症是三高病的重要风险因素。肥胖症,就是超我要个人自由,放任本我暴饮暴食,是自我意志力薄弱,明知对身体有害,但无力控制超我和本我的联合,导致害己害人。西方社会对这种人群是宽容的,而且有道德和社会资源支持这种人群,因为他们的行为符合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如果他们工作效率低,雇主不能解雇他们,否则是歧视。购物广场专门为他们准备残疾人泊车位。 吸大麻、类鸦片药物过量死亡、这些都是怂恿本我及时行乐寻求即时心理满足,并受到西方个人自由价值观的合理化。大麻,酒精、毒品都是麻醉自我,解除自我意志的药物干预,是以物质干预精神。吸毒并不是个体生存的生理需求,这就是纵欲。 商品广告触动的就是消费者本我的神经,就是利用本我的食色性也规律。本我冲动,在弗洛伊德理论中是所有冲动的能量来源,称为力比多。精神文化生活就是把力比多升华为对高尚情操的追求。但是,资本主义价值观的高尚是个人自由主义,就是追求感官和物质的刺激。 追求性刺激是商品广告的效益点,这种性文化泛滥,造成了性生活的低龄化,低龄化性生活又造成了单亲少年母亲的社会困惑,因此有了口交和肛交这种避免少年母亲的性行为,这是同性恋群体不断扩大的原因之一。口交肛交同性恋不是种群延续的需求。如今西方盛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是对这种社会风潮的补救,它不阻止物欲横流,只是让物欲横流更加卫生安全。同性恋曾经是艾滋病传播的主要途径和群体,是艾滋病爆发的起因,对全球卫生造成重大危害。 如今社会不是物质不充足,而是物质丰富却没有精神文化生活。西方好莱坞大片,以性、金钱、暴力为主题,强化所谓“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西方各种娱乐活动,也是以感官刺激为商业利润点。如此娱乐生活弱化了自我的意志力,导致心理问题乃至心理疾病的人群不断扩大。 五、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加拿大政党政治,争论大麻合法化问题,争论性教育大纲问题,以增加心理咨询的政府投入为拉票政策卖点,以减少肥胖症财政预算为拉票政策卖点,都没有触及社会问题本质,都是治标不治本的竞选政策。究其原因,西方社会心理就是个人自由的超我支持放纵本我无节制的物欲的心理。 中国文化的娱乐生活,有琴棋书画等精神文化生活,这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自我的心理成长,是铸就大器的百年树人之道。西方娱乐生活,追求的是感官刺激,是放任本我,并以个人自由价值的超我为之合理化。华夏文明的精神文化生活才是个人自由的根本,就是自律,就是吾日三省吾身,就是保持心理健康,追求人生自我实现。一个有足够能力控制本我、而又不囿于超我束缚的自我,是心理健康的根本保障。 文艺复兴是反抗中世纪专制的进步文化运动,但是,它确立了资产阶级价值观在物质丰富的今天露出了弊端。基督教教会和学校,无以扭转精神匮乏的社会风气,是资产阶级个人自由价值的白左政治正确使然。伊斯兰教在宗教自由的文艺复兴价值下,反对物欲横流,却塑造了儿童的膨胀的超我,成为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避风港。加拿大社会最缺乏最需要的是锻炼自我的精神文化生活。白左政治正确成为当代新的专制,以政治正确而无视现实,浪费政府资源,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把这些资源用于无效的政策和社会舆论。 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更多的弘扬华夏文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避免无谓无效的党争,避免浪费税收人的钱而无力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 六、小结 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关于本我、自我和超我的行为动机结构来看当今社会意识形态,中世纪专制时代是以宗教灌输塑造社会心理的超我,压制本我和自我。文艺复兴是以自我反抗超我,冲破中世纪专制,塑造现代人格。文艺复兴的历史进步作用对人类现代化功不可没。然而,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个人自由主义和享乐主义腐蚀社会,是文艺复兴建立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超我和本我联合,压制自我,压制人性。这是当今白左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基础。今天全球的极端伊斯兰运动,是对文艺复兴的反动,是恢复中世纪专制意识形态。在白左宗教信仰自由的话语下,极端伊斯兰运动规模有增无减。摆脱今天全球反恐困境,摆脱今天西方社会的困境,就需要弘扬真正的人性,就是完善自我。华夏文明的文化在这历史阶段将发挥重要的角色。  

2019“新春年会”2月16日将在Markham举行

2019年2月16日,加拿大华人同乡会联合总会在Markham新闻发布会,发言人表示:将于2019年2月16日Markham举行“新春年会”。

一神教是反人类的信仰

网上总是冷不丁地蹦出一些感叹,感叹中国人没有信仰,说中国人没有信仰,没有救了。只有西方一神教信仰是高大尚。其实,西方一神教直接否定人的意志,要人服从上帝的意志,把人沦为上帝意志的客体,在今天市场经济中,就是放弃人的意志服从资本意志。​ 精神包含很多方面,其中包含思想和意志。有思想和意志的可以成为有自我意识的行为主体,没有意志的就是客观世界中自在的一员。所以,人和动物的区别可以说成人在世界中是行为的主体,而其它动物和人类社会以外的一切客观存一起组成了人类行为的客体。 这样说来很有一点人类沙文主义的味道。或许在老鼠看来老鼠在世界中是行为的主体,而人类只是老鼠生存环境(客体)的一员而已。毕竟世界上生存的老鼠的数量不比世界人口少,老鼠生存的地域也不比人类活动的地域小。而且,中世纪老鼠传播黑死病几乎消灭了人类文明,而人类好像从来没有消灭老鼠的能力。老鼠在实验室里跑迷宫的时候,或许他们是有计划有预谋地让客体的人类科学家相信他们的所谓实验数据呢。 如果科学上没有证明物质与精神的关系,物质与精神的关系还停留在哲学上,那么人类在世界中是行为主体的命题就是一个信仰问题。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就是共产主义信仰,共产主义信仰人类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解放自己。 一神教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有自己意志的行为主体,那就是上帝。上帝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世界并主宰世界,人类只是上帝的客体。无论人类怎样认为自己有意志,实际都是受撒旦操纵的,是撒旦的玩偶,人类只有放弃自己的所谓意志完全依赖上帝才能得救。 而中国释道儒都是相信人是世间行为的主体。道家和儒家讲的天道,是客观规律。顺天而行是按照客观规律办事。中国的超自然物体和自然物体一样都是人的行为的客体。求神拜佛在崇尚西方文化的人的眼里就不如信奉上帝,他们认为信奉上帝才是崇高的道德,求神拜佛是低级的迷信。这种说法看似高尚,但其代价是否定了人类是自己行为的主体。鬼神在中国之于人类是客体,是和水火等自然客体一样东西,它们是可以害人,也可以被人利用的。中国有傩戏,春节放鞭炮,都是驱鬼的人类主体行为,而鬼是人类行为的客体。中国有钟馗打鬼的故事。向天祈福,也是人为主体,天为客体。聊斋,嫦娥等神话中,鬼神即便不是人类的客体,也是和人类一样有苦乐悲哀,而不是主宰人类的造物主。所以比较起来,我倒觉得中国的迷信比起西方的信奉上帝更可爱。中国民间文化中,鬼神是客体,人是主体。西方一神教文化中,人是客体,上帝是主体。 西方离世的超道德是爱上帝,是神本主义。中国超越红尘的超道德是修心,是人本主义。佛家修心成佛,道家修心成仙,儒家修心成圣,都是个人自我实现。刘少奇有一本《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可以算是共产党员的超道德文献吧。西方宗教要人放弃思想和意志绝对依靠上帝,是精神鸦片。中国的宗教让人在现世中加强意志修行,肯定人的主观能动性,不是精神鸦片,而是精神人参。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共产主义制度,是马克思社会科学研究的观点。人类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是共产党以及其它人本主义者的信仰。得出共产主义制度的社会科学理论是可以证伪的,是科学理论。人类在世界中是自己行为的主体这个命题是不可以证伪的,是信仰。联合国《人权宣言》是人本主义的,是符合中国文化底蕴的。

《红灯记》和《沙家浜》正在紧张摆台

为了能够在2018年11月2日、4日,在多伦多演好全本现代经典京剧《红灯记》和《沙家浜》,10月27、28日,红海京剧团的演职人员及义工,在此期间正在紧张摆台、前期训练、布展。

弱小而顽强的生命

时间好像停滞了一般,窗外远处的树和灰暗的天空,构成一幅忧郁的静态写生。忽然,我感觉到了时间的蠕动,一种奇怪的感觉。风咋起,吹得满天白絮;蒲公英的种子,带着一个白色的降落伞,被风吹得有如细碎的雪花,给这黯淡的世界带来了微微的生机。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