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九月 17, 2019

“恐怖”何以成为“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高频率词汇。产生“恐怖主义”一词的历史实际上并不长。2001年美国911事件之后,小布什创造了这个词汇,并因此而以反恐战争的名义,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怎么是“主义”,能够称得上“主义”的,往往有自己独特的哲学和一整套理论,并形成一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进而引发相应的社会运动,推动人类社会的变革。以毛泽东的理论和革命实践,尚且不敢称为“主义”,而只说是“思想”。 那么,什么是恐怖主义的哲学和理论呢?国际舆论政治上正确的说法认为,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恐怖主义是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有一个恐怖主义学说?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宣示他们的恐怖主义目标?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说他们要建立一个恐怖主义的人类社会?我们听说过资本主义,听说过福山的资本主义的人类的终极社会的论断。我们听说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听说过马克思说人类社会最终要变为共产主义。我们也听说过无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每一种主义都有他们的政治治理方案,每一种主义都有其期待的理想的政府形态。如果“恐怖主义”可以成为“主义”的话,那么,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方案一定是基于“恐怖”。 事实上,伊斯兰国的诉求就是哈里发,就是人类社会最终变为一个哈里发,就是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制度,这个制度只有唯一一个即是宗教领袖又是行政首脑的哈里发,他统治世界。这个哈里发制度的理论根据就是沙利亚法,就是可兰经。可兰经的哲学,就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它主宰了整个宇宙。这就是他们的哲学,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如果我们把国际恐怖运动称之为“主义”的话,而且,我们把这种恐怖主义称之为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就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主义”基于的哲学就是:宇宙万物的规律都是唯一的造物主的意志;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可兰经教义,无论这个教义极端与否。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的专利,而是一神教的通病。面对911袭击,美国做了什么反应?美国的反应是国家恐怖主义。小布什在911后立即启动战争,小布什的战争目标定位不是占领阿富汗,不是占领伊拉克,而是定位为反恐战争。小布什对国际社会说,你要么站在我们一边,要么站在他们一边,没有中立地位可以选择。小布什所作所为,欧美反恐战争所作所为,就是以暴易暴,以国家恐怖主义对付非政府行为恐怖主义。基地组织就是恐怖主义NGO。塔利班就是恐怖主义极端原教旨运动。 伊斯兰教起源于公元七世纪,是犹太教土壤在基督教东征影响下,产生的又一个一神教。伊斯兰教诞生伊始,就认同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亚伯拉罕后裔的学说,伊斯兰教诞生的哲学和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哲学并无二致,都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主宰世界的哲学。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最大的分歧不是否定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上帝,而是上帝和人类有了新的契约,上帝派了默罕默德做为最后的使者,以前犹太教摩西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以前基督教的耶稣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默罕默德和上帝的契约是最后的也是唯一有效的契约。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基本一样,不同的是一默罕默德替换了耶稣。基督教教义就是信耶稣得救,伊斯兰教教义就是信默罕默德升天堂。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哲学就是宇宙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造物主的意志就是宇宙万事万物的本质。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 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就是摩西五经,就是《圣经旧约》。如果你读一读《圣经旧约》,你就不难发现,这个唯一的上帝统治世界的逻辑,就建立在恐怖之上。《圣经旧约》反反复复强调要畏惧上帝,因为要畏惧上帝,所以服从上帝,所以按照上帝的规则行事。这就是恐怖主义治理社会的政治模式。《圣经旧约》里例举了很多上帝发怒的恐怖行动。如上帝在埃及降灾,一而再再而三的降灾,直到埃及人对上帝产生畏惧,被统治者畏惧统治者,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理念。众所周知的诺亚方舟故事,就是上帝发大水,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唯一例外的就是诺亚,他畏惧上帝,绝对服从上帝。摩西从西奈山上拿下上帝给的摩西十诫,然后取缔偶像崇拜,对偶像崇拜者格杀勿论,西奈山下格杀勿论就是恐怖主义的治理方法。亚伯拉罕之所以得到上帝的宠爱,原因是亚伯拉罕对上帝绝对服从,上帝要他杀死他晚年得到的唯一儿子做为祭祀上帝的牺牲,亚伯拉罕毫不犹豫,这就是绝对服从,排除任何情理的绝对服从。这种排除人间情理的绝对服从必然只能出于畏惧,出于畏惧垄断恐怖手段的统治者。所以,欧美的反恐,实际上是反对任何打破他们垄断恐怖手段的势力。 不要以为一神教恐怖主义只出现在《圣经》故事里边。西方现代社会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作者马基雅维利所著的《君主论》至今是西方政治学经典著作,是西方政治学学生必读文献。《君主论》认为,君主不能指望被统治者喜欢和热爱君主而治理好国家,君主治理好国家的底线在于被统治者必须畏惧君主。这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理论。这个理论至今在国际政治中被西方列强所践行。比如说,美国口口声声要南海的和平自由航行,而美国实际所作所为是要南海诸国畏惧美国。美国军舰闯中国岛屿12海浬,潜台词是你必须畏惧我。这就是恐怖主义全球治理的逻辑。尽管南海诸国破坏国际准则的不是中国而是越南和菲律宾,但是美国只反对中国而不反对越菲,原因就在于中国居然不畏惧美国了,美国恐慌自己失去了治理全球和平的能力,美国这种国际政治行为就是基于基督教文明的政治理论,就是基于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我们要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既要反对NGO似的非政府行为和非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也要反对政府行为的和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如果我们要反对一个主义,就要反对这个主义的哲学基础和理论基础。如果我们要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我们就应该反对一神教,反对一神教的唯一造物主哲学及其衍生的一神教恐怖主义教义。

康斯坦丁大帝钦定普世原则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图:Milvian桥战役.康斯坦丁佩戴XP符打赢这争夺皇位的关键一役,因此登基,因此把基督教奉为罗马国教。西方信奉基督教不是因为向善,而是因为相信武力。 普世一词英文是ecumenical。普世教议局(ecumenical council of the Church)就是康斯坦丁大帝为了建立独裁统治、实行思想专制而设立的钦定基督教教义的机构。 ​话说312年,Constantine以“佩戴此符,所向无敌”打赢了Milvian桥一仗,因为佩戴是X和P叠加的符号,据说是“耶稣”的希腊文缩写。313年,Constantine发布米兰敕令(Edict of Milan),为罗马帝国迫害的基督徒平反。Constantine归还了以前没收的基督教教产,补偿了基督徒受迫害的损失,宣布基督教合法。皇太后Helen也入了基督教。接下来,就是大规模的罗马多神教皈依基督一神教的运动。 基督一神教特别复杂,多神教的人难以理解。原来犹太教就只有唯一的上帝,基督教又多了一个耶稣,怎么办呢?于是,有圣父上帝,又有圣子耶稣和圣灵,这怎么是唯一的一神呢?这对几千年崇拜多神教的罗马帝国的人难以理解,和亚里士多德逻辑的排中律相悖,怎么理解上帝让一个处女怀孕,生下来的还是上帝呢?这时候,埃及亚历山大港的一个基督教牧师归化多神教罗马人最给力,竟然有七百多处女是他的粉丝,天天跟在他屁股后边听他布道,对他的布道如醉如痴,这使得基督教同行大为嫉妒,尤其是其上司亚历山大主教,认为这个牧师传播的不是基督教正统,而是基督教异端。这个有七百处女粉丝的牧师名叫Arius,他的教义被称为阿略教义(Arianism)。阿略教义其实很简单:耶稣是上帝的儿子,上帝是耶稣的父亲。虽然这是对绝对的一神教原则的松动,但是,对于归化多神教罗马人却是一个很方便的台阶。加上Arius布道简单易懂,生动活泼,满街涂鸦都是他的教义。 基督教内部因此围绕耶稣发生争端:耶稣究竟是上帝本身投胎到玛丽腹中?还是上帝又创造了一个替身放到了玛丽的腹中?325年,Constantine把全罗马的基督教主教招集到罗马陪都Nicaea(在伊斯坦布尔附近)解决这个争端。这是基督教第一次合法的普世教会理事会。会议以250对68的多数,谴责了阿略教义,第一次统一了基督教信条,坚持了一神教原则,认定上帝本身投胎玛丽腹中化耶稣。会议上两个拒绝在Nicaea纲领上签字的主教和Arius一起被流放到边远山区。325年,Nicaea纲领建立了基督教正统(Orthodoxy)。这是Constantine大帝亲自召开主持的普世教会理事会制定的Nicaea纲领,基督教也因此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 379年,Theodosius一世罗马皇帝登位。380年,Theodosius一世发布敕令,宣布正统基督教为唯一宗教,多神教庙宇被关闭、教产没收充公、异端基督教也被禁止。任何人做任何神教仪式,如烧香、祭酒、点灯等都要处以死刑。 381年,Theodosius一世召集了基督教召开第二次普世教会理事会,对325Nicaea纲领做了修正,对圣灵有细化的表述。一直到1642年Athanasian纲领基督教才把三位一体的教义完善。 Theodosius一世是第67为罗马帝国的皇帝,是最后一位统治东罗马和西罗马的皇帝。395年Theodosius去世以后,东西两罗马就再也没有统一过。 313年米兰敕令,基督教成为合法宗教。325年Nicaea纲领,基督教成为罗马国教。380年Theodosius敕令,基督教成为罗马唯一合法宗教,结束了罗马宗教宽容的历史,进入来迫害异教徒和基督教异端的时代。390年,基督教宗教狂热席卷罗马帝国,在亚历山大港,基督教暴众冲击图书馆,烧毁了70万卷世俗书卷。391年,Theodosius一世下令摧毁埃及、Serapeum古神庙,一个比塔利班炸毁的巴米扬大佛更加珍贵的文物。415年,聪明美丽的女哲学家数学家Hypatia被基督徒抓到教堂内被剥光衣服被公开折磨至死。  被基督教迫害致死的哲学家数学家Hypatia。 普世教义局不断删改圣经,经历一千多年的不断删改注释和翻译,从希腊文翻译成古英文、再翻译成旧英文,再翻译成现代英文,才形成了今天的基督教三位一体教义。后来不仅仅有天主教正统和东正教正统的不同,而且新教路德正统教义是16世纪宗教改革后的产物。犹太教固守的旧约五经教义又不同。  

指鹿为马的港独暴乱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紫荆花残,瑟瑟秋风强换季; 香江水缓,炎炎夏暑枉荼毒。   2019年3月31日,香港“民间人权组织”发起了反对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抗议,抗议队伍从湾仔游行到中环,领头游行的包括天主教枢机陈日君、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和《苹果日报》业主黎智英。这个“民间人权组织”包括有48个NGO团体,是香港泛民主派的活动平台,该组织是2002年为了反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而建立起来的。《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建立联系。”《基本法》第23条的内容是世界各国普遍实行的常识性的维护主权宪法条文。不难看出,即便是旁敲侧击反对《基本法》第23条的抗议示威,也是或明或暗的港独运动。2019年4月28日“民间人权组织”再次举行反修例抗议游行。 现有的香港《逃犯条例》没有移交逃犯到内地和台湾的规定,使得香港司法非常尴尬,引发修例的事件就是2018年2月香港男子在台湾杀害女友后潜逃回香港,由于司法管辖范围,香港无法审判此杀人案,又没有司法途径移交台湾审判,因此才有了2019年2月香港政府提出修订《逃犯条例》的草案。李柱铭是资深律师,深知修例的必要性,他早在1998年就以立法会议员身份提出过移交逃犯到内地的动议,他20年后跳出来反对修例,是泯灭职业道德和人类良知。修例完全是香港高度自治下香港政府为了解决司法难题而提出的草案,而反对修例的运动却把矛头指向北京,莫须有地指责北京破坏一国两制、破坏了香港高度自治。香港反修例抗议从一开始就是指鹿为马的无事生非。 随着大学暑假到来,香港反修例示威不断升级扩大,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砖头、铁棍、化学腐蚀剂等致命危险物品。他们攻击警察局,攻击去警察局上班的警察。迫于示威压力,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6月15日宣布撤销立法局关于修例的辩论。但示威者不依不饶,在香港回归22周年的7月1日砸烂立法局玻璃墙,占领立法局,捣毁立法局办公室,涂污香港特区徽章,把英国国旗挂都立法局议会大厅内。面对越演越烈的暴力示威,林郑月娥于7月9日宣布撤销修订《逃犯条例》,以满足示威者的要求。然而,示威者并没有因此都停止,反而于7月14日提出5点要求,要求无条件释放所以被拘留的暴力分子,要求独轮调查所谓“警察暴力执法”等,要求彻底禁止修例。 7月21日,精疲力尽的警察正集中力量驱散立法局周围的示威者之时,发生了元朗白衣人殴打黑衣示威者的事件。示威者又指责是警察勾结黑社会。这不禁使人想起狙击手向叙利亚反对派游行队伍开枪的一幕,一个激化矛盾升级动乱的颜色革命事件。叙利亚有白头盔假造化学武器事件,而香港示威成千上万都有头盔面罩,可以说,香港暴乱是所有颜色革命抗议示威中组织最严密、资金最充足的一次,不仅暴力行动中出现外国人,连美国政客的赤裸裸摇旗呐喊,特朗普毫不掩饰美国的介入,直白地称香港是暴乱,还推特要和习近平通电话谈香港问题,美国显然是域外势力策动香港暴乱的总后台,否则特朗普没有可能要拿香港暴乱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筹码。 香港包括港岛、九龙和新界。1841年英国鸦片战争中强占了港岛,于1842年逼满清签下《南京条约》把港岛割让给英国。1860年英法联军攻入北京烧毁圆明园和香山宫院,逼满清签订《北京条约》割让九龙。甲午战争后,日本占领台湾和朝鲜,列强要和日本利益均沾,英国又于1896年逼迫满清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租新界99年,使得英国的香港管辖地域扩大了11倍,水域扩大了五十倍。元朗就地处新界西北角,和深圳蛇口隔海相望,与内地有紧密的民间贸易。水货是指民间贸易从香港进口到内地的日用消费品。内地到香港的游客大部分就是购物游,2015年占中运动就掀起了一股反水客的运动,借反对水货客攻击内地到港游客,刻意挑拨香港和内地的矛盾,制造香港对中国的不认同感,所谓情感港独。2019年7月13日反修例暴徒到罗湖对岸的上水反水客,14日在沙田购物中心袭警,打伤13名警察,其中一名警察被暴徒咬断手指。反修例暴乱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袭警,21日反水客运动又剑指元朗,发生白衣人袭击黑衣人事件,反修例运动立即污蔑警察不保护他们,这完全是无赖行径。1896年英国接管新界的时候,就遭遇新界人民抵抗,打了6天的战争,新界抗英斗争的指挥部就在元朗的锦田乡。在香港地产独大的畸形经济中,唯有元朗实业一枝独秀,元朗蛋卷风靡全球。反送中暴徒到元朗捣乱,遭到元朗人民强烈抵制。 英国统治香港150年,从来没有给过香港人民主和自治,邓小平承诺香港制度50年不变,是指香港资本主义制度不变。香港作为英国殖民地,总督为英国指派,英国总督执掌香港行政和立法两个大权,不允许香港人在港英政府任何机构做主管,殖民地下的香港中国人即没有民主也没有基本民权。港英政府总是把项目批给英国商人,英国商人再把项目分包给中国商人。反送中暴乱每每说中国侵蚀了香港自治和民主是违背了一国两制承诺,这种指责纯属莫须有。然而,西方主流媒体众口一词支持这种荒谬的指责。反送中暴乱打着英国国旗和美国国旗招摇过市,明目张胆为殖民主义招魂。 今天,香港最没有民主和民权的非英国属地公民(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 citizen)莫属,他们是拥有英国国籍(national)的英国人,卻没有在英国的居留权和选举权。1997年回归的时候大批香港人移民加拿大,由于香港的殖民地国籍制度,他们并没有丧失香港公民身份。反送中歌星何韵诗就是加拿大人,她以香港人的身份在联合国提议把中国开除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现在香港有30万加拿大人,他们支持香港暴乱的时候,媒体报道他们是香港人;温哥华房价居高不下时,媒体为了煽动反华情绪,把他们报道为中国人,为加拿大介入香港政治找借口的时候,媒体又把他们报道为加拿大人。没错,他们既是中国人,也是香港人和加拿大人,但主流媒体为反华需要选择性使用他们的多重身份。 这次香港暴乱,又重演了2014年占中的司法荒谬。2014年占中被判刑最重的是警察,7名香港警察各被判2年牢狱,拒绝警察执法的袭警闹事者只被轻判几周就释放,搞事的人都逍遥法外。香港法院过半法官是外籍人,西方鼓吹的司法独立以保障司法公正变成一个天大的笑话,西方法制就是货真价实的法官人治。2019年7月28日上环冲突中被警察抓的44名被控暴动罪的暴徒全部被“保释”外出。8月30日警方逮捕起诉乱港分子黄之锋等三人,上午逮捕,下午就以仅1万元获保释。无怪乎暴乱分子气焰嚣张。香港司法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沆瀣一气,狼狈为奸,为暴乱鸣锣开道,导致香港暴乱瘫痪机场两天,暴徒在机场私刑殴打记者,还把一名乘机旅客打得昏死,还堵塞道路阻挠救护车抢救昏死的旅客。 这次香港暴乱中,众多“记者”穿着和抗议暴乱者一样的头盔和口罩,只是多一件“记者”马甲,把手中砖块和雨伞换成相机,和暴乱前锋共进退,相机全部对准警察,捕捉“警察暴力”的颜色革命煽情“新闻”。无论香港政府作出多少让步,他们都不断加码诉求,其目的就如当年柴玲说的,就是要流血,就是要制造天安门事件2.0的新闻。 无论你政治立场在那一边,无论你支持北京还是支持香港民主派,都应该本着人类基本良心,谴责刻意制造流血事件的暴乱。民主不能建立在谎言的基础上。掩饰真相不是民主。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枫华书琴艺术团在社区高歌母亲 图文/作者 红枫       2018年5月13日,是传统的母亲节〔每年5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一些国家的母亲节〕。“家和万事兴”,中华民族历来有爱家的传统。也正因如此,母亲节越来越被国人接受、丰富和升华。此时,枫华书琴艺术团在多伦多美利坚公园,为了宣传美德,传承母亲的美德,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母爱是家风愿当传播者活动,与其他族裔的群众一起,共同高唱母亲,赞美母亲,并击鼓传花与他们共乐。      古人所云:“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中国自古就有“母仪家风”的说法,怀揣对母亲的感恩之情,奏响好家风主旋律,母亲节从而有了更深远的意义。      枫华书琴艺术团一直是致力于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为社区各族裔文化服务的乐队。在出席各种文化活动中显露身手。       今天,这支服务宣传加国的多元文化乐队,又义务服务于社区,受到了各族裔喜爱歌迷们的称赞。

经典戏曲-多伦多第五届华人演唱会举办

2018年10月27日,多伦多第五届华人戏曲演唱会在多伦多Fairview Mall剧场举办,这次戏曲演唱会是多伦多新移民社区中心和多伦多华人戏曲团主办。为多伦多的戏迷票友分享了盛会大餐及中华民族的艺术精髓。

多伦多国剧社将举办-迎新年京剧专场 裘派弟子杨燕毅领衔主演

由多伦多国剧社主办的年度大戏-迎新年京剧专场,将于2018年12月30日下午2点30分,在Fairview Library Theater 35 Fairview Mall Dr. North York图书馆剧院出演。

中英文“浸入式”双语教学会让儿童感受不同文化接受知识更快速

中文和英文是世界上使用最广的两大语言,“浸入式”双语教育为学生未来而准备,双语教学会让儿童感受不同文化接受知识更快速。2019年6月6日,一场题为“培养卓越世界公民-2019奥罗拉AIS School中英双语学校“浸入式”教育说明会在万锦举行。

华人认同哪个加拿大?

加拿大镶嵌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社会,在多元文化旗帜下,魁北克和土著只认同自己文化,不认同加拿大。加拿大华裔要多参政,多从政,镶嵌进加拿大文化,镶嵌进加拿大社会,走上政治舞台,使得华裔社会可以成为加拿大有机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嵌入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塑造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使得加拿大更加美好。

春晚特别节目-加拿大维也纳艺术中心“你我同行”第五期举办

2019年1月6日,加拿大维也纳艺术中心第五期“你我同行”春晚特别节目在万锦市举行。
video

视频《红灯记》和《沙家浜》台前幕后 专访:重温经典唱响中国国粹让其走出国门

自从2018年10月初,全本现代经典京剧《红灯记》和《沙家浜》将在多伦多演出的新闻发布以来,就一直成为当地京剧票友及关注国粹爱好者谈论的话题。在多伦多演出全本现代经典京剧还是第一次。临近这两部经典京剧演出前,记者专访出演《红灯记》和《沙家浜》这两部戏的主角王洪海先生。 弘扬经典京剧灌输年轻人经起磨炼克服困难,王洪海先生接受记者前这样说过。“样板戏”对于我们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华人来说,是耳熟能详的现代经典京剧,《红灯记》和《沙家浜》能够在多伦多排练并重演,也是多伦多文艺舞台上的盛宴。
- Advertisement -http://nafens.com/wp-content/uploads/2019/05/15574994301.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