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五月 20, 2018

IFOA 國際作家節見聞

“ I’ll buy a ticket to go China!” 講台上这位來自日本的作家Hideo Furukawa在分享他的書中的段落時,以這樣一句要買張票去China!的詞語激昂結束。他的發言很日本式而且喝水的姿勢很像在喝日本清酒,給現場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筆者和他的同行交流時得知刚获得諾貝爾文学奬的日裔英籍的石黑一雄在日本也是很有名氣的作家,同行介绍说日本的文學活動平時裡也是很興旺的⋯⋯;在加拿大多倫多Harboupfront Centre内正進行的IFOA國際作家節,今年已經是第38屆,每个金秋季节,IFOA国际作家节都汇集了当代世界文学最好的作家在加拿大第一大文学作品活动中聚首!是世界最好的八个文学节之一,为世界各地的作者提供了一个进行国际交流的平台,吸引大批的作家從地球的四面八方雲集一起,共享文化盛宴。 来自澳大利亞的英俊小伙子念他的作品時,字裡行間描述了藍天大海,椰風艷陽,人們好似和他一起暢遊在他祖國澳大利亞的自然風光裡…;來自Catalonia作家用她的母語念的作品雖然極少人能聽得懂,但是可以隨著她的情緒起伏體會到細膩的描述…。然後再聽翻譯的講解,让听众在幾天的講座中周遊了來自三個大陸九個國家的不同文化匯集的體驗,這種感覺,只有加拿大的人才有的福利吧?!好喜歡。 IFOA国际作家节共进行11天的阅读、访谈、圆桌讨论和谈判。在节日期间书店里可以找到喜爱的各种书籍,还能巧遇著名作家合影或签名。国际作家节自1974年成立以来,已经欢迎接待来自100多个国家的9000位作者,其中包括22位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得主和无数其他获奖者。 我在IFOA會場的展台中心书店,和幾個現場售書的作家交談,对其中一位本地作家印象深刻,他給我看他多年前寫的一本書,告訴我今年被翻譯成了中文:《加拿大冰球男孩》,我說:“因為中國去年刚刚開設了冰球運動,估計此书会暢銷呢”。他点头,我能看出他难抑的喜悦——这是大多数作家的气质,谦和睿智。(照片作者) 在新書裡丛里我还看到Liona Boyd的書很醒目,記得馬術微信群裡的群主Ms.趙友苓介紹過Liona不仅是国家级吉他手,而且與加拿大總理皮埃尔•克鲁多有過一段羅曼史,是現總理賈斯汀•克鲁多父亲的前女友。想想好感嘆人生许多时候分叉口只有關鍵的一步,決定後的路無法重来失去的也無法挽留⋯⋯,她的書名叫《No Remedy for Love》 封皮很精美,光滑高級。我的书要借鑑這個優點,因为听读者反馈说到:”Mandy Hu寫的书Pioneer&《北美創業》蛮赞,但是美中不足的是封皮太简单”。我下次印刷的書爭取也要Liona這樣的精裝版。 “Reading is the best thing for life。” 一個来自UK.的出版商发言时說:“...

华人认同哪个加拿大?

加拿大镶嵌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社会,在多元文化旗帜下,魁北克和土著只认同自己文化,不认同加拿大。加拿大华裔要多参政,多从政,镶嵌进加拿大文化,镶嵌进加拿大社会,走上政治舞台,使得华裔社会可以成为加拿大有机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嵌入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塑造加拿大社会,我们可以使得加拿大更加美好。

科隆火车站没有蒙面巾的女人们

距今三千多年前,亚述人征服了巴比伦以后,做为征服者,他们的法典第40款规定:亚述人的妻子女儿上街必须蒙头,奴隶女不得蒙头。奴隶女蒙头要受到惩罚,看到奴隶女蒙头不举报的也要受到惩罚。亚述人征服了巴比伦,是征服者。被征服的巴比伦人沦为奴隶。蒙头就是亚述妇女的特权,蒙头就只是丈夫的财产,丈夫垄断妻子的性生活。而奴隶女可以受到男人随意强奸,任何人不得垄断其性生活,不得蒙头,这是标记。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华夏文化体验馆将举办首届花朝节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将举办首届花朝节 图文/作者:红枫       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2018年3月18日,在华夏馆召开了花朝节新闻发布会,宣布将于3月31日在多伦多举办首届花朝节庆典。      花朝节是纪念百花的生日,简称花朝,俗称“花神节”。花朝节曾经在全中国非常流行,其重要性和中秋节一样。在3月31日(农历二月十五),由“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主办,“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承办的花朝节庆典,将让华夏文化的古老传统,第一次在加拿大多伦多再现,介时将有“十二花神”在美女观礼者们的簇拥中,进行焚香、献礼、献果、祭拜花神。      该团体计划在各种重要传统节日,举行相关庆典活动,让本地华人不时地体验具有浓厚“中国味”的文化生活。大家可以期待端午节、七巧节、观莲节、中秋节和重阳节等等庆典活动。      据悉,本届花朝节将汉文化的主题植根于传统文化节庆,会有大量表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彩的文艺演出,让大家得以近距离体验亲身感受花朝节及汉文化的独特魅力,延续传统文化的当代内涵,大力弘扬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欢迎热心华夏文化的团体和个人赞助本次活动。有关花朝节详情,请联系:微信abcd44332211, 电话:416-896-0443       出席新闻发布会的有:万锦市议员何胡景先生,万锦市议员杨绮清女士,全加华人联会秘书长、多元文化民间艺术协会会长沈谢元女士,枫华书琴艺术团(协办)团长王乃元先生、东枫彩多元文化艺术团(协办)团长王静华女士,以及多个兄弟文化团体,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的会员们,借新闻发布会的机会,与议员们,各团团长,会长及华夏文化爱好者们,就中华文化的传承和传播进行了交流。                          据主办方负责人林圣奇介绍:“加拿大华夏文化传承协会、加拿大华夏文化体验馆,致力于传播华夏传统文化。并以切实行动让多伦多华人华侨真实体验传统文化。同时也希望把华夏文化传播给不同族裔的朋友,为加拿大的多元文化做贡献。”      本次花朝节的主题是:“传统+创新,仕女+自然”,Vally view gardens 花圃园将对花朝节提供鲜花赞助,她将以前所未有的场景展现在你的眼前。  ...

人本精神文化生活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一、让子女有更多的精神文化生活 父母最操心的就是子女的身心健康。父母鼓励子女参加体育锻炼活动以保持身体健康,父母常常教导子女为人之道,希望子女能成长为栋梁之才。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理论,父母教导只是强化了子女心理中的超我,不是心理健康途径的全部。在父母教导的为人之道与现实发生冲突的时候,子女就容易发生心理健康问题。新闻报道的不少枪击事件,枪手平时都是和蔼可亲,与人相处甚好,这种罪犯就是由于平时超我控制其行为、而导致精神问题的典型案例。真正能够保持子女心理健康的途径,要和锻炼身体保持身体健康一样,需要锻炼精神,需要培养健全的精神。而精神锻炼需要通过精神文化生活:读书、写日记、练书法、弹琴、下围棋、唱歌、等等,以增强子女的意志力、记忆力、精神集中力、和自律能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的是弗洛伊德理论中的自我,教导为人之道只是增强心理中的超我。华人社区的中文学校和文化中心为华人提供了很多精神文化生活,这是华人的福祉也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福祉,政府应该加大政策倾斜扶持和弘扬这些精神文化生活。 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发现心理冲动来源分于三个机构:本我、自我和超我。心理冲动的最基本来源是本我,是基因本能冲动。恋爱时期欲火中烧,是生理发育崛起的强盛的本我压倒自我干出不理性行为的根源。孔子说,食色性也。说的就是本我。饮食是个体生存需求,男女是种群延续需求,没有这两个基因本能,人类早就在优胜劣汰的自然选择中消亡了。 本我的冲动是生命体基因本能需求,它不顾客观环境是否有条件、不顾忌会产生什么行为后果。超我是社会规范的内化,是一种精神经济,不必每次费脑筋思考法和家训,把社会规范内化为自觉的行为,超我压抑本我违反社会规范的冲动和行为。超我的形成主要是父母管教、幼儿园和学校教育和纪律约束的结果。 自我是心理活动的经纪人,它权衡环境利弊,权衡行为后果得失,在本我需求和外界环境刺激之间寻求可行性,它最能表现个人意志。他和超我和本我谈判,找出折衷方案。自我是现实主义者,他压制现实不可能实现的本我冲动,在生命本能需求(本我)和客观环境的约束,以及文化规范的约束(超我)之间找出一个行为方案。真正面对现实适应环境的是自我,本我和超我都是不顾事实不考虑客观可能性的行为的来源。 三、当今社会精神匮乏的根源 极端伊斯兰产生的根源,就是超我过度膨胀压制了本我和自我。完全靠超我主导的行为泯灭了人性,是极端儒教说的“存天理、灭人欲”。真正人性的体现不在于本我,而在于自我,一个强大的自我是人本精神的基础。 极端伊斯兰社会和政治运动是在恢复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专制。欧洲有千年停滞徘徊的中世纪黑暗时代,那是政教合一社会制度,把基督教教理作为社会行为准则,不仅仅以法律形式强制,而且以教育形式塑造民众超强的超我心理。文艺复兴就是对中世纪这种专制社会的反抗,他们的反抗是恢复本我,以对抗超我。文艺复兴的绘画,表现人类的裸体美,对人类的本我进行肯定,恢复食色性也的合法性。 经过文艺复兴,资产阶级的个人自由和宗教自由价值观就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个人自由价值观内化为人超我心理,使得超我联合本我压制自我,形成了当代物欲横流、精神匮乏的堕落生活的心理基础。 四、加拿大面临的精神匮乏的社会问题 加拿大有60%以上的人身体超重,其中进一半的超重人口患有肥胖症。肥胖症是三高病的重要风险因素。肥胖症,就是超我要个人自由,放任本我暴饮暴食,是自我意志力薄弱,明知对身体有害,但无力控制超我和本我的联合,导致害己害人。加拿大社会对这种人群是宽容的,而且有道德和社会资源支持这种人群,因为他们的行为符合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观,如果他们工作效率低,雇主不能解雇他们,否则是歧视。购物广场专门为他们准备残疾人泊车位。 吸大麻、类鸦片药物过量死亡、这些都是怂恿本我及时行乐寻求即时心理满足,并受到个人自由价值观的合理化。大麻,酒精、毒品都是麻醉自我,解除自我意志的药物干预,是以物质干预精神。吸毒并不是个体生存的生理需求,这就是纵欲。 商品广告触动的就是消费者本我的神经,就是利用本我的食色性也规律。本我冲动,在弗洛伊德理论中是所有冲动的能量来源,称为力比多。精神文化生活就是把力比多升华为对高尚情操的最求。但是,资本主义价值观的高尚是个人自由主义,就是追求感官和物质的刺激。 追求性刺激是商品广告的效益点,这种性文化泛滥,造成了性生活的低龄化,低龄化性生活又造成了单亲少年母亲的社会困惑,因此有了口交和肛交这种避免少年母亲的性行为,这是同性恋群体不断扩大的原因之一。口交肛交同性恋不是种群延续的需求。安省性教育大纲是对这种社会风潮的补救,它不阻止物欲横流,只是让物欲横流更加卫生安全。 如今社会不是物质不充足,而是物质丰富却没有精神文化生活。西方好莱坞大片,以性、金钱、暴力为主题,强化所谓“个人自由”的资本主义价值。西方各种娱乐活动,也是以感官刺激为商业利润点。如此娱乐生活弱化了自我的意志力,导致心理问题乃至心理疾病的人群不断扩大。 五、加拿大政治的误区 加拿大政党政治,争论大麻合法化问题,争论性教育大纲问题,以增加心理咨询的政府投入为拉票政策卖点,以减少肥胖症财政预算为拉票政策卖点,都没有触及社会问题本质,都是治标不治本的竞选政策。 中国文化的娱乐生活,有琴棋书画等精神文化生活,这些精神文化生活锻炼自我的心理成长,是铸就大器的百年树人之道。西方娱乐生活,追求的是感官刺激,是放任本我,并以个人自由价值的超我为之合理化。华夏文明的精神文化生活才是个人自由的根本,就是自律,就是吾日三省吾身,就是保持心理健康,追求人生自我实现。一个有足够能力控制本我、而又不囿于超我束缚的自我,是心理健康的根本保障。 文艺复兴是反抗中世纪专制的进步文化运动,但是,它确立了资产阶级价值观在物质丰富的今天露出了弊端。基督教教会和学校,无以扭转精神匮乏的社会风气,是资产阶级个人自由价值的白左政治正确使然。伊斯兰教在宗教自由的文艺复兴价值下,反对物欲横流,却塑造了儿童的膨胀的超我,成为恐怖主义意识形态的避风港。加拿大社会最缺乏最需要的是锻炼自我的精神文化生活。白左政治正确成为当代新的专制,以政治正确而无视现实,浪费政府资源,政治资源和社会资源,把这些资源用于无效的政策和社会舆论。 建设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需要更多的弘扬华夏文化,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许多社会问题,避免无谓无效的党争,避免浪费税收人的钱而无力从根本上解决我们面临的社会问题。 六、小结 以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关于本我、自我和超我的行为动机结构来看当今社会意识形态,中世纪专制时代是以宗教灌输塑造社会心理的超我,压制本我和自我。文艺复兴是以自我反抗超我,冲破中世纪专制,塑造现代人格。文艺复兴的历史进步作用对人类现代化功不可没。然而,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个人自由主义和享乐主义腐蚀社会,是文艺复兴建立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超我和本我联合,压制自我,压制人性。这是当今白左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基础。今天全球的极端伊斯兰运动,是对文艺复兴的反动,是恢复中世纪专制意识形态。在白左宗教信仰自由的话语下,极端伊斯兰运动规模有增无减。摆脱今天全球反恐困境,摆脱今天西方社会的困境,就需要弘扬真正的人性,就是完善自我。华夏文明的文化在这历史阶段将发挥重要的角色。  

王清福:民权运动第一个馒头

Dr. Xiaoming Guo of Waterloo 滑铁卢郭晓明博士 一个人到馒头铺吃饭,吃了一个馒头不饱,吃完第二个馒头还不饱,吃完第三个馒头才饱。买单时他只付一个馒头的钱,他说前边两个馒头没有用,第三个馒头才有用。读者请不要笑,如果你认为这位食客应该付三个馒头的钱的话,那么,请在 10 月 2 日的国际非暴力日和1月份的马丁路德金日纪念民权运动先驱王清福。马丁路德金是民权运动非暴力运动的第三个馒头,而王清福是民权运动和非暴力运动的第一个馒头。 谈到美国族裔平等反对种族歧视的社会环境的时候,有些人总认为是华裔沾了黑人民权运动的光,实际上正好相反,因为马丁路德金是民权运动非暴力运动的第三个馒头,而王清福是民权运动和非暴力运动的第一个馒头。马丁路德金著名的《我有一个梦》的演说发生在 1963 年 8 月 28 日,甘地在南非的纳塔拉成立反对英联邦种族歧视的“印度国民大会”是在 1894 年 8 月 22 日,而王清福在纽约成立“美国华人平等权利联盟” (The Chinese...

Kellogg’s家族是中国留学生的亲戚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如今物质丰富了,时尚吃点杂粮什么的。早年我住在广州,倒是没有杂粮,也就是吃三级米。 79年在北大食堂,看到金灿灿的窝窝头,试着吃一个,嗨,那棒子面窝窝头怎么咽呀。 初到海外,牛奶便宜呀,吃早餐的时候,用牛奶泡一碗Kellogg's玉米片,咦,这不也是粗棒子面做的吗?怎么又脆又甜那么可口呢? 说起来,Kellogg's玉米片还和中国第一个留学生沾亲带故呢。 Kellogg玉米片公司是1906年2月19日创办的。 创始人William Keith Kellogg 1860年4月7日诞生于Battle Creek,Michigan; 他父亲John Preston Kellogg 1807年2月14日诞生于麻省Hadley; 其父亲Josiah Kellogg 1767年7月15日出生; 其父亲Gardner Kellogg 约1723年出生; 其父亲Nathaniel Kellogg 1693年9月22日生; Nathaniel Kellogg 的一个同父异母弟弟 Ephraim 1709年8月2日出生; 其子 Martin Kellogg 1744年1月8日生(受洗日,教堂受洗纪录,不一定是当日生); 其子Bela...

变成了“香蕉人”也值得显白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历史上香蕉人是一种无奈,几代以后的移民了,已经是母语都忘记了,也信了基督了,也西装革履地用西餐了,整个人已经是白人了,只因还有一身黄皮肤,还受到种族歧视,这是一种无奈。网上有一个网站,原本就叫作“Ugly Bananas”,最近改为“Ugly Chinese Canadian”,是一个英文网站,因为英语已经是这些N代华裔的第一语言了。北美曾经都有《排华法案》,无论华裔怎么融入社会,这个社会就是以法律形式把华裔视为二等公民。广义的《排华法案》是歧视华裔的一系列的政府制度,不但限制华裔移民,已经移民的华裔也被剥夺公民选举权,被限制进入如律师、工程师和医生等专业职业(那些职业在那个年代需要选民登记号,剥夺了华裔的投票权就限制了华裔的就业范围)。 曾在网上看到一篇网文,题目是【做"香焦人"很好,做"芒果人"才是悲哀】,配上优美的音乐,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了。认为自己有适应能力,能够入乡随俗。自己显白也就算了,还要讥讽没能成为香蕉人的是芒果人很悲惨,这还不算,还说没人强迫你们移民,你们不适应可以不移民。历史上这些话是白人歧视华裔的话,他们设置华裔移民障碍,对华裔移民苛以人头税,华裔抗议认为这不公平,他们就会说这样的话:没人强迫你们移民,你不愿意交人头税可以不移民。如今这种话白人已经不敢说了,因为这是政治上不正确的种族歧视的言论。而这类话出自华人,这是华裔整体的悲哀。 华夏传统有入乡随俗的美德,尊重当地文化风俗。但是,北美社会的当地文化习俗已经不是主流了,北美的当地文化习俗是印地安人土著习俗。如果北美社会还是按照印地安人习俗,我是不会反对入乡随俗。但是,今天北美能够成为现代人类文明中心,得益于世界各地移民将自己祖籍国文化带入北美。一个文化融合的北美社会才是北美社会的优势,这在加拿大叫作多元文化,在美国叫作Melting Pot。华裔建设跨大陆铁路起了关键性作用,对北美工业革命有重大贡献和牺牲,如果不是华裔的这个贡献,美国就和巴西秘鲁一样不能统一,加拿大就和智利阿根廷一样不能统一,北美就不会超过南美成为今天人类文明中心,美国和加拿大也不可能有地缘政治上的地理优势。在美国,华裔、欧裔、非裔和土著是建国四族裔。在加拿大,华裔、英语裔、法语裔和土著是建国四族裔。现代文明是建立在工业文明基础之上的文明,华裔建设跨大陆铁路是北美工业革命的基石。以前在《排华法案》环境之下,华裔依然对北美文化有贡献,如洗衣业是华裔开创的行业,中餐馆是北美文化的一部分。不单铁路华工对北美经济有贡献,王清福等华裔前辈对多元文化有贡献,因为他们向白人宣传华夏文化。王清福等华裔前辈对北美公民社会有贡献,因为他们是北美人权运动的先驱。如今《排华法案》已经被撤销了,华裔应该对北美多元文化有更多的贡献,这是美国和加拿大公民建设北美的责任。甘为香蕉人是不思贡献北美多元文化,只有来北美享受的懒惰思想,不是北美的好公民。 在《排华法案》时期,华裔祖籍国文化受到歧视,这不奇怪,因为那是白人歧视其他族裔,奇怪的是今天华裔中间有人自己歧视华裔祖籍国文化,那篇文章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而鄙视没有成为香蕉人的华裔就是就是这种咄咄怪事之一。如今北美主流文化不是土著文化,而是移民带来的各自祖籍国的文化的混合。单一文化不是北美强大的原因,而是北美衰落的征兆。华裔来到北美生活了,就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建设北美,包括对北美多元文化的贡献,不贡献人类优秀的华夏文化是没有尽北美多元文化的公民职责。没有移民带入新大陆的祖籍国文化就没有美加国家的今天。努力创造一个芒果人得以心情舒畅地发挥个人聪明才智的社会环境能够避免如卢刚和蒋国兵这类扼杀北美人才的悲剧,努力创造一个芒果人得以心情愉快地发挥个人聪明才智的社会环境是华裔贡献北美经济和文化的重要事业。 历史上香蕉人的无奈是由于华裔被视为二等公民,因此华裔一直面临对国家“忠诚”的问题。李文和案件就是香蕉人遭遇“忠诚”问题的莫须有。为什么华裔会独有“忠诚”问题?独立战争时期保皇派站在英国一边反对独立,可曾听说过美籍英裔的国家忠诚问题?一战时期美国参战,德裔美国人拒绝参战而逃到加拿大政治避难,可曾听说过美籍德裔的忠诚度问题?冷战中国被封锁时期欧美之间的商业间谍活动就很频繁,即便如今信息时代欧美之间的知识产权问题依然有很多纠葛,可曾听说过这成为欧裔的忠诚问题?要讨论忠诚问题,先要了解忠诚的前提。忠诚是一种主从关系,奴才、仆人和佣人对主子有忠诚问题,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之间没有忠诚问题。北美新大陆,各裔移民是美加大家庭的成员,大家都是兄弟姐妹,所以兄弟姐妹反目掀桌子以至动杀机都不是忠诚问题,而奴才仆人不小心摔了一个玻璃杯就是忠诚问题。所以华裔在北美一直是模范公民,一直遵纪守法勤劳工作,却是唯一一个受到《排华法案》的制度性歧视的族裔,这就是一个由各族裔组成的家庭里华裔没有被视家庭成员而被视为仆人。如今北美社会已经废除了《排华法案》,但华裔的忠诚问题还在,这就证明《排华法案》的潜规则还在,华裔还没有被接受为北美社会平等一族裔,而被视为二等公民,工作必须比其它族裔更加勤劳,和其它族裔一样工作就有遭到解雇的危险。华裔是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华裔是北美当然的主人,那些甘为香蕉人而沾沾自喜的人有如做了太监还显白自己荣华富贵,那些讥讽芒果人的香蕉人就是做了奴才太监还讥讽贫苦乡亲没有被阉割。显白自己成为香蕉人的人就是继续陷华裔为北美二等公民地位的人,他们甘为奴才而不思成为北美平等一族裔。他们鼓吹去中华文化,鼓吹融入“主流社会”。华裔是建国四族裔之一,中华文化本来就应该是北美主流文化之一部分,何来融入主流文化之说?美化“香蕉人”鼓吹“融入主流”是对华裔之不义。 【做"香焦人"很好,做"芒果人"才是悲哀】作者不单对自己成为香蕉人沾沾自喜,而且对芒果人有点幸灾乐祸,讥讽他们悲哀,说没人强迫他们移民来美国。大家知道,如今国际经济是南北二元结构,和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经济类似。中国农民孔雀东南飞,全球南方国家都争取移民北方国家。移民发达国家是南方国家人民提高经济地位的捷径。当年加拿大开始征收人头税的时候是50加元,没能够阻止中国移民,后来增加到100加元,也没能阻止中国移民,以后不断增加,一直增加到500加元,相当于那时三年的劳工收入,还是没能阻止中国移民,加拿大征收华裔的人头税总额相当于太平洋铁路的全部投资成本。后来干脆来个《排华法案》禁止华裔移民。北美是新大陆,是一片处女地,至今不单人均占有资源远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且,在今天国际秩序之下,是人均消耗全球资源最多的国家。今天的华裔技术移民和投资移民,不应该鄙视那些偷渡移民在餐馆和工厂打工的非法华裔移民,他们有努力提高自己经济地位的权利。 欧洲随便一个15、6岁的小女孩离家出走来到北美也能够顺利移民,而华裔依然受到潜规则的隐性《排华法案》移民限制,这本身就是对华裔的不公平,而华裔内部对芒果人讥讽实在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争取自身经济地位提高要有尊严,不能以成为香蕉人沾沾自喜。香蕉人沾沾自喜就是移民的《葵花宝典》,要入宫求富贵,先自行阉割以便争取做奴才太监。华裔有理由移民北美,因为争取幸福是每个人的天赋人权。华裔有资格移民北美,因为华裔是现代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华裔对北美有重大贡献和牺牲。但是,这个移民应该有人的尊严,不能应该以成为奴才为代价。再富贵的太监依然是奴才。 我们还要警惕一种变相鼓吹“香蕉人”的言论,那就是把不愿意“融入主流”的华人等同于拥护中国反对美国的华人。这种言论混淆了政见不同与族裔平等两个问题,把争取华裔平等权益划归为政治异议人士,是歧视华裔是一种借口,好像华裔要再北美生活,就必须反对华夏文化,反对中国,必须去中国化,成为香蕉人。这是一种变相的歧视华裔的言论。乔姆斯基长年批评美国在拉丁美洲的政策,长期批评美国在拉美搞暗杀搞独裁,但他是美国民主社会的异议人士,依然在麻省理工高薪任教,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求他滚到拉美去。Michael Moore说古巴医疗系统比美国医疗系统好,还开船到关塔纳摩海安示威,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他滚到古巴去。Ron Paul批评美国是独裁国家,批评美国是警察国家,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没有人要他滚回欧洲去,反而有很多人支持他竞选美国总统。白求恩参加共产党,支持中国革命,没有人质疑他的忠诚问题,国家还把他的出生地定为历史遗址修建博物馆。兄弟姐妹闹翻天都不会有忠诚问题。华裔在北美这个能够有这些异议政见吗?为什么华裔有不同政见就被人喊滚回中国去?这不是置华裔于奴才地位是什么?华裔是北美建国四族裔之一,是北美当然的平等族裔之一,华裔有王清福等这样的人权运动先驱,对北美今天的民主社会有也有贡献,华裔于法于理都有成为异议人士的言论和思想自由,当华裔有政治异议持非主流意识形态的时候而遭遇忠诚度质疑和听到滚回中国去的言论,就表明隐性《排华法案》的潜规则还在,华裔依然没有被视为北美平等之一族裔,华裔依然受到歧视。只是这种歧视今天更多地来自于一些自甘奴才的华人而不是来自于这些奴才要攀附的“主子”。 人类要避免战争,美国要避免衰落,唯一的途径就是美国有计划地从中国引入华裔移民,恢复美国华裔应有的平等地位,让华夏文化成为北美主流文化之一部分,让华夏文化的智慧进入北美政治外交内务,让“香蕉人”现象成为和“奴隶制”一样的美国污点历史。

因善称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教会慈善捐款是免税的,而且免的都是最高税率哪部分。但这一部分捐款是使用于教会教友内部的。由于华人教会少,华人佛堂往往也没有利用这个慈善捐款的免税利益,结果是华人社区建设落后,因为华人收入都交税了。而其它族裔社区繁荣昌盛,因为他们有教会将大量收入保留在社区之内。 比如,华人收入交税后,还得自己交钱让子女上托儿所、课后班。但教会周末开的星期日学校,手工班,托儿服务,用教会的钱请教师保姆,变相都是政府补贴(免税慈善捐款)的社区服务。 我最近去一个教堂,每周听礼拜约150教徒,每周教众捐款1万余,每年60多万,教徒全家午饭免费,咖啡免费,子女这个班,那个班,看管小孩的教友时薪又高又免税。 为什么华人社区脏乱差?依靠政府是无法建立好社区的,只有依靠教会,才可以名正言顺地截留收入,在通过慈善事业,将社区建设好。 一个教堂每年60万捐款,以50%税率计算,相当于政府每年资助可这些教徒30万。 我曾经认识一位犹太人,从前苏联到欧洲,再到非洲,最后到美国读大学,一切费用都是教会出资。条件是找到工作后,按圣经所言,将10%收入捐给教会。注意,他在读研究生。毕业以后的哪10%不捐献的话,也有大半要交税。 为什么犹太人移民都到社会上层,而中国移民都去餐馆打工,实际上犹太人初来乍到也是一贫如洗,但有教会财力支持,得以无生活后顾之忧。 但是,西方宗教和中国宗教有重大区别。西方宗教是因信称义,中国宗教是因善称义。虽然一神教信仰的是同一个上帝,但是,基督教认为只有信耶稣才是真的信上帝,伊斯兰教认为只有信穆罕默德才是真的信上帝,犹太教认为只有信摩西才是真的信上帝。信仰宗教成为西方一神教的目的。西方一神教宗教认为,自己的教就是唯一真理,其它宗教都是邪魔外道。这显然有悖于宗教自由的理念。宗教自由的基础,在于承认其它宗教的合法性,垄断真理的宗教不可能有宗教自由。埃及基督教受到伊斯兰教迫害,就是两个宗教无法平等尊重,没有宗教自由。垄断真理话语的宗教不可能平等尊重其它宗教。特朗普去年底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引发国际政治震荡。耶路撒冷是西方三个一神教的共同圣地,换到中国宗教,那是三教同源,三教和睦的的重要纽带,但是,在西方一神教因信称义教义下,这里成为宗教战争不断的震源。 中国宗教是因善称义。释道儒是求真求善求解脱求自我实现的不同途径。所谓万法归宗。个人修行方法不同,但向善的本质是一样的。中国三大教都不垄断真理,都认为其它宗教也可以达到真善美。如此才有宗教自由的平等尊重的基础。如果真理比作罗马,宗教比作大路,那就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劝善渡化,其功一致,修己利人,其趋一也。 西方一神教认为信教本身是目的,是真理。中国宗教认为信教只是一种修为方法,是求善的途径,不是善本身,不是真理本身。每个人可以有自己的修养方法,可以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才有可能建设出真诚的宗教自由的社会。 在全球反恐战争中,在因善称义可以消除很多极端思想。全球恐怖主义是由于原教旨穆斯林,原教旨穆斯林坚持因信称义,认为只有信穆罕默德才是真善美,其它信仰都是邪恶,因此才有了全球恐怖主义思潮。 华人教会对建设华人社区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华人教会也应该吸收中国宗教因善称义的精华,以因善称义取代因信称义,为加拿大多元文化和宗教自由做奠定新教义,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高举因善称义,摈弃因信称义,华人教会就可以迅速发展壮大,因为这符合反恐世界潮流。因善称义的宗教不强人所难,开放包容,可以相互学习借鉴,联合成更大的信仰力量。

孙中山和大亚洲主义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1929年6月1日,南京举行了奉安大典,将孙中山灵柩从北京香山碧云寺迁移到紫金山中山陵。奉送灵柩的队伍延绵六里多长,出南京市沿中山路往中山陵行进。跟在灵柩后边的是宋庆龄、宋子文、蒋介石夫妇、孙科夫妇、……等。奉安大典队伍中,还有一群日本人,其中有两位75岁高龄的老者:头山满和犬养毅。 1929年。前排左一:头山满;左三:犬养毅;左四:蒋介石。 头山满、犬养毅还有宫崎滔天等孙中山的日本朋友,和孙中山有着一个共同的理念,那就是大亚洲主义。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孙中山思想文化的组成部分之一,研究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文化,可以让我们理解中国近代历史中中国和亚洲周边国家的关系,同时也可以为我们今天应对复杂的国际环境提供文化武器。 欧亚大陆是难以分割的一个大陆,亚洲的地理边界至今难明确界定,亚洲一词一开始就是一个地缘政治的词汇,一开始是用于区别于欧洲的一个词,一开始就隐含了欧亚敌对的国际政治环境。亚洲一词最早出现于5世纪的希腊语中,义指伊斯坦布尔海峡以东的波斯,后来泛指欧洲以东是所有地域,隐含有欧洲受到来自东方的威胁的含义。 满清晚期,1840年,英国军舰来到中国口岸,发动了鸦片战争,于1842年迫使满清签下了《南京条约》;德川幕府末年,1853年,美国军舰来到东京湾,打开了日本封闭了200年的门户,于1854年迫使日本签下《神奈川条约》。至此整个亚洲都沦为了西方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亚洲面临了共同的命运,对内要改造旧制度,对外要抵御西方侵略压迫,中日有识之士都同时认识到西方的强大在于科学民主,在反抗西方压迫的同时学习西方。这是大亚洲主义的历史背景,大亚洲思潮的兴起是感受到欧洲列强侵略的结果。 大亚洲主义的社会基础在于亚洲各国面临相同的地缘政治困境。日本德川末年的思想家吉田松阴著书办学宣传“尊王攘夷”,尊王,就是反对幕府;攘夷,就是赶走列强。后来吉田松阴被德川幕府处死。然而,吉田松阴培养的一批维新志士明治维新成功了,不但摆脱了西方的压迫,而且甲午一战击败满清,迫使满清签下《马关条约》,更于1905年打败俄国,打破了黄种人打不过白种人的神话,成为大亚洲主义的强心剂。 满清末年思想家康有为1891年在万木草堂办学培养了一批维新人士,1898年百日维新失败,大批维新人士流亡日本,原因就在于日本维新志士和中国维新人士同病相怜:日本维新志士受幕府迫害,中国维新和革命志士受满清迫害。接济中国流亡人士的日本人,如头山满、犬养毅和宫崎滔天等都是大亚洲主义者,都是即有志学习西方改革本国旧制度,又反抗西方侵略的志士。梁启超流亡日本,就用了吉田松阴做为自己的化名,尽显仰慕之心。孙中山的同盟会,就因为得到了这些具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日本维新志士朋友帮助而在日本成立。大亚洲主义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抵御西方的色彩,隐含了亚洲人有共同的命运。 1897年孙中山和他的日本朋友在东京。二排左二:孙中山。后排中间:宫崎滔天。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日本和朝鲜等进步人往往相互支持,这些历史现象有大亚洲主义思想的影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中国革命也有印度、越南、朝鲜等国家进步人士参加,中国帮助越南抗法、抗美援朝和援越抗美,这些亚洲国家相互支持的历史现象虽然被划为国际共运的一部分,但也体现了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的精神。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是亚洲平等联合反对列强的共产主义思想的一部分,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儒家理念的一部分。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李大钊的新亚细亚主义,和日本的大亚洲主义是形形色色的泛亚洲主义思潮中的分枝,是近代欧洲列强压迫亚洲民族的产物。 日本的大亚洲主义的其中一支,认为亚洲乃至世界都必需由日本领导,带有很强的日本大国沙文主义,后来演变日本称霸亚洲的理论基础,成为日本侵略亚洲的大东亚共荣圈战争宣传,成为和希特勒种族主义一样的日本至上的种族主义,大东亚共荣圈臭名昭著,致使二战后大亚洲主义销声匿迹。直到本世纪初中国经济的崛起,全球经济重心逐渐以往亚洲,有关大亚洲主义的研究论文又重新引起学界的重视。 日本大亚洲主义中有一支对孙中山影响最深,那就是以宫崎兄弟为代表的大亚洲主义。宫崎滔天的一个兄长宫崎弥藏,认为中国文化的精神才符合天道,认为只有通过中国革命,复活中国的道德精神,才能解放中国,然后解放亚洲,最后解放全人类。宫崎滔天努力的推动这种世界观,他寻找中国的领袖,支持中国的革命,要把中国文化精神弘扬世界。宫崎滔天的理念与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理念一拍即合,于中国维新人士的“大同世界”理念心有灵犀。1905年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宫崎滔天就成为了同盟会创会会员,这种不分中日为了一个理想相互支持的行为就是实践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宫崎弥藏的大亚洲主义,来源于日本德川末年的“中国的道德,西方的科学”的思想,与中国洋务运动中张之洞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如出一辙。这种大亚洲主义肯定了西方制度的先进和科技的进步,但是,基于西方侵略亚洲的野蛮行径,中日许多有识之士都认为西方的道德观念不如中国的文化的道德观念。西方的国际道德规则基于强权政治,这在中国文化中被称之为霸道,而中国很早就摒弃了霸道而崇尚王道。孙中山在他1917年写的《中国存亡问题》中,就认为中日关系是共存亡的关系,日本不能没有中国,中国不能没有日本,在大亚洲主义原则下,中日可以共同开发太平洋西岸的资源,而美国可以在门罗主义原则下统一太平洋东岸,以此达到世界的永久和平。 近代史中的中日关系是令人伤心的历史,日本屡屡给中国造成伤害。但是,中日关系中并非总是交恶。中国近代史最有影响力的三个人,孙中山、蒋介石和毛泽东都对中日友好有过很高的期望。孙中山1924年在日本神户以大亚洲主义为主题的讲演,就希望日本走儒家王道的道路,不要走西方霸道的道路。蒋介石和毛泽东都本着中日友好的信念而放弃日本战后赔款,可惜的是,由于历史原因,这个百年的中日友好的梦一直没能圆。同盟会得到日本友人的很多支持,中日文化和学术交流中应该多挖掘一下孙中山同盟会在日本的历史,反省中日关系走上歧途的原因,可以扩大中日相互理解。 与日本进行文化和学术交流中研讨大亚洲主义和同盟会在日本的建立,可以增加中日的文化归属的认同感,以此缓和中日之间的对立乃至仇恨情绪,为中日友好建立基础。对日本文明进步起关键作用的中国因素有汉字、汉传佛教、王阳明儒家心学等,日本人种和中国一样,相貌上难以区分,但安倍价值外交坚持的是日本脱亚入欧的理念,把日本文化归属的认同划到欧美一边,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地缘政治版图的交界线,使得中日关系成为国际政治的潜在战争热点,使得中日友好如水月镜花。 西方地缘政治战略中,最著名的是分而制之各个击破,分而制之。西方列强把这种理论应用到东亚就是把儒家文化版块分割为几块。最明显的是法国把越南汉字拼音化,结果把越南人的文化归属认同分裂出去。今天网络水军不仅仅分裂了中日的文化归属感的认同,而且挑拨中韩关系,乃至挑拨港台与大陆的关系。1994年4月6日起的100天中间,卢旺达发生胡图族和图西族之间的种族灭绝大屠杀,死亡近百万。 卢旺达人口中有15%图西族,有85%胡图族。那么,什么是图西族和胡图族呢?图西族和胡图族的区别,不是人种不同,不是血缘不同,不是文化不同,不是语言不同,也不是繁衍地域不同。之所以有图西族和胡图族,主要是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立场不同而形成的所谓民族。卢旺达所谓的图西族和胡图族,相当于今天的港人和大陆人或者台湾人和大陆人,西方以意识形态分裂中国,已经使得不少台湾人在海外说自己是台湾人而否认自己是中国人。从卢旺达大屠杀的历史和台独思潮现实可见地缘政治中舆论和文化战争的严重性,这也是回顾孙中山大亚洲主义的现实意义。孙中山强调亚洲儒家的王道,而日本却接受西方强势文化,脱亚入欧,对中国造成极大的伤害。安倍的价值外交不仅仅分裂亚洲,也助长港台分裂势力。 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是历史阶段性的主义,是为了天下为公的终极理念服务的。天下为公是国际主义,大亚洲主义是地区主义,亚洲受到欧洲列强侵略和压迫的时候,才有了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这是因为欧洲和亚洲不平等,才有了贫弱的亚洲联合起来争取和欧洲平等的诉求。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亚洲主义、或者说大东亚共荣圈,也是阶段性的,就是日本的先征服中国、再征服世界的战略。 区域主义是反抗霸权的武器之一;门罗主义就是当年美国反对大英帝国的全球霸权的武器。亚洲国家大多数是发展中国家,大多数是南方国家,所以也有区域主义。如1955年的万隆会议就是亚洲和非洲联合的区域主义,就是反对霸权的区域主义。东盟是东南亚区域主义,上海合作组织是中亚的区域主义,这些区域主义都和孙中山当年的大亚洲主义类似,都是把国际上受霸权威胁国家联合到一起。而欧美对付这些反抗的区域主义就是要分裂,如安倍价值外交和美国亚太再平衡就离间东盟,把菲律宾和越南挖出东盟。东盟十加三机制本就和孙中山的大东亚主义相似,希望处于亚洲先进的日本帮助亚洲,结果和孙中山大亚洲主义一样,十加三机制始终没能建立起来。帝国主义就是要压迫其它民族,当年孙中山劝中日联合是与虎谋皮,和东盟期望日本加入东亚版块也是一样的后果。有共同的归属认同和共同的利益是区域主义得以实行的基础。亚洲本来就没有明确地理界限,本来就是欧亚大陆上非欧洲的泛指,所以,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导致欧美制裁俄国,结果把俄国推到亚洲一边,强化了上合组织的存在基础,在这一点上,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依然可以是一种地缘政治的文化资源。 亚洲和欧洲不同,“亚洲”一词本身就是欧洲大国沙文主义的产物,“亚洲”以词原本就隐含非欧洲的意思。欧洲有一个核心主流文化――基督教文化,欧洲承传于一个埃及古文明,所以,欧洲人对欧洲有很强的认同感。而亚洲有三个古文明:两河流域文明、印度古文明、和中国古文明,故此,大亚洲一直缺乏一个主体文化认同,亚洲人对亚洲人的身份认同程度相对较低。欧洲是基督教一元文化,亚洲是多元文化。亚洲概念因此有许多灵活性,2014年9月4日北约举行峰会,再次从意识形态上将俄国踢出欧洲。弘扬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国际文化交流和学术交流中就应该把东正教的斯拉夫族纳入亚洲,如果东亚经济持续高速的发展而欧美持续经济制裁俄国,那么,俄国东部经济有可能超过西部经济,只要有文化和思想的心理准备,俄国成为亚洲一员并非没有可能。如果当年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期待中日联合的话,今天的大亚洲主义的含义完全有可能经由上合组织把俄国包含进来。 以史为鉴,就要借鉴历史教训。宫崎滔天和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以失败告终,而以日本种族至上的大亚洲主义主导了日本政坛,最后演变为把日本侵略亚洲合理化的大东亚共荣圈政治理念,并被日本实施为扶持满洲国和扶持汪精卫日伪政权。孙中山1924年以大亚洲主义为题的演讲,对中日友好的期望可以说是仁至义尽。 中日友好的希望,在于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在日本复兴,取代日本军国主义的东亚共荣圈思想。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是儒家文明圈的思想的一部分,他拥护孙中山的天下为公的儒家理念。儒家的天下大同、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和习近平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脉相承的儒家理念。东亚历史上就是儒家文化圈,就应该恢复儒家这些理念。 如果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能够复苏并主导日本政治,则是中日人民之大幸。东亚的文艺复兴,在于复兴古典,复兴儒家理念。以宫崎滔天的大亚洲主义恢复中日友好。以孙中山天下为公的大亚洲主义,整合团结东盟十加三机制,统一东亚市场。以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统合一带一路,乃至全世界,则可达到世界和平。 参考文献: 1、桑兵,排日移民法案与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演讲,中山大学学报2006年第6期 2、Marius B. Jansen:《The Japanese and Sun Yat-sen》,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70. 3、李本义:论孙中山的大亚洲主义思想,江汉论坛,2005年11月 4、Sven Saaler et al. ed.,《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 1850-1920》, Rowman &...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