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九月 23, 2020

What is the intended purpose of Canada’s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Father Joseph Hugonnard, Principal, with staff and aboriginal students of the Industrial School May 1885 / Fort Qu'Appelle, Sask. O.B. Buell...
首个疫情影像主题云摄影展6月21日正式开幕

首个疫情影像主题云摄影展6月21日正式开幕

首个疫情影像主题云摄影展6月21日正式开幕

洪门祖师万提喜

天地高溪尊父母 洪门三河合精忠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洪门两祖师不在列祖先贤之列,却可以在祭拜坛上。

“为了让你安心,我戴口罩”–中西婚姻家庭关于戴口罩的纷争

徐镭 网络图片,非作者本人 爱人戴维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西方人,二十年前与由中国移民到加拿大的我相遇在多伦多。从此我们便在这个城市里燕子垒窝般过起了寻常的小日子。 他喜欢我做的一切中国饭,连小葱蘸大酱和豆腐乳都吃得香。他把豆腐乳叫“红色的豆腐”。我也习惯把切成片儿的苹果夹上各种味道的奶酪,喝红茶时加奶。我把奶酪叫 “中国臭豆腐。”     我们从不掩饰内心世界的乱麻,有时候它泥污着纠结着。 彼此说说, 它总能重又成根儿成缕。

文革成功了吗?

Xaioming Guo 郭晓明 成败毁誉二件事 治乱兴亡一伟人 王震曾说过:“毛主席比我们早看了50年”。现在该是客观评价文革的时候了。对于文革,中外都非常的一致,都认为文革是错误的。中国认为,毛主席出发点是好的,但文革搞砸了。西方舆论则借攻击文革的否定毛泽东,否定新中国政权合法性。本文主要是表达笔者对文革的正面看法。肯定文革的历史功绩,不是要再搞文革,人不能两次走过同一条河,历史有路径依赖,肯定文革不等于要再搞文革。

我爱客家人

中国古代有三次民族大迁徙:东晋五胡乱华时期、宋朝金人入侵时期、黄巢起义/作乱时期。很多北方汉人为了避战乱南下。南下的汉人,当地人叫他们做客家人。他们分佈于广东、广西、福建、浙江、台湾、江西、湖南各地。他们住在山区,土地贫瘠,如要出头,有钱人家子弟必须读书、做官,穷人家的子弟当兵,所以客家人在政治和军事上都有很大的贡献。广东的客家县乐昌,就有「九将十三校」的美誉。洪秀全、孙中山、朱德、叶剑英、胡耀邦、郭沫若、李光耀等,都是客家人

洪门祖师马朝柱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天堂义寨镇吴楚星火洪门燃江淮 图:天堂寨地处多云山,多云山是大别山脉第二高峰,号称吴楚东南第一关,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吴楚争霸多次在此兵争,吴王曾在此铸剑制戈。淮南王英布叛汉时亦在此屯兵。秦统一时楚国在合纵连横之间左摇右摆,被秦国离间后攻城略地,楚王兵败后派屈原出使齐国,屈原去齐国路过天堂寨,看山高天远,写下了著名的《天问》篇章。天堂寨也是洪门祖师马朝柱起义的山寨。 洪门堂所,必设五祖牌位供奉,这不必说。洪门堂所,还设关公祭坛,有些只拜关公像,有些关公像内还有刘备和张飞,是拜桃园三结义的义气,这也是常理。但还有些堂所,五祖像旁边还有另外两位祖师,那就是祖师马朝柱和祖师万提喜。五祖是《西鲁故事》中人物,不见正史,而马朝柱和万提喜见于正史。正史中记载有马朝柱起义,但不知道马朝柱是洪门首领,可见马朝柱起义的时候,清廷并不知道有洪门这个秘密社会。后来台湾林爽文天地会起义,规模巨大,起义失败后,清廷审问天地会头领之一严烟,得知林爽文是严烟发展的天地会会员,而严烟是万提喜的得力干将。因此万提喜发展的天地会是正史中严烟口供记载的天地会,万提喜的天地会尊马朝柱为祖师。清朝很多天地会堂所尊万提喜为祖师。 马朝柱是湖北蕲州人,家贫,到罗田县江家埠做佃农。16岁梦见师父在护国寺,则遍访寺庙,一日来到安徽霍山的火星堂,与梦中梦到的护国寺一模一样,问之,原来火星堂以前叫做护国寺,遂在火星堂出家。庙僧见马朝柱并非凡人,乃送让他到金山见杨五和尚肉身,及见,乃梦中所见师父一般无二。20岁,梦见铜仁县万山九龙洞有兵书宝剑,遂前往九龙洞,果然在洞内找到兵书和宝剑。因此天地会会书中又称马朝柱为马九龙。他返回霍山,又在铁炉山上得到法剑一把,并得到镇天、先兆、喜兆、恩兆、发令和展魂六面令旗。1747年(乾隆十二年)四月,做童谣:“西洋出有幼主,名朱洪锦,有大学士张锡玉,大将吴乘云,系吴三桂子孙,和李开化等,统兵三万七千为辅,马朝柱改名马太朝,系其军师”。童谣传唱所致,江湖义士皆投奔马九龙。入会者发辫外圈蓄发为记。1749年二月,制铜剑一把,上刻“太朝军令”,移师罗田县天堂寨,以开山烧炭为名,结为金兰兄弟,歃血吞符,结盟上名,出银入伙,用天运年号纪年。

抗疫还需反歧视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病毒无影,传染无症,毒隐而害大 正义不张,公理不明,言伪致暴行 2020年1月23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前一天,武汉封城了。1月27日,年初三,是国际大屠杀纪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淡出意识形态之争,构建疫后国际公平秩序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波涌冰分,风伏枯草岸 霞出星退,春攀嫩芽枝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让我们见证了这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2020年4月3日,《华尔街日报》刊登了基辛格的文章《新冠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呼吁美国要像二战后建立国际秩序一样主导疫后世界秩序的重建。但是,基辛格可能没有看到,毁掉二战后和平秩序的正是美国自己,而美国已经没有能力再推出一个马歇尔计划与一带一路抗衡,疫后重建国际秩序之大任已经非中国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