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九月 22, 2018

食色性也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一、食色性也 儒家认为:食色性也。饮食男女是人类基本行为,无可厚非。孔子并不主张禁欲,孔子有“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高品质生活追求,颠沛流离周游列国途经卫国的时候,也不忘看看美女南子。饮食,是个体延续生命的物质基础。男女,是种群繁衍延续的必须的行为。这是人类基因所决定的。然而,宋明的程朱理学把天理绝对化,提出“存天理、灭人欲”的主张,这就走到了极端,压抑了人性。所谓物极必反,把孔孟之道推到极端了,就违背了孔子原来的思想。 当然,人性不仅仅是饮食男女。饮食男女实际上是人类和动物共有的特性。人性与动物的不同,在于文化精神和意志。除了饮食男女之外,人的行为和动物的行为有本质的区别,人的行为主要是文化行为,动物的行为主要是基因本能的行为。 二、精神分析 弗洛伊德把行为的动因分为三类:本我、自我和超我。本我就是基因本能,就是饮食男女。超我就是程朱理学讲的天理,就是社会文化的道德规范和意识形态的个人心理内化。但是,人类精髓在于自我,在于自我意识和意志。当天理和人欲发生冲突的时候,自我要做出判断和选择,调和冲突,这是人区别与动物性的本质:人有自我意识、有记忆,有计划,会憧憬未来,对自己当下的行为做出了对未来和社会通盘的考虑。自我得以做出正确判断和选择的基础,在于有坚强的意志和大量的知识。人的自我完善,人生自我实现,一定要通过不断地锻炼和增强意志力和不断地学习新知识。 弗洛伊德特视本我冲动为所有行为的原动力,特别强调本我冲动中的男女冲动,谓之“力比多”。弗洛伊德认为力比多是人的心理动机的能量。弗洛伊德还认为力比多是一个守恒的量,把力比多用于饮食男女了,就没有精力发展精神文化了。用我们日常的话来说,就是人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个人能做的事情有限,要善用自己有限的力比多优先人生大事。弗洛伊德认为力比多虽然源自于男女,但可以升华为对精神艺术的追求,就是把人的本我冲动,引导为自我对高雅情趣的追求。一个人把本我冲动用于饮食男女,就是沉溺物质享受,放纵本我及时行乐,实际上就是消磨意志,增加了动物性而弱化了人性,用程朱理学的话语,就是忘记了对天理的追求。如果我们的青少年沉溺于及时行乐,就会吸大麻,吸毒品,尝试各种性行为以追求感官刺激,就会荒废学业,未来人生道路中就会缺乏坚强的意志和学问来把握人生。 三、专制与自由 欧洲上千年的中世纪就是教会掌权,就是政教合一的“存天理去人欲”的黑暗时代。欧洲文艺复兴,冲破教会对思想的禁锢,恢复对人性的赞美,因此使得欧洲摆脱中世纪黑暗时代,让欧洲走向了科学技术的发展道路,走到了人类舞台中心。个人主义、饮食男女,因此成为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理念。本我的基因本能,在资本主义社会成为超我的价值理念。 当社会上大多数人的行为是超我的行为的时候,就是大多数行为缺乏判断能力和理性分析,这种社会就叫做专制社会,是欧洲中世纪政教合一的特征。当一种理念或者一种意识形态作为政府和社会不可逾越的界限的时候,就是专制社会。每个个人不可能没有本我行为,适度的本我行为是个体生存的基础,追求饮食男女只要有度,都不是大问题。一个个人不可能没有超我行为,作为文化行为,超我行为就是我们一般说的遵纪守法讲道德,就是有社会道德规范。但是,无论是本我行为还是超我行为,都应该在自我意识的管理之下进行,这样才能达到孔子说的“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达到佛家“圆融无碍”的“不执着”的境界,达到道家“道法自然”,“无为而治”的境界。所谓不执着,就是不要让自我失落而让本我或者超我控制了我们的行为,迷失了自我的意识和意志。我们心理的自我要明明了了地知道本我的需求和超我的责任,要把所有行为都置于意志和意识的自我掌控之下。自我摆脱本我和超我的束缚才是真正的精神自由。 四、精神生活 加拿大有大麻合法化问题,安大略省有性教育大纲问题,北美有类鸦片过量死问题。所有这些社会问题,本质就是一个,就是青少年沉溺及时行乐,吸毒和低龄性行为等。这是本我行为在社会中的扩张,也是个人主义饮食男女价值的超我的强化,是过度的饮食男女。吸大麻吸毒品,就是麻醉意志,放纵本我。食大麻不是个体生存的物质基础,同性恋和低龄性行为也不是种群繁衍的延续的途径。低龄性行为和同性恋是相辅相成的行为,由于追求低龄性行为,又要避免少年单亲母亲的麻烦,才有了青少年中同性恋的流行的土壤。 这些社会问题已经存在,大麻合法化和六年级开始性卫生教育,不是纠正这种及时行乐的消磨意志行为,而是尽量减少这些行为对身体健康的危害。保守党和自由党在这是问题上的争论,是舍本求末,治标不治本。原因之一就是西方文化没有中国文化那么多的精神文化生活。华人社区家长一般都会让小孩参加一些有益的课后活动,让力比多升华为对高雅情趣的追求。华夏文明的绘画、弹琴、下棋、学中文、书法,背经典,跳舞,唱歌,和各种体育运动等等文化生活都可以陶冶性情、磨炼意志、增加克制力和自我激励能力。反观西方文化,只有体育比较强。 中国为师之道,讲究传道、授业、解惑。传道就是教怎样做人,解惑就是开导思想和感情的困扰,保持心理健康。西方教育只剩授业一项,你要就业,就教你知识;你要低龄性行为,就教你性卫生,你要吸大麻,就教你如何避免上瘾和过量死。西方教育没有了传道和解惑。如今心理问题越来越多,议员们每每呼吁提供更多的心理咨询。而中国文化中,老师和家长就应该给学生和子女解惑,这可以保持青少年心理健康,防止心理疾病。中国释道儒的修身养性,就是增加自我意识和意志,化解心理纠结。琴棋书画等文化生活,提高思想注意力和精神集中意志,是心理的体操。中国文化讲就身心健康,讲究性命双修。身体健康要由体育锻炼来维持,心理健康也要有心理锻炼,琴棋书画的很好的心理锻炼,锻炼注意力、精神集中力、以及自我控制的自律行为。心理锻炼和体育锻炼一样,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要闻鸡起舞天天练。青少年有一点高雅的爱好,如每天练练琴,或者每天练练书法,都是很好的精神文化生活习惯。 五、弘扬华夏文化,避免无谓的政治党派之争 华人现在有了参政议政的意识了,华人社区都明白鼓励华人参政议政的重要性。这是一个好现象。华人教育程度高,财富也不少,华裔的问题在于华人智慧和财富还没有转化为相应的社会地位和政治力量。无论是议会里的席位,政府中的决策官员,和公司的管理层,华人比例都严重低于华人人口比例,这使得社会矛盾各方政治妥协的途径之一,就是每每拿华人做替罪羊。华人要不被社会边缘化,华人就得积极参政议政。 华人参政,有参加自由党的,有参加保守党的,也有参加新民主党的,华人出现在越来越多的党派中。这不免有引起华人内部的党派之争,这是正常现象。只要这些争论就事论事,不是人身攻击,就可以保持华人内部的团结,政见不同依然应该是朋友。更何况,有些政见分歧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如今政治各党派争论的大麻合法化问题,性教育大纲问题等等,都不解决根本问题,为了这种党派之争而导致不同党派的华人不团结,很不值得。各党派的华人都应该团结一致,向本党建议丰富精神文化生活,从根本源头上解决低龄性行为和吸毒等社会问题,远离这种不必要的党派之争,以华夏文明精神文化生活丰富加拿大多元文化,为建设美好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贡献出我们华裔的智慧和力量。

感冒时,多吃这五种食物会让病情加重!再喜欢也要戒口→

大多数人认为,患有感冒就不能吃鸡蛋了,因为这样会加重感冒。确实有专家指出,在感冒期间应该尽量的少吃鸡蛋或者最好不吃鸡蛋,这样才有利于感冒的恢复。

这么用筷子可能会让你生病!最后一个,几乎人人都做错了

筷子咱们人人都要用,但是你真的了解自己用的筷子吗? 筷子用不对,会释放有毒物质,甚至滋生霉菌,导致腹泻、呕吐等消化系统疾病,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18位医生联合发布”最不希望你做的一件事”,朋友圈都火了!

看球赛、电视剧,正是最精彩的时候想上厕所,不想错过就忍一忍。经常这样,肾怎么能不出问题?自身抵抗力下降,得膀胱炎的概率更高!

牛奶千万不要和它一起喝,容易引起脱发!很多人都喝错了

很多不经意、不正确的行为方式或饮食行为会让你丢失大量的营养素,比如含有合成维生素D的牛奶会夺取人体中的镁;住在充满污烟的都市的人比住在乡下的人获取维生素D的量要少得多,因为空气中的烟把太阳的紫外线都挡住了…

乱吃坚果后果很严重!正确吃法看这里↓↓↓

几乎每个家庭都会常备些零食 其中肯定有坚果 但你知道坚果吃了补什么? 又有哪些食用禁忌呢?

双重滥用导致类鸦片危机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类鸦片过量死持续攀升。卑斯省今天头9个月死亡1100,超过去年全年死亡人数。2016年安大略省有865例类鸦片过量死亡,比以往增加了19%。 去年加拿大全国有2,800类鸦片过量死亡,成为了加拿大的瘟疫。在2007年,加拿大每10万人中有10例类鸦片过量中毒事件,今年这个数字估计高达16。类鸦片危机是双重滥用的结果:药物滥用和毒品滥用。 类鸦片药物是镇痛药之一,它作用与人体的神经系统,作弄人的感觉。它不治病,不预防病,而是压制痛感,使得病态下的人得以常态生活。使用类鸦片不叫吃药,而叫疗法。如果病不是很快就消除的话,一旦你用上了类鸦片,就必须持续使用,直至你上瘾。因为类鸦片不治病,病没有消除之前,你一旦停用,疼痛立刻恢复。类鸦片只是把病态隐藏起来,同时制造上瘾和过量死的难题。如果病痛不是临时性的,或者不是确诊的不治之症,开类鸦片处方就涉嫌滥用。 普度医药公司于1955年研发出控释盐酸羟考酮,一种特效类鸦片镇痛药。这一药物的上市,使得公司业主萨克拉家族今天成为美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其身价超过130亿,比洛克菲勒家族还要富有。医疗界1996年开始推出类鸦片镇痛药处方,就像开了一个泄洪闸门,类鸦片镇痛处方迅速攀升。加拿大开的类鸦片处方,从1998年到2007年翻了番。过去5年中,加拿大类鸦片处方增加了6%。加拿大2016年开了1900万类鸦片镇痛处方。 加拿大人每天服用46万6千服镇痛药,仅次于美国排在全球榜首。疼痛是人体生理自保护机制,疼痛告诉我们身体有病了。疼痛阻止了我们的正常活动,告诉我们需要治疗和休息。镇痛药的滥用阻断了人体自保护机制。一些小病本来休息休息即可恢复的,由于镇痛药的滥用,人体得不到休息和恢复,小病拖延成大病。大病需要耗费跟多的医疗设施和医药,耗费了加拿大人和加拿大医疗体系的钱财。庞大的镇痛药市场标志着加拿大医疗系统的巨大问题。小病熬成大病。由于小病只开镇痛药,熬成大病再治疗,我们看病需要等更长的时间,医生总是供不应求。我们的健康保健系统变成了疾病系统。不断扩大的医药市场和医疗设施为了应付更多的重病病人,这些麻木的依赖镇痛药的重病。如果我们严格控制镇痛药的使用,给小病病人跟多的休息疗养时间,我们就不会有这么多重病病人。 如果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是行之有效的话,加拿大人的健康状态就会越来越好,镇痛药市场就会越来越小,生病的人就会越来越少,排队看病等医生的时间就会越来越短。如果我们的卫生专业人士真是有本领,就应该诊断出最早的疾病苗头,在病情微弱的时候就及早治疗,而不是小的疾病苗头诊断不出来,只给病人镇痛药等疾病重来才能确诊。一个良好的治疗保健系统能够有效预防疾病,把疾病治愈在最初的萌芽状态。滥用镇痛药就是忽略疾病的初期,让疾病发展到有利可图的地步。利益集团绑架了公共医疗系统,把公共医疗系统作为他们的盈利工具。更多的重病病人就意味着医疗医药集团有更大的盈利市场。 除了药物滥用以外,还有毒品滥用。非医疗目的的使用类鸦片,娱乐性使用类鸦片,是一种不健康的享乐主义。这些享乐主义无需付出,无需努力,吸点毒品及时产生快感。人体是一个有机系统,体内荷尔蒙有自我平衡的机制。毒品的摄入破坏了这个平衡,身体通过自身平衡机制补偿毒品摄入导致的不平衡,由此产生两个后果。吸毒产生快感,停止服用就产生抑郁,为了消除抑郁又要吸毒,由此产生毒瘾。另外,由于身体自身的补偿,毒品摄入的快感越来越少,必须不断增加摄入量才能保持同水平的快感,因此导致摄入量的不断增加,直至过量死亡。 我们家长们必须以身作则,言传身教,远离这种物质享乐主义。高品质、高雅的生活,在于丰富的文化生活,而不是依赖毒品对神经的刺激。琴棋书画、舞蹈唱歌、体育竞技、读书看报,都是高尚的生活境界。类鸦片和大麻等毒品诱发的幻觉快感,损害身心,走向堕落。没有一个社会会倡导这种物质依赖的快感获得。加拿大类鸦片和大麻泛滥是加拿大严重的社会问题。 加拿大联邦和省政府为了解决社会问题,个人问题和心理问题,提供了很多社会服务和补助。加拿大政府还组织很多青年活动以促进青年身心健康。这些政府服务和学校教育一起,没能阻止大麻泛滥和娱乐类鸦片泛滥,这是我们学校和政府的失败。现在我们政府搞大麻合法化,注射站,大麻销售点,过量急救中心等等,这是舍本逐末,是向依赖毒品刺激神经的不良风气让步。政府今天推出的一系列措施,不是消除类鸦片和大麻的泛滥,只是在放任大麻和类鸦片泛滥的风气尽量下降低使用类鸦片和大麻而死亡的风险。这是政府决策错误,是政府工作失职。 类鸦片危机来源于两个滥用:镇痛药滥用和毒品滥用。如果我们不着手解决这个两个滥用,我们的社会就将持续生活在毒品泛滥之中。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每天睡前抬脚15分钟,竟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

古语说,药补不如食补,食补不如功补!抬脚功,这是来自老祖宗的智慧。抬脚功原为太极拳的一种辅助功法,虽是辅助功法,但养生效果极佳。

大麻合法化来临,家长们准备好了吗?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2017年4月13日,自由党向国会提交了大麻合法化的C-45法案。5月30日到6月8日,国会辩论和通过了C-45法案二读。9月11日到10月3日,健康常务委员会对C-45法案进行了审议和修改,并于10月5日提交给国会等待最后确认.如果国会通过,该法案将于2018年7月开始实施。 大麻合法化对我们子女有什么影响?为什么加拿大要大麻合法化?C-45法案究竟要干什么? 首先,大麻是毒品,这点在C-45法案中有定论。C-45法案1.1条陈述了大麻对人体的危害。大麻阻碍了大脑的认知功能和运动功能,这和喝醉酒类似,会增加车祸的风险。青少年初次使用会产生焦虑等精神症状。高风险人群使用大麻会诱发心绞痛和心梗。在经常使用大麻的人群中,大约有9%会成上瘾。而使用大麻的青少年会有16%上瘾。即青少年上瘾的风险比成年人要高。青少年开始就长时间使用大麻会出现记忆力、精神集中力,和认知功能障碍,阻碍大脑正常发育。怀孕期使用大麻的母亲会生下弱智婴儿。长期使用大麻,还有可能导致精神病、呼吸性疾病、癌症、心脏病等,虽然这些还没有严格定论。 既然是毒品,为什么要合法化呢?原因之一是现行的大麻非法化制度没有能够控制大麻的使用。根据加拿大烟酒毒品的调查,大麻是使用最广泛的非法毒品。2015年加拿大15岁以上的人口中,有12%人口使用大麻,那是360万加拿大人。青少年使用大麻比例更高,15岁到19岁的人口中,有21%使用大麻(42.6万人),即加拿大有五分之一的高中生吸大麻。20岁到24岁的人群中,有30%使用大麻(71.5万人)。人的大脑发育一直到25岁才完成,而大麻阻碍大脑发育。 既然大麻非法化不能阻止青少年受到大麻危害,那么它合法化会不会减少其对青少年的毒害呢?推动C-45的人士认为,大麻非法化管不住大麻,原因之一是刑法诉讼成本太高,法院审理办不过来,监狱也人满为患。于是就把刑法管制变成行政条令管理,降低管理成本。其理由是,大麻和酒类似,喝酒也会增加车祸风险,也会危害身体健康,也会上瘾而酗酒,也会损害大脑。以前喝酒也是非法的,后来合法化了。既然喝酒能够合法化,为什么大麻不能合法化呢? 葡萄牙于2001年就实行了大麻合法化,2009年调查发现,大麻合法化并不能减少大麻的使用,但是,由于去污名化,把大麻地下经济纳入税收经济,吸大麻出现过量症状可以打911呼急救,不必顾忌警察抓,因此,葡萄牙实行大麻合法化以后,过量死人数大大降低。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媒体,往往渲染过量死青少年的无助,唤起人们的恻隐之心。 大麻合法化以后,卖大麻和提供大麻给18岁以下的没成年青少年依然触犯刑法。学校还是禁止大麻的。但是,大麻非法化是时候学校也没能禁止青少年使用大麻。大麻合法化以后,学校青少年使用大麻的几率难以降低。 虽然酒和大麻都危害身体,酒是伤肝、导致高血压,大麻是阻碍大脑发育。大麻是固体,酒是液体,在学校中带大麻比带酒更容易携带。大麻可以吃,也可以像吸烟一样吸。喝酒不必喝到醉,和一点聚会助兴就行。吸大麻不一样,吸大麻追求一种快感,追求幻觉,所以,如果大麻和酒危害一样的话,吸大麻是每吸必求“高”,而喝酒不必每喝必求醉。所以,大麻合法化以后,难以降低吸大麻对青少年的危害。 2015年调查显示,使用大麻的人群中,有近四分之一是药用大麻使用。大麻有止疼消肿的功效,有缓解恶心、增加食欲的功效,也有控制少年癫痫的作用。大麻合法化理由之一是可以替代类鸦片止疼药,减少类鸦片过量死的风险。这显然是剜肉补疮之举,是否有此作用至今还没有定论。 大麻泛滥,是药物滥用、是物质滥用。是物欲横流的世俗社会中,追求不用付出努力的即时满足感和即时快乐感。滥用大麻,有害身心。消磨人的意志,堕落人生,还要耗费公共卫生和社会安全的资源,于己于人都有害无益。道德经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说的就是这种沉溺于物欲损害身心的不良生活习惯。大麻合法化不是在社会中提倡积极向上的健康生活,而是向不良的物欲横流的社会退让。大麻泛滥是严重的社会问题,大麻合法化是治标不治本,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反对大麻合法化而不给出解决方案,是无效的反对,不能消除大麻泛滥的社会问题。华人依然是边缘化弱势群体,没有政治力量改变这种西方物质追求的趋势,反对和支持大麻合法化都不是解决大麻泛滥的根本。“穷则独善其身”,华人家长能做的,就是引导子女更多的文化精神生活。中国文化的琴棋书画、学习中文、舞蹈唱歌、体育竞技等等,都可以陶冶子女高尚的性情,历练子女的自制力和意志,把子女青少年旺盛的精力,引导到健康向上的文化生活方面,在追求高品质生活中,对物质生活要有所节制,丰富文化精神生活,让他们在文化精神追求上有更多的选择,发挥子女特有天赋。这样才能把子女培养成大器。“达则兼善天下”,华人也要积极参政,选举华人议员,只有跟多的华人参政,才能把华夏文明的精华带入加拿大,完善加拿大社会风气,从根本上杜绝这种沉溺于物欲的不良社会风气。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这样喝水,你将亲手“毁掉”自己的肾,医生从来不这样做!

据最新调查:我国现有肾病患者近亿人,已占到全球三分之一,并趋于年轻化,10岁以下的儿童屡见不鲜!追其原因,不良饮水习惯是肾病第一成因。
- Advertise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