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二月 27, 2021

2020是谁家历史的终结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福山的历史终结 1991年苏联解体,1992年福山就出版了他的《历史的终结》一书。福山认为,冷战结束了,资本主义的所谓自由民主社会战胜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东方阵营,成为了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那么,什么是资本主义自由民主社会呢?这其实就是基督教文明的现代社会,就是今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主导全球政治经济的社会形态。 欧美文化是基督教文化。基督教认为人性本恶,在其教义中称之为原罪。而且人性恶得不可自拔,必须由耶稣基督来救赎人类。这种文化否定了人的为善的意志,否定了人类的基本尊严,认为自私自利就是人的本性。西方社会今天把个人自由放到了神圣的地位,是掩饰了自私自利之恶,个人自由成为了对人性的肯定,成为西方意识形态的核心。一个人性恶怎么会变成了道德制高点呢?此文后边会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给予解答。2020年新冠病毒之所以肆虐全球,西方主导的世界对个人自由的无限拔高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截断病毒扩散的最直截了当的方法就是封城和戴口罩,但这违反了个人自由,乃至违反了个人自由派生出来的公民宪法权利。直截了当的科学方法与西方意识形态内核发生冲突,令西方政客手足无措。

What caused the second wave of the coronavirus?

Xiaoming Guo In western political science, the citizens are supposed to take care...

保卫中华龙脉,反对发掘夏都

西北乃中华龙兴之地,昆仑龙脉在西北,在西秦岭龙窩。故从大风水的角度上看,西北兴则中国兴,西北旺则中国旺,西北强则中国强 。

听说过第二次中日战争吗?

----百年剧变,理清历史,把握未来。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你听说过第二次中日战争吗?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听过。想找找外国的抗日战争资料,只有第二次中日战争之说,没有抗日战争之说。这就是说,中国人没有听说过第二次中日战争,就和外国人没有听说过抗日战争一样。或许有人会说,第二次中日战争和抗日战争就是一码事,只是国内和国外叫法不同而已。其实,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 对于中国人来说,抗日战争从1931年打到1945年,打了14年之久,这是一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日本是侵略方,中国人民是受害者。日本是战争的邪恶一方,中国是战争的正义一方,“抗日救亡”是抗日战争名称的含义。第二次中日战争的说法,就是中性的,没有哪方正义哪方邪恶的含义。 对于西方列强或者西方学者而言,没有一场耗时14年的中国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战争,而是有三场战争:1931年到1937年是围堵苏俄的日本军事行动,1937年到1941年是日本殖民中国的帝国主义战争,1941年到1945年是德日法西斯和盟国的战争。

Anti-Japnese-Invasion War vs Second Sino-Japanese War

Xiaoming Guo 郭晓明 Fig:China was a piece of meat on the chopping board of the world...

Why America will fail with a new cold war against China

Xiaoming Guo 郭晓明 The Cold War After WWII, the world...

1917-1918,行驶在加拿大的神秘列车 ——一战中国劳工过境加拿大纪实

一战欧洲战场14 万中国劳工中,战争死亡和战后留在欧洲死亡的劳工墓碑朝向东方,他们面向永远回不去的祖国

郑天华: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郑天华(Douglas Jung),1957年6月10日竞选成功,成为第一位加拿大联邦国会华裔议员。 郑天华进入国会第一次发言,就提出加拿大要在亚太事务中起带头作用,所以,总理加迪芬贝克(John Diefenbaker)委派郑天华作为加拿大代表出席1957年9月联合国第12次大会。会务员看到黄面孔的郑天华坐到了加拿大代表席位上的时候,匆匆走过来说,这个位置是保留给加拿大代表的。郑天华回答道: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图:郑天华:我就是加拿大代表。

136别动队:加拿大华裔007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1944年136别动队第一批13位华裔军人在Commando Bay接受了3个月的集训。 从温哥华出发,沿着卑诗省5号公路向北走,往kamloops 方向走,半道向东折到97C公路上,就可以开到Kelowna 市。从温哥华到Kelowna市约400公里。Kelowna市南边紧靠着是Okanagan Mountain Provincial...

基督教对未来中国文化影响的探讨

本来是一位友人告诉我刘牧师的家庭背景, 于是我便慕名前往听听他的报道, 其实是想见他一面。 这天周六,教堂坐了许多人, 倒是他充满了逻辑推理和哲学知识的布道让我产生了好奇。 于是在征得主办教会和他本人的同意后, 相约第二天前往采访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