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四月 10, 2020
博客

洪门威宗复活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精忠魂不散 天佑魄复活 洪门有五宗:文宗史可法,武宗郑成功,宣宗陈近南,达宗万云龙,威宗天佑洪。1645年5月,扬州陷落,史可法与扬州共存亡,誓死不降清朝,以身殉国。1661年郑成功收复台湾,创立洪门第一山堂,仅一年,于1662年在台湾逝世。1674年七月廿五日,陈近南和万云龙一起红花亭举义,义军攻城略地,万云龙不幸阵亡。义军遭受重大挫折,陈近南掐指一算,清朝气数未尽,因此解散义军,不久陈近南亦逝世。洪门五祖遂散入江湖,留下一首诗: 五人分开一首诗, 身上洪英无人知, 此事传与众兄弟, 后来相会团圆时。 史可法和郑成功都是有史记载的人物事迹。而洪门天地会一直到乾隆年间才被正史记录,期间相距百年。反清复明运动俨然销声匿迹一个世纪。洪门复活是在红花亭聚义半个世纪以后,以三合会的形式复现江湖。这一洪门的复活,记载于《西鲁故事》中威宗天佑洪复活的传说。 相传红花亭起义时,有一个小将,英勇善战,是义军的先锋,名为苏洪光。1723年,苏洪光带领起义军与清军作战,与清军打了七天七夜后,在军营中忽然病逝。十位洪门兄弟为苏洪光守灵,守到三更时分,忽见东方天上一片红光,红光中有颗耀眼的巨星,众兄弟惊讶愕然,目瞪口呆,不久红光和巨星都消失了,回到了万籁俱寂的黑夜。守灵兄弟中有一个刘三,他苦苦思量,感觉这天象一定与苏洪光有关系,快到黎明的时刻,他看了看苏洪光的遗体,忽然发现苏洪光在烛光下胸腹起伏,有了气息。他借口方便,出门报告副将史鉴明。史鉴明是史可法的侄子,在义军中是苏洪光的副将。史鉴明随刘三来的灵堂,分明看见苏洪光身躯起伏呼吸。忽见苏洪光用手掀开盖在脸上的白纸,坐了起来大笑,他一边笑一边大声喊:“我到底活了,我到底活了!”话音是一口京腔,不是苏洪光的四川口音。原来这是王承恩借尸还魂。 王承恩是崇祯皇帝最信任的太监,被任命为京营提督。1644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入北京,崇祯身边的人都做鸟兽散,只有王承恩跟着寸步不离。崇祯走出皇宫上了煤山,王承恩也跟着左右。崇祯在煤山歪脖子树上上吊,王承恩也跟着一起上吊追随主子到阴间。灵堂内复活的苏洪光对史鉴明说,他乃是王承恩死后忠魂不散,遇达摩祖师指点迷津,借苏洪光之体魄复活。 复活的苏洪光既有苏洪光的武功体魄,又有王承恩的计谋机智,改名为天佑洪。乃上天保佑洪门、让洪门复活之意。洪门义军取名三合会,此为后世之红帮。其中一部分三合会表面投效清廷,为清廷督办漕运保镖,以广布势力,拉船工入会,此为后世之青帮。洪门以青帮渗透清廷,清军亦以奸细渗透三合会,后来因符达和田坚两奸细骗得天佑洪信任,官至三合军高位,将三合军骗入清军埋伏中,致使三合军起义失败。 如果真有清廷奸细渗透洪门,则天佑洪这段历史就应该有正史记载,然而,洪门天地会正史只在乾隆年间才有记录。1787年天地会林爽文起义,历时逾一年有余,声势浩大,失败后经清廷拷问被逮捕的天地会会员,才知道有洪门天地会的存在。即洪门作为秘密组织保密非常严密,乾隆之前清廷并不知道洪门存在。然而,正史没有记载,并不等于洪门不存在。从红花会起义到林爽文起义之间,确实有反清起义此起彼伏,连绵不断,这正史有记载。《台湾通史》记载郑氏台湾统治结束时,“当是时,郑氏部将痛心故国,义不帝胡,改服淄衣,窜身荒谷者数十人。”,这和《西鲁故事》康熙甲寅红花亭起义相印证。1705年张念一在浙江起义,结队横行两年之久,与达宗阵亡想印证。雍正年间有铁鞭会和父母会,这可能就是洪门组织,可能就是天佑洪的三合会。

刚刚加拿大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正式告诉民众,戴非医用口罩可减少新冠病毒传播

(记者滕忠勤多伦多报道)加拿大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今天在面向全国的电视新闻发布会中,正式告诉民众戴非医用口罩可减少病毒传播。她还表示,建议使用口罩是基于用口罩医疗手段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科学认证正在发生改变而作出的,建议出现变化的原因是,越来越多证据证明,带有病毒的人士,可以在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况下,将病毒传播开去。她还表示,戴口罩主要能对他人的进行保护,远胜于戴口罩的自己,而这一逻辑与之前她以及其他卫生官员的主张有病才戴口罩是一致的。 加拿大联邦首席卫生官谭咏诗Theresa Tam 在此之前,联邦政府一直坚持对于没有出现新冠肺炎症状的人来说,戴口罩是不必要的,而且非医用口罩无法过滤掉空气中携带的病毒的微小颗粒,戴口罩是为了避免把病毒传给他人。 她还强调,医用口罩包括N-95和手术口罩必须要留给卫生系统的医护人员,以及那些需要照顾感染COVID-19患者的人员使用, 普通市民可以使用布料口罩或其他替代品。同时她还强调,口罩不能代替洗手和保持社交距离。 新冠疫情爆发后,华人戴口罩进行防疫很普遍,然而,由于文化和生活习惯的差异,很多华人在一些场合由于佩戴口罩而被歧视。

8,000个口罩捐赠予士嘉堡医疗网络

士嘉堡 – 4月2日,士嘉堡爱静阁 省议员白必勤Aris Babikian今天把8,000个从热心企业筹集得的外科口罩捐赠给士嘉堡医疗网络(SHN)。

中医抗疫19:一支民间中医医疗队的“集结号”

这支51人组成的医疗队在武汉市第七医院组建中医特色病区,共收治68位新冠肺炎病人,转阴率达95%;接管9个隔离点1000余位隔离病人,使用中医特色疗法养护;在青山方舱医院为290余名病人进行证候分型,开展纯中医施治。

抗疫保加 砥砺前行

原创 PKUCanada PKUCanada 北京大学加拿大校友基金会向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北约克总医院捐赠N95医用口罩及防护物资 截至加拿大东部时间3月27日22时,加拿大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4749例,死亡病例56例;仅27日一天就新增病例703例。加拿大疫情的发展,已成几何级数的增长趋势,防控形势危急! 因为严重缺乏防护物资,无法给一线医护人员提供强有力的防感染管理,和一月底武汉前线一些医院的情形非常相似。几乎是同样的剧本,又在加拿大上演着。多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在自媒体上向社会各界发出求助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等信息,但仍无法满足加拿大抗疫一线医院的需求。 面对这种严峻的形势,北京大学加拿大校友基金会理事会与校友抗疫义工团队共同努力,挖掘前期向武汉等国内医院捐赠积累的供货商资源,紧急购买了600只3M 1860 N95医用口罩、30副3M护目镜、20件防护服,总价值约6800加元,于27日中午送到了PKUCanada住所所在区的北约克总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谨希望能帮助医院救急。 (广告赞助区) PKUCanada理事会还向北约克总医院的医生、护士和一线医疗工作人员,并通过他们向全加拿大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发出了致敬信。信中写到:“当世界面临着一场全球性流行病时,我们都应该感谢数百万医生、护士和所有前线的医务人员,是他们冒着生命的危险奋战在抗击Covid-19病毒的第一线。 在加拿大,你们最光荣!”“亲爱的战友,你们并不孤单,我们正在和你们一起与这个狡猾的敌人——新冠病毒共同战斗!并且我们坚信:我们将最终取得胜利!”。 (广告赞助区) 北约克总医院(North York General Hospital ,简称NYGH)成立于1968年,隶属于多伦多大学。现有员工1800多人、其中一线医护人员超过800人,床位总数623张。《新闻周刊》在2019年就11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家医院进行的综合排名,北约克总医院名列加拿大第二,是全球排名前100位的医院之一。(资料来源:NYGH官网 www.nygh.on.ca) 北约克总医院副总裁兼CFO Bessy Leung女士还介绍,因为缺少必要的医用口罩等防护物资,医院的一些辅助岗位已经无法正常到岗工作。根据疫情的快速发展,下周一(3月30日)起,医院从人力到防护物资供应上将迎来更大的压力!她呼吁全社会、特别是North York的居民,能伸出援手,给与更多的捐助。为减少捐赠者受感染的几率,北约克总医院还在位于医院对面Leslie路上的停车场设置了专门收取捐赠物资的临时白色帐篷,捐赠者无需到医院院内。 抗疫保加,砥砺前行!我们爱自己的祖国,我们也爱加拿大这第二故乡!PKUCanada的捐赠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安大略省议员柯文彬先生专门致电房震宇校友,对北大校友的善举表示感谢!广大校友们,也积极参与本地抗疫志愿者工作,80级法律系校友任军律师连夜起草了捐赠免责文件、北京大学多伦多金融校友会创会会长涂建校友在澳门专门发来微信支援捐赠活动、PKUCanada副秘书长王昊饱含深情地起草了给医护人员的致敬信,还有校友张浩基、赵亚娟、岳晋生、方余淑华、王海芳、黄晓东、王恢、李严东、脱立新……,许许多多的校友们,都在为了这场抗疫战斗,出力献策、倾献资源。

冠狀病毒災難不是提供可靠的經濟救助計劃的時候

賈斯汀·特魯多(Justin Trudeau)宣布經濟救助的前一天,總理前首席秘書杰拉爾德·巴茨(Gerald Butts)建議他的74,000多名Twitter關注者說,如果他們想了解COVID-19的“經濟後果”,就應該關注傑森·弗曼(Jason Furman) ,曾在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白宮任職的哈佛大學經濟學家。

海的味道

与海为邻,不能与其风头浪尖上共舞,就只好作客潮汐间,驻足听涛,或者,凭栏而望。 大象无形,意象于各种想象中诞生。在海的面前,我们宛如时间沙漏里的那粒沙,于浮沉延宕的红尘中,心照不宣,也若无其事;去保持正义、也执着于真理。 所以,活着,才是这个世界最真实的骄傲。 “你知道海的味道吗?”

布法罗宣言

Xiaoming Guo 郭晓明 曼尼托巴省徽有一条大水牛,就得Buffalo,Buffalo是西部原住民以前赖以生存的猎物。 选举党朋,投票政治怎免歧视? 地宽天矮,草原广袤人世难平。 2020年2月20日,阿尔伯特省四名联邦保守党议员联名签署了《布法罗宣言》(Buffalo Declaration),宣称如果加拿大再不改变对阿尔伯特省的歧视性政治,阿尔伯特省将寻求独立。为什么叫做布法罗宣言呢?布法罗这个词从何而来?这要从加拿大地历史说起。 加拿大有12个省和3个地区。每个省在某种程度上有自己的主权,即都有自己管辖范围内的立法权力。省有省督,联邦有总督,省督和总督都是女皇的代表,即联邦政府和省政府是平级的政府,谁也不隶属于谁,他们各自在自己的管辖权内有独立的立法院(Legislative Assembly) 。联邦管辖全国性事务和省际事务,如国防等,而各省自己管辖教育卫生等等。加拿大有三个地区,育空地区,西北地区(NothwestTerritory)和努纳武特地区。地区与省不同,地区没有主权,地区政府隶属于联邦政府,由联邦政府管辖。但今天的西北地区,已经不是以前的西北地区了。 1670年之前,五大湖的西北方向的广阔土地还没有被发现,对于欧洲人来说,那里还没有欧洲殖民,没有欧洲探险家绘制的地图,那边寒冷的天气令法国殖民者怯步。1670年英王查理二世特许了海湾公司(The Bay Company)对西北部地区的贸易垄断,这是欧洲人殖民西北部的开始,正如英国特许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的贸易是英国殖民印度的开始一样。海湾公司从安德逊湾进入今天的曼尼托巴省,从York Factory登陆,沿着Nilson河谷西进,再沿着Saskatchewan河谷西进。那时候的殖民者从欧洲跑到这天寒地冻的地方,当然不方便带家眷同来,于是和当地土著女子通婚繁衍了欧裔与土著的混血,即Metis人。海湾公司在这片土地设立了总督,建立了殖民统治,称这片土地为Rupert's Land,即Rupert王子领地。是英王封给海湾公司的海外殖民地。 1775年,美国爆发了独立战争,很快,美国商人和荷兰商人一起在蒙特利尔建立了西北公司(The North West Company),与海湾公司竞争西北地区的皮毛贸易。西北公司开辟了Mackenzie河谷的皮毛来源地,并沿着Columbia河一直推到太平洋海岸。西北公司和海湾公司都与土著发生冲突,遭遇的到土著的抵抗。面对土著的抵抗,1821年海湾公司合并了西北公司。英王增加了海湾公司在Rupert's Land以外的西北地区贸易许可。 1867年加拿大成立联邦的时候,是三个省联邦:加拿大省,新不伦瑞克省和新斯科舍省,其中加拿大省在联邦时分为安大略省和魁北克省,即联邦成立的时候有四个省。1868年,加拿大以30万英镑从海湾公司手中买下了Rupert's Land。1870年,加拿大就在Rupert's Land上建立了曼尼托巴省。那时候的曼尼托巴省只是今天曼尼托巴省的三分之一大,在今天曼尼托巴省最南端。而剩下的地区,统称西北地区,比今天的西北地区要大得多,包括今天的育空地区,西北地区,阿尔伯特省和萨斯克切温省。从1897年到1905年,Frederick Haultain在西部地区做省长, 他建议成立水牛(Buffalo)省。后来加拿大并没有采纳他这个成立一个省的建议,而是于1905年成立了阿尔伯特和萨斯克切温两个省。水牛是西北加美边界区域原住民的主要猎物,猎获水牛是原住民的主要生产和生活方式。,今天游客到黄石公园还能看到这种野生的动物。《布法罗宣言》虽然是阿尔伯特省保守党联邦议员的宣言,取名布法罗隐含的不仅仅是阿尔伯特省独立,而是整个西部的独立。 原住民,包括Metis,对海湾公司卖Rupert's Land显然是不认账的,他们认为,你海湾公司是来这里和我们贸易的,什么时候我们的的土地就成了你的土地了呢?《布法罗宣言》中就讲到,这笔买卖并未有和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Metis以及Inuit商量过,这是《布法罗宣言》的独立法理,即不承认这笔土地买卖的合法性。西部独立早已有之,1885年Louis Riel领导的红河谷原住民起义就是一个独立运动。Riel的起义被镇压了下去,Riel被绞死了。但西部还是认为Riel是英雄。1992年加拿大议会通过法案,尊Riel为曼尼托巴省的创立者。2008年曼尼托巴省把每年2月第三个星期一设立为Riel纪念日。 《布法罗宣言》回顾了阿尔伯特省在加拿大联邦内的不平等地位的历史,阿尔伯特省一直是加拿大东部省份的资源来源和工业产品市场,从来就没有被看作是加拿大联邦结构中的平等伙伴。《布法罗宣言》回顾了阿尔伯特省的移民来源,阿尔伯特省早期移民来自中国、乌克兰、罗马尼亚、匈牙利等等,和东部移民成分很不同,而且更加多样化,他们逃离困苦的家乡,来开垦这片寒冷的土地。阿尔伯特因此有更加包容、更加平等的文化。言外之意,就是阿尔伯特省也是一个特殊种群和文化的社会,凭什么魁北克省有特殊社会地位?为什么不给阿尔伯特省特殊社会地位?《布法罗宣言》陈述了阿尔伯特省的边缘化地位,阿尔伯特省远离加拿大政治和文化中心,参与政治成本高,派个代表团到渥太华或者去温哥华都要翻山越岭,在今天游说政治中孤掌难鸣,阿尔伯特在加拿大是一个被孤立的省份。《布法罗宣言》直言不讳地说阿尔伯特省是加拿大的殖民地,从1981年到2018年,阿尔伯特省为联邦政府净输送了4千亿的财富,是加拿大政府巨大的财政收支来源,而联邦政府只支持魁北克的工业发展却不支持阿尔伯特省的工业发展。

美股五熔断,中国云生活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宅在家中,社区团购,不用去超市买菜。抗击疫情,武汉封城,中国制造2025,物联网率先走进了百姓生活中。 恐新冠,美股暴跌五熔断 云生活,网络应用显神通 2002年3月17日,CNN商业版以《比1929年股市崩盘还要疯狂》为题做了伦敦股市开盘前报道,说美股星期一遭遇自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来最糟糕的一天,而且没有恢复的迹象。道琼指数下挫12.9%,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12%,不确定风险度高冲43%。新冠疫情触发了30年来最快速的市场基本面重估。标准普尔指数15个交易日就掉了20%,而这个跌幅在1929经历了30个交易日。 2008金融海啸以后,中美解决经济衰退的政策是完全不同的。中国是练内功,建立了一个高铁网络;美国是使用外功,力图从中国卷走一笔财富来补上西方金融海啸的洞。结果是美国零利率政策,量化宽松印钞,钓鱼岛、萨德导弹、南海、香港、台湾、新疆等动作不断,致使西方十多年浪费在这个机关算尽太聪明的地缘政治上,西方各国普遍债务攀升。中国走的是本分的创造财富道路,美国走的是霸权的瓜分财富道路。2020年新冠股市暴跌,宣布了美国国际霸权政治的破产。特朗普使得美国再次伟大的战略落得如此悲惨结局。 全球经济危机各国感受都是相似的,经济复苏对不同的国家却有很大的差别。​ 经济危机失业苦了百姓。2008年经济危机,东莞外向型企业大面积关停,农民工回乡。经济运行中断,生产能力闲置,这些都有经济学科学理论探讨过的著名的经济周期现象。经济危机,就是经济体系中的一部分停止了运行,如东莞外向型企业关停。而所谓经济复苏,就是经济体系恢复运行。 全球危机,各国都有经济运行停止的症状。经济复苏,是恢复运行了,但各国恢复运行不同。在国际资本食物链顶端的国家,其复苏是在同水平甚至更高水平的恢复运行;而在国际资本食物链底端的国家,却是下了一个台阶在低水平复苏。如97亚洲金融危机,欧美就是股市颤抖一下,中国增长率平缓了两年,而泰国复苏是在倒退了十年的水平上恢复运行。同是复苏,恢复运行的高度不同。​2020年新冠经济危机,谁能高位复苏?谁屈辱低位复苏,就看地缘政治博弈的结果了。 最吊诡的经济危机大概是苏联震荡疗法了。震荡疗法,就是停止经济运行,也就是经济危机,虽然是局部危机,但是俄国和东欧1990震荡至1996复苏,复苏的水平是震荡前水平的55%。即GDP比震荡前缩小了45%,贫困人口增加了十倍。​ 每次经济危机,都是全球经济重新洗牌的时期,或伴随利益范围重新划分,或伴随财富转移,这些势力范围重新划分和财富的转移的结果就是为什么各国复苏的水平高低不同的原因。第一次世界大战是经济危机导致的,结果是全球殖民地范围的再划分。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全球经济危机导致的,结果是国际政治格局转型,从殖民地——宗主国国际政治结构变为东西阵营冷战格局,二战前英国日不落帝国的霸权让位于美苏两霸格局。二战后重建,美国复苏的水平高于大萧条前,而欧日的复苏水平低于美国。 苏联解体也改变了国际政治格局,东西阵营格局变为美国单极格局,俄国和东欧低水平经济复苏。金融海啸至今,世界经济中国鹤立鸡群。如果复苏是全球政治格局没有转型,没有如二战那样全球政治格局转型,那么,可以肯定的说就是中国低水平恢复,美国高水平恢复。但是,中国从2008年金融海啸高位复苏了,美国则双赤字一直如病缠身,这证明国际秩序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全球经济格局已经不同以往,美国霸权出现漏洞了,美国霸权任宰割他国的时代已经接近尾声了。 2008年金融海啸中,一些财经评论认为中国经济要崩溃了。这种评论与其说是预测,不如说是美国地缘政治计划。但以美国霸权屡屡得手的历史,这种预测和计划本来就没有什么区别。这些预测模型可信度很高,因为是按照既定已有的世界格局预测的,美国在资本食物链顶端,而中国在资本食物链下游,危机洗牌的结果就是中国财富转移到美国,补上次贷危机的资金链。前苏联解体GDP规模缩小45%,而美国同时期纳斯达和道琼指数却翻番猛涨,这个图像用金融遥感技术从火星上看下来很清楚,前苏联财富和人才都转移到美国了。 这也是国际垄断资本期待的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复苏的图像,中国要经济泡沫破了,财富转移到美国了,全球经济就立马复苏了,中国低水平复苏,美国高水平复苏。自奥巴马亚太再平衡以来,美国不断挑动中国底线,是西方期待的某种经济复苏的催产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