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遗产 债务,赤字和厄运—(1)

0
92

关税令世界市场感到不安,数十年来美国制造的供应链帮助推动12月份自大萧条以来最
糟糕的单月市场抛售。因为特朗普总统认为股票市场是美国经济的唯一指示者,并且是衡
量其政策成功的简单代理,这位交易制定的总统经常让他的谈判团队缺席,认为他可以做
得更好。
现在,“关税人”特朗普希望与中国达成协议,因为协议的压力每天都在升级,双方都愿意
接受休战。他的政治上重要的农业基地促使总统达成协议,因为在唐纳德特朗普最需要贸
易协定的时候,针锋相对的措施会损害经济增长。与去年同期相比,3月份美国大豆出口
总量下降了28%。尽管在一年多前签署了USMCA,但他对美国钢铁和铝的关税依然存在
,对美国企业和消费者都造成了伤害。此外,国会尚未批准与加拿大和墨西哥立法机构签
署的贸易协定,威胁要批准该协议。这些交易并不反映特朗普的新订单有多简单,但有多
难。看来,贸易协议并不容易获胜。
事实上,由于美国服务业对中国的巨额盈余,总统对中美均衡贸易的痴迷注定要失败。然
而,它是德国,而不是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对外账户盈余。而且,不满足于“胜利”休战
,总统将继续关注欧洲,威胁要对外国汽车征收钢铁关税。欧洲以110亿美元的关税抵消
……而且节拍还在继续。
共生关系
可以肯定的是,近期美中紧张局势升级超越了贸易,一些人认为战争真的超过了技术霸权
。我们认为,虽然有两个交易超级大国竞相争夺优势,但美国最依赖中国而中国依赖美国
。这种交换安排源于中国对其产品的美国市场的需求,反过来,美国需要外部资金。
不像日本或中国在内部为其赤字提供资金,美国依赖外国离岸基金来获得高达赤字的三分
之一。另一方面,中国产生的盈余在美国国债和最近的黄金中被回收。中国今天拥有3.1
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并且一直在多元化其对美元的依赖,寻
求将人民币国际化作为储备货币。目前,全球外汇储备中有5%是以人民币计价的,相比
之下,几乎有60%是美元。因此,在短期内,尽管人们试图使人民币国际化,但两国都
需要相互关系。

美国越来越孤立
值得关注的是,在设计一个新的世界秩序时,美国的外交孤立造成了他们的竞争对手所填
补的真空。例如,特朗普对委内瑞拉政权更迭的呼吁被俄罗斯拒绝,后者随后派兵保护这
个石油丰富的社会主义国家,不久之后,中国派遣士兵前往委内瑞拉的一个军事基地进行
“人道主义任务”。为了向古巴施压,支持委内瑞拉,美国通过重新启动过去25年来每位总
统放弃的“赫尔姆斯 – 伯顿法案”,开启了一系列蠕虫。国际社会强烈反对此举,因为该法
案将欧洲和加拿大企业暴露于美国的诉讼中。
而且,在另一个与中国紧张局势升级的举动中,特朗普单方面决定退出伊朗核协议不仅使
华盛顿孤立,而且制裁的结束豁免任何进口伊朗原油的国家,使美国对抗盟国,印度,土
耳其,日本和韩国。这一政策举措进一步削弱了美国的关系,加深了华盛顿的孤立感,专
注于伊朗和委内瑞拉,导致油价飙升,为地缘政治敏感的中东地区带来了影响。就在一个
月前,特朗普发推文说,“世界不能承受油价上涨 – 脆弱”……这也是他的政策。
美国还批评意大利加入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BRI)。北京的全球“一带一路”计划旨在为
包括欧亚大陆,中东和非洲在内的80多个国家提供融资和建设道路,港口和铁路。尽管
受到华盛顿的压力,意大利将是第一个加入六个欧盟国家的G7国家,以支持BRI。作为中
国与美国冲突的一部分,美国将这种参与作为“他们与我们”的争论武器化。
但这可能并不重要,美国正在迎头赶上,特别是在中国拥有更多互联网用户,产生更多数
据并处于5G前沿的技术方面。他们的技术领域已经领先于电池和芯片,人工智能是下一
个。同样,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中国的汽车制造商今天制造的汽车数量超过美国,其道
路上的汽车数量达到3.25亿辆。
美国的财政纪律是其阿基里斯之踵
毫无疑问,一旦这两个超级大国结束了他们的贸易休战,全球市场将会反弹。然而,展望
未来,贸易协议并不是市场的灵丹妙药。我们认为这会带来“卖新闻”机会,因为市场必须
应对美国经济滞胀,估值过高以及贸易战的长期影响,英国脱欧以及随后的债务,赤字和
厄运遗留问题。
更深层的是,去年美国贸易逆差达到了6,210亿美元的10年高点,尽管特朗普征收了关税
,但去年赤字增长12.5%,美国出口增长6.3%,但高达7.5%。进口增加。随着贸易数据
最近有所改善至八个月低点,美国经济第一季度GDP增长3.2%超出预期。然而,向下钻
探更多是因为库存增加抵消了家庭支出的不利下降。事实上,最近的研究表明,他的关税
战争的代价已经由美国消费者承担,他们支付的价格高于关税应该产生的收入。
虽然美国的债务和赤字必须在未来几年获得融资,但尽管企业债务飙升至创纪录的高位,
超过危机前的水平,但通胀仍然没有显现。面对长期低利率,垃圾债券也达到次级抵押贷
款债务的相同规模,这加剧了2007年的金融危机。低债券收益率已经对全球养老金体系

造成了严重损害,改变了资产的风险状况,使杠杆赌注成为可能定时炸弹债券销售蓬勃发
展,因为美联储的支点引发了新的借贷狂潮。这种繁荣尚未破灭。
放弃货币正统
虽然立法者谈论解决贸易的必要性,但房间里的大象正在消费并导致赤字。无论是民主党
人还是共和党人,它似乎已经放弃了遏制赤字。尽管历史上最长的政府关闭,他们仍不愿
削减支出。相反,他们提出了新的和改进的货币印刷方式来支付他们的账单。民主党正在
推动一项新旧定理,即现代货币理论(MMT),即无限制货币印刷,以资助新的支出计
划,如绿色新政或医疗保险。民主党人的信念植根于半个世纪以来的现象,政府总是可以
用自己的货币借钱,因为他们可以轻易地创造更多的钱。这一支出与其他非常规工具“量
化宽松”(QE)属于同一类别,其根源源于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对“直升机货币”的描述,
这种做法留下了债务,赤字和厄运的遗留问题。量化宽松和直升机资金都涉及印钞票以扩
大货币供应量,但相比之下,直升机资金将资金投入系统,而不会增加美联储的资产负债
表。
经济正统的智慧表明,大量的政府债务最终将导致更高的通货膨胀和利率。
共和党人和唐纳德特朗普也推动了一项更宽松的货币政策,要求出现万亿美元的赤字以及
另一轮债券购买刺激政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共和党人的本能植根于七十年代初期,当
时由于低利率,越南战争和流动性进入经济的强大混合物,死者复活了一次休眠通货膨胀
。今天,我们再次实现了创纪录的低利率,数万亿美元,而不是数十亿的流动性进入金融
体系和奄奄一息的通货膨胀。然而,虽然主街尚未经历更高的核心通胀,但华尔街在一系
列创纪录的高位,独角兽的IPO,数十亿美元的回购和创纪录的杠杆推动下,出现了前所
未有的恶性资产通胀。共和党人甚至会超过民主党人。华盛顿的沼泽地仍然需要耗尽。放
弃货币正统观念,已经播下了通货膨胀的种子,这应该引起投资者的关注。
更糟糕的是,作为今天伏都教经济学的一部分,特朗普先生“已经翻了一番”,推动美联储
继续推行“量化宽松IV”,尽管美联储出现意外的货币政策大转变以保持低利率,但仍要求
降低利率。在打击国土安全局以打击移民问题后,他着眼于通过填补美联储强大董事会和
政治盟友的两个空缺来震撼独立的美联储。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央银行是财政防御的
最后一条线,遏制经济繁荣和萧条。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总统公然企图向美联储施加压力
,与其他印度,委内瑞拉,土耳其和阿根廷央行也被迫放松货币政策的国家并无异议。
它曾经发生过
就在此之前,面对连任,尼克松总统向美联储主席亚瑟·伯恩斯施加压力,要求削减利率
,以提高尼克松在1972年的连任机会。当时,随之而来的是两位数的失控,其后果是恶
性通货膨胀和崩盘。尼克松辞职,但留下来清理混乱的是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他采取
了两位数的利率来遏制通货膨胀。当然,经历了严重的经济衰退。虽然试图影响央行行长

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历史表明,一旦信誉和独立性丧失,通胀后果就会变得明显,首先
是风险资产然后是利差。
中心阶段是美元。半个多世纪以来,由于其作为主要世界储备货币的角色,美国政府享有
被允许以本国货币进行印刷和借贷的“卓越特权”。美国不能违约,因为他们总是可以印刷
新的钱来偿还债权人。英国曾经享有的这种特权在四十年代失去了,当时英国的债务超过
了他们的支付能力。像以前的英国一样,美国将这种特权视为理所当然。
我们认为美国的财政不负责任危害了这种地位。特朗普总统已经停止了美联储资产负债表
的平仓和正常化,这已经从三轮债券购买货币化的遗产中窒息而已。他还威胁要取代他精
心挑选的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通过美联储的独立制定一条关键
的断层线。对美元的影响是深远的。在动摇美联储并推动宽松政策的过程中,特朗普和他
的团队对债务不可阻挡的增长的无知,损害了世界储备货币的基础。 Dėjàvu?
在这种背景下,美国的公共债务现在已达到创纪录的22万亿美元,这主要得益于没有资
金的减税政策,增加了18%的支出,违反了支出上限。美联储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由
于过度暴露于政府债务而受压,这是一个潜在的系统性问题,而2008年仅为1万亿美元。
随着特朗普释放出4.75万亿美元的预算,其他大型结构性赤字继续增长。获得国会批准。
特朗普的支出计划要求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百加上今年以及仅用于偿还债务的利
息,超过美国国防开支支出的5000亿美元或更多。尽管2011年美国信用评级下降,金融
危机后十年,美国公共债务仍处于双A(标普)。而现在,特朗普总统及其政府将把美国
推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赤字。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