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人治魁:1837反叛和静悄悄的革命

0
818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1837年反叛和静悄悄的革命(Quiet Revolution)是魁北克近代史重大事件,也是加拿大近代史重大事件。了解了魁北克的静悄悄的革命才能理解为什么老特鲁多对中国那么好。魁北克的静悄悄革命和新中国独立有类似的背景和成就。要了解这场革命的来龙去脉,还得从加拿大早期移民谈起。

华裔移民历史上有落叶归根的情节,这往往也成为埋怨华裔难以融入主流社会的根据之一。实际上,移民保持和祖籍国联系的传统不仅仅华裔如此,加拿大主流的英裔移民和法以移民都是如此,不同的是他们比华裔更加厉害而已。英裔成为主流社会,让整个加拿大对英女王效忠,可见比华裔思乡情节的与祖籍国联系要严重得多。法裔也不甘落后,几个世纪以来坚持保留法语文化。

加拿大和美国都是移民国家,但就与祖籍国关系而言,两个国家有天差地别。美国早期移民是受迫害的清教徒,五月花号就是在英国受到宗教迫害的清教徒逃离英国,逃往自由土地。美国以自由土地著称,是相对于这些移民在欧洲感受不自由而言。早期移民加拿大的法国人与美国移民不同,法国移民加拿大的是政府官员,皮毛贸易商人,传教士,探险家等等,他们保持了和法国的政治、宗教、商业、和文化的所有关系,比早期华人淘金移民保留家乡观念的祖籍国联系更强。美国移民则相反,美国移民是反叛的异教徒,反叛的不同政见者,是欧洲的叛逆者,他们是逃离欧洲的一族。华人淘金,和法国人皮毛贸易很像,就是出来谋生,但主要社会关系还在祖籍国。美国独立的时候,不愿意独立的保皇派退到上加拿大,成为后来的加拿大社会主流,他们从一开始就是英国政治经济在海外的延伸,他们从一开始就是和祖籍国保持紧密合作和联系的移民。所以,以立足加拿大程度而言,即便有落叶归根情节的华人,都比英裔法裔加拿大人有更加深厚的加拿大移民的爱国主义民族精神。所以,华人喜欢中国文化不应该有任何移民道德内疚感。如果法国人放弃法语融入英语主流,就没有今天复杂的加拿大政治格局。英裔移民和法裔移民都以和祖籍国联系感到自豪,华人自然无需为怀有祖籍国情怀感到内疚。主流社会移民都是如此,而且有过之无不及。

言归正传,1759年,英国在欧洲打败了法国,法国把北美法属殖民地割给了英国。英国击败法国取得对北美的统治权。本来就忠于法国的法裔殖民转不过这个弯来。他们原本效忠法国王室,而且英法战争还敌视英国,心理上怎么能够马上效忠英国王室呢?英属北美法裔加拿大人因此改用神权对抗英国王权统治。他们崇尚教皇山外统治(ultramontanism)理念,在加拿大法裔社区推举教主为社区领袖,经济上排斥英裔资本家的工业,坚守农业自然经济。以封建制度和天主教神权,抵制工业资本主义和英国王权。他们认定自己是英语新教海洋中的法裔天主教灯塔,传承着法语天主教文化。如此保持了自己的文化宗教认同,埋下魁北克独立的种子。这种农业孤立主义的神权社会难以挑战英国主导的北美王权统治。加拿大法裔怀着抵触英国工业资本主义统治的心情回归到中世纪政教合一封建制度的社区。

英国政坛上保皇派是托利党(Tory),自由派是雅各党(Whig)。延伸到北美殖民地,维护英国统治的就是托利党,就是保守党。而法裔天主教认同教皇山外统治主义,因此支持自由党。因此形成这样一种加拿大政治格局:安大略往往是保守党票仓基地,魁北克往往是自由党票仓基地。

蒙特利尔有一条路叫Avenue Papineau,应该纪念的就是Louis-Joseph Papineau(1786-1871)。Louis-Joseph Papineau 是封建领主(法国殖民地封建统治的领地郡主),律师,政治家。是自由派议员,他领导的加拿大党在议会取得多数席位。加拿大党提出了“负责任政府”(responsible government)的诉求,被伦敦驳回。所谓负责任政府,就是要求政府对议会负责,而不是对伦敦负责。所以,Louis-Joseph Papineau领导的加拿大党党员又称为爱国者(Patriots)。这个爱国,就是爱加拿大,反对英国统治。这既是加拿大独立的声音,也是魁北克独立的声音。Louis-Joseph Papineau是温和的自由派,他既反对罗马教皇成为加拿大的统治者,也反对英王是加拿大的统治者,是加拿大民族主义者。以Louis-Joseph Papineau为代表的加拿大改革运动政治家,后来延续成今天加拿大的自由党。可以说,Louis-Joseph Papineau就是加拿大自由党的精神始祖。伦敦驳回了加拿大议会的负责任政府提案之时,正值加拿大天灾,很多农民失收,引起民间武装骚乱,造成法裔天主教和英裔新教的武装冲突。武装冲突发生在1837年11月,政府卫队和英裔志愿者一起把法裔武装叛乱镇压下去,随后英裔掳掠了法裔人的财产。Louis-Joseph Papineau及其追随者流亡美国。在美国志愿者帮助下,1838年发动第二次反叛,又被镇压下去。Louis-Joseph Papineau流亡巴黎。

魁北克政教合一的基层封建社会使得魁北克落后于西方主流工业社会。1960年自由党执政魁北克省,启动了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的现代化和工业化。法裔天主教和英裔新教的矛盾也因此再次冒了出来,魁北克独立意识再次抬头。魁北克法裔青年走出农村进入工厂,很快就形成了英裔新教资本家剥削法裔天主教工人的社会格局,劳资矛盾表现成族裔矛盾。魁北克现代化形成了法裔白领阶层,他们也认为英裔新教的统治是阻碍他们职场升迁的障碍,他们在英裔管理层下工作感受到职场天花板。自由党领导的魁北克开始了国有化运动,把魁北克许多公司收归魁北克政府所有。如1962年魁北克省政府将魁北克水电公司收归国有,魁北克水电公司至今为魁北克省政府创造出10%财政收入。1977年的魁北克101法案更是规定法语为魁北克官方语言,在公司中推行法语工作,为法裔职场迁升打通通天道路。1964年魁北克建立省教育厅,一改以往教育被天主教教会把持的局面,加强了工程技术和商业会计等现代教育。他们的口号是魁人治魁(Maître chez nous),改变自1759年以来的英裔统治法裔的格局。1970年10月,激进的魁人组织魁北克解放阵线(Front de Libération du Québec)绑架了魁北克内阁总理和英王室枢密院要员,迫使加拿大总理Trudeau起动军事管制法,史称十月危机。从那时候起到2006年哈珀总理上台,加拿大联邦政治一直以魁北克-加拿大关系为主轴,被称为是劳伦斯共识。这段时间的主要政治事件包括有至今没用得到魁北克省议会背书的1982年权利与自由宪章,失败的1987年Meech Lake 协议, 失败的1992年Charlottetown协议,失败的1995年魁北克公投,等等。

静悄悄的革命是魁北克独立意识崛起的年代,是魁北克现代化工业化年代,由此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大大降低了法裔天主教的出生率。由于出生率下降,魁北克为了维护法语文化,不得不吸引了大量的海地和越南移民,结果是法裔不是纯白色了,也不是纯天主教了,法裔概念被魁人概念取代。随着西部经济比重不断增加,魁北克福利依赖联邦政府也不断增加。终于在2006年导致哈珀上台,终结了自由党长期盘踞联邦政府的历史,导致劳伦斯共识的崩溃。

静悄悄革命是法裔工人用国有化方法夺取经济主动权,和新中国独立摆脱外族统治是一种共同经历。魁北克的国有化运动显然带有国际共运的色彩,是一种二战民族要独立,国家要解放的世界潮流的余波回荡。静悄悄的革命历时十年,横跨整个60年代。乘着静悄悄革命的浪潮,老特鲁多在1970年就突破冷战思维,在尼克松访华之前就和中国建交,是西方国际社会在美国之前和红色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1982年又通过了《自由与权利宪章》,加拿大把宪法修改权力要了回来,使得加拿大在政治程序上完成了独立。1837年反叛是提出“负责任政府”的纲领是加拿大政治程序独立的开端,1982年加拿大自己拿回宪法修改权力是加拿大政治程序独立的最后胜利。

今天,小特鲁多的政治正确带有太多的西方冷战思维,在中加外交方面没有他老爹那种魄力。老特鲁多带领魁北克摆脱了美国经济控制,使得魁北克经济突飞猛进。中国是今天世界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动力,中国对全球经济发展贡献最大。自由党要想在任内把经济搞上去,必须摆脱美国经济控制,和中国建立互利共赢的自由贸易关系。小特鲁多能否继承他老爹的中国外交政治遗产,就要看他能否摆脱政治正确的冷战思维。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