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移民背后的谎言

作假新闻,更以新闻反假封锁真实 挑拨动乱,还拿动乱伪证乌有暴政

0
214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作假新闻,更以新闻反假封锁真实

挑拨动乱,还拿动乱伪证乌有暴政

据加拿大统计局记录,从20172月到20196月,455百多非常规移民非法跨过加美边境进入加拿大,其中9千已经被接纳为难民,27千在难民申请程序中,拒绝了77百多的难民申请。这只是加拿大从陆路接受的难民。20191月,加拿大接受的难民80%是合法入境,他们来自苏丹、叙利亚和厄立特里亚等中东国家。陆路非法入境的来自拉美和中东,拉美的以海地为多,因为海地和魁北克都讲法语。中东的很多从尼日利亚的拉各斯乘飞机到纽约,然后陆路入境加拿大。全球有7千万离家逃难的难民,其中4千万只在国内走难,约26百万涌入邻国,如叙利亚难民都土耳其,阿富汗难民到巴基斯坦,南苏丹难民到乌干达等,乌干达接纳了120万南苏丹难民,苏丹接纳了110万南苏丹难民。只有350万难民申请难民庇护。全球80%的难民是发展中国家接收的,发达国家只接收五分之一。加拿大接收的难民不到全球难民的0.3%

大量难民进入欧洲,給欧洲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其标志性事件之一就是2016年元旦除夕德国科隆火车站的大规模性侵犯事件。另一个重大事件就是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英国脱欧主要问题就在于英国不满欧洲的移民和难民政策。难民危机的第三个重大事件的俄国以打击伊斯兰国制止难民为由出兵叙利亚,当时欧洲对难民问题搞得焦头烂额,以致对俄国出兵这样重大的地缘政治变局瞬时无语。

欧盟以德法主导,德国经济实力强,在欧盟中政治话语就强。默克尔总理欢迎难民,被许多人诟病,讽刺她是圣母。然而,如果你到过德国柏林旅游,看过柏林墙遗址的说明,就不难明白,德国作为二战期间迫害过犹太人的国家,作为推到柏林墙这个冷战结束标志性事件的发生地点,欢迎难民绝对是西方高举人权的政治连续性,默克尔坚持自己的价值原则是西方政客是难得的高尚人格。相反,以反对难民上台的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极右势力,可以说是不知廉耻。难民源于美国占领阿富汗和伊拉克,源于北约轰炸利比亚,源于西方推动的阿拉伯之春,源于西方不择手段要推翻叙利亚政府。所有这些西方武力干涉他国内政的行为,都是高举人权旗帜进行的。面对一个海滩上溺死的难民儿童的照片,谁没有恻隐之心?谁能够昧着良心在美墨边境重新竖起一堵柏林墙?西方政客都可以,唯有德国政客最难做出这种昧良心的事情。然而,无论白左还是极右,在难民问题上都没有反省西方干预他国内政的恶果,都是不同程度的伪君子。在2019加拿大大选辩论中,无论站在难民移民问题的哪个立场,所有政客的表演都是虚伪的。当政客们以人权作为地缘政治手段的时候,就亵渎了人权这个高尚的加拿大价值。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亵渎神圣导致社会的玩世不恭风气,损害了社会公共安全。多伦多暴力事件不断增加,是世风日下的明证;社会风气的败坏,政客们大言不惭的谎言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根据Ipsos民意调查公司的研究,2019大选中,没有一个政党是因为值得信赖而得分的。

全社会已经习惯了政客的虚伪,把政客撒谎已经看成是正常行为。选举中诚信已经不是选民投票的关键考量。如克林顿拉链门,克林顿公开抵赖,后来还是得到美国人民的支持。特朗普谎话连篇,不妨碍美国选民继续支持他。美国无差别公共场合枪杀事件层出不穷,吸毒过量死亡大幅增加,同性恋成为重要竞选噱头等,都是社会道德腐败的迹象。当政客撒谎成为常态的时候,社会腐败就难以避免。实际上,特朗普对华发动贸易战所有的说辞,都是谎言,只是美国人认为这些谎言可以为美国得到利益,所以他们就支持谎言,甚至完全出于种族主义,特朗普只要说伤害得中国很惨,就能够使得特朗普政治上得分。

政客们在国际政治中的谎言,对加拿大国内社会造成重大伤害。如M-103动议,伊斯兰教获取特权地位,在公共场所提供伊斯兰祈祷室等等。为什么白左会支持这些政策呢?原因就是加拿大鼓动疆独的NGO们就是这样让伊斯兰极端化的。回民在中国受到超国民待遇,但是,西方NGO们说他们在中国是受到宗教迫害,这样的难民来的加拿大,当然也按照NGO们教导的,把要求各种特权视为理所当然的所谓民主自由。滑铁卢鹅脖村清真祈祷室事件就有一例,中国回民拥有的人均清真寺之多据全球之冠,如果那也是中国迫害伊斯兰的结果,他们到了加拿大能不要求有更多清真寺吗?叙利亚反对派和疆独是一路货色,都是颜色革命的炮灰,叙利亚难民不乏NGO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叙利亚反对派最后出了个伊斯兰国,都是因为地缘政治需要被西方极端化的穆斯林。叙利亚难民很多是加拿大教堂和NGO担保来的移民,本来就是NGO地缘政治的打手。那也就是为什么小特鲁坚持接纳圣战斗士回加拿大,给阿富汗圣战者千万赔偿的原因。2017年多伦多发生剪头巾谎言构陷亚裔,小特鲁多小题大做;其后温哥华发生了申小雨遇害事件,小特鲁多则视而不见。这是加拿大支持疆独的国际谎言在国内的表现。对华人种族歧视表现在国际政治上就是对华的帝国主义政策;表现在国内就是对华裔的歧视,这是一个本质的不可分割的两方面表现。华人受歧视,不因华人对中国政治的意识形态而有区别,李文华案和国宝银行案就是很典型的案例。

白左支持跨境非正常移民,视接收难民是一种人道主义义务。但是,非正常移民在美国都是有合法身份的,来自非洲的是合法乘飞机入境美国,再从美国入境加拿大。如果加拿大按照难民公约接纳这些人,为什么不谴责美国对这些人的迫害呢?为什么没有听说加拿大谴责美国人权记录呢?这是明显的谎言。政客们指责中国专制黑暗,为什么还要递解中国非法移民而不留他们在加拿大成为非正常移民呢?就是说,现在加拿大接纳的难民,来自加拿大认为是民主国家没有人权问题的移民,加拿大拒绝入境的非法移民恰恰是加拿大指责有人权问题的国家的人。这是颠倒黑白、光天化日之下的谎言,和加拿大人权价值观背道而驰。无论是支持还是反对接纳这些非正常移民的政客,从来不讨论这些难民的人道主义灾难从何而来,这就是虚伪,是一个国家从上到下的虚伪。指责中国违法人权却没有接纳中国难民,这是光天化日下的谎言。

加拿大政客都公开支持香港暴乱,支持香港两百万人反抗“专制”,如果香港人这么苦难,要发动如此暴力的反抗,加拿大就应该有一份默克尔的人道主义情怀,就应该对香港乃至中国敞开移民大门。加拿大土地面积和中国差不多,人口才37百万。美国土地面积和中国差不多,人口才3亿。欧洲土地比中国略大,人口才是中国的一半。发达国家占有几倍于中国的资源,有5百年殖民侵略积累的雄厚资本,而且有自认为比中国先进的制度,养活比中国多的人口应该不是问题。如果加拿大指责中国人权问题,就应该无条件接收中国移民30年,作为加拿大历史上30年排华法案的补偿,发扬推倒柏林墙的人道主义情怀,欢迎专制体制下饱受迫害的人民投奔到自由世界来。东京审判经过长时间取证,判定了南京大屠杀,为什么加拿大通过纪念犹太人死难者的议案,就不能通过一个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议案呢?如今加拿大政客在国际中指责中国违法人权,能否通过一个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的法案来表达一下加拿大关心中国人权的诚意呢?拿正义做交易,那人权做地缘政治工具,是对正义和人权的亵渎。前中国驻加大使批评加拿大追随美国对华帝国主义政策是白人至上主义,是个实事求是的批评。

当西方政治充满谎言之时,就是西方文明腐败没落之日。为了加拿大有一个安全的社会,政客必须恢复诚实的公信力。如果精英层用谎言来亵渎加拿大的神圣的价值理念,加拿大就难以维持一个祥和的社会环境。社会暴乱和毒品泛滥,社会氛围戾气,完全是政客缺乏诚信导致民众玩世不恭的态度造成的风气败坏。谎言是对民主社会最大的威胁。希望有更多加拿大人为国际政治和近代历史事实求是地发声,做一个光明磊落的加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