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民潮:非暴力运动国际化

人民党和保守党跟风特朗普,要加拿大退出联合国框架,就是反全球化的一部分,这种反全球化的结果自然减少发达国家对世界局势的影响,自然使得国际领导地位出现真空,中国最有实力填补这个真空。反对加拿大签署联合国移民框架,事实上是帮中国的忙。

0
340

Xiaoming Guo

2018年12月10至11日,联合国成员国将在摩洛哥的马拉克什开会,正式签署《全球移民一揽子框架》,包括加拿大在内的167个成员国决定签署,但一些欧美国家已经表示了准备不签这个框架。

2018年12月4日,保守党党魁安德鲁·谢尔在国会中强烈反对加拿大签署联合国移民框架,说加拿大移民政策不能由联合国制定。移民部长解释道,联合国框架是指导性宣言,并不是法律约束性协议。

12月8日,反对和支持加拿大签署联合国框架双方民众到渥太华国会山抗议示威,并发生肢体冲突,其中9人被警方逮捕。

2018年11月14日,第一批400多加勒比海难民已经抵达美墨边界蒂华纳,数千的难民还在千里之外浩浩荡荡往美墨边界开进。面对大批难民涌向美国,特朗普总统已经在美墨边界部署重兵,严守边境。美国能向强行过境的难民开炮吗?

2018年11月13日,联合国197个成员国在纽约对《全球难民一揽子框架》(Global Compact on Refugees)投了赞成票,只有美国投了反对票。 框架要求尊重难民的基本人权,如果美国签署这个决议,特朗普的边境大军就无可奈何。加拿大是起草这个框架的重要参与者和支持者。

此前10月24日,加拿大人民党领袖Maxime Bernier就在国会网站上注册了E-1906请愿,请愿加拿大退出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个别媒体也支持Bernier的请愿。保守党为了减少其支持者倒向Bernier的人民党,把Bernier最先提出的反对加拿大签署联合国一揽子框架的政策拿了过来,作为保守党的政策。这也是加拿大政治风向标,保守党跟风特朗普,特朗普已经实施许多的反难民和反移民政策,也是最先反对联合国一揽子框架的人。

欧洲难民危机始于2015年,大量叙利亚难民涌向欧洲,也有北非国家难民渡地中海到欧洲,仅2018年就有2千多难民在地中海葬身鱼腹。2015年国际油价大跌,委内瑞拉经济崩溃,至2018年已经有10%的委内瑞拉难民走难到邻国。大量难民长期滞留在发展中国家,2015年出现了大规模迁徒到发达国家的危机,使得难民成为一个全球性问题。

为了应对全球性的难民危机,联合国与2016年9月19日宣布了《难民与移民纽约宣言》,致力于减轻难民对发展中国家的压力和维护难民的基本人权。根据这个宣言,联合国经过了两年多的协商与讨论,产生了2018年的《全球难民一揽子框架》和《全球移民一揽子框架》,这些框架的商讨不仅仅有各成员国参加,而且有许多大学研究机构和非政府组织参与,其中有大量加拿大大学师生及非政府组织参与。全球有2500万的难民和2.5亿的生活在出生地以外国家的移民。大量难民给接纳国造成重大压力,而合理有序移民保护移民基本权益也是全球移民大问题。

大量难民跨越边境线是对难民目的国是非法行为,但因为法不制众,目的国也无可奈何。难民跨国境就是一个非暴力运动,当年甘地非暴力运动就是不合作,所谓不合作就是不按照法律法规办事,用的就是法不制众的潜规则。马丁路德金领导的非暴力运动也是如此。甘地和马丁路德金屡屡入狱出狱,就是违法屡犯。当年马丁路德金高举的是美国宪法,今天难民高举的是人权。经过阿拉伯之春的洗礼,经过西方非政府组织长期在全球推动民主启蒙,难民们都深知他们的人权,包括宗教自由和示威游行自由,这和当年马丁路德金知道美国宪法赋予他们的公民权利一样。如果美国以“人是被创造出来就平等的”炫耀其道德制高点,难民们当然认为人不能出生在不同国家而不平等。因此,一些难民到了加拿大,提出很多要求,认为是他们应有的权利,因为这就是西方非政府组织和西方媒体鼓动他们争取自由民主培养出他们这种权利价值观。特鲁多总理声言接纳伊斯兰国加拿大公民回国,引发许多保守派的反对,须知,这些人出国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叙利亚温和反动派,加入伊斯兰国成为恐怖分子很可能是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们就曾经是我们西方盟国地缘政治的马前卒。

我们加拿大作为盟国支持了美国当全球警察,以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施压,用非政府组织渗透他国社会影响他国政治,我们因此就有了维护这些国家难民人权的难以推卸的责任。 我们加拿大支持了叙利亚反动派导致了叙利亚内战,就有了维护叙利亚难民人权的责任。所以,加拿大参与制定和支持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是长期对外政策的自然结果,不可能被一个请愿而推翻。即便明年大选人民党执政,也不可能退出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联合国《人权宣言》是二战后国际和平秩序的重要基石,退出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违反加拿大基本人权价值。

加拿大南边是美国,北边是北冰洋,东边是大西洋,西边的太平洋。大规模难民涌入基本没有可能,已经发生的难民涌入是美国边境进来,其中大部分具有美国合法身份,这些难民的涌入已经给多伦多市安置难民造成严重困难。如果美国不接受难民,何以有难民从美国进入加拿大?如果美国没有违法人权记录,何以会有逃避迫害的难民从美国涌入?所以,我们要反对是这种非正常移民,他们享受比公民更优越的特权,享受比正常移民更快的入籍通道和优厚的政府补贴计划,这是我们要反对的不公平。我们必须谴责美国违反人权,才能有满足联合国定义的从南边跨境的难民,才需要履行国际难民公约;或者我们认为美国人权记录最好,我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拒绝这些非正常移民入境而并不违反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可见请愿退出联合国《难民一揽子框架》完全无助于解决我们加拿大今天面临的非正常移民困境。Bernier的请愿称《难民一揽子框架》出卖了加拿大主权,原因是《框架》有协商管理边境的条文,而边境管理是一国主权。联合国通过《框架》之前,非正常移民就已经非法越境大量涌入我们加拿大,可见有没有联合国框架,我们加拿大边境的主权都已经不完整。如果加美都是联合国框架国,反而更能协商管理好加美边境。如果Bernier不敢谴责美国有违反人权记录的话,人民党执政也不可能维护边境主权,因为他不敢得罪南边老大哥,只能屈服隔壁老大哥任意妄为。这和加拿大是否是联合国一揽子框架成员国没有任何关系,因为能大规模涌入我们加拿大边境的只有加美边境。

为什么自由党政府给这些难民和非正常移民贵族待遇?为什么美国给这些途径美国到加拿大边境的人以入美国签证?难道美国情报部门是吃素的?这些人十之八九就是加拿大非政府组织推动阿拉伯之春和叙利亚反动派的当地自由斗士和极端势力,至少是这股势力的支持者和同情者,所以他们才有比正常移民更优厚的待遇,有比加拿大公民还好的贵族待遇,毕竟人家是出生入死的马前卒,而且是我们加拿大长期系统地鼓动支持的。人民党新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知道主导加拿大对内对外政策的深暗势力。Bernier言论基本是唯美国马首是瞻,若人民党侥幸执政,加拿大肯定还得为美国全球搅局买单,不可能超越今天特鲁多政府为美国制造的难民买单的这种冤大头的政策。

不追究难民产生的根源,不追究全球战争不断的根源,就无法理解特鲁多优待难民的原因,就不可能有解决难民危机的良好方案。既然难民危机是全球问题,既然要解决难民给接纳国带来的压力和人权问题,就应该通过国际协商解决,就应该通过联合国来解决。Bernier退出联合国框架的请愿,即不解决现实难民困境,也违反我们加拿大的基本人权价值。

难民产生于战乱、灾害、和经济崩溃。真正解决全球难民危机的办法,是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让各国都能够和平发展经济,让各国人民都在本国安居乐业,从根本上消除难民的源头。如果一味支持美国的全球帝国主义政策,必将导致难民持续泛滥。那联合国做替罪羊不可能解决多伦多难民安置困境,不可能解决难民中极端主义存在。当美国干预他国内政的时候,是以民主人权的旗号侵犯他国主权。如今却以主权为由反对维护难民人权的联合国一揽子框架,这是美国霸权搞的特殊化。我们加拿大既没有搞特殊化的国际政治实力,我们加拿大人也不能违反人类基本良心。

发达国家退出联合国,反对联合国,是国际政治中心从美国转移到中国的时代现象。美国搞孤立主义,中国成为倡导全球化的旗手。人民党和保守党跟风特朗普,要加拿大退出联合国框架,就是反全球化的一部分,这种反全球化的结果自然减少发达国家对世界局势的影响,自然使得国际领导地位出现真空,中国最有实力填补这个真空。反对加拿大签署联合国移民框架,事实上是帮中国的忙。但人权良心不应该丢,国际局势的变化,应该以良心来推动,支持加拿大签署联合国框架是维护加拿大的人权价值。利比亚禁飞区中国投弃权票,西方指责中国不顾人权,如今西方把利比亚炸烂了,制造出难民了,又要倒过来不顾难民的人权,这就是道德沦丧。我们不能因为对中国有利而支持道德沦丧的政治势力,这对我们少数族裔很危险。要解决难民和移民的困境,就应该支持中国一带一路,提升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活力,使得世界各国都能够和平发展经济,自然就没有难民,这才是解决难民危机的根本之道。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