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起争端人民币为何突然蹿升?并非“广场协议”重现

0
221

 2018-03-28 中国证券报

叶伟陶供稿

 

“潜水”1月有余,人民币在3月末尾再次上演了一回“突袭”的戏码。

3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设于6.2785元,再创2015年“8·11”汇改以来新高。此前,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远期汇率等皆已刷新“8·11”以后高位纪录。在贸易形势风云变幻的当下,人民币突然大幅蹿升究竟为何?又将带来何种影响?

突如其来的升值

3月最后一周,人民币突然打破平静。

26日,境内外市场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几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拉升走高,在岸人民币盘中接连突破6.31、6.30、6.29、6.28、6.27五道关口,最高至6.2690元,直逼2月7日创下的6.2519元高点;香港离岸人民币兑美元在3个小时内狂飙逾500个点子,最高至6.2536元,率先突破2月份高点,改写“8·11”以来纪录。当日,离岸人民币收盘涨幅达0.92%,接近1%,为史上罕见;在岸人民币也上涨0.62%,单日涨幅为2月以来最大。

2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调升377个基点至6.2816元,创2015年8月11日以来新高,调升幅度为2017年10月11日以来最大。境内市场上,在岸人民币盘中刷新“8·11”以来高位纪录至6.2418元;1年期人民币兑美元远期最高至6.3191元,创了2015年7月31日以来新高;离岸人民币最高至6.2370元,再创“8·11”以来新高。

至此,无论是中间价还是市场价,无论是即期价还是远期价,人民币兑美元均已刷新“8·11”以来纪录。

此前的一个多月,人民币则少有表现,在岸价持续围绕6.33元上下波动,离岸价亦走势平稳,略高于在岸价格。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打破2月中旬以来区间波动格局

应对贸易战?可能想多了!

几无征兆的升值,一鸣惊人的举动,适逢国际形势风起云涌、贸易战硝烟再起,人民币的这般举动难免令人浮想联翩。

难道,人民币升值是为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恐怕不是。

历史已经证明,以汇率调整贸易顺差的方式效果不好。在2005年汇改后近十年的时间里,人民币对美元一直在升值,但对美贸易顺差不降反增。

而且,日美贸易战的前车之鉴表明,以汇率调整贸易顺差无疑是不可取。上世纪80年代,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为了减少日本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日元对美元大幅升值。“广场协议”后,日本央行不得不采取宽松的货币政策,同时,日元升值又吸引了大量热钱涌入,流动性泛滥抬升了资产价格,形成经济泡沫,泡沫破灭后直接将日本带入了“消失的30年”。

难道,人民币升值是为避免资本外流?恐怕也不是。

当前并没有央行入市干预或中资行大举买入人民币的现象。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央行大幅减少外汇市场干预,但人民币对美元依然出现一定的升值,资本外流现象也明显缓和,外汇资金供求趋于平衡。归根到底,是因为人民币基本面稳住了、收益率上去了、吸引力提升了。这几点,在目前及未来一段时间并不会发生很大变化。

不是人民币太强是美元太弱

这一波升值,应该主要是市场自然行为所致,美元疲弱是重要诱因,前期市场预期不足可能放大了汇价波动。

直观地看,本轮人民币的飙升还是美元指数的超预期疲软所致。美联储议息前,美元没有大涨,加息靴子落地后,却出现大跌。眼看美元反弹无望,前期押注4次加息的资金止损抛售,加剧美元跌势。3月21日至26日,美元指数累计跌去1.5%。

美元指数与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但之前人民币汇率对此反映不足。直到3月23日,人民币兑美元仍延续着2月中旬以来的盘整态势,21日至23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仅微涨0.1%,从而为接下来的升值预留了空间。

某种程度上说,是美元太弱,惊醒了“梦中人”。在美元、情绪等多因素作用下,人民币作出了一次性反应。

另外,临近季末,市场利率上行也对汇价有支撑。这一轮升值,离岸价带动在岸价的特征较明显,而季末离岸人民币流动性收紧,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离岸汇价的走强,进而带动在岸价上涨。

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波动并不大

眼下,6.2元已成为人民币兑美元的下一个重要关口。年内人民币会否突破6.2元,关键可能不在人民币,而在美元!倘若美元还像过去一年多一样弱势,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就难言到头。

年初以来,美元指数逐渐转为区间波动的迹象已较为明显。美国经济持续扩张、美联储稳步加息,美元所具备的基本面支撑依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领先性,美元虽然涨不动,但未必会继续大跌。前期欧系货币过快升值,也对基本面好转、政策逐步收紧进行了较充分反应,未来面临验证的过程,非美货币升值给美元的压力可能减弱。

人民币在经历2017年初以来持续升值后,修复行情可能告一段落,进一步升值有赖于基本面强劲增长。目前看,人民币升值内在动力还需要积累。

总之,人民币兑美元会否继续升值,取决于美元走势。当下美元仍偏弱势,人民币对美元可能呈现震荡偏强特征。从机构观点来看,更倾向于年内人民币对美元稳中有升。

相对确定的是,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有望继续持稳。年初以来,人民币对美元升幅不小,但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波动不大。3月23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报96.11,较2017年末涨1.32%,较2月上旬高点跌0.84%。

2017年末以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走势

在对一篮子货币汇率持稳的情况下,人民币升值对经济影响有限,但对行业和企业主体的影响仍值得关注。毕竟,年初以来,人民币已对美元升值了超过3%。按目前市场预期,全年保持升值的概率较大。

一般而言,人民币升值将对出口型行业带来压力,将削弱其商品和服务价格在国际市场中的竞争力,尤其是在贸易摩擦上升的形势下,出口部门面临的压力可能加大。而进口型行业则将受益于人民币升值,其成本收益汇率升值将出现下降。另外,从财务结构来看,外币债务较多的企业将受益于财务压力减轻,外币债权较多的企业则将受损。近期已有不少航空公司披露年报,显示人民币升值对业绩的正贡献不小。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