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主流媒体刻意挑拨族裔关系

赤心满怀,清浊自辩,谁却做一字毁誉,诛心之论?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终当开千般气象,别境新天。 ----恒之

1
422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赤心满怀,清浊自辩,谁却做一字毁誉,诛心之论?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终当开千般气象,别境新天。

—-恒之

 

华裔在加拿大历史上是倍受歧视的族裔。加拿大曾经通过《排华法案》,以国家法律形式歧视华裔。加拿大曾经专门针对华裔移民征收人头税,是歧视华裔的国家种族歧视政策。平权会从1983年开始争取人头税平反,直到2006年才得到联邦政府正式道歉。华裔在加拿大一直是种族歧视的受害者。然而,2019年1月15日温哥华星报一篇评论,却使得华裔变成种族主义嫌疑。

早在淘金热年代,本拿比南区就是华人聚居区。王小宝作为自由党本拿比南区补选候选人,在群里发了一封邀请信,邀请大家参加她的竞选办公室开张仪式。邀请信提到华人选票有2万,而她作为华裔候选人,拿到1万六千选票就能击败印裔对手辛格,邀请信还说只要华人投票率高,就能左右选情。主流媒体把这个邀请信作为种族主义罪证,并且把“左右选情”翻译成“控制选举”,非常煽情。这份邀请信有打族裔牌之嫌,但上纲上线为种族主义就言过其实了。奥巴马竞选的时候有没有打过黑人族裔牌?希拉里竞选时有没有打过妇女牌?华裔有歧视印度裔吗?华裔有能力歧视印度裔吗?如果王小宝进入国会当议员就会歧视印度裔吗?然而舆论一边倒,俨然王小宝种族主义盖棺定论了。

本拿比南区补选一个国会议员,这个任期只有8个月,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一根鸡肋,8个月以后政治局势无人可测,放下现在的饭碗,费老大精力去竞选,8个月以后可能还有重新就业,王小宝能积极参政难能可贵。

辛格是2011年当选安大略省新民主党议员的。他的基本盘就是紧靠多伦多西北的布兰顿市,布兰顿市是印度裔聚集区,印度人选印度人是路人皆知的事实。辛格同时也是联邦新民主党党员,积极为新民主党工作,2017年当选联邦新民主党党魁,因此辞去了安大略省议员一职。 这次空降到温哥华参加补选,对他至关重要,作为一党领袖,他需要一个国会议员身份竞选2019大选。但是,保守党和自由党对这个补选并不在意,他们认为辛格是一个弱势领袖,他在位则新民主党大选没有胜算,乐见他当选以巩固他在新民主党内的领袖地位。如果他这次参加补选失败,万一新民主党换个强势领袖,则自由党和保守党都会更困难。2019年安大略保守党换了福特强势领袖,结果以压倒性优势胜选,把自由党选下只剩7席位,失去官方政党资格。这次补选对人民党也很重要,但对人民党重要的是参选,只要人民党有候选人参选了选举,人民党就能取得政党地位,就能接受政府退税的政治捐款。人民党对这次补选已经是期待已久。

王小宝用中文在微信群了发邀请信,对象就是华裔,号召提高投票率无可厚非,说成是种族主义是媒体诋毁华裔形象的伎俩。邀请信把辛格冠以印裔,这也是实事求是,没有说谎。辛格也很以印裔为自豪,公众形象从来就是裹头的印度裔形象。加拿大政界可有华裔穿唐装的形象吗?怎么华裔就成为种族主义了呢?笔者相信王小宝有让华裔投票华人的意思,但绝对没有歧视印度裔的意思。媒体报道的误解,完全是文化差异问题。我们有朋友是胖子,我们就叫他胖子,朋友之间都这样,没有歧视胖子的意思,很正常。但是在北美文化中,这是冒犯胖子,被视为歧视。

辛格这个姓是锡克族的姓,锡克族是印度的军伍族,大多数当过英国殖民统治时候的雇佣军,如香港和上海租界雇佣的印度裔做警察,雇佣的就是锡克族。二战锡克族为英军效力,因此在英联邦国家中是比较被接受的少数族裔。香港沦陷以后,很多锡克族也参加了中国的抗日战争,因为他们保卫香港的时候就是抗日的。但是,新民主党党魁不是锡克族,他爷爷是抗英搞印度独立的革命家,有一个贵族种姓。辛格2011年参加安大略省议员竞选的时候,改了姓,改姓为辛格,因为锡克族有自己比较崇尚平等的宗教,辛格以改姓来和种姓制度划清界限,这对他2011年胜选帮助很大。

锡克族1982年开始在旁遮普省闹独立,到1984年初演变成暴力冲突,6月1日至6日印度政府蓝星行动围攻金庙,当时正是锡克族朝圣期间,造成众多锡克教信徒伤亡。10月31日印度总理英甘地被其锡克族保镖刺杀,引发印度全国屠杀锡克族,上万锡克人被杀害。1985年6月23日,从多伦多飞往印度德里的印航182航班空中爆炸,机上329人全部遇难,是加拿大有史以来遭遇的最大的恐怖主义事件。2018年2月小特鲁多访问印度,印度媒体指责小特鲁多访问团有恐怖主义分子,指的就是锡克独立运动人士。

加拿大主流媒体指责王小宝种族歧视,是移花接木,偷天换日,挑拨印度裔与华裔的族裔矛盾,而所有媒体一边倒。族裔矛盾,是欧洲殖民主义后遗症,和华裔真没有什么关系。如果2019大选新民主党获胜,辛格做总理,那真是加拿大政治一大进步。我们华裔肯定是乐见其成。值此国际政治扑朔迷离之际,以少数族裔自保之计,希望有更多华人参加新民主党,支持新民主党2019竞选。新民主党是唯一平等对待少数族裔之政党。

华人本来就是少数族裔,人口就少,不到加拿大人口5%。国会议员中华裔比例更少,大约就是2%左右,华人争取更多华裔议员席位,不是种族主义,是对种族主义的抗争。华裔在国会中,在公司管理层中,在政府各职能部门中,在媒体和司法机构中,都是少得近乎缺位,华人有什么能力歧视?国会三百多议员,华人议员不到十个,有什么能力歧视?政府机构有什么可能执行所谓华裔“种族主义”。这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事情。

华人社团中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念,华人选华人也是一种合理的理念,不是种族主义。谁能指责各界华人联合抗日是种族主义呢?一个被歧视的少数族裔争取平等的政治地位不是种族主义。族裔选票做得最差的就是华裔,其它族裔做得都比华裔好,但媒体只抓华裔的小辫子,华人参政因此倍受歧视。加拿大有魁人党,安大略新近成立穆斯林党,比族裔选票厉害多了,怎么华人族裔选票就成了种族主义了呢?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念。加拿大是多元文化社会,国会议员组成没有反映出这种多元文化社会的特征,华人代表不足,争取多选一些华人是一个合情合理的理念。华人建设太平洋铁路中对加拿大建国做出关键贡献,华人老兵争取有色人种投票权为加拿大民主政治做出很大贡献,华人勤俭储蓄高,对加拿大金融稳定有很大贡献,贡献大了,争取更多政治地位是正常的现象。华夏文化有丰富文化资源,进入决策圈发表意见,提供更多的决策选择视角,这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如今国际局势巨变,中国影响力日益增加,加拿大国会应该有更多了解中国文化的议员,这也是一种理念。有些人认为华人选华人是错误的,有些人认为华人选华人是正确的,在民主社会,理念就多元化的,每个人可以理念不同,大家不要相互诛心。如果一些华人看各党政纲并没有太大差别,有差别的也是次次选举重提,从来不解决的问题,或者根本就无关痛痒,唯一缺的就是华裔代表率太低,在这些华人眼里,华人选华人就是很好的理念,就是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的理念,就是让国会体现加拿大多元文化特征的理念。加拿大是移民国家,加拿大文化是旧大陆移民带来的文化,华人选华人也是华人的一种担当,为加拿大政治做更多的中国文化贡献。

(图:华裔老兵郑天华竞选成为第一位华裔联邦议员。华裔老兵争取有色人种投票权,对加拿大民主政治做出来重大贡献。)

王小宝1月16日面对媒体批评退选是失策。媒体批评克林顿拉链门,克林顿退了吗?克林顿信誓旦旦“我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特朗普说了多少错话,对待媒体对质,他承认错误了吗?辛普森杀人法庭上认罪了吗?王小宝邀请信本来就是可大可小的事,媒体上纲上线,本来应该坚持顶住,至少可以置之不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依旧我行我素。一旦退选,等于承认了媒体的污蔑。推功揽过在中国文化中是一个美德,在西方文化就是一塌糊涂,乱了阵脚。2008年拉萨街头恐怖主义袭击,达赖很难堪,指责恐怖主义,扬言不做海外藏人的领袖了,希拉里急忙飞到印度见达赖,达赖马上就改口不指责恐怖袭击了,也不提不做领袖的事情了。安大略保守党前党魁彭建邦下台也不认错,还写书自辩,市政选举东山再起,照样风流。所以,对待王小宝事件,华人不要有内疚感,首先华人自己要挺直腰杆,才有可能消除社会偏见。希望华人能够吸取教训,丢掉包袱,继续积极参政议政,在2019年大选中展示才华。彭建邦受到桃色丑闻指责之初也是不知所措,王小宝经验不足,在华人参政中只是小插曲。王小宝不必自责,华人社区也不必把这事看得太重,在2019年大选中依然可以潇洒积极参政议政。

 

1條評論

  1. We’re a group of volunteers and opening a new scheme in our community.
    Your web site provided us with valuable information to work on. You have done an impressive job and our whole community will be grateful to you.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