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最新报告|肉食,是致使“人畜共患病”的第一大因素;植物性饮食有助于消除饥饿,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和健康成本-(1)

0
142

2020年7月6日,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和国际牲畜研究所(ILRI)发表了题为《预防下一次大流行病:人畜共患疾病和如何打破传播链》的报告(Preventing the Next Pandemic: Zoonotic diseasesand how to breakthe chain of transmission)
这份报告确定了导致“人畜共患疾病”不断出现的七个趋势,将密集化动物农业列为高风险因素。 

这项报告描述了在已知感染人类的1400种微生物中,有60%来源于动物。报告作者确定了促使“人畜共患疾病”日益增多的7种趋势。这些趋势包括:对动物蛋白的需求增加;密集和不可持续的动物农业发展;对野生动物的利用和剥削;气候危机等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Inger Andersen说道:“科学清楚地表明,如果我们继续剥削野生动物并破坏生态系统,那么可以预期,在未来几年内,我们仍会看到这些疾病从动物源源不断地传播到人类。 传染病对我们的生活和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正如我们在过去几个月看到的,最贫穷和最脆弱的人受害最深。为了防止疫情再次爆发,我们必须更加谨慎地保护我们的自然环境。” 

报告作者表示,除非政府采取积极措施防止其他“人畜共患疾病”传播给人类,否则疫情还会进一步爆发。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野生动物主管多琳·罗宾逊表示,“人畜共患疾病”自新石器时代以来就一直困扰着社会,是历史上一些最致命的大流行病的原因,包括中世纪晚期的黑死病和20世纪早期的流感大流行。但随着世界人口接近80亿,人口迅猛的发展使人类和动物越来越接近,使疾病更容易在动物与人之间蔓延。 

报告解释说,新型冠状病毒只是越来越多、最严重的“人畜共患疾病”之一,这些疾病包括埃博拉病毒、中东呼吸综合征、艾滋病毒、莱姆病、裂谷热和拉沙热。在上个世纪,我们看到了至少六次新型病毒的大爆发。60%的已知传染病的和75%的新发传染病是人畜共患的

“人畜共患流行病”的代价是高昂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仅新冠肺炎一项就将导致今年全球经济收缩3%,到2021年将使生产率减少9万亿美元。
但据世界银行估计,在过去20年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爆发之前,“人畜共患疾病”造成的直接损失也超过了1000亿美元。 

报告称,迄今为止,冠状病毒大流行已夺去50多万人生命的,可每年约有200万人死于被忽视的“人畜共患疾病”,其中大多数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如炭疽病、牛结核病和狂犬病爆发的地区往往高度依赖牲畜和接近野生动物。

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人类的发展及其活动。50年来,肉类产量增长了260%。我们强化了农业,扩大了基础设施,以牺牲空间、破坏资源为代价养殖动物,气候变化促进了病原体的传播,最终的结果是动物携带的疾病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人类

其实这些年来,包括2003年的SARS、2012年的MERS、2014年的埃博拉病毒、2018年尼帕病毒、2019年的新型冠状病毒——这些病毒的自然宿主都是野生动物。
疯牛病蔓延30多年,通过人类食用在消化道感染,引发雅氏病(俗称人类疯牛病),死亡率100%;禽流感截止到2013,全球共有15个国家和地区的393人感染,其中248人死亡,死亡率63%;
口蹄疫近年来频频在世界各地的猪、牛、羊养殖场爆发,老人孩子可能通过接触感染;2015年,印度爆发猪流感,导致2000人死亡…这些病毒源都是我们常见的养殖动物。

早在人类最为古老的文化摇篮之一——公元前2000多年美索不达米亚文明遗留的碑文中,就有对人畜共患病的记载。
如今已是公元后2千年,人畜共患病对人类造成的威胁没有减少,反而还在不断加剧。

只有当动物疫情威胁到人类的安危时,我们才会被动关注动物的健康。然后,大多情况下就会采取扑杀的方式消灭掉动物。

实际上,我们地球人每年饲养数百亿只动物。因为我们的医学手段并不能根除动物疫情,也很难有太大的实质性效果。

希望我们可以从一次次危及人类健康的动物传染病中吸取教训,为了您的健康,请向肉食说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