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金融核弹威胁与讹诈,中国的困境

0
1097
美国金融核弹威胁与讹诈,中国的困境

远山:广角镜

美国金融核弹威胁与讹诈,中国的困境

今天,路透社引自中国的消息称,中国五大银行在演习如何应对美国可能的金融战争威胁。其中,中国银行和工商银行假设美国切断了美元供应,无法进行美元国际交易;而农业银行则在演练应对如果美国香港问责法通过,被制裁客户失去流动性问题。当然,路透社跟中国政府关系一项良好,路透社的消息很能就是中国政府释放的烟幕,意在安慰民心同时警告美国,表示中国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这些事情最终会不会发生,什么时候发生,决定因素是政治,特别是中美关系走向。我们今天主要分析技术问题,即美国究竟有没有能力切断中国金融系统国际贸易的能力,中国如何应对,以及面临的困难。

中国银行总行

美国的战略优势最明显的有两个,一个是美国的军事力量,一个是金融霸主地位。美国是军事超级大国,其军事力量可以碾压全世界。但是,相比于美国在军事领域的优势,美国在金融领域霸主地位更加明显。夸张一点说,全世界所有国家的银行都在美国掌控之中,包括中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金融体系实际是美国金融体系的外延。如果说雅尔塔奠定了战后政治势力范围,布雷顿森林协议则奠定了世界金融和贸易结构。布雷顿森林协定对各国货币兑换,收支调节,国际储备,资产的构成做出了安排,并制定了实施的具体措施。协议中,美国的基本责任有两点:美联储保证美元按照官价兑换黄金,提供足够的美元作为国际清偿手段。虽然金本位制度后来被抛弃,美元作为国际贸易货币的作用依然无法替代。这次疫情爆发之初,美联储释放美元给世界各国银行并进行货币兑换,就是当初美元承诺承担的责任。但是人民币不在货币互换计划之内,也就是说美国不承认人民币作为国际结算货币,有故意不给中国面子之意。

美国银行全球总部

“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了两大国际金融机构,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前者负责向成员国提供短期资金借贷,后者提供中长期信贷来促进成员国经济复苏。世界银行成立于1945年12月27日,使命是处理对欧洲重建的贷款,帮助这些国家处理未来可能遭遇的财政问题,并帮助低度发展的经济体,促进会员国资源的开发和国民经济的发展,促进国际贸易长期均衡的增长及国际收支平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1946年2月正式成立,其主要是以美国怀特方案为基础(怀特怀大爷是真正牛人,当时的财政部货币部部长,普林斯顿/斯坦福/哈佛,布雷顿会议他一人主导,别人只能举手。他能一手毁掉中国毫不奇怪),采取“基金制”,对于会员国进行资金融通。规划汇率与外汇管制措施,以促进世界经济发展的多种功能;为成员国的短期国际收支的逆差提供信贷支持,以维持汇率的安定;扩展国际贸易,提高就业水平,减少贫困。可以看出,虽然打着“国际组织”的名义,实质上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是美国成立的对外援助和管理机构,可以看作是租借法案的战后版。现在的国际金融体系更加复杂,更加多样性,各国的矛盾也越来越多,但是美国依然占有主导地位。

目前,美国切断中国银行美元国际结算最简单的手段,是取消中国有关银行使用现在世界各银行通用的平台,SWIFT的权力(The Society for Worldwide Interbank Financial Telecommunication )。SWIFT不是一个应用软件,而是一个包含了编程语言,用户端,通讯网络等的复杂系统。目前,全球有200多个国家的一万东家银行在使用SWIFT网络进行跨境交易。据估计,全球跨境支付结算有超过一半是通过SWIFT进行的。当初,美国和欧洲国家由于伊朗核问题,对伊朗实施经济制裁,其中一项重要制裁措施就是切断了跟伊朗政府有关系的伊朗银行使用SWIFT的权利。中国此次演习,就是参照伊朗发生的情景和应对措施。当然,很多人会问,中国必须依赖SWIFT系统吗?中国能不能自己开发一套可以用于国际贸易结算的系统?答案是,不可能。中国一直在做这件事,也开发出了一个人民币国际贸易结算系统。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故障太多;第二,中国的系统是依赖SWIFT系统的,信息格式用的是SWIFT,信息传送用的是SWIFT网络。没有SWIFT,中国的系统根本无法运作。同时,对于金融交易,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要求非常高,中国要靠自己开发出一套独立的系统并让国际用户信任,目前看不出任何希望。

SWIFT用户之间的结算,是一个银行发给另外一个银行一个转账请求,对方确认。为了确保没有失误和争端,所有的通讯都有备份记录。目前,SWIFT有三个数据中心,其中美国数据中心收集欧洲之外的数据。但是,欧洲一直在抱怨,美国国土安全部在监控所有通讯。而且,美国有能力直接控制某笔资金的流动性,包括将资金冻结甚至转账扣留。但这并不表明美国会这样做,包括用来对付中国。因为这样的行动会动摇世界各国对于美国金融体系的信赖,后患严重。但是,对于全世界所有人和实体来说,这就像悬在空中的一把利刃,无法不考虑被美国制裁的后果。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问责法案一旦开始实施,将对跟黑名单上个人和实体有往来的银行实施二级制裁。如果制裁对象是中国官员和实体,必将影响某些中国银行和香港银行。就这个问题研讨对策是中国和香港现在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很多人自然会想到,人民币国际化是摆脱对于美元金融体系依赖的最有效手段,这也是中国之前大力宣传和鼓励的。但是,人民币国际国家化需要什么条件,中国是否具有这个条件才是问题的关键。 大体来说,人民币国际化的含义包括三个方面:第一,是人民币现金在境外享有一定的流通度;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是以人民币计价的金融产品成为国际各主要金融机构包括中央银行的投资工具;第三,是国际贸易中以人民币结算的交易要达到一定的比重。目前全球有70多家央行或货币当局将人民币纳入储备。据IMF数据,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美元占已分配外汇储备的61.55%,欧元占20.07%,日元占5.62%,英镑占4.5%。人民币2.01%。根据SWIFT数据,截至2020年3月末,人民币为全球第五大支付货币,占全球所有货币支付金额比重为1.85%。可以看出,人民币是弱势货币,在国际贸易结算和金融投资中所占比重非常小。不要说跟美元比,就是跟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发展速度也不成比例。

人民币国家化的障碍有三个:第一个是中国的经济规模不够。很多人人单纯看GDP,觉得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中国的经济实力并不强。中国对于大部分商品并没有定价权,中国也没有足够外汇兑换能力;第二个问题是落后的金融系统。人民币国际化的条件之一就是中国开放金融市场,允许外资进入金融服务领域。据估计,由于管理混乱资产恶劣,一旦开放金融市场,中国的银行金和金融机构将有70%以上会倒闭,这是中国目前无法承受的代价;第三,涉及到中国经济的整体体制。目前,中国的金融管理是依赖行政权力,而不是市场管理能力。人民币国际化,国家失去了用行政手段控制汇率和股市的能力,一旦经济增长放缓,资金外流,会导致中国股市和房市崩溃。对于如何通过市场调解金融,中国各级政府做不到,也不肯去做。

近期,中国政府进一步加强了外汇管制,扩大了国营企业的垄断,人民币国际化不仅无法推动,已经发生了动摇甚至倒退。 所以说,虽然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可以使得中国的经济改革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帮助中国迈入真正的市场经济,具有潜在的巨大经济利益。但是,中国目前没有能力做到,实际也并不想真正去做。根源在于中国政府根深蒂固的恐惧,对于市场经济的恐惧,对于失去既得利益的恐惧,更重要的,失去对于社会控制的恐惧。借用一个现成名词,就是叶公好龙。以我个人观点,中美关系恶化开战,美国切断中国的美元流通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有关于香港问责法在国会全票通过,川普想否据也做不到,美国对于某些中国官员和实体的制裁势不可免,中国银行如何应对这个问题是目前必须要考虑的现实问题。同理,美国虽然表示有可能强制美元和港元汇率脱钩,真正实施的可能性也不大。美国的策略大概会是全面挤压,在各个领域各条战线缓慢消耗中国的经济实力,特别是金融和外汇储备,最终拖垮中国。

本网编辑:张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