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暴乱和智利暴乱的幕后黑手是同一伙人?智利华人自杀跟影子政府有关?

0
492
被警察逮捕的当事人根本不是杀掉弗洛伊德的那个人。他的制服跟明尼阿波利斯的任何一种真正巡警的制服都不像,杀人者Benjamin Ray Bailey是一位美国喜剧演员和危机演员,扮演当事人Derek Chauvin。

前几天有一位智利华人跳楼自杀了,自杀的一个多月前,他曾在多个智利华人群里发信息,说自己被Deep State控制很久,无法摆脱, 早晚要被他们害死,大家都把他看作神经病,叫他去看心理医生。

我当时倒是对他是否有心理问题不置可否,就是想知道一个在智利的中国人,跟臭名昭著的Deep State 究竟有什么关系,于是我加了他的微信,想着等哪天有空了和他聊一聊,但还没来得及,就骤然发生了这样令人遗憾的事情。

于是离我最近的一个可能跟Deep State发生联系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这个已经乱成一团糟的世界。有人说他是因为疫情压力所致,有人说他是抑郁症,有人说要是他走之前能找到一个靠谱的心理医生就好了,我觉着倒也未必,也许他只是缺少一个相信他的人,或许他只是去执行任务了?

Deep State 并不是什么新鲜的名词,也叫影子政府,在川普竞选时进入大众视野,近些年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

在人们的认知中,这只是一个阴谋论。但也许真的存在一个影子政府,要不然它怎么同时被左派阴谋论者和右派阴谋论者都拿来利用,互指是对方的后台,用于攻击对方。

然而究竟谁才是影子政府养的蛊,那就看谁的Propaganda符合谁的Agenda;谁站在制造混乱打砸烧抢的暴徒一边,谁站在诚实劳动正直生活的普通市民一边;谁选择注重事实真相、直面困难、自立自强、有担当、勇于承担责任的红药丸,谁选择注重情绪感受、好逸恶劳、醉心特权、善于推脱责任、容易被利用煽动的蓝药丸,这也不难分辨。显然,影子政府需要的是蓝药丸们。

据说Deep State有着比美国历史短不了多少年的历史 ,树大而根深,由犹太财团,跨国利益集团 ,职业左派政客,IT精英,金融大鳄,法律界精英,华尔街巨头,新闻媒体,好莱坞名流等等组成 , 触手遍及全球。

索罗斯多少年来斥巨资确保自己在美国和欧洲等其他地方的政治控制权,拿奥巴马给他的来自人民的税款,进行各种战略性投资,包括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和支持DNC的组织的投资。

民主党人更是利用各种基金会全球吸收政治献金,疯狂敛财,再以此开展各种政 治运动。

主流媒体网络由不到五家跨国公司拥有,所有这些公司都与罗斯柴尔德家族和洛克菲勒家族有联系。媒体新闻界的主要任务就是颠倒黑白,捏造新闻,混淆视听,栽赃陷害。

 左媒是如何捏造假新闻的

它们的人无孔不入,渗透进地球的任何一个有利可图的角落,内阁,国会,FBI,CIA,立法司法机构,军队,最高法院。他们的人可能位居要职。民主党、联合国、主流媒体,教皇方济各整个都是他们的,娱乐圈,电影业,教育界,学术界,IT界就是他们自己的阵地,就连学术自由的标杆nature,sience,柳叶刀,也沦为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工具,社交平台和网络巨头们,Facebook,Twitter,谷歌,YouTube,都是他们的私家武器,标榜言论字由,而善于倾向性删帖封号。

他们收买一切能收买的人,除非有些人本来就拥有太多了而且又不贪婪而且恰巧又非常爱国爱人民不能被收买。比如川普。在政治斗争中,谁手上沾血最多,谁最没有底线,谁就是人生赢家,清白之人的命运,就是被赢家抹黑和羞辱。川普从参选一直到现在,被他们的人围追堵截从来没有喘息的时候,莫须有的诬陷污蔑与弹劾一桩接着一桩从无间断。都已经2020年了,居然还有人相信媒体对他的构陷 。

川普2016年在参加美国总统选举的竞选演讲中,这样描述影子政府:“没什么是这个政治集团不敢做的,没有什么谎是他们不敢撒的,为了保持声威和权力,他们从不惜任何代价,他们存在的原因只有一个,保护自身利益,使其越来越富有。我们的系统被一小撮全球利益集团控制,操纵。

克林顿机器,位于这个权力结构的中心,我们已经在维基解密的文件中,看到了第一手资料,希拉里克林顿秘密会见国际银行 ,密谋摧毁美国的主权,为这些国际大财团和她的特殊利益集团朋友们以及他的赞助人们谋利,养蛊而自肥。

克林顿家族部署的最厉害的武器,是媒体和新闻,我们国家的媒体已经不再跟新闻业有关了,他们是政治特殊利益集团,与其他说客和财团实体没有区别,他们有一个政治目的,而这个目的不是为了你们,而是为了他们自己。

建制派和他们的媒体操控者们,通过司空见惯的手段来操纵这个国家,任何挑战他们控制的人,都被称为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仇外者,和道德败坏。他们的财富资源是无限的,他们的政 治资源是无限的,他们的媒体资源更是无与伦比的,最重要的是,他们的道德败坏程度绝对是没有底线的。”

前纽约市市长Johnf.Hylan:“我们共和国真正的威胁是无形的政府,它就像一只巨大的章鱼在我们的城市、州和国家上空伸展着它粘糊糊的腿……实际上,一小撮强大的国际银行家为了他们自己的自私目的操纵着美国政 府。他们实际上控制了两党……并且控制了这个国家的大多数报纸和杂志。他们利用这些报纸的专栏,迫使那些拒绝为组成无形政府的强大腐败集团服务的公职人员屈服,或者将他们赶下台。它在掩护下运作,把触手伸向我们的行政官员、立法机构、学校、法院、报纸以及为保护公众而设立的每一个机构。”

亚裔Danielk.Inouye参议员:“存在一个神秘的政府,它拥有自己的空军、自己的海军、自己的筹款机制,以及追求自己国家利益的能力,不受任何制衡,也不受法律本身的约束。”

Deep State利用ANTIFA, BLM这些组织进行全球的恐 怖活动。Antifa是影子政府的军事部门,是一个百分百的世界性恐怖组织。规模浩大,组织严密,资金雄厚。这些人有组织,有经费,有武器,由索罗斯等跨国财团资助,由DNC管理,起源于1930年代、并于1980年代重生于德国的一股极左翼政治运动之总称,发展至今,在美国爱尔兰荷兰丹麦瑞典捷克斯洛伐克塞尔维亚意大利西班牙皆有使用同一名称和旗帜的团体 。是一个以反法西斯为名 的法西斯团体。

美国的ANTIFA是通过左 派政府的移民计划,引进了许多外国人,沙特,阿富汗,巴基斯坦,索马里,中东,非洲,南欧,南美等等,慢慢形成美国境内的恐 怖组织。

前黑命贵“BLM”在Ferguson的组织人Chaziel Sunz在2017年就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揭发BLM组织2015年就被渗透,早就变质,民 主 党利用黑人为他们的政治目的服务,ANTIFA是军事性质的组织,由罗斯柴尔德,索罗斯,克林顿等资助,受到专门训练。

奥巴马的女儿Malia,纽约市长的女儿、明州司法部长的儿子,都在antifa运动中现身。纽约市长白思豪的女儿参加在卖哈顿的游行因为阻碍交通被警察抓捕,后被释放。

在美国暴乱中,FBI 在迈阿密和其他美国城市逮捕了来自海地,委内瑞拉,古巴,洪都拉斯等收钱从事暴力恐怖抗议活动的团体,有人为他们提供旅费,让他们到美国制造混乱。

在迈阿密,来自南美的煽动者与游行者混在一起,在商店进行抢劫,纵火烧警车,造成执法人员伤亡。切·格瓦拉军团的至少两个成员:Hellen Peña和Douglas Rangel,在视频中被发现参与了迈阿密的暴 乱,而在几个月前,他们都参加了总部在委内瑞拉加拉加斯的国际左 派组织举行的一场会议。

二月份的时候智利几个左 派议员Boric,Jackson 和瓦市市长 Sharp被发现在美国,跟民 主 党的人一起开会,这几个政客曾主导了智利的地铁逃票运动,他们去之后没多久,纽约就发生了地铁逃票抗议活动。

南美左 翼贼窝圣保罗论坛,五月又开大会,委内瑞拉马杜罗,巴西前总统Lula da Silva, 巴西前总统Dilma Rousseff,乌拉圭前总统pepe mujica,阿根廷现左 派总统Alberto Fernández, 西班牙前总统Rodríguez Zapatero,哥伦比亚前总统Ernesto Samper,玻利维亚前总统Evo morales ,厄瓜多尔前总统Rafael Correa,前巴拉圭总统Fernando Lugo,古巴,尼加拉瓜,以及其他许多farc(哥伦比亚革 命武装力量)成员齐聚一堂。

他们有一个宏大的全球性的在所有大陆上的夺 权计划,他们要利用这场疫情危机,发起大规模的运动,破坏所有地区的稳定,用恐怖主义造成混乱,修改民 主国家的宪 法,攻击多个国家的民 主,颠 覆右 派国家的政权。

在美国暴乱爆发之前,川普做了这些事:

1)揭露了奥巴马门。

2)炮轰推特Facebook侵犯宪法第一修正案,签署了禁止网络审查的行政命令

3)欲宣布ANTIFA是恐怖组织。

川普27号发推重提奥巴马门,27号奥巴马发推说是时候开始战斗了。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 了,影子政府排山倒海的宣战了。

一个拍色 情片的、冠状病毒阳性的、连黑人孕妇都不放过的、四进四出监狱的职业黑人持 枪 抢 劫犯,被曾和他一起在夜总会工作过许多年的、穿着假制服开着假牌照警车的、连邻居都不知道他曾当过警 察的前同事跪压脖子在镜头前手插兜摆拍了八分钟,尸检报告死于吸 毒(一种合成毒品芬太尼),动脉硬化性心脏病,高血压性心脏病,几个小时之后几十上百个美国城市几乎同时掀起打砸烧抢的一系列比Corona Virus 传播还快的反种族主义浪潮,继而又席卷法国英国西班牙瑞典德国希腊荷兰波兰……整个欧美陷入癫狂。

巴黎的警察局被砸,英国唐宁街的警察被袭击,希腊的美国领事馆被投自制炸弹,黑人哄抢西班牙超市而西班牙Antifa直接往警察身上点火烧警察,军人警 察一拨一拨的向黑人下跪,连卡斯特罗的私生子加拿大总理小土豆也向黑人下跪,美国立法者以及国会民主党人为他们双膝跪地,普通白人也自觉主动的献上自己的膝盖,甚至还可以面带喜色去轮流亲吻黑人的脚…… 

扛个国旗戴个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在街上走就能被打的头破血流,光天白日之下店铺被抢,店主被杀被打,甚至警察还给反抗的店主带上手铐,不愿意参与暴 乱的黑人被从车里拖出来当街围殴暴打,黑人店主因保护自己的小店而被捅死,Antifa扬言所有插有美国国旗的房子都将会遭到攻击,街区里有专人准备了成箱的砖块石头,用自制炸 弹疯狂进攻教堂,民 主 党人开始鼓吹号召政府不再给警 察拨款,少数黑人勇敢站出来谴责黑命贵组织并不能让黑人变得高贵,多名警察因保护民众被射杀或打伤,被抓的暴徒很快被释放,现在已经有Floyd头像的文化衫在出售,在暴乱中,当穆斯林的祈祷时间到了,突然停止暴 乱,跪下去黑压压一片,只听到声声安拉胡阿克巴……

因为疫情封锁令,老兵的家人不能去看望身患晚期癌症的老兵,而为这个因犯罪而光荣死去(或者压根就没死)的黑人Floyd呐喊奔走的人,却可以自由来去,老兵的家人可能给老兵一分钱也募不到,但这个黑人的家人,几天内就筹到了千万美元的捐款。美国黑人的命,真不便宜。

在Floyd的追悼会上,Minneapolis 的左 翼市长,跪在这个死去的黑人的棺材前面,泣不成声,浑身颤抖,如丧考妣,成千上万的白人,在他的追悼会上集体跪下去黑压压一片,宛如在追悼一个民族英雄。好像大街上拉屎撒尿吸毒抢劫打老人打公交车司机的盲流子们,只要有一天在犯罪过程中死了,而且跟警察粘上关系,个个都将成为国家英雄。

如果你觉得,蜥蜴人时空隧道影子政府之类的怪力乱神匪夷所思,那么以上种种骇人听闻的人间怪相,以及这件事在短短时间内发展如此之迅速,前边还一哄而上伪造疫情假数据竭力阻挠复工防止经济反弹,甚至蓝州州长从墨西哥用直升飞机进口新冠病人,却几乎一夜之间步调一致改变抗疫不力经济下滑的叙事,又有了新的统一口径,这种全球之内整齐划一控制媒体构陷栽赃的功夫,是否更加匪夷所思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与其让我相信这是群众为公平正义人权而自发组织的正义运动,倒不如让我相信小肯尼迪其实没有死,被称作蜥蜴人的外星人在控制着各国拜撒旦的政要名流,匿名者Q揭露的都是事实。

再也没人谈论本来必将成为重大丑闻的“奥巴马门”。

索罗斯发誓要花光他资产的三分之二干预今年大选。

现在的政治生态真实图景和世界正在发生的一切,背后的真相与发生这一切的深层原因跟我们看到的也许正好截然相反。

黑人Candace Owens说 :黑人的命对民 主 党政客来说从来都不重要,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的是黑人的选票,如果民 主 党拿不到黑人选票的85%以上,他们就会歇菜,民 主 党制定的社会制度,就是为了让美国黑人永远依靠福利生活从而成为他们的永恒票仓。在60年代,美国黑人单亲家庭只占黑人人口的23%,现在是74 %。

他们利用一切矛盾与人性弱点,来愚弄人们,让他们沦为自己虚假叙事的奴隶,以种族,宗教,性别,阶层之名来分裂大众:人与人斗,其乐无穷。

他们打的所有高尚的口号,都只是一种行卑鄙之事的借口与幌子。

说美国暴乱是为了给黑命贵讨公道,就跟说智利暴乱是为了给民众争取几分钱的地铁费一样可笑,所有媒体都告诉我们,这是民众自发的,有正当的诉求。但能够自发到整齐划一的程度,也是登峰造极毫无破绽。

在这件事情中,最不可思议的是什么呢,就是他们聘请的给Floyd做尸检的医生,就是聘来给爱泼斯坦做尸检的那个医生,Michael Baden。

在Floyd被捕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胸口上的纹身,确定是一种帮派纹身,这个纹身代表俱乐部“ Ordo Ab Chaos”,意思是““来自混乱的命令”,其主旨是将混乱播种到民众中,然后对其控制。 巧合吗?

他是一个地下色情演员,找名字Kimberly Brinks,或Stephen Jackson,都可以找到他。

被警察逮捕的当事人根本不是杀掉弗洛伊德的那个人。他的制服跟明尼阿波利斯的任何一种真正巡警的制服都不像,杀人者Benjamin Ray Bailey是一位美国喜剧演员和危机演员,扮演当事人Derek Chauvin。

什么是危机演员呢?就是一群被聘用于假新闻中造假的演员。 在美国,已有人发现,很多重大新闻中的受访者都在不同新闻中重覆出现。 他们以不同身份、打扮,扮演不同角色。

当救护车来取尸体时,抬走尸体的人不是医护人员。 是从救护车上下来的警员。

揭露这件事内幕和真相的YouTube视频统统被YouTube删除,推 特脸书同样。

种种疑点表明,这一切都是做的局。选举年,要不择手段想尽一切办法在总统大选中采取邮寄的方式投票,以便于暗箱操作。

当初白人凯特·斯坦勒被非法移民谋杀,蓝州开始搞庇护城市,庇护非法移民,而这个黑人因(或表演过程中的)犯罪被杀,却掀起了全球的反种族主义巨浪。在这个运动中因保护市民的店铺而被杀死的黑人或白人警察,命可就一文不值了。

能够被利用为政治目的服务的黑人的命,才值钱。

正如在智利的马普切,能够被左派利用的马普切才是能被抬举到天上比天皇老子还重要的马普切。

比如Camilo Catrillanca,  一个在偷车逃窜过程中被警方击毙的马普切,一个持枪抢劫团伙作案的惯犯,自从他死后,每年智利暴徒们暴乱,都会把他抬出来,大幅海报贴起来,墙上涂鸦画起来,打着为他要人权的旗号,浩浩荡荡到处打砸抢烧。

而只是履行职责的特警Carlos Alarcón,被囚禁,人生被毁,职业生涯完蛋, 还要收到各种盲流子的死亡威胁。是的,就像他说的一样:在智利,死一个警 察,新闻报道不超过三天。而死一个罪犯,媒体要炒到天荒地老。

在智利,警 察费劲巴拉的抓罪犯,而被罪犯彻底渗透的司法部随即就通过无罪审判让罪犯们逍遥法外。

而智利的马普切,就跟美国的黑人一样,真的是受到了什么不公的待遇以及针对种族的打压么?

我看到的都是针对土著的各种福利特权,政府为保护马普切一直拥有自己的土地,规定马普切的土地不能买卖,他们生下来就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他们有灌溉和排水补贴,获得水权及水权卫生的补贴,土著技术人员和专业人员补贴,和对土著的免费法律咨询和法律辩护 ,他们可申请廉价房,如果钱不够申请住房,那么拥有土地不足以建造房屋的土著,每年还会得到通过公共资源派发的补贴,用这个补贴,就可以申请土著房,他们的孩子上学有其他人没有的土著奖学金,同样也享有低收入者的社会保障,失业保险,医疗保险等,现在申请一个土著认可证书,或者姓是属于马普切姓,即可享有更多的特权。

皮涅拉政府为“拯救,振兴和加强土著语言和文化,以及发展学生的跨文化能力’’,在小学生的头六门基础教育课程(从6岁到11岁)中纳入土著人民的语言和文化主题。他们可以有国中之国,封闭自己的社区,不与外人流通,有完全的自由继承与弘扬自己的文化。

我在特木科的邻居们,几乎全是马普切,他们只需缴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钱,就可以永远租用市场的有卷帘门的铺子摊位,可以随便在那里卖衣服玩具或者鲜花蔬菜,甚至有些马普切因为有更好的去处改行了,那么这个摊位就一直空着,因为是专为马普切低收入人群准备的福利,所以其他想租用铺子谋点小生意的智利人,是无法租用的。

菜市场附近的街道两旁,马普切可以随意摆摊,当智利人做任何生意都要交税的时候,他们是不用操心这件事的,如果你是个罪犯,那媒体也会为你百般呼吁,要享有其他罪犯所享受不到的特权,他们游行中打着的所谓土著旗,实际上是comunistas出品,跟马普切没有任何关系,媒体一边倒站在马普切一边鼓吹种族歧视分裂民众,然而每年纵火烧森林,烧商铺,商公共汽车烧货车卡车的罪犯,总是跟马普切脱不了干系,无论左媒怎样歪曲事实,证据不会说谎。

而美国欧洲的黑人这些年来真的是受到什么不公正待遇了吗?没看见就连电影电视剧中的英雄好人都变成黑人了,白人都变成坏蛋大反派了吗?连动画片真人版的公主们都由黑人来扮演了。

Nigga一向在各种政治生活中享有特权,同样的大学,亚裔要比黑人考出高个一二百分的成绩,才能被录取 ,吃各种社会福利、失业补助、拿食品券最多的,可不就是Nigga和绿绿么,而犯罪率却几乎都是最高的,整天打着“白人正在杀死黑人”的口号标语,好像我们真的生活在奴隶制时代。

最好用数据说话,下图可以大致反映,究竟是白人杀死的黑人多,还是黑人杀死的白人多,黑人随时都有政治正确的保护,随便就可以掀起轩然大波,而事实上,90%以上的黑人被杀都是黑人自己干的。

他们并不缺什么权利 ,也不缺什么自由,他们只是需要超越于普通大众的特权,要超乎法律之外的自由。

跟一些脱离了受害者叙事的黑人一样,一些诚实正直的马普切,同样表示,我不要特权,如果我想要什么,我用我自己的能力去争取。

打种族牌实在万无一失。一来显的你同情弱小,二来显得你公平正义 ,三来显的你胸怀博大,四显的你就是个虚假历史和扭曲事实的信徒与白痴。

晒一个小黄人黄西,一个在美国遭受了二十年种族歧视,遭了二十年罪的丑逼,还曾被奥巴马强迫给白人讲一些一点也不好笑的笑话,却忍气吞声二十年来不回祖国享受Freedom,看来是带着任务来的,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势把西方搞黄。

华左脑回路清奇,自视荣誉白人,实际上政治地位垫底,谁都可以打种族牌,就小黄人打不起来,完天然又歧视黑人,然而闹黑命贵的时候,自己又酸文假醋站在黑命贵一边。

美国暴乱,和智利暴乱,以及其他南美国家已经发生的暴乱,出奇的相似:

第一,目的相同,都是一场发动群众自下而上的正变,都是为了推翻现正权,自己取而代之,实现全球无产阶级大割命,把全球正权掌握在左派手里,控制全球。

跟Antifa宣传海报是否很像? 

第二,主谋,幕后黑手相同:Deep State,及其领导下的各部门。

第三,方式方法表现形式相同,暴力打砸烧抢,以维护人权之名,以撤除对警察拨款的方式等,先干掉公 检 法,制造混乱,破坏社会稳定,营造恐慌,分裂离间大众…

第四,敌基督,到处烧教堂,烧历史名胜古迹,烧最历史悠久的古建筑。

第五,都发现了有人在街上发钱收买民众,教唆指使被收买者打砸烧抢。

第六,敌视家庭和异性恋者。 家庭是社会的凝结核,他们要让这个社会变成没有任何凝结核的散沙。黑人、女权主义者、同性恋者、变性人、双性恋者、动物保护主义者的动物才是最重要的人,要有超越普通人的特权,否则就是歧视。最近一个笑话就是一个女动保为支持黑人,把黑人比作她最心爱的动物,结果被黑人群攻。

第七,暴民们普遍都是杀马特式无产流氓,没有人类任何的体面与尊严,非主流发型发色,奇形怪状眉环鼻环耳环纹身,奇装异服,男人烫长发,女性化着装举止;女人剔光头,男性化着装举止;随时可以脱光衣服裸体搞群体行为艺术,当众脱裤子大小便,当众脱光衣服互用自 慰 器,当众用裸体写宣传标语。

第八,都有周密策划与组织,都有人领导带头,而且制作有各种如何实施恐 怖活动的手册,以及视频,善于利用矛盾与人性阴暗面,煽动弱势(弱智)群体。

第九,暴 动的由头,往往都是精心安排策划做的局,美国黑人被警察弄死,巴黎黑人被用完全一样跪压脖子的手法被警察弄死,智利马普切罪犯被警察弄死,掀起舆论高潮,经久而不衰,不过都是套路。

第十,主流媒体社交网络全是支持暴民,一边倒断章取义或者故意伪造假证据,善于利用道具演戏再用自己人掌控的所有主流社交网络病毒式传播造大声势,甚至自己伪造假瞎眼,假伤口,一手扮演敌我双方,嫁祸给对方,给警察军方以及执法机关右派编织莫须有罪名。

第十一,娱乐圈名人都毫无廉耻自己一边蹭热点混流量大把捞钱,赚的盆满钵满,一边脱衣服搞行为艺术伪装善人替暴民出头要平等。

第十二,人 权组织保护罪犯,而警察军人以及右派是没有人 权的,动辄得咎,滥用这个词只是为了捆住警察军人执法机关的手脚。

第十三,洗脑教育,用政治正确绑架白人,从小教育白人身为白人是有罪的,同样也给黑人原住民弱势群体洗脑,让他们相信自己是受害者,把自己的失败全归结于莫须有的对方对自己的打压,而实际上往往是因为自己本来就是即便享受各种特权之后仍然烂泥扶不上墙的loser。

第十四,都烧国旗。烧垃圾桶,烧公共座椅,烧流浪汉的床垫,帐篷,烧无家可归的穷人所拥有的一切。

第十五,许多运动的组织者,数量不少的暴乱者,都是国外舶来的,以及许多非法移民,跟本国极左 翼势力里应外合,有计划的实施暴 动,目的就是要破坏社会稳定,造成社会恐慌,最终夺取政 权,获得新的世界秩序。

第十六,过度肥胖或瘦弱,身材变形,多半都是肥猪丑逼 。

第十七,都经常爆发女权裸体肥佬丑逼尖叫运动,LGBT大街聚众互插彩虹屁眼运动。

第十八,往往都能自砸自脚,创造出各种大快人心的Karma,比如裸体攀登雕像高空摔落,破坏路灯被路灯砸死,为暴行摇旗呐喊的CNN总部被暴徒砸,支持暴徒的白左被暴徒暴揍,纵火者烧到自己,抢劫邮车被邮车碾死,还比如左粪前智利总统候选人Beatriz Sánchez的老公染上病毒失去味觉和嗅觉,还比如Antifa们冲锋陷阵染病毒卒。

美国经济学家,黑人,Thomas Sowell:如果你认为所有人都应该有着相同的游戏规则,所有人都要被用同样的标准来评判,那么你就会成为60年前的激进分子,30年前的理薄儒,和今天的种族主义者。

如果一个世界只能发出同一种声音,那么必然就是谎言,如果所有媒体都一边倒的步调一致统一口径大肆渲染着疯狂的事情,也别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就是这般疯狂,一切都是表象。

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哪怕所有人都失心疯卑躬屈膝向黑人下跪,他们都只会对上帝下跪。

毫无疑问,我们正处在战争之中,接下来,智利、美国、欧洲、全球,又会发生怎样的地动山摇呢?我感觉,只要他们一天不能如愿以偿,这个世界就不会安宁。难道还能指望拯救地球的超级英雄,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吗?

作为普通民众,也许做不了什么,至少,听到主流媒体讲什么时,Don’t Give Them a Fuck。

最后谁会取得胜利,关系到这个地球上的 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