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祖,加拿大华人请祭奠铁路华工

在清明前后,国庆前后,和每年11月7日太平洋铁路落成纪念日,大多地区华人都应该带着子女绕绕道,路过这里,献上一束花,点上一根蜡烛,或者上三根香。铁路华工是加拿大华人的建国祖先。其实,任何时候谁都可以来上香,祈求建国先驱保佑。愿这里香火不断,鲜花常开。

0
6286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图:多伦多铁路华工纪念门,地处CN塔下铁路边。在清明前后,国庆前后,和每年11月7日太平洋铁路落成纪念日,大多地区华人都应该带着子女绕绕道,路过这里,献上一束花,点上一根蜡烛,或者上三根香。铁路华工是加拿大华人的建国祖先。其实,任何时候谁都可以来上香,祈求建国先驱保佑。愿这里香火不断,鲜花常开。

 

伟哉多市攀天之高塔,基傍铁轨连广漠

幽乎华工勤苦之英灵,魂伴湖波佑霓虹

 

中国人有祭祖的传统,加拿大华人应该祭奠为建设太平洋铁路死难的铁路华工。

如果您的身份证被盗,您要恢复身份,为了证明您身份而被问到的第一个问题,很可能就是您的生日。您的身份证可以有许多信息,但最不能缺乏的信息,除了姓名之外,就是生日。身份和记忆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为什么华裔几代后的移民,还往往被认为是新移民?而欧洲移民一踏上加拿大国土,就不被认为是新移民?因为这个社会中,没有华裔的族裔生日。所有人都认为加拿大是欧洲移民开创的,没有人记住华裔建设太平洋铁路的巨大牺牲。

有很多电影是关于身份的电影,如《伯恩的身份》(“The Bourne Identity”,中文翻译为《谍影重重》),就是关于一个特工被抹杀了记忆,不知道他自己是谁,其身份也往往被注销。一个不知道自己身份的人,身份被盗窃了的人,在生活中就会遇到种种麻烦。因为人是社会的人。当您求职的时候,公司要面谈,看看您这个生物的人是否还健康,也要看您的履历,看看您的历史记忆,您的历史记忆构成您的社会身份。没有您的历史记忆,您就失去了社会身份,就在社会中无立足之地。华裔在反移民的思潮中屡屡躺枪,就是因为华工历史被淡化,使得我们失去了加拿大社会中的身份。

北美是移民社会,早期各族裔移民对今天北美社会都有贡献,然而,今天在美国历史书和公众记忆中称得上立国族裔的,是欧洲移民,非洲黑人,和土著。土著贡献的是土地,欧洲移民带来了现代文明,黑人,当年被作为奴隶贩卖到美洲种植园里,成就的是大英帝国的工业革命。美国南方种植的棉花提供给英国曼切斯特的纺织厂做原料。而华裔建设的跨大陆铁路和太平洋铁路,是美国和加拿大工业革命的根基,是工业革命七大奇迹之一,链接两大洋的铁路在地理上、政治上和经济上统一了美国、统一了加拿大。跨大陆铁路和太平洋铁路使得美国和加拿大拥有优越的地缘优势。如果非洲黑人都能被算作美国立国族裔之一的话,那么,华裔也理所当然是美国和加拿大立国族裔之一。职场和教育界可以歧视华裔,却不能歧视非裔,原因是非裔有历史记忆,有马丁路德金日,非裔有社会身份;而华裔没有社会身份,因为长期的制度化的排华歧视抹杀了华裔在美国和加拿大的历史记忆,华裔在美国和加拿大社会失去了身份。由于华裔没有历史记忆,因此没有社会身份,社会地位也就无从谈起。公司裁员裁非裔要忌讳种族歧视诉讼,但是,裁华裔则无此之忧。原因很简单,华裔作为一个族裔在美国和加拿大社会根本没有身份,不存在对没有身份的族裔的歧视问题。华裔不单经济上起了美国和加拿大立国的关键性作用,而且在维护美国和加拿大宪法和公民社会也有重大贡献,王清福是美国最早的民权活动家之一,是诉求法律面前不分族裔肤色人人平等的先知,是今天美国公民社会的最先倡导者。加拿大华裔老兵太平洋战争后,争取了有色人种的公民投票权,为建设加拿大的民主公民社会做出了重要贡献。这些华裔重大贡献的历史记忆被抹杀了,华裔的社会身份也就被注销了,一旦国际政治上有些小风吹草动,华裔的忠诚度问题就浮出水面,李文华案就是一典型例子。但是,如果欧美在国际政治中有什么摩擦,从来没听说过欧裔的忠诚度问题。

类似地,加拿大历史书和公众记忆中的立国三族裔是英语裔、法语裔和土著。华裔对修通加拿大太平洋铁路起了不可或缺的关键性作用。其历史记忆也被抹杀了。对,加拿大历史书记载了铁路华工对建国的重要作用,也进入了历史教科书,但是,却没有能够成为官方和公众承认的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蒋国兵以双博士学问在职场遭遇求职难,华裔社会身份依然难以建立。加拿大喜爱历史记忆,各地都有早期移民的历史纪录,欧裔的历史记忆被反反复复追忆,而华裔由于历史排华原因,已经没有几处有历史记忆了。铁路曾经是加拿大国家骄傲的象征,众多的铁路和火车博物馆中难以看到一点关于铁路华工的记忆。历史书记载了铁路华工的贡献,但历史书并不认为华裔是立国族裔之一,原因是华裔的记忆被抹杀,历史事件只停留在历史书上,没有成为公众的历史记忆。没有进入文化生活中,没有成为公众的社会心理。走进国家博物馆,看到许多历史文物,有土著的,有英语裔的,也有法语裔的,就是没有华裔的文物。加拿大人都知道华裔建设铁路的功绩,但这和一个工程师承认建造桥梁的设备和材料的关键作用一样承铁路华工的功绩,华裔是好公民,但没有族裔身份,只能被用作工具,用完以后就可以扔掉,这和用完铁路华工以后把他们驱逐出境一样。所以,华裔社团的文化生活中需要有铁路华工的记忆,加拿大文化生活中需要铁路华工的记忆,这是构成族裔身份的基石。如果公众记忆中有华裔贡献的记忆,确立了华裔的社会身份,就可以消除所谓的华裔忠诚度问题:华裔是立国族裔之一,对这片土地的忠诚不可质疑。谁能质疑一片家园的主人对家园的忠诚度问题呢?质疑华裔的忠诚度,就是否定华裔是这个社会的合法一员。

历史上华裔每每被边缘化。今天中国经济强大了,边缘化问题不突出了,但是,如果华裔不追回历史记忆,不确立自身在加拿大社会的身份,一旦国际政治风云有一点风吹草动,或者经济进入大萧条的时期,华裔依然面临被边缘化的危险。陈果仁案就是经济萧条华裔被边缘化的案例。

图:卑诗省Kamloops市华人公墓陵园内的铁路华工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