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

0
170

作者 沈小雷 湖南 浏阳

明天又是母親节啦。很多次,都想伏案写写我记忆中慈祥的母親。随着岁月的流逝,母親离开我们有整整八年啦,但母親的音容笑貌,一直深深地藏在我的记忆里。那样的真切,从未淡化流失,反而更加清晰。

母親走的前晚,很少做梦的我,在睡梦中见母親和我连成一个整体。忽然间,母親化成一位仙女,係着长长的裙带,冲天而起,飘然离去,我拼命去抓她,就是抓不到,瞬间变成天地之隔。待我大喊母親时,刹时甦醒。我当下便感觉母親可能要走啦。我妈没了,我觉得我的魂都丢了……第二天未时,母親带着她虔诚的信仰,静静地走了。

小时候在胡家巷,很顽皮的我,经常带着一群小孩,拿着小棍子,冲呀杀呀地喧闹不停,一会儿在地上匍匐前进,一会儿从前巷滚到后巷,把衣服弄得脏脏的。有时候不免与小伙伴斗殴,擦伤破皮,被碰伤的小孩难免哭闹不止。有时候居然跳上人家拉砖的驴车,疯狂玩耍,半天不归。童真无忌的快乐,亦常常引来父親的训斥,每次都是母親帮我圆场,为我换上干净的衣服,揣着几个鳮蛋,去向被碰伤的孩子的父母道歉。有时母親担心我在外面走失,在我背上挂一小纸牌,写着:这是沈岳武医生的儿子,引来街坊邻居对她的纷纷侧目。这就是生我养我关爱我的母親。

七十年末期,幼承庭训,在家父的言传身教下,我的武术基础比较扎实,拿过许多省市县的冠亚军。在人生选择上,是从事专业武术,还是从医,我处於迷茫中。是我母親,用简单朴实的话语,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一直心存感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以医养武行道”,“做医生越老越吃香”,“几代家传医术不能在你手里丢弃”。从此,我一步一步地行走在以医养武修道的路上。我那睿智的母親,是您使我成长为一名执业中医师,教授;是您使我在修行的路上,始终不忘初心,以医养武修道;是您使我始终为此奋斗一生。母親,我慈爱而睿智的母親。

九十年初期,随着时代更新,旧房改造,我家移居到严家冲口。在靠山边的醴浏小铁路旁边,有一长满了长长杂草的荒地。勤劳朴实的母親,带着我,拿起锄头,开垦荒地种菜,施肥,浇水,栽花,搭棚等等。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我家门口,小鸟啾啾细语,一串串红灿灿的紫荆花,像娇娜婀姿的少女,迎风起舞,引无数游人驻脚凝视。夏天,一片长长绿带,垂吊着不同形状,大大小小的苦瓜和茄子,招人喜爱。栀子花开,像一个含情脉脉的俊俏少女,在召唤着主人,想要表达对主人辛劳培植的肯定。

“雷伢子!今天,还没给菩萨上香,快去上香。一会帮我提几桶水来浇菜。”

简单朴实的话语,让我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母親的虔诚,勤劳忠厚和朴实。这不正是千千万万朴实无华的母親写照吗?不正是有着几千年文化传统的炎黄母親品德的缩影吗?

我凝视着老屋,凝视着母親的慈祥音容,品读着她的睿智,她丰盈的外表与虔诚修炼的内心,她那一生沧桑的岁月,让我真正体悟了老子的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的真正妙义……

dig

编辑:张晋 多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