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万锦竞选议员席位的蒋嘉勤,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傻子

0
3803

2018-04-07
作者:邵君

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博傻理论(Greater Fool)”:人们之所以愿意花冤枉钱买一样东西,是因为他们知道,会有一个更笨的傻子,花更高的价格把东西再买走。

 

博傻理论阐述的道理是:世界上总会有一个比你更傻的人,替你承担损失。

 

换句话讲,要想让其他人获利,这个更笨的傻子必须牺牲自己。

 

这可能是我对蒋嘉勤最直观的评价了,因为在我看来,他就是一个正在牺牲自己的大傻子。

 

蒋嘉勤

先说一些所有人都知道的信息:

 

去年10月,蒋嘉勤正式以保守党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安省省选。

 

他的选区,是万锦-渔人村。

蒋嘉勤是浙江人,本科毕业于中国华中科技大学,1990年赴美留学,获圣何塞州立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学位。

后来,蒋嘉勤曾在美国硅谷几家公司先后任高级机械工程师,项目经理,客户技术服务主管等职位。

 

2000年5月,蒋嘉勤举家移民加拿大,白手起家,从事理财工作,至今他已有16年的个人理财服务及团队管理经验。

 

以上都是媒体对蒋嘉勤的报道,但在聚光灯后面,很多故事并不为人知:

 

蒋嘉勤曾是一个做研究的学者,喜欢品茶论道,喜欢欣赏书画。

他一手创立了渔人村中国文化协会,闲暇时他会去社区做义工,逢年过节组织大家一起联欢。

 

那时他很低调,但大家喜欢围在他四周,因为不论在哪,他的笑容都最频繁,最诚恳。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爱笑。

蒋嘉勤与前总理哈珀

如今,他仍保持着那笑容,但只要他上台演讲,他便会慷慨激昂,激动地陈述自己的观点:推动万锦市商业发展、推动基础建设、为孩子们保障一个更好的未来。

 

蒋嘉勤与加拿大保守党前任党魁安布罗斯

我知道他是一个真正有信念有原则的人,但我也替他担心,因为只要稍不圆滑,他也会树立真正的敌人。

 

而我的预料并没有错:信念一直驱使着他做了很多在外人看来很傻的事:

 

他曾带领诸多家长,亲自前往政府办公室,发出请愿书,希望政府能够对儿童性教育纲领作出修改。

 

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成功时,他牵头组织的活动,成功迫使一家侮辱华人餐饮的游戏公司公开道歉并将游戏下架。

蒋嘉勤与安省保守党现党魁福特

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时,他成功请到了安省保守党三大竞选人同晚分别到场讲解参选纲领,主流媒体蜂拥而至,会场人山人海,是当时罕见的政治景象。Ford、Elliot、Mulroney 三人依次抵达,向与会者讲解了各自政纲,并包含问答环节。

没错,在这过程中他的信念和原则招来了对手,招来了抨击,但我没料到的是,他的坚持也为他迎来了更多的朋友与支持者。

 

渐渐地,那些嘲笑他的人闭上嘴,开始仔细听他说话。那些居高临下看着他的人,坐到椅子上,在台下听着台上的他慷慨陈词。

 

但可惜,他练不出政客的老道。我第一次见到他本人,他就像迎接贵宾一样和我热情握手,给我倒茶,而我仅仅是去他办公室参观而已。

 

我猜他对所有人都是这个态度,但在我看来,搞政治不应该如此,我便说道:蒋先生,你要更有威严,更有气势,更有政客的样子。

 

他却只是笑了笑,我明白,我肯定不是第一个这么“训斥”他的人,而他也肯定不会为了我而变成政客,他恐怕永远都不会变成一个政客。

我觉得,如果非要给他一个定义,或者把他形容成谁,我很可能会说他是堂吉诃德。

 

大家知道堂吉诃德吧?那个心怀理想与浪漫,愿意为自己的信念而战,愿意顽抗到底的骑士。

 

那个更笨的傻瓜。

 

的确,蒋嘉勤愿意奉献牺牲,但他可不谦虚,因为他坚信自己会赢:“我们要为子孙后代,为年轻一代而战!我相信我们应该做得更好,我坚信孩子们可以做得更好!”

 

他一定要赢,因为他不是在为自己而战,他是为所有他想要保护的人而努力,因此失败不是个选项。

 

其实他很清楚,假如他不参政,那么这些头痛的事都不会找上门。

 

每当我问起他为什么要参政,他给我的答案都是同一个:“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而就是这句话,鼓励着他和大家一起并肩前行。

—当选后,他将致力于提高万锦渔人村市民的社区安全度。

—努力为万锦打造良好投资交通环境,创造更多高薪工作机会。

—努力为万锦市及安省建造良好的教育系统,使学校培养出真正适应劳力市场的毕业生。

最重要的是,他会聆听大家的声音,所做一切都将为他们而服务。

蒋嘉勤与联邦参议员胡子修

不得不承认,蒋嘉勤的路还远,他要首先在4月的党内选举中挑战同一选区的保守党候选人,然后要在6月选举中直面自由党的对手。

 

但支持他的人永远不会离开,相反,我坚信,不论浪潮如何拍打,这群人都不会退缩。

因为他们知道,不论做什么,他们背后总会有这个更傻的蒋嘉勤,坚持到最后,替大家扛下一切,只要蒋嘉勤傻傻地坚持到最后,那么大家也会陪到最后。

 

“很多人以为我会退出,会放弃,但我哪也不去。”

 

很可能每个刚来到多伦多的人,都会遭遇一个瞬间。

 

这个瞬间,也许是走出机场的那一刻,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们;这个瞬间也许是走出地铁的那一刻,看到高楼林立的市中心;这瞬间也许是第一次张口说英语,胆怯又兴奋。

 

总之,每人都会遭遇一个瞬间,让他们猛然意识到:我离开了故乡,我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这里不是我的家了。

 

但与之对应的,肯定每人也会有这样一个瞬间:他们看到一个熟悉的场景,也许是一副春联,也许是一道家乡菜,让他们意识到,不论走到哪里,都会有一个家在等着你。

 

去年11月的一个晚上,我在公交车站等车,当时我冻得发抖,但不经意间,在公交车站旁边的草坪上,我看到了一个很熟悉,但又很陌生的笑脸。

 

很熟悉,因为那是一个中国人的面孔,一个温文尔雅,戴着眼镜的男士,在冲我笑。从小中国的孩子们就被教要“笑不露齿”,而这人却笑得很开心,牙齿露出。

但这笑容也陌生,因为我从来想不到,我能在异国他乡,看到一个中国人的面庞出现在这里。

 

上面赫然写着:Charles Jiang  蒋嘉勤。 万锦渔人村选区,竞选安省进步保守党省议员提名。

 

当时的我对政治不敏感,不知道这一系列的文字代表什么。但我记住了这张笑脸的名字——Charles Jiang 蒋嘉勤。

 

那之后一段时间,似乎不论我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那笑容,从报纸上,从网络上,那张笑脸经常会出现在我最意料不到的地点,而每次看到他,都像是第一次看到他。

 

然后,某一天,我突然遭遇了那一个瞬间:原来多伦多也是我的家,因为在这里,也有这样一批人,他们痴痴地坚守着,奋斗着,在为所有来到这里的华人奋斗,在为我们开辟另一个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