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多伦多华人社团的“造神”运动

2
2647

 

                                     作者:  Jim  zhong    钟坚石

 

若是在中国大陆6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会经历过文革时候的“造神”运动,香港和台湾等地也会略有所闻;当时在极左思想的影响下,又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的抄作,便把人神化成了神,而且越演越烈…。当时的情景,许多电影和书籍都报道过不少,在此也不用多描述。

在此要讲的是在50年后的今天,在西方文明社会的国土上,在华人社团中,又出现了往日的“造神”运动。在多伦多,明明是一个社团,一个民间组织,却偏要戴上很大的名头;因为会长太普遍了,光是多伦多就有协会近仟个,只称“会长”不是太平凡了吗?于是便称之为“主席”。若果“主席”是谦虚的人,就一定要下属不应用这种称谓,而恰恰相反的是,“主席”很热爱这种称谓。于是乎,手下的人便投其所好,阿谀讨好,越吹越大,“神”就这样出来…。若“主席”又多起来了,再下来就要称“天皇”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众所周知,在西方文明社会中,特别是加拿大这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大家和睦相处,人人平等,工作没有贵贱权力之分,这是令人向往的加拿大人文文化的优点,人们称总理直呼其名,,称议员也直呼其名,这样体现了既相互平等又很亲切。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这种优良风气,却没有被一些华人接受,而是在这遍文明的土地上,却热衷于中国旧日的封建的做法。其实,中国也有最优秀的文明传统,或许他们都忘记了,老子的“我有三宝”视为修身立命最宝贵的人格的价值;孔子、墨家,更推崇谦恭、礼下,而佛教也有“慈悲为怀”的训语,教人忍让、谦虚和宽恕。这些优秀的中国传统是真值得我们仿效、思考和反省!

孔子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一个优秀的社团领导,应是为本社团勤恳地做事,忘我地付出,从而使会员爱戴和推荐出来,而不应是靠吹嘘、沽名钓誉、哗众取宠。

西方社会的基督教教义就把恭谦、宽恕、仁慈、信仰和忍让作为本教的道德标准!

 

中国古代有一个故事,讲的是西门豹被魏文侯任命为邺县县令。他决心要有所作为,以报答文侯知遇之恩。当他到邺县后,察治民情,整顿吏治,为官清正,不巴结权贵。一年后,当他向文侯汇报工作时,文侯竟不肯听他的话,还收回了官印。西门豹当然明白问题之所在,于是他再请官印,甘愿受罚。他回邺县后,贪污受贿,横征暴敛,把搜刮的财富留一部分自己享用,其余用来贿赂权贵。文侯的左右都在文侯面前说西门豹的好话。西门豹不理政事,却说他做出杰出的贡献。年终,当西门豹向文侯汇报工作时,文侯亲自来迎接,还主动行礼。西门豹说:“去年我一心为主公治理邺县,主公收缴了我的官印,今年我为主公的左右治理邺县,主公却主动向我行礼,我真的不知怎样治理邺县了。”

 

这则故事真直得我们深思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