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剪头巾谎言,拯救加拿大价值

0
1077

Xiaoming Guo 郭晓明

2017年1月12日,多伦多士嘉堡-爱静阁一位11岁女孩谎称上学路上有个亚裔男孩两次剪她的头巾。女孩上午9点15分告诉学校,10点CBC就登出了报道文章。学校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传播女孩剪头巾的故事。仅仅几个小时,全加拿大媒体震动。总理以及各个政党党魁纷纷推特谴责歧视穆斯林行为。警察局立案仇恨罪调查亚裔男孩。1月15日,警察局公布结论,所谓剪头巾事件纯属子虚乌有。主流媒体还继续为撒谎女孩辩解,说加拿大歧视穆斯林是现实,说媒体欠撒谎女孩一个道歉。政客们说幸好剪头巾事件没有发生。虽然主流媒体没有提华人,但是,士嘉堡爱静阁地区是华人聚居区,已经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指责“神秘华人剪头巾”。华人俨然躺枪成为加拿大歧视穆斯林的替罪羊。既然警察已经调查出来剪头巾是一个谎言,一个污蔑把爱静阁地区为种族歧视地区的谎言,为什么媒体和政客们不给亚裔一个道歉? 主流媒体和政要们12日慷慨陈词的表态和15日置若罔闻不了了之形成天渊之别。

这事情对华人显然不公平。既然主流媒体和政客们都第一时间就剪头巾表达的反对歧视少数族裔的政治态度,何以对谎言造成的伤害华人的事实却不闻不问?对此,加拿大华人表示了极大的愤慨。1月底以来,多伦多、温哥华、蒙特利尔、卡尔加里、里贾纳和伦敦等加拿大各大城市,都爆发了华人争取政治平权的游行,要特鲁多总理向全体加拿大人道歉。2月18日华人还将到渥太华继续抗议。

长期以来,华人是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可以肆无忌惮歧视的族裔。他们以白左的“政治正确”,无端歧视华人。1月5日加拿大环球邮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指责自由党政治献金者是金融诈骗犯,文章点名这个诈骗犯是华裔,这是种族歧视的评论。2017年阿尔伯特省发生跨国金融诈骗事件,没有报道指出诈骗犯是什么族裔。历次恐怖袭击事件,新闻报道都避免提及伊斯兰教,说是防止对穆斯林的歧视。何以评论自由党政治献金事件,要专门点名华裔呢?这就是主流媒体和政客的习惯,凡是对穆斯林、犹太人和黑人的负面报道都顾忌仇恨言论,唯有对华裔负面报道从来不算是仇恨言论。这次剪头巾谎言,就引发了社交媒体仇恨华裔的言论。警察调查出谎言之前,政客们信誓旦旦反对仇恨反对歧视;警察证实剪头巾是谎言以后,却没有政客和媒体出来为受害者华裔说话。这对华人不公平。政客们对穆斯林、犹太人、同性恋和黑人百般禁忌,对歧视华人的事件却屡屡视而不见。

小女孩如果在学校被男孩剪头巾,那是学校霸凌事件。学校有比剪头巾严重得多的霸凌事件,很多霸凌事件甚至是常年现象,甚至有霸凌事件导致学生自杀。只因为当事一方是穆斯林女孩,霸凌事件就变成了仇恨罪行。这是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谬误。这个剪头巾是子虚乌有的谎言,更显得加拿大“政治正确”的荒唐。我们不能指望加拿大“政治正确”能够保护华人。加拿大“政治正确”不允许仇恨穆斯林、不允许仇恨犹太人、不允许仇恨同性恋、不允许仇恨黑人。但是,仇恨华人的言论却每每逃脱“政治正确”限制,而且相反,仇恨华人往往是“政治正确”的。

2017年多伦多万锦市一家游戏公司制作了“肮脏的中餐馆”的辱华游戏,这比剪头巾严重多了,加拿大主流媒体和政客们反应非常迟钝。最先反对辱华游戏的是美国议员,美国议员反对了,华人社会反对了,加拿大政客和媒体才姗姗来迟不情愿的反对。这和剪头巾女孩报道的激烈恰成对照。CBC报道“肮脏中餐馆”游戏取消发行的标题,不说华人谴责游戏种族歧视,而说华人抨击游戏种族歧视,好像游戏本身不是种族歧视,只是架不住华人抗议才被迫取消。媒体报道从来不承认有歧视华人的现象。这次剪头巾谎言,明明华人是仇恨谎言受害者,媒体却在谎言被揭穿以后还坚持穆斯林是仇恨受害者,继续无视华人的受到的伤害。

士嘉堡爱静阁是华人聚集区。论选票,华人选票票数多。何以所有政客都站在谎言一边,对华人受到的伤害至今不道歉? 媒体和政客就不能像站在“受害女孩”一边那样,站在华人受害者一边吗?为什么政客不忌讳得罪华人?为什么政客们不怕丢了华裔选票? 这是华人长期忌讳参政投票率低的结果。

这次加拿大各个城市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是华人自身政治力量的崛起,不依赖任何一个政党,不依附任何一个政治势力。这是华人的政治觉醒。

加拿大白左政治正确已经到了不论是非曲直的程度,“政治正确”成为了一种语言暴力。任何讨论有关穆斯林的理性思维都被压制,都被视为仇恨罪。这在剪头巾谎言事件中表现得尤为突出。只要当事方有一个穆斯林,当事另一方面就是仇恨罪。剪头巾能不能是学校霸凌事件?为什么一定要上纲上线为仇恨行为? 为什么其它严重得多的学校霸凌事件就不是仇恨罪?

滑铁卢鹅脖村路改建事件也是这样。不是就事论事,而是因为改建申请方是穆斯林,媒体不论改建是否合理,一概指责反对方是反穆斯林,甚至有意歪曲事实把事件描写成一个反对穆斯林的事件。媒体以反对仇恨和反对歧视的“政治正确”之名,行仇恨和歧视华裔之实。这种因人而异的是非观,严重违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价值。这和剪头巾谎言是一样的,只要当事一方是穆斯林,穆斯林就“绝对正确”。这是新时代的专制。这和我们向往的理性公民社会完全背道而驰。思想自由的基础在于实事求是。不顾是非曲直、以是否是穆斯林来判断是非,是倒退回中世纪宗教审判的专制社会。

加拿大是我们建设的家园。华裔修通了太平洋铁路,华人为加拿大建国做出关键性贡献。华裔军人二战后争取了有色人种的选举权,为建设加拿大公民社会做出了重大贡献。这次华人游行捍卫平等政治权利,体现了华人的觉悟,体现了华人的担当。加拿大社会的健康繁荣,需要实事求是的政治态度。我们维护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我们反对仇恨和歧视,我们的诉求基于理性和实事求是,而是不是不顾事实没有原则的“政治正确”。我们点破了“政治正确”这个皇帝没有穿新衣服,这是华人对加拿大的重大贡献。

头巾谎言的要害是政界和媒体的过度反应,是政界和媒体界努力要塑造一个加拿大仇恨无辜和平的穆斯林的假象。这个事件反映的是整个加拿大社会的非理性。我们要加拿大回归理性,我们要建设一个思想开放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