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还需反歧视

新冠疫情中歧视华人的气氛日增,完全是特朗普一开始就把新冠疫情政治化的结果。加拿大媒体配合特朗普对华的国际舆论战,是导致加拿大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暴力激增的根源。国际反华舆论每每以民主人权说事。然而,把民主和人权话语作为国际地缘政治工具是对民主和人权价值最大的亵渎。要反对种族歧视,必须张扬国际正义与公理。要捍卫民主自由,就必须还中国一个真相,不能任抹黑中国的舆论操作继续下去。民主和人权不能建立在谎言和仇恨之上。没有真相,就没有民主,就没有人权,就会助长种族歧视,就会引发人道主义危机。

0
74

Xiaoming Guo 郭晓明

病毒无影,传染无症,毒隐而害大

正义不张,公理不明,言伪致暴行

2020年1月23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前一天,武汉封城了。1月27日,年初三,是国际大屠杀纪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75年前的1月27日,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维辛集中营,2005年联合国把1月27日定为国际大屠杀纪念日。2020年1月27日,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发表了纪念大屠杀的声明,说加拿大坚定地反对一切形式的仇恨与歧视。同一天,安大略省长福特也发表了纪念大屠杀的声明,说将继续保护每一个人言论、崇拜、生活的权利不受暴力威胁。

新冠疫情在加拿大爆发后,特鲁多每天中午电视讲话简报疫情。2020年4月21日,他在疫情简报讲话中又纪念犹太人的大屠杀纪念日。22日晚上,他到多伦多犹太教堂里再次发表纪念大屠杀讲话。他说,很遗憾,歧视犹太人的事件依然发生。为什么全世界年年纪念大屠杀,却无法消除仇恨和歧视呢?原因就是希特勒屠杀犹太人这段历史的真相已经被人刻意遗忘。如今说奥斯维辛集中营杀害犹太人,避而不谈奥斯维辛集中营还杀害苏联红军俘虏。而随着特朗普甩锅中国的舆论导向,已经导致全球华人受到严重的种族歧视的威胁,全球各地真对华人的暴力事件徒增,值此艰难时刻,人们有必要重温希特勒屠杀犹太人的历史。

二战中发生了两个大屠杀事件,一个是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一个是日本侵略军屠杀中国人,这两个都是种族屠杀。其规模之大,完全超出了社会层面的种族歧视。歧视,就是无视正义与公理。无底线煽动社会中的种族歧视是一种政治操作,是国内和国际政治的手段,是造成大规模屠杀的根本原因。特朗普把新冠疫情政治化,把仇恨中国作为他国内和国际政治的政策,西方极右势力追随特朗普的反华政治,导致全球歧视华人的暴力事件激增。

1929年全球经济大萧条,唯有苏俄经济一枝独秀。因此有了西方反俄的国际政治需要。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中国建造了一个高铁网,而新冠更是引发西方社会的经济和政治危机,因此有了美国反华的政治需要。就是这些国际政治需要煽动种族歧视,丧失了国际正义是种族歧视的根源。如今西方年年纪念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没有真正铭记历史和伸张国际正义,而有很大成分是服务于美元石油国际政治,以放纵以色列迫害巴勒斯坦人。今天以色列把巴勒斯坦人隔离在加沙地带和西岸,与二战中希特勒把犹太人隔离在华沙贫民窟如出一辙。如此年年纪念二战大屠杀,当然无以消除种族歧视。不仅无以消除种族歧视,反而加重了种族歧视。

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革命,建立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这就是一战后国际和平秩序的格局,国际政治格局中有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二战以后中国发生了解放战争,建立了新中国,在国际政治格局中,多了一个独立于东西两大阵营的中国。这就是二战后的国际和平秩序,国际政治格局中出现了一个新中国。1929年大萧条,就是国际秩序重组的时刻,就有了破坏国际和平秩序的西方政治操作。新冠疫情将导致国际秩序重组,因此有了破坏二战后国际和平秩序的西方政治操作。这些国际政治操作在二战前夕就是反俄,在新冠疫情中就是反华。

俄国十月革命建立了苏维埃政权以后,西方就怂恿日本出兵远东以牵制苏俄。大萧条之时,1931年日本占领东北三省,就是西方放纵的结果,以日本在东方牵制苏俄是西方欧洲政治的一部分。日本侵华的战争动员,就是日本的种族主义教育的结果,导致1937年南京大屠杀。一战德国是战败国,凡尔赛合约限制德国的军队和军事装备。然而,希特勒以反犹太人为政治叫嚣,说布尔什维克革命是犹太人革命,说共产主义是犹太人的阴谋,因此有了张伯伦对希特勒的绥靖政策,不顾凡尔赛合约的规定,任其扩张军备。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种族歧视,一开始隐含着反共反俄。希特勒实现独裁,就是制造国会纵火案,就是以反共为借口独揽了大权。希特勒反共和歧视犹太人是不可分割的两面。希特勒制造舆论指责犹太人是布尔什维克,是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根源。在大萧条年代,希特勒把经济萧条诿过于犹太人。今天特朗普把西方经济停滞诿过于中国所谓盗窃知识产权,诿过于所谓中国抢走了美国就业,把新冠疫情加罪于中国,这和希特勒把大萧条加罪于犹太人完全是一个套路。国际政治中捏造谎言,无视正义和公理,诋毁中国,是造成西方社会对华人歧视的根源。

2020年全球新冠疫情导致华尔街股市多次熔断,堪比1929年大萧条。而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西方就从来没有走出经济停滞的阴影。1929年大萧条期间,欧洲极右势力盛行,导致法西斯当政,导致希特勒上台。法西斯作为极右势力是种族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特朗普上台和希特勒上台走的是一条路,希特勒上台,把德国经济萧条的各种困难归罪于犹太人。特朗普上台把美国经济困境归罪于中国。希特勒和特朗普都是被西方民主政治选上台的。他们的选举策略,就是设定一个替罪羊。这就是法西斯主义道路,一种极端的民族主义,侵略性的民族主义,帝国主义的民族主义,妄图以对外发动战争来解决国内经济问题的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有两种:为了保卫国家主权不受外国势力侵害的民族主义就是爱国主义;为了转嫁国内危机侵略它国的民族主义就是法西斯主义。如今西方不讲公理不讲正义,捏造谣言妖魔化中国,反而倒打一耙说中国人搞民族主义,好像中国民族主义很邪恶一样,其实,中国的民族主义就是爱国主义。中国人纪念南京大屠杀,也被西方说成是煽动民族主义。纪念南京大屠杀是反侵略的民族主义,是正义的民族主义,是爱国主义。特朗普搞美国优先,对外搞军事投射,搞炮舰外交,这样的美国第一政策才是邪恶的民族主义,是侵略性的民族主义,是法西斯主义。

2020年4月30日,加拿大《环球新闻》电视发视频,指责中国要全球华侨采购抗疫物质,同时隐瞒疫情危险性。这是西方制造全球疫情对华追责闹剧的一部分,这个主流媒体的文章,显然会导致全加拿大对华人的歧视。加拿大《环球新闻》同时发文指责中国统战部在加拿大运作采购抗疫物质。如此操纵舆情不仅破坏了加中抗疫合作、毒化加中关系,而且助长了加拿大对亚裔的歧视。

5月4日,《多伦多太阳报》发表评论员文章,把加拿大经济困境和新冠疫情损失归罪于中国,附和特朗普对华强硬政策。《多伦多太阳报》隶属邮报媒体集团(Postmedia Network Canada Corporation)。邮报媒体集团旗下包括《国家邮报》(National Post),《蒙特利尔报纸》(Montreal Gazette),《渥太华公民》(Ottawa Citizen)等加拿大25家大报社、加拿大35家社区报纸、加拿大11家杂志社、9个互联网网报,是加拿大主流媒体一大支柱。美国Chatham Asset Management拥有邮报媒体集团66%的股份。邮报媒体集团的其它股东还包括美国GoldenTree Asset Management。美国资本是加拿大邮报媒体集团股东,加拿大邮报媒体集团就是美国之音的加拿大分部。

新冠疫情中歧视华人的气氛日增,完全是特朗普一开始就把新冠疫情政治化的结果。加拿大媒体配合特朗普对华的国际舆论战,是导致加拿大针对亚裔的种族仇恨暴力激增的根源。国际反华舆论每每以民主人权说事。然而,把民主和人权话语作为国际地缘政治工具是对民主和人权价值最大的亵渎。要反对种族歧视,必须张扬国际正义与公理。要捍卫民主自由,就必须还中国一个真相,不能任抹黑中国的舆论操作继续下去。民主和人权不能建立在谎言和仇恨之上。没有真相,就没有民主,就没有人权,就会助长种族歧视,就会引发人道主义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