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何以成为“主义”?

0
681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恐怖主义”成为国际社会高频率词汇。产生“恐怖主义”一词的历史实际上并不长。2001年美国911事件之后,小布什创造了这个词汇,并因此而以反恐战争的名义,占领了阿富汗和伊拉克。

怎么是“主义”,能够称得上“主义”的,往往有自己独特的哲学和一整套理论,并形成一个意识形态,这个意识形态进而引发相应的社会运动,推动人类社会的变革。以毛泽东的理论和革命实践,尚且不敢称为“主义”,而只说是“思想”。

那么,什么是恐怖主义的哲学和理论呢?国际舆论政治上正确的说法认为,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恐怖主义是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有一个恐怖主义学说?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宣示他们的恐怖主义目标?可曾听说过伊斯兰国说他们要建立一个恐怖主义的人类社会?我们听说过资本主义,听说过福山的资本主义的人类的终极社会的论断。我们听说过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听说过马克思说人类社会最终要变为共产主义。我们也听说过无政府主义和自由主义,每一种主义都有他们的政治治理方案,每一种主义都有其期待的理想的政府形态。如果“恐怖主义”可以成为“主义”的话,那么,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方案一定是基于“恐怖”。

事实上,伊斯兰国的诉求就是哈里发,就是人类社会最终变为一个哈里发,就是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制度,这个制度只有唯一一个即是宗教领袖又是行政首脑的哈里发,他统治世界。这个哈里发制度的理论根据就是沙利亚法,就是可兰经。可兰经的哲学,就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它主宰了整个宇宙。这就是他们的哲学,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观。如果我们把国际恐怖运动称之为“主义”的话,而且,我们把这种恐怖主义称之为极端原教旨穆斯林,我们就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主义”基于的哲学就是:宇宙万物的规律都是唯一的造物主的意志;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可兰经教义,无论这个教义极端与否。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恐怖主义不是伊斯兰教的专利,而是一神教的通病。面对911袭击,美国做了什么反应?美国的反应是国家恐怖主义。小布什在911后立即启动战争,小布什的战争目标定位不是占领阿富汗,不是占领伊拉克,而是定位为反恐战争。小布什对国际社会说,你要么站在我们一边,要么站在他们一边,没有中立地位可以选择。小布什所作所为,欧美反恐战争所作所为,就是以暴易暴,以国家恐怖主义对付非政府行为恐怖主义。基地组织就是恐怖主义NGO。塔利班就是恐怖主义极端原教旨运动。

伊斯兰教起源于公元七世纪,是犹太教土壤在基督教东征影响下,产生的又一个一神教。伊斯兰教诞生伊始,就认同了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亚伯拉罕后裔的学说,伊斯兰教诞生的哲学和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哲学并无二致,都是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主宰世界的哲学。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和基督教的最大的分歧不是否定犹太教和基督教的上帝,而是上帝和人类有了新的契约,上帝派了默罕默德做为最后的使者,以前犹太教摩西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以前基督教的耶稣和上帝的契约作废了,默罕默德和上帝的契约是最后的也是唯一有效的契约。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义基本一样,不同的是一默罕默德替换了耶稣。基督教教义就是信耶稣得救,伊斯兰教教义就是信默罕默德升天堂。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哲学就是宇宙只有一个唯一的造物主,造物主的意志就是宇宙万事万物的本质。如果全球恐怖运动有一个“主义”的话,这个主义的理论就是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

亚伯拉罕一神教教义就是摩西五经,就是《圣经旧约》。如果你读一读《圣经旧约》,你就不难发现,这个唯一的上帝统治世界的逻辑,就建立在恐怖之上。《圣经旧约》反反复复强调要畏惧上帝,因为要畏惧上帝,所以服从上帝,所以按照上帝的规则行事。这就是恐怖主义治理社会的政治模式。《圣经旧约》里例举了很多上帝发怒的恐怖行动。如上帝在埃及降灾,一而再再而三的降灾,直到埃及人对上帝产生畏惧,被统治者畏惧统治者,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治理理念。众所周知的诺亚方舟故事,就是上帝发大水,男女老幼无一幸免,唯一例外的就是诺亚,他畏惧上帝,绝对服从上帝。摩西从西奈山上拿下上帝给的摩西十诫,然后取缔偶像崇拜,对偶像崇拜者格杀勿论,西奈山下格杀勿论就是恐怖主义的治理方法。亚伯拉罕之所以得到上帝的宠爱,原因是亚伯拉罕对上帝绝对服从,上帝要他杀死他晚年得到的唯一儿子做为祭祀上帝的牺牲,亚伯拉罕毫不犹豫,这就是绝对服从,排除任何情理的绝对服从。这种排除人间情理的绝对服从必然只能出于畏惧,出于畏惧垄断恐怖手段的统治者。所以,欧美的反恐,实际上是反对任何打破他们垄断恐怖手段的势力。

不要以为一神教恐怖主义只出现在《圣经》故事里边。西方现代社会源于欧洲文艺复兴。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作者马基雅维利所著的《君主论》至今是西方政治学经典著作,是西方政治学学生必读文献。《君主论》认为,君主不能指望被统治者喜欢和热爱君主而治理好国家,君主治理好国家的底线在于被统治者必须畏惧君主。这就是恐怖主义的政治理论。这个理论至今在国际政治中被西方列强所践行。比如说,美国口口声声要南海的和平自由航行,而美国实际所作所为是要南海诸国畏惧美国。美国军舰闯中国岛屿12海浬,潜台词是你必须畏惧我。这就是恐怖主义全球治理的逻辑。尽管南海诸国破坏国际准则的不是中国而是越南和菲律宾,但是美国只反对中国而不反对越菲,原因就在于中国居然不畏惧美国了,美国恐慌自己失去了治理全球和平的能力,美国这种国际政治行为就是基于基督教文明的政治理论,就是基于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是人类公敌。我们要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既要反对NGO似的非政府行为和非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也要反对政府行为的和国家行为的恐怖主义。如果我们要反对一个主义,就要反对这个主义的哲学基础和理论基础。如果我们要反对国际恐怖主义,我们就应该反对一神教,反对一神教的唯一造物主哲学及其衍生的一神教恐怖主义教义。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