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小而顽强的生命

0
420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这是冷冷清清的一刻。阴天,风微弱得几乎不可察觉。屋内静悄悄的,我一个人呆呆地盯着窗外。时间好像停滞了一般,窗外远处的树和灰暗的天空,构成一幅忧郁的静态写生。
忽然,我感觉到了时间的蠕动,一种奇怪的感觉。窗外有几个小白点,缓缓上下飘荡。“下雪了”?这是第一感觉。“不对呀”,这是第二感觉。都入夏了,天再阴冷,也在零上十几度,不可能下雪呀?“啊!那是蒲公英”,这第三感觉踏实了。蒲公英的种子,带着一个白色的降落伞,被风吹得有如细碎的雪花,给这黯淡的世界带来了微微的生机。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里的“草”字,中文里是中性的词。你喜欢的草和不喜欢的草都叫“草”。英文有“ grass ” ,是草的褒义词,“ grass ”可以喂牛羊,可以装点窗前屋后,是可爱的草。英文还有“ weed ”,是草的贬义词,电视广告里常常看到“ weeds killer ”的广告,把 weed 卡通的面目可憎, weed 是可恶的草。大凡要天天浇水照料才能不死的都叫 grass ,而那些想杀都杀不死的就叫 weed 。蒲公英属于 weeds ,它为人类经济创造了许多 Landscaping 的就业机会。蒲公英不单养了许多 landscaping 的工人,还养了许多研究 weeds - killer 的博士们。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一岁一枯荣,说的是这草每年荣华一番。但是,蒲公英每年可以荣华两三次,也就是说,一年能开两三次花。开春雪化了,不到两周,茵茵绿草上就遍布黄花,那就是蒲公英。这一片黄色在蔚蓝的天空下宣布春天的到来。又过两周,黄花变成白绒球,霎时间给大地换上了入夏的时装。风咋起,吹得满天白絮,这就是蒲公英,这就是我窗外雪花般的蒲公英。很快, landscaping 工人把草地休整一新,蒲公英被砍得无影无踪。过两周,第二造蒲公英又含苞待放了。如此下来,一年蒲公英能开两三次。
秋天,这弱小的种子,举着小小的降落伞,被风吹到天上,无依无靠,四处漂荡。这脆弱的种子,只需指甲一捏就被摧毁。这些弱小的种子能熬过寒冷的冬天明年发芽吗?
我年年春天都要到宽阔的草地上,看黄花遍地的蒲公英。今年对蒲公英又有了新的认识。就在开春两、三周左右的时候,我路过一段新铺的柏油人行道,看到路面鼓出碗大的一个包。我正纳闷为什么崭新的路面会鼓起一个包来,结果又看见两个。一路走下来,看见路面上这种鼓包一个接着一个。有些包裂开了,中间钻出嫩绿的一棵草。还有一个完全爆裂的包,中间那棵草还开了一朵鲜艳的黄花。那就是蒲公英。这些蒲公英怎么知道这厚厚漆黑的沥青外边有阳光呢?怎么有这样的力量,用娇嫩的绿芽把这厚厚的沥青顶开呢?蒲公英不愧 weeds 中之王,竟然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今年,我对蒲公英刮目相看。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