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宣布“传位”最新大动作,分享财富秘密

0
262

叶伟陶供稿

 

1月10日,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几乎可以肯定加密数字货币最终将以悲剧告终。但是悲剧什么时候发生,我并不清楚,我清楚的是,如果可以给所有加密数字货币都买一份五年期的看跌期权,我会很高兴这么做。

对于股市前景,巴菲特称相对于利率水平,估值水平并未明显高估,自己一直在买入。对特朗普税改,巴菲特持肯定态度,称这使公司更具价值,因为利润会有所增加。

 

同时,巴菲特透露,将任命Greg Abel和Ajit Jain为伯克希尔新晋副主席,并将董事会人数由12人增加至14人,并明确表示,任命两位副主席是其确定“传位”人选的最新一步。

另外,2018年1月4日,巴菲特还在《时代周刊》(TIME)刊发了一篇文章,分享美国财富的秘密。其中,对于美国对于经济增速放缓的财富焦虑做纾解,用了一个指标,不能只看GDP(国内生产总值),要看人均GDP增速。

老爷子为了让大家真的放心,从人口增速到经济增速,算了一笔账,再说了说美国财富在市场化过程中的增长历史。

但他同时提醒,财富分化在加快,更多分享到财富增长的人,要学会财富分享,这才能改善市场化的负面作用。以下是“聪明投资者”翻译的原文。


Warren Buffett Shares the Secrets to Wealth in America

巴菲特分享美国财富的秘密

我有几个好消息。首先,大多数美国孩子将比他们的父母生活得好的多。其次,美国人生活水平将持续数代地大幅提高。

几年前,大家我一样乐观。但如今,民意调查发现,大多数美国人对孩子的未来感到悲观。政治家、商界领袖和媒体不断跟我们说,经济增长正在放慢,他们的依据是,近几年GDP(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只有2%左右。

在为这个数据悲伤之前,我们先做一个简单计算,了解一下人均GDP的重要性。例如,假设美国人口每年增长3%,而GDP增长2%,那么,我们的孩子未来的确是暗淡无光。

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可以确定,出生人数减去死亡人数,美国人口每年增加不超过0.5%。移民人数难以预测,但我相信,合理估计是每年100万,这将带来每年0.3%的人口增长。

总的来说,可以预期美国人口每年增长约0.8%。在这一假设下,实际GDP增长2%,即剔除通货膨胀后的增长率,人均GDP每年将增长1.2%。

毫无疑问,这一增速听起来微不足道。但随着时间推移,它将创造奇迹。在25年,即一代人的时间里,每年1.2%的增长率,将使我们当前5.9万美元的人均GDP增长到7.9万美元。这2万美元的增长,将为我们的孩子带来更好的生活。

应该说,在美国,这样的收益率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尽管它最终将带来非常可观的财富积累。只要看看在我有生之年都发生了什么。

我出生于1930年,当时美国财富的象征是约翰·D·洛克菲勒(John D. Rockefeller Sr.)。今天,我的那些中上阶层的邻居们,享受着洛克菲勒及其家人无法享受的旅游、娱乐、医疗和教育服务。即使约翰·D耗尽他所有的财富,也无法享受到我们现在认为理所当然的欢愉和便捷。

用两个词可以解释这一奇迹:创新和生产力。相反,如果今天的美国人,如同他们在1776年所做的那样,以同样方式来做相同事情,我们将会活得和我们的祖先一样。

还原那些早期的生活,仅仅为了提供日常所需的食物和棉花,就需要80%左右的工人在农场劳作。为什么现在只有2%的工人做这项工作呢?这要归功于那些发明了拖拉机、播种机、轧花机、联合收割机、肥料、灌溉系统以及其他一系列提高生产力工具的人。

当然,对所有这些好消息来说,有一个重要的开端:在美国成立至今的241年中,我所描述的进步,已经破坏并取代了我国几乎所有的劳动力。如果这一层面的剧变被预见到——显然并没有——工人的强烈反对肯定会让这些创新难逃失败的命运。有人会问,这些失业的农民能找到工作吗?

今天我们知道,农业生产力的巨大进步是一件好事。它释放了全国近80%的劳动力,并将他们投入到那些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新行业中。

你可以将这些发展描述为提高或破坏了生产力。无论用哪个标签,它们都解释了为什么我们现在拥有惊人的59,000美元的人均GDP。

这场经济奇迹还处于早期阶段。未来,美国人将从更多、更好的“东西”中获益。我们面临的挑战将是,如何让这种慷慨的赠予,给那些遭受破坏者及创造者带来更好的生活。在这个问题上,许多人的担心是有理由的。

让我们再想想1930年的情形。想象一下,当时有人预言,在我有生之年,人均GDP将增长6倍。我的父母会毫不犹豫的认为,这样的收获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他们能想象到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们就会同时预测到某种接近于普遍繁荣的东西。

相反,随后几十年有另一个发现,《福布斯400》(Forbes400)描绘了一幅截然不同的画面。从Forbes4001982年首次统计至今,顶层400人的财富增长了29倍,从930亿美元增长到2.7万亿美元,而千百万勤劳的公民仍然停留在经济的脚踏车上。在这期间,财富的海啸并没有蔓延下来,而是在向上涌动。

1776年,美国同时拥有市场经济、法治和机会均等,这释放了人的潜力。这是一个天才的制度,仅仅241年的时间,把原来的村庄和草原变成了96万亿美元的财富。

然而,市场体系也让许多人无望地落后,尤其是在这个市场变得越来越专业化的时候。这些破坏性的副作用是可以改善的:一个富裕的家庭照顾所有的孩子,而不仅仅是那些有市场价值的人才。

在未来的增长中,我毫不怀疑,美国不仅能给许多人带来财富,也能让所有人过上体面的生活。我们不能只满足于此。

延伸阅读:

从牛顿、达尔文到巴菲特——投资的格栅理论

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认为,将不同学科的思考模式联系起来建立起融会贯通的格栅,是取得最佳投资回报最有效的方法。“真正和永远的成功属于那些先是努力建立思维模式格栅,而后学着以善于联系、多学科并用的方式思考的人们。”

 

一、平衡理论的应用

牛顿之后许多学科的学者都对那些显示平衡理论(无论是静态和动态的平衡)的系统非常关注,他们相信平衡是自然界的最终归宿。如果作用力发生任何偏移,假定这个偏移是微小的,暂时的,系统总会回复大平衡状态。

 

平衡的理论成为经典经济学的主心骨,也是现代经济学的基础。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保罗·萨缪尔森(Paul A. Samuelson)所写的《经济学原理》中,平衡都是其中不变的主题。他们力图用平衡来解释经济学的问题。尤金·法马(Eugene F. Fama)在其博士论文《股票价格的变化》中将萨缪尔森的理论引上新的台阶。“股市的高效运转使你不可能预测股票的价格。”

 

经典平衡理论说股市是理性的、机械式的和高效的。但也有看法认为股市不是理性的,1987年的股市大崩盘就是股市非理性的一个有力支持。

总的来说,供需之间的平衡,价格和价值之间的平衡会一直存在于股市的日常运转中,但它们不能给我们完整的答案。

 

二、进化论的观点

 “《物种起源》永远改变了人类看待自己、看待所有生命的观点。”

——达尔文

 

经济学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它天生就是一个很复杂的学科,所以更类似于生物学而不是物理学。

 

圣达佛的科学家总结了经济的四大特性:

 

1.松散的相互作用:     

 

经济现象是许多独立个体同时作用的结果。任何一个个体的行动都取决于某一些个体和他们共同创立的系统的预期行为。

 

2.不存在称霸世界之王: 

 

尽管有法律和制度,但不存在一个能够控制全球经济的实体。相反经济是受系统中个体之间的竞争和合作来控制的。

 

3.不断的适应过程:

 

在不断积累经验的基础上,个体的举动、作用和策略以及他们的产品和服务都在不断地更新。换句话说是系统在不断地适应。它创造了新产品、新市场、新制度和新举动。这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系统。

4.动态不平衡:

 

由于经济的不断变化,其运行状态远非处于平衡状态。

 

复杂适应系统的基本元素是反馈。也就是系统中的个体首先形成自己的期望或模型,然后根据这些模型计算出的预测来行动。运行了一段时间后,这些模型会改变,其持续时间的长短取决于它预测环境的精确程度。

 

股票市场的主要交易策略在不断地演进变化着,没有一个策略是在一直适用的。因为不同的策略适用不同的环境,当环境变化了之后,策略也就应该做相应的调整。在股票历史上,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控制市场的主要交易策略:

 

1. 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主要策略是折扣到本的策略。这是由Benjamin Graham和David Dodd 1934年在他们合写的《证券分析》SecurityAnalysis中首先提出来的。

 

2. 20世纪50年代,领导金融业的第二个策略是股利模型。投资者越来越被高额股利的股票所吸引。

3. 到20世纪60年代,出现了第三大策略,投资者将手头高股利的股票换取那些收益预计会不断增长的公司的股票。

4. 20世纪80年代第四个策略,投资人更注重公司的现金流量情况而不是利润如何。

 

5. 当前的第五个策略,投资资本的现金回报。

 

股市上资金变化和当时策略的接受程度有关。一个成功的策略会吸引较多的资金而成为主导策略。当一个新策略出现时,资金就被重新分配。基本策略决定了其行为模式。股民们一哄而上,希望用这些模式盈利,结果出现了最终的副作用。使用同一策略的人越多,获利程度降低得越快。当大家都明白这个事实时,原来的策略就被扫地出门。然后新的个体又带来新的思想,这些思想又形成一个任何人都可能获利的策略,资金又产生了变动。接着新的策略也寿终正寝,再开始新一轮的演变。

 

三、社会学:蚂蚁、塌落和复杂系统

社会学是研究人们在社会上如何行动的学科,其最终目标是了解人们的群体行为。社会学一直沿着两条不同的路线发展。一条是寻找一个包罗万象的理论,它是由19世纪中叶法国哲学家奥古斯特·孔德(Auguste Comte)发起的,看来是失败了。另一条是走向专业化。社会学还没得到被正式接受,新的学科却起来了: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

 

所有的社会科学领域: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和他们的一些分支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思考一个大问题的不同途径:人类是如何形成群体或社会的?这些 群体是如何表现的?

 

虽然让社会科学成为一个大一统理论的想法在19世纪末就被枪毙了,但在21世纪初的时候,人们越来越希望构想一个新的统一理论。科学家们开始研究系统的整体行为:不仅是个体和群体的行为,还有他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及这个影响转过来有影响下面的行为的问题。正是有了这个相互影响的过程我们的社会体系才能不断地进行社会化,其结果不仅改变了个体的行为也常常导致集体行为的意外改变。

关于自我组织

 

研究复杂适应系统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其形成过程是怎样的。人们是怎样聚集在一起组成这些负责的系统,又如何按照某种规律自我组织的呢?自我组织理论认为,自我组织系统有三大明显特征。(1)复杂的全球性行为是由简单的当地处理者组成的。(2)各种各样个人意见的贡献构成了解决方法。(3)系统强大的功能远比任何一个独立的处理者要大得多。

 

那些想满足自己物质需要的人和其他人一起买卖股票,就创立了一个叫做股市的层创进化机构。个体和系统根据自我组织规则相互适应从而形成了一个行为整体,具有整体超过部分之和的层创进化特性。

 

“股市由各式各样的人组成比光是些聪明人反而更健全。”——诺曼·L·约翰逊(Norman L Johnson)

多样性是自我组织系统为了产生层创进化的行为而必需的基本特性。只有个体对目前遇到的问题出的答案来自于不同的经验时,这个综合解决方案才是可行的。如果这个系统只限于那些高级人士,所得到的综合解决方案却实实在在水平降低了。为应对结构意料之外的变化,收集信息的面越广越好。只要一个足够多元化的系统,它就能够抗拒中等程度的干扰。

 

丹麦物理学家伯·巴克(Per Bak)认为,自我组织存在临界点。“那些由成千上万作用部分组成的大型复杂系统崩溃的起因,不仅可能是一个单个大灾难,也可能是由许多小事件串联起来构成的大灾难。”沙堆的坍塌就是很容易理解的一个实例。复杂适应系统通常是不稳定的,经常会到达自我组织的临界点。

 

股市中可以分为两种人:拿主义的和随大流的。大部分时间随大流者与拿主意者相互影响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平衡。但人数会不断变化,就如沙堆的坡度在不断变化一样。当沙坡变得陡到一定程度,那么它就会坍塌。虽然自我组织临界理论能够解释塌落的整体过程,但它不能解释任何一个特殊的塌落。

只有系统中的个体都往单一集体选择方向积累信息时才可能产生集体决定。为了达到这个共同决定,所有的个体并不必拥有相同的信息,但他们必须对不同机会的理解相同。这个共同理解在所有复杂系统的稳定性中起着关键的作用。系统的共识程度越低,其不稳定性越大。

 

我们应该考虑不同模型下隐藏的心理观念,而不是只看到表面上各种不同的选择。要学会辨认如果共识不起作用了,系统中信息将如何传递。而心理学将有助于理解:(1)个人如何形成自己的理念;(2)股市中的信息是如何交换的。

 

四、心理学:股市的心灵

 心理学意味着“研究心理”的学问,它的任务是研究所有大脑的活动,控制认识(思考和理解过程)的部分和控制情绪的部分。也就是它研究我们怎样学习,怎样思考,怎样交流,怎样表达情绪,怎样处理信息,怎样做决定,及怎样形成指导我们行为的中心理念。

 

股票具有投资和投机的双重特性。投机现在是股市的组织部分,将来也一直是。一个经过仔细分析后做出的投资操作应该能够保证有基本的、令人满意度回报。那些不满足这些条件的运作就是投机。

 

在一个集体里各方面都不相同的个人会在集体思想的影响下以统一的姿态出现,完全和他自己单独时的表现不一样。行为金融学试图通过个人行为的心理学解释来找出股市并不高效的原因,它主要是想理解构成人们盼望赚钱时存在的非理性因素。

 

Werner De Bondt, Richard Thaler 在”Does the stock marketoverreact”认为,投资者经常对新消息反应过度,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由于反应过度,当传来好消息时,股价就会涨得比公司实际示例要高得多;如果是坏消息股价又会跌得家门不认。

 

Hersh Schefrin, Meir Statman在”The disposition to sell winnerstoo early and ride losers too long:Theory and Evidence”认为,“投资者总是喜欢将看跌的股票囤积很长时间,可能是希望股价能回复到原来的水平;可同时又将那些看涨的股票出手很快。”

 

Daniel Kahneman and Amos Tversky(1979)在”Prospect Theory: An Analysis of Decision under Risk”中归纳出人们对损失的痛苦感觉远比赢利时的快乐感要强得多,其比值为2.5:1.

 

所有折磨投资者的心理偏向中最严重的一个可能是过度自信。过度自信主要源于对信息的错误判断,他们通常收集的信息既不完整也不完全准确,再加上分析不当,还将它放错了位置。过于自信者突出的表现是他们太重视自己发现的信息,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是正确的,并且果断地将一切可能显示他们错了信息抛到一边去。

 

如果我们想帮助投资之避免灾难的话,我们下一步要做的是研究人们是如何收集和解释信息的,怎样从这些信息中形成自己的观念的。换句话收就是我们怎样理解信息,为什么会相信的?对于这样一个大问题我们必须回顾一下心理学的两个领域:理性认识和感性认识。

 

我们理解抽象或复杂概念的能力取决于我们心中关于这个想象的模型。这些模型代表了一个真实或假设的情景。例如为了理解通货膨胀我们用一些心理模型来表示我们感受到的方式,可能是汽油价格上去了,也可能要给员工更高的工资。

 

我们总是以为每个模型都有同样的几率,就是对于给定的一组心理模型我们心里会把它们每个都看作一样重要,而不是根据每个模型潜在的作用不同而加以调整。也就是说人们不能进行贝叶斯(Bayesian)推理。另外,对某一主题,人们手头若有一组心理模型时,通常他们只注意几个有时甚至一个模型。

 

人是追求理想的动物。由于进化所迫我们需要寻求解释我们所处的世界的模式,这些模式构成我们信念体系基础,但很有可能这些模型本身就是似是而非的。经过长期进化,我们在面对不确定情况时总是感到强烈的不安和焦虑,因此我们愿意听从那些答应帮助我们解脱的人的话。甚至我们的理智告诉我们股市预测专家不可能预测出明天或下周发生的事情,但我们仍然愿意相信他们能,因为另一个选择太让人不安了。

 

Fisher Black认为股市上听到的大部分信息知识会使人更加迷茫的噪音,而不是会使人做出理智决定的纯净声音。

 

区别含有噪音的价格和真正价格的方法是了解你投资公司的经济实力。Claude E. Shannon(1948)写到 “沟通的基本问题是要么在某一点上完全复制,要么在另一点上选了相似的信息。”换句话说,沟通理论就是如何将信息从A点精确地、完整地搬到B点。信息从信息源发送到目的人的途中有几处会造成失真,最大的危险是可能存在于通道里、传送过程和接收端的噪音。

Charlie Munger做“两个方面的分析”。第一遍列出已知事实和控制所在环境的理性因素,用理性和准确信息过滤;第二遍是收集自己或他人下意识失误的所有信号,检查有无“心理误判”。

五、哲学:投资的实用主义观点

不像自然科学,哲学从来没有绝对的观点。

 

思考远远不只是接受知识的过程,思考过程本身也有好有坏之分。

 

复杂适应系统在本质上属于认识论而不是本体论。本体论研究的问题是像什么是现实的本质这类问题。

 

复杂理论的中心思想是我们对某些系统的认识有局限,甚至这个系统就是有序时也存在这个问题,这是因为我们必须在系统复杂性存在的情况下才能研究这个有序的系统。复杂适应系统并不是本身真这样复杂得无法接近,只是我们认识能力有限。

 

科学研究关键的关键就是:发现描述所观察现象的新方法。重新描述不只用于科学研究,它也是非科学工作者在解释事物时的重要工具。如果这个事物还是个迷,我们要做的是打乱我们原来的描述,重新构思一个新的。重新描述是能够打开我们追求理解现象上死结的强有力的工具。

 

我们为什么感觉到理解股市这么难,是因为我们一直将自己锁在股市应该是平衡的框框中。为了达到更高的理解境界我们要敞开心胸,接受似乎很复杂的新描述,不论它是关于金融市场的,社会体系的,政治体系的还是物质世界的。

 

任何一个寻找信念确切定义的人都应该不只注意信念本身,还要看它带来的行为。实用主义是有实际效果定义的真理(论述)和正确(行动)的两部分。

 

没有一个理论是对现实的绝对描述,但每个理论在某一方面可能是正确的。“我们在模型方面的经验教训是我们所建立的模型常有这样的趋向:这些模型总是在一段时间内起作用,然后会意外地失去功效。忽然间模型不再具有解释的价值了,但有些人仍然坚信它还能准确地描述我们的世界。”–比尔·米勒(William H. Miller)

 

如果你相信实用主义哲学,你保准会更快地丢弃整个模型,而且更重要的是你将发现这个模型只能帮你完成某些使命。但对于一个人的信念最激烈的革命是丢弃大部分他过去的立场。

 

要比别人做得更好的唯一方法,或是更重要的是比股市做得更好的唯一方法是用和别人不同的方法诠释这些数据。你必须有不同的信息来源和不一样的经验。要能够发现不要的信息源。

六、文学:学而不思则罔

如何建立思维模式的格栅? Charlie Munger说,主要原理、伟大的思想都早已变成白纸黑字摆在我们面前,只等待我们去发现占为己有。而通向这个目的地的交通工具就是书,确切地说是所有可以阅读的书,包括传统方式和现代方式:报纸、杂志、广播评论、科技期刊和分析家的报告等等。

 

如何成为一个有鉴别能力的读书人:分析你应该读什么,在更大范围内评估它的价值,而后丢弃它,或将它并入你思维模式格栅中。我们不仅要增加大量不同领域的知识,同时也提高批判性思考的能力。

 

推荐Mortimer J. Adler的How to Read a Book《如何阅读一本书》。

 

主动的读书人应该在心里牢记四个基本问题:

  1.这本书主要讲什么?

2.其细节是什么?

3.这本书全部还是部分是正确的?

4.这本书怎么样?

 

传输知识的书籍可以分为两大类:实用性和理论性。

 

一个很好的读书方法是对几本书进行比较阅读而不是只分析性阅读一本书。

在阅读时,要把事实和看法分开。

七、决策

作为投资者我们必须在充分利用现有的优势时,花点心思去开拓新的领域。

 

对于只有锤子的人而言,每个问题都象是一个钉子。如果这个人有一整套各个不同学科的方法,自然他就会选用许多工具,减少“拿锤子人”做法的不好结果。

我们无法解释问题是因为我们无法把它描述出来。

本文来源:聪明投资者、重阳投资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