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特鲁多政府司法独立谎言的破灭

惊看半世友睦,平地起风雷,谁失大伦终逆道? 宣称独立司法,瞒天留笑柄,云雨翻覆聩昏昏。--- 恒之

0
72

Xiaoming Guo 郭晓明

Related image

惊看半世友睦,平地起风雷,谁失大伦终逆道?

宣称独立司法,瞒天留笑柄,云雨翻覆聩昏昏。— 恒之

 

在舆论指责小特鲁多政治干预司法的压力下,2019年2月11日,小特鲁多内阁成员,前总检查官Jody Wilson-Raybould辞职。2月18日,总理办公室总书记Gerald Butts辞职。这个震撼政坛的大案,就是臭名昭著的SNC-Lavalin贿赂案。多年来司法部门追究SNC的刑事责任,而小特鲁多却政治干预此案司法过程,压检察院放弃对SNC的起诉。

SNC-Lavalin是加拿大老牌工程公司巨头。2012年加拿大皇家骑警就掌握了其贿赂利比亚卡扎菲的证据。SNC贿赂卡扎菲儿子1.6亿,以得到在利比亚的一个工程项目。2011年利比亚内战期间,SNC图谋协助卡扎菲潜逃的墨西哥,SNC建筑工程主管Ben Aissa被瑞士警方逮捕,SNC一个职员也因为这一阴谋在墨西哥被逮捕。SNC首席执行官Pierre Duhaime在魁北克被逮捕,被控以金融欺诈和贿赂等多项罪名成立。2011年北约对利比亚立场是一致的,今天对待联合国伊朗核协议,北约包括加拿大都是协议国,只有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

2019年2月1日,法院判处Pierre Duhaime因行贿承包蒙特利尔医院13亿元工程有罪。2月7日,媒体披露自由党曾经向总检查官Jody施压,要检察院(Public Prosecution Service of Canada)撤销对Duhaime的起诉。新民主党国会首席议员Guy Caron指出SNC在过去两年到国会游说50次,给自由党捐款逾11万元。2019年1月14日小特鲁多调整内阁,撤换Jody为退役军人部长,保守党在国会辩论中指出,这是对Jody不服从党内施压的贬职。

自2月7日SNC案在国会和媒体沸沸扬扬之后,政客和媒体就孟晚舟引渡案高喊的“司法独立”没有“政治干预”等普世口号顿时偃旗息鼓。对于孟晚舟案的所谓“司法独立”和政府无权过问的谎言再也不能自圆其说。

法律是严肃的。法院有不诉不审原则。如爱立信、三星、思科、微软都与伊朗有商业往来,都违反美国制裁伊朗的命令,但美国是起诉华为,其它视而不见。又例如家暴事件,如果家人不起诉,法院不会去立案。如果是命案,当由检察院代表公共利益起诉,法院才能立案受理。SNC政治丑闻就在于自由党政府压Jody让检察院撤销对SNC的起诉。检察院的控告启动法律程序。没有检察院控告就无法立案。SNC行贿,受害人是全体纳税公民,必须有检察院控告才能立案。检察院工作,当然是总检察官的职能责任。Jody顶住压力不撤诉,致有Duhaime2月1日被判处罪名成立。Jody被贬,愤而辞职。

加拿大引渡法规定,加拿大司法部长全权处理引渡案。注意,是内阁成员司法部长,不是法院。法院不诉不审,没有控告方,就不可能立案。立案了,撤销起诉,案件就自然撤除。美国控告华为没有提供足够证据,加拿大司法部长就不应该启动引渡司法程序。自2011年以来,加拿大皇家骑警已经对SNC做了深入侦查,掌握大量确凿证据。而美国控告华为,依据的所为国际法就很荒唐,是美国违反国际法,违反联合国决议,单边对伊朗制裁,反而控告华为违反。加拿大并没有退出联合国伊朗核决议,华为不违反加拿大任何法律。加拿大引渡孟晚舟将对国际商业法律形成重大冲击,全球经济运行的政治风险将大增,国际秩序将无法可依无法可循。

一般来说,到一国做生意,就遵守当地法律,这是国际商业惯例。这是司法管辖范围的原则,也是国家主权原则。如果到一国做生意,还要遵循与该国有引渡协议的所有国家的法律,就无法做生意了。孟晚舟不违反加拿大法律,华为没有违反加拿大法律,作为乘客过路加拿大也有牢狱之灾,这就破坏了国际秩序。试想,加拿大大麻合法化了,而大麻在大多数国家都是非法的,如果孟晚舟被引渡,加拿大人出国就会被违反他国禁大麻法而被逮捕。加拿大人在加拿大吸大麻合法,出国不吸就不应该被逮捕。华为如果只违反美国法律而不违反加拿大法律,就不应该被加拿大司法骚扰。SNC案表明,加拿大内阁有很大的自主裁量权决定是否启动、推迟、终止一个案件的司法程序,所谓政府无权干预引渡孟晚舟一案纯属子虚乌有之谈。震撼政坛的SNC腐败案,政客和媒体争论的是是否应该接受SNC推迟审判的申请,而不是政府是否可以干预这个司法程序。总理办公室拥有干预这个司法进程的权力是所有SNC争论中都默认的。争论都集中在为了国家利益和就加拿大就业是否不追究SNC的罪行。

加拿大有很强的创新能力,加拿大高科技发展前途无量。然而,如果失去中国巨大市场,高科技创新就难以商业化。波音、微软、苹果、因特尔、思科等所有全球高科技公司,都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如果美国高科技公司都进入中国市场,何以加拿大技术就成为中国市场的知识产权和国家安全的惊弓之鸟?加拿大黑莓是智能手机鼻祖,因为拒绝进入中国市场而亡,没有中国市场支持,就失去规模经济优势,研发成本就无以回报,资金链就必然断裂。没有市场实现的知识产权都是一钱不值的研发成本。以加拿大国家利益计,引渡孟晚舟对加拿大有百害而无一利。

Image result for jody wilson-raybould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