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产品市场、物流仓储和人民币流动性

中国投资者中招了吧?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美国做不出来的。人家交易平台后边紧急修改允许负价格交易,史无前例,让中国投资者措手不及。仓在别人那里,交易平台在别人那里。这就是零和博弈呀。他制定规则、修改规则、强制规则,还坐庄,你能不输吗?

0
100
Oil traders have never seen 'insane' market like this, fear more ...

Xiaoming Guo 郭晓明

2020年4月20日,石油负价格交易,真是无奇不有。中国投资者中招了吧?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美国做不出来的。人家交易平台后边紧急修改允许负价格交易,史无前例,让中国投资者措手不及。仓在别人那里,交易平台在别人那里。这就是零和博弈呀。他制定规则、修改规则、强制规则,还坐庄,你能不输吗?

亚投行要保护众股东利益,就应该采用人民币,以防止其它货币滥印钞票稀释亚投行项目回报。货币也叫通货,即流动性极好的货物,随时可以兑换其它货物。​如果亚投行用人民币,建立人民币流动性就提到议事日程。

人民币现在的国际信用,基本可以说是建立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上的: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美元与黄金挂钩。所以,经济学金融货币学中,讲到一国货币贬值升值,都是相对于与美元兑换的汇率而言。人民币国际信用,因此以中国持有的美国债券为基础。这样就是一个信用传递,中国有足够美元兑换人民币,美元可以兑换大宗产品如石油、粮食等。由于美联储连连定量宽松印钞票,致使建立在美元储备之上的人民币也通胀,在美国印钞机运转之下,世界各国都无法阻挡通货膨胀,因为现在的国际货币机制还是布雷顿森林系统遗产,美国印钞,全球通胀。

为了维护货币主权,使得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不为美国肆意印钞左右,人民币国际信用基础必须摆脱依赖美元储备的被动局面,这涉及到经济主权的问题。在现有国际货币结构基础上,中国对外贸易不顺超无以有美元储备,而且,即便美元储备已经足够了,还是不得不继续廉价出口贸易顺超,否则失业上升。可见,人民币国际信用建立在美元储备之上是授人以柄,丧失国际贸易定价权,丧失宏观经济调控主权,被压在国际南北贸易价格剪刀差的南方。

要摆脱人民币这种国际弱势地位,就要改变人民币国际信用机制,不能把人民币国际信用建立在外汇储备的基础之上,无论这个外汇储备是美元还是一篮子货币,因为这不是直接信用,而是信用传递,信用的主动权还在所储备的货币的货币主权国手上,而无论是美国还是一篮子货币的主权货币国家,基本都是巨额债务国,这种信用传递的信用基础已经成了沙滩,根本没有坚实的信用。

货币的价值在于可以购买实物。货币的信用,也在于能够购买实物。所有,人民币信用不依赖外汇储备的信用传递,人民币就必须能够购买大宗商品,使得人民币有直接的信用。

为此,中国物流业要金融化,把仓储物流业的发展与金融业的发展互动起来,建立人民币的实际购买力的流动性市场:大宗商品的现货和期货市场。

大宗商品的现货和期货交易与一般的进出口贸易不同,在于大宗商品贸易是标准合同,不像一般的外贸需要双方建立交易付款提货机制,不必为质量保障和法律保障操心。而且是高流动性,不必为寻找买主卖主耗时耗资源。

人民币的国际信用前景应该是这样,即持有人民币的账户,可以在上海和深圳现货和期货市场上随时买到大宗商品:石油、煤炭、粮食等。这是人民币信用的基础,是人民币流动性的基础。中国沿海,应该成为国际贸易物流的重要节点,每个节点上有大量的仓储,有强大的货运。比如,伊朗石油应该经由巴基斯坦油管输送到北海或湛江深水港仓库里,在上海深圳现货期货市场上交易;泰国大米、乌克兰小麦、南美橙汁、非洲猪腩等等都进入到广州、厦门、上海、天津、大连等物流节点的仓储内,在上海和深圳现货和期货市场上上市。

贸易模式也分两步走,以前是贸易公司为买家找供应商,为供应商找买家。现在贸易公司可以进货到物流节点仓库中,然后再在现货期货市场上做庄买卖。反正中国已经是大宗商品的进口国家,贸易公司在物流节点有个仓储储备,有储备和现货期货市场价格变动,就有进出口货物的定价权。就可以打破南北贸易价格剪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