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建国方略

铁路穿山连大洋,建国兴工业; 晚舟隔海陷灾狱,霸主圈资源。

0
439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铁路穿山连大洋,建国兴工业;

晚舟隔海陷灾狱,霸主圈资源。

图:多伦多铁路华工纪念塑像

加拿大曾经有过一个著名的建国方略(National Policy),由加拿大首任总理麦克唐纳作为保守党党魁于1876年在党内提出,1878年保守党竞选成功后,于1897年付诸实施。该建国方略包括对工业品进口征高关税以保护加拿大工业发展,建设跨太平洋铁路,和殖民西部省份。该建国方略经济上使得加拿大赶上了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快车,政治上统一了西部、把加拿大建设成从大洋到大洋的优越地缘国家。该建国方略其后被自由党逐渐削弱,直到二战后被抛弃,致使加拿大经济今天成为美国的附庸。

加拿大源于法国殖民地,法国探险家和商人把加拿大皮毛卖到欧洲。如今的魁北克市和蒙特利尔都是早年皮毛贸易货栈点发展起来的港口商业城市。1763年英法七年战争结束后,北美法属殖民地就归属了英国。当时欧洲列强盛行重商主义,率先工业革命的英国需要全球大市场,需要资源,殖民地就是宗主国的原料来源地和工业产品市场。加拿大经济一开始就是一个欧洲殖民者把殖民地资源输往欧洲的国家。在重商主义的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中,加拿大把皮毛、木材、矿产、魚、等输送到英国。

1846年英国废除谷物法,放弃重商主义,采取自由贸易政策,加拿大与宗主国的经济纽带忽然减弱,英国也失去了军事保护加拿大的意愿,因此有了1867年的英属北美法案(BNA),加拿大由英属殖民地变为大英帝国统治下高度自治的英联邦国家(Dominion),所以,7月1日在1982年之前一直是英联邦日(Dominion Day),1982年加拿大通过《权利与自由宪章》以后,7月1日才成为加拿大的国庆日(National Day)。加拿大建国之日,正是二次工业革命如火如荼之时。保守党的建国方略,是脱离了殖民地地位的加拿大进入工业国家的重大战略。太平洋铁路是国防调动军队的需要,以保障西部不被美国侵蚀。铁路为殖民西部,把西部作为加拿大工业的市场和原料来源地打下基础。

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信息革命。加拿大人才济济,创新活力强,先有CorelDraw,再有Nortel,最后还有RIM的黑莓手机成为智能手机开山鼻祖。然而,由于美国经济体量是加拿大的十倍,而加拿大由于地缘政治原因对中国市场画地为牢裹足不前,致使CorelDraw如今只占有一个细分市场,Nortel也彻底破产,RIM也退出了手机市场。教育和科技都不如加拿大的韩国反而有手机、汽车、电视等国际品牌。这一巨大反差的根本原因,就是加拿大与中国经济若即若离,失去了中国市场,而韩国一直占有中国市场份额。

知识经济特点之一就是知识产权,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如果不能在市场套现,则很快就会知识陈旧,变成一钱不值。知识产权不会因为使用得多了而损失价值,知识产权不是原料,不会用一些就少一些,反而是有学习曲线,用得越多,市场越多元化,创新就越快,技术进步就越快。科技研发投入巨大,如果没有大市场支撑,资金链很快就会断掉,失去中国市场的加拿大科技公司不断倒闭。黑莓手机不愿意进入中国市场,原因之一是其保密性好,是美国政府钦定的手机,这种高科技当然不能为中国政府所用,所以拒绝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城镇化建设大量地铁和高铁,本来庞巴迪有技术,被媒体忽悠得怕知识产权被盗,结果西门子和日本进入了中国技术市场,而庞巴迪飞机生产线被欧洲空客并购,铁路生产线裁员。

知识经济还有一个网络经济定律,就是网络价值与网络节点数N的平方成正比(Metcalfe’s law)。一个手机通讯网络的经济价值,与使用的人数的平方成正比。中国有14亿人口,中国网民有8亿其中98%用手机上网。8亿是什么概念?美国人口是3亿,欧洲人口是7亿,从网络经济概念来看,就明白为什么中国网购领先全球,网络大公司只是美国和中国有,如谷歌-百度,微博-推特,等。移动支付中国领先。中国网民多,小米就上去了,加拿大人口少,黑莓就下去了,原因是中国市场让网络公司价值几何级数增长,巨大收益维持科技公司巨大研发经费资金链。

第四次工业革命因此必然是中国领先,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国家,巨大的制造业和巨大的消费人口是物联网的肥沃土壤。如果加拿大拒绝华为5G,就会与此前与第三次工业革命失之交臂一样,加拿大将与第四次工业革命无缘,加拿大的创新能力只能成为外资公司的人力资源。

美国高科技公司如波音、微软、英特尔、苹果,和通用等世界顶尖科技公司都依赖中国市场。加拿大没有没有自己的国际品牌,偏偏以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为由拒绝进入中国市场,难道庞巴迪技术比波音更好?黑莓技术比苹果更好?何以美国不怕加拿大怕?结局是加拿大科技公司都落得被并购或者破产的结局。

2018年11月30日加拿大和美国、墨西哥签署了北美自贸协议2.0,这是特朗普孤立主义重返重商主义,把加拿大资源据为美国独占。在美国重商主义陷阱中,加拿大与美国再次形成了殖民地-宗主国经济结构,加拿大正在去工业化,成为资源国家,我们看到的加拿大汽车制造业,都是外资公司。就连民族品牌Tim Horton也被外资收购,原因就是Tim Horton压根就没有想过进入中国市场,外资收购以后立即进入中国市场,其品牌价值因中国市场而倍增。

可叹的是,加拿大政客还是沿承了欧洲殖民者心态,以为宗主国输送利益为荣,明明是被特朗普无理单边加增钢铁和铝关税的威胁下,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美自贸2.0,却还沾沾自喜,以保留到了新的殖民地-宗主国经济结构中为胜利。加拿大政治中,维护美国霸权的政客都是出卖加拿大国家利益的官僚买办。

2019年是加拿大大选年,但至今没有见到那个政党能为加拿大国家利益拿出一个建国方略,所有政客们都对美国霸权行径唯唯诺诺。

加拿大经济体量有限,从来是霸权经济的附庸,二战前是大英帝国的附庸,二战后是美国经济的附庸。如今中国已经是全球制造业中心,加拿大无论如何不可能摆脱与中国的联系。以国家利益计,以加入第四次工业革命计,加拿大必须尽快与中国恢复友好关系,摆脱对美国的附庸关系,重新自主地确立加拿大在全球经济中的定位,不应该困死在殖民地-宗主国经济结构的美国重商主义陷阱中。

加拿大在全球经济南北格局中的北方发达国家里边,以前发达国家占据高端产业链吃超额垄断利润,那时做霸权附庸符合国家利益。而今天这个格局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印度和中国这两个大体量发展中国家正在往产业链高端爬,发达国家垄断利润越来越少,已经形成发达国家寅吃卯粮负债累累的局面。维护美国霸权已经不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维持全球经济南北格局剥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不仅是不道德、有违加拿大人权价值观,而且造成难以承受的难民危机,使得加拿大难民政策撕裂了加拿大,致使加拿大社会思潮日益极端化。加拿大只有加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才能使得加拿大搭上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快车,走出自2008年以来的经济低迷状态,解决国内国外诸多矛盾。识时务者为俊杰,加拿大需要摈弃冷战思维,正确认识真实的中国。加拿大不能把对华外交建立在冷战舆论中,希望加中历史学学者有坦诚学术交流,澄清加拿大对中国近代史的认识。加拿大需要一个新的建国方略。

图:铁路华工对加拿大建国做出关键性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