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在重商主义秩序中的角色

0
321

Xiaoming Guo 郭晓明

一、加拿大油价怎么了?

2018年5月国际原油价格升到每桶70美元,而十年前金融海啸时期      原油价格升至每桶140美元。但是,今天加拿大汽油价格创造十年来新高。由于卑斯省的环境保护政策阻碍了阿尔伯特省穿山油管的建设,提高了阿尔伯特省出口原油的国际贸易成本,阿尔伯特省威胁要减少对卑斯省原油的出口。如果这样,卑斯省汽油价格今年夏天有可能要突破每升2加元。

为什么国际原油价格仅是十年前的一半,而汽油价格就升至十年来最高位呢?原因之一就是汇率。十年前曾经加币高位时与美元持平,而今1加元仅换0.77美元。即出口原油收入低了,进口汽油价格更高了。为什么加币会贬值呢?过去十年以美国实行零利率政策,加拿大经济与美国紧密联系,加拿大金融政策只能追随美国,加拿大银行也实行了实际上的零利率政策。零利率政策导致政府债台高筑。美国有铸币权,而加拿大没有。加币因此贬值。加币贬值当然对就业市场利好,但是,由于加拿大经济高度依赖外贸,加币贬值带来的是加拿大通货膨胀。

 

二、何为重商主义?

为什么加拿大自己不炼油,要把加拿大原油运输到德克萨斯州,再从德克萨斯州进口汽油呢?这其中有很长的历史原因。加拿大作为英法殖民地,历史上习惯了为宗主国提高原料和作为宗主国的市场,这种殖民地经济结构的是为宗主国国家利益服务的经济秩序,在历史上称为重商主义(mercantilism)。

在宗主国-殖民地国际经济秩序下,宗主国就是强权,殖民地就是强权瓜分的势力范围。当强权国家殖民者屠杀完原住民,以宗主国殖民者成为殖民地主流居民的情况下,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结构就是重商主义秩序;当殖民地主流居民还是原住民的情况下,宗主国-殖民地经济秩序就是宗主国对殖民地的炮舰外交的帝国主义政治,以军事投射控制殖民地经济秩序,典型案例就是不平等条约。

16世纪到18世纪,欧洲强权的经济思想就是重商主义,帝国主义垄断自己的势力范围内的资源和市场,宗主国垄断殖民地的资源和市场。海上霸权的争夺就是为了垄断贸易。英国东印度公司垄断欧洲对华贸易就是其中一例。

无论是重商主义还是帝国主义,殖民地的经济都是宗主国经济的附庸,都为宗主国国家利益服务。

三、加拿大在重商主义秩序中的历史角色

加拿大前身是法属北美殖民地。1492年10月,当哥伦布看到古巴的时候,他想,那就是中国了。16世纪上半叶,葡萄牙和法国殖民者都相续试图定居加拿大东海岸,但由于严寒而屡屡失败。欧洲人只能季节性的来的加拿大东海岸捕捞鳕鱼。鳕鱼资源因此成为欧洲强权们争夺的最早的加拿大资源。欧洲捕鱼者在纽芬兰拉布拉多上岸加工鳕鱼,高峰期可达2000人,每年暂时住最多6个月。

1580年,欧洲贵族时尚皮草,欧洲市场皮毛需求剧增,法国人垄断了圣劳伦河谷与原住民的皮毛贸易,1590年开始,加拿大有了贸易货栈,法属北美殖民地逐渐形成。

1756-1763年的七年战争,是实质上的世界大战,可以说是第零次世界大战,欧洲各列强都卷入了战争,全球殖民地大洗牌。战争结束后,法属北美殖民地割让给了英国,变成了英属北美殖民地。

受重商主义经济思想影响,1651年英国就通过了航行法,垄断全球重要航道和全球沿海重要港口。1764年英国通过糖法,对英国和英国殖民地以外的国家和地区进口的糖征收高关税。1815年英国通过谷物法,以高关税保护英国和英属殖民地的农业。英属北美殖民地(加拿大的前身)在这种经济结构中,对英国出口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的鳕鱼、萨斯克切温省的小麦、木材、农牧产品、矿产等,都不是国际市场上大宗产品,而只是英国市场上的大宗产品。英属北美殖民地是英国工业的原料来源地和产品销售地,英属北美殖民地经济是宗主国英国经济的附属,贸易和经济往来和英国和英联邦紧密,而和其它国家和地区几乎没有联系,这种重商主义角色就是为大英帝国国家利益服务的经济。

加拿大是7G国家之一,GDP全球排名第10,约为美国GDP的十二分之一。加拿大外贸占GDP的65%,其中对美国出口占加拿大总出口的73%,从美国进口占加拿大总进口的一半。加拿大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

阿尔伯特省到德克萨斯州有一条油管,但没有油管到卑斯省的太平洋海岸,也没有油管到魁北克的炼油厂。加拿大的石油资源,基本是美国独享。由于只有一个买家,客户可以漫天压价。阿尔伯特原油价格,比国际原油价格低46%。 这就是新时代的重商主义,加拿大经济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加拿大汽油价格攀升幅度大大高于国际原油价格的上升,这是加拿大经济扮演的重商主义角色所决定的。加拿大自己油管通不到东部,加拿大的炼油厂只提炼加拿大生产的原油的25%,每天得从沙特进口70万桶原油。

四、加中贸易障碍重重

与英属北美殖民地的经济角色相似,今天加拿大经济和美国联系及其紧密,其次和美国的盟友联系强,而与美国及其盟友以外的贸易和经济联系极弱。今天加拿大与美国及其盟友的经济关联,与英属北美殖民地与英国及其殖民地的经济关联几乎是一个模子倒出来。加拿大经济依然沿承了欧洲列强重商主义秩序的传统。

2018年5月24日,加拿大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中国并购加拿大的Aecon建筑公司。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在加拿大投资仅占加拿大外国投资的1.6%。 而加拿大的外国投资过半来自美国。这是一种重商主义的经济结构,加拿大虽然是G7之一,但在全球经济中只起到维护美国国家利益的角色。加拿大经济几乎封闭在北美自贸区之内,与北美自贸区外的经济联系弱于美国很多州的外贸往来。加拿大经济的国际地位,远远低于非G7的韩国和瑞典的国际经济地位。

去年小特鲁多访华时,说是准备谈加中自贸协议,不料小特鲁多对中国提出人权、妇女权益、劳工权益,和环境条款。如果只讲人权和民主才做生意的话,加拿大就不应该进口沙特的原油。加中自贸谈判遭遇加拿大节外生枝,完全符合美国利益。特朗普上台以后,对加拿大庞巴迪征收反倾销税保护美国飞机市场,对加拿大软木增加关税,推翻北美自贸协议重新谈判。加拿大与中国闹翻,在北美自贸谈判桌上就没有谈判筹码。加拿大经济的国际角色,是在确保美国最大利益前提下,在资源和市场都为美国保留的前提下,才考虑加拿大自身国家利益,这就是现代的重商主义政策。西方现代重商主义政策就是要削弱中国国力,遏制中国经济发展,提出很多无厘头政治条款,干预中国内政。2017年3月到7月,加拿大还派了两艘军舰参加美国在南海的“自由航行”行动,重蹈对华炮舰外交和不平等条约的帝国主义政策。

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是35.2%, 美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是17.9%,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几乎是美国的一倍。然而,加拿大却刻意与中国经济切割,以列强心态对待中国,加入排除中国的TPP,阻止中国对加拿大投资。在美国霸权面临中国挑战的时候,为维护美国霸权而压制中国。这种以地缘政治为目的的经济政策,就是现代的美国霸权下的重商主义经济结构。

 

五、重商主义损害了加拿大的市场竞争力

加拿大的教育和工程技术比韩国先进,听说过韩国人来加拿大留学的,没有听说过加拿大人到韩国留学,然而,韩国有现代和奇亚两个国际轿车品牌,加拿大没有任何国家品牌。韩国不在重商主义秩序中,加拿大在重商主义秩序中。

加拿大著名民族品牌连锁店Tim Hortons从来不思开拓全球市场,只尝试过开拓美国市场而不成功,2014年被Burger King并购,成为巴西控股的下属公司。如果并购者是中国人,加拿大一定会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扰。加拿大技术和教育与瑞典相当,瑞典尚有宜家国际连锁店,加拿大连自己国内品牌连锁店都被外国收购。

加拿大的庞巴迪公司有着骄人的工程技术,在中国建设地铁和高铁的时期,拒绝进入中国市场,结果中国市购买的是德国西门子技术,令庞巴迪铁路部门将裁剪半数员工。2017年5月中国有意并购庞巴迪的飞机部门,而庞巴迪则于2017年10月把控股权卖给了空客。加拿大的高科技一直为打压中国而为盟国输血。

加拿大曾经是业界头魁的CoralDraw公司,被微软和苹果挤入一隅小众市场,如果是被中国挤入小众市场,加拿大一定会嚷嚷被盗窃知识产权 ,不公平竞争。加拿大Nortel曾经是通讯业霸主,不思扩展国际市场,只安于做美国霸权的重商主义配角,如今已经销声匿迹。加拿大BlackBarry是智能手机先驱,保密性能极高,被白宫和美国政府指定为政府用通讯设备。如此高科技当然不能出口给中国,免得被盗窃知识产权和逆向工程。如今韩国有三星,中国有华为,美国有苹果,加拿大黑莓则退出了智能手机市场。加拿大甘当重商主义配角,损害了加拿大市场竞争力。

英国在1846年废除谷物法,放弃重商主义,采纳亚当·斯密的自由市场经济秩序。那时大英帝国有极盛时期的信心,有信心在自由市场中自由竞争。自由竞争是市场经济的核心要义。加拿大加入维护美国霸权的重商主义经济秩序,凭借美国霸权维持垄断发达国家垄断利润,因此破坏了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机制,这是导致加拿大通货膨胀,尤其是汽油价格上涨的根本原因。

市场经济自由竞争才能降低商品价格,让消费者最终受益。大英帝国上升时期抛弃重商主义拥抱市场经济,因为英国那时候对自己在市场中竞争有信心。美国拥抱全球化,尤其是在苏联解体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风靡一时。如今有信心市场竞争的是中国。如今欧美对全球化这是遮遮掩掩,以地缘政治扭曲国际市场价格。中国是上升国家,美国是衰退国家。加拿大做美国霸权重商主义配角,在在美国主导全球经济中得到好处。但是,如今美国对全球化倒行逆施,加拿大还继续做美国重商主义配角,就无法搞好加拿大经济,无论是自由党还是保守党党上台执政,无论什么减税措施,不摆脱加拿大重商主义配角情结,加拿大经济就只能随着美国的衰落而继续下降。

加拿大有丰富的自然资源,有优良的人力资源。然而,由于加拿大甘当美国霸权的重商主义配角,找不到自己在全球经济中的定位,难以盘活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优良的人力资源。摒弃对发展中国家的帝国主义优越感,摒弃冷战思维,跳出为美国霸权做重商主义配角的陷阱,才有可能重振加拿大经济。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