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中友谊符合加拿大国家利益

鹰滚五洲山河震 龙腾四海丝路通

0
188

Xiaoming Guo 郭晓明

鹰滚五洲山河震

龙腾四海丝路通

自从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争以来,加中关系每况愈下,以至跌入历史冰点。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加拿大加入了美国鼓动的对中国群殴的队伍中。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实质是要压中国接受不平等条约,要中国放弃高科技发展,要中国放弃国有企业。这种严重干涉中国主权的条约,中国绝对不会接受。五四运动反对的就是帝国主义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而美国又不会坐视中国崛起。特朗普把奥巴马亚太再平衡的暗斗公开化了,国际政治顿时乌云密布。特朗普以美国国家力量,强力干预国际经济,力图重整全球产业链,力图把中国挤出科技产业。特朗普此举将导致全球格局大洗牌,加拿大必须看清形势,做出维护加拿大国家利益的明智之举。

一、中国崛起势不可挡

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绝对会失败。原因有4点:

1、经济制裁是市场大的国家对市场小的国家的武器,只听说美国经济制裁伊朗朝鲜之说,没有听说过伊朗和朝鲜对美国经济制裁,割裂商贸往来是市场大国对市场小国的制裁。以今天中国的全球购买力,算上中国人到海外留学和旅游的消费,中国市场于美国旗鼓相当,对华经济制裁等于自己握着刀刃用刀把刺中国经济,自己流血比中国还多。如台湾仇陆客导致自己旅游业萧条。香港暴乱反水客骚扰中国游客,导致香港旅游业危机。特朗普对华贸易,让美国农民失去了中国的大豆市场。所以,对待特朗普极限施压,中国是无为而治,我行我素,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让美国自己去瞎折腾。

2、美国打压华为5G,是现代的卢德运动。19世纪英国纺织工业革命让很多手工业者失业,英国手工业者就组织了卢德运动,砸烂新兴的纺织机器。这种卢德运动,就是今天的反全球化民粹运动。美国上世纪末引领了全球信息革命,然而,这场革命导致了2008金融海啸。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智能社会革命,在西方已经出现“毁灭性发明”这样的学术术语。西方工会力量强大,各个利益集团都有否决权。中国最先走出2008金融海啸冲击,在其后十年建立了高速铁路网。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顺应今天的技术进步,不会因为技术进步导致过度的两极分化、金融危机、和社会动荡。所以,第四次工业革命必然是中国领先,无论特朗普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如何打压,作为现代的卢德运动是无法阻止人类技术进步的。

3、中国实际上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表面上美国GDP比中国高,但GDP是经济活动的度量,不是财富产生的度量。比如张三和李四在家做饭自己吃,那是生活,不是经济活动,而如果张三支付李四拾元买盒饭,李四支付张三拾元买盒饭,即张三为李四做饭而李四为张三做饭,就产出了20元交易,就产生了20元GDP。美国经济服务业占GDP80%,而中国只是50%。这些服务业包括律师和金融业,是经济体内的制度成本,不是财富创造。如2万买一部车用十年,就要交2万保险费,也就是消费2万制造业和2万金融服务业。看病费用三分一药业制造,三分一医疗服务,三分一医疗保险金融服务。即很多美国GDP实际上是生活成本,所以,按照购买力平价(PPP)中国GDP在2014年就超过了美国。中国是最大的制造业国家,最大的贸易国家,最大的出口国,第二大的进口国。如果把中国海外留学和旅游消费算成进口服务业,中国也是最大的进口国。美国经济空心化,美国GDP水分太多。以中国如此巨大的经济体量,就算特朗普贸易战把中国坑得很苦,最多也就是如日本侵华一样,可以一时得手,但最多只能割据半壁江山,然后就是战略相持,打持久战。中国就会走农村包围城市战略,以一带一路开辟亚非拉敌后根据地。即把最坏的结果算进去,中国最后还会胜利。

4、只有中国社会主义能够救世界。中国进入世贸,是经过15年谈判,在比其它发展中国家更苛刻的条件下进入的。中国是在美国建立的二战后国际秩序中发展起来的。中国并没有推翻二战后国际秩序的革命动机,现在推翻二战后国际秩序的是美国自己,特朗普退群,退的都是美国自己建立的二战后国际秩序的群。华盛顿共识倡导了全球化,特朗普孤立主义退出全球化。特朗普退群,是国际政治倒行逆施,美国并没有一个建立新秩序的蓝本和目标,因此出现一个奇特的现象:美国砸烂旧秩序,中国建立新秩序。看看阿拉伯之春和各种颜色革命,都是砸烂国际秩序的革命。中国一带一路就是只管建设。哪里被美国砸烂了,中国就到哪里去建设。2008年以来,西方以美国为首的经济一直萎靡不振,零利率乃至负利率,国家和家庭债务有增无减,G7十年来拿不出解决方案。零利率政策、量化宽松印钞举债,这只是拖延经济问题的解决。特朗普发动贸易战,是西方力图走出2008金融海啸以来的低迷,解决美元泡沫问题。过去十年全球经济的火车头就是中国,而特朗普解决的办法是打烂这个火车头,这对解决全球经济低迷完全是南辕北辙。 美国对华贸易战,正在加速全球经济和政治中心从美国迁移到中国,加速美国的衰落。

二、加拿大应该审时度势重新全球定位

1、以中国在世界上今天的份量,加拿大有必要重新认识中国,对华政策不能建立在一厢情愿的舆论抹黑基础之上,智库和大学研究应该本着科学的实事求是精神,不应该堕落为地缘政治舆论工具。所谓盗窃知识产权问题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拒绝中国技术市场是加拿大制裁自己的科技产业。盗窃知识产权世界各国都有发生,发展中国家犹甚,这不是中国特有现象,是人类进步的技术扩散常态。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没有知识产权法律,外国公司也不去中国注册专利,故保护知识产权无从谈起。而商业机密本来就不在国家法律保护范围之内。百事可乐如果是中国的,媒体一定会煽情中国盗窃可乐知识产权。但是,虽然百事可乐瓜分了可乐半壁江山,西方并没有说有知识产权盗窃。我们看满街轿车,同一类型的SUV各个厂家都有生产,外形看上去都是大同小异,谁也说清究竟谁盗窃了谁的设计,对中国知识产权保护吹毛求疵,完全是双重标准。所谓中强制知识产权转让更是捕风捉影。西方有巴黎统筹约定,对中国长期以来都是技术禁运。如果中国得到了这些技术,无论是什么手段,都不违反市场规则,因为这些技术禁运本来就是不市场规则。市场换技术是西方经济学家向中国推销的要中国开放市场的理论,是中国化大价钱买的,知识产权是无法强制转让的。中国没有炮舰威胁某国一定要转让技术,也没有囚禁某专家逼迫其转让技术,强制转让是一个无中生有的指责。

2、加拿大要怎样的国际秩序?加拿大不会称霸,加拿大和中国都是霸权受害者,何苦要维护一个霸权国际秩序? 说中国价值观和加拿大价值观不同就反华,有违加拿大多元文化原则。说中国威胁世界安全,违反了无罪假设的法制精神。郑和下西洋舰队比哥伦布庞大,下了七次也没有殖民它国和对外战争扩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外交原则?非得要搞对华炮舰外交政策?海地和南非完全按照西方制度建设,都发生了严重的歧视白人的事件。白人人口比例在全球乃至北美都在不断降低,固守现有制度不思改进对白人的未来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以中国今天的经济和军队体量,如果中国全盘采用西方制度,必然是军事扩张。爱好和平的加拿大应该和中国有更多的智库合作,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3、加拿大是资源大国和技术强国,瓶颈弱项是人力资源。而加拿大现行一些移民和难民政策不仅仅不能解决人力资源问题,反而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加拿大应该重新考虑老特鲁多向周恩来提议的从中国计划移民,这可以使得加拿大国力迅速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