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反转被深套!杠杆举牌“套路”失灵,有人悬崖勒马,有人萌生退意

0
191

中国证券报

叶伟陶供稿

 

“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原本想高歌猛进举牌上市公司,甚至进而拿下控制权,却没想到剧情反转。举牌标的股价跌跌不休,账面浮亏不说,如若举牌中动用了高杠杆,更是遭遇反噬陷入资金危机,甚至可能面临平仓风险。

在这轮市场调整中,在杠杆这把“双刃剑”面前,“野蛮人”泥足深陷的案例正在一一浮出水面。

杠杆双刃剑效应凸显

6月27日,绿庭投资股价收于3.74元。虽经历了两个交易日的反弹,不过距离今年前期11.77元的高点,已经深跌近七成。此前杠杆举牌绿庭投资的上海炳通,无疑面临巨大的资金危机。

绿庭投资2018年一季报显示,上海炳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公司近4352万股,占总股本比例为6.12%。其中近5%于2017年11月陆续买入。根据Choice数据测算,这部分股份的交易均价在10.51元/股左右。

根据上海炳通披露,用于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资金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向一致行动人上海康斐借款人民币3亿元,二是通过融资融券账户融资1.5亿元。知情人士分析表示,融资融券补仓线是担保比例150%,平仓线则是130%,按照绿庭投资当前股价推算,若没有及时补仓,上海炳通的融资账户或早已面临平仓危机。

 

还有一些信托账户疑为与上海炳通“协同作战”。3月7日绿庭投资的股东大会上,对董事会改选等议案投出反对票的股东中,除了上海炳通,还曾出现过国民信托·阳光稳健10号等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身影。而这一信托计划亦出现在东方海洋、波导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股东的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这几家公司的股价6月14日几乎同一时点出现闪崩。

 

获利不成反而深陷险境,上海炳通绝非孤例。

举牌浪莎股份的西藏巨浪科技同样陷入了濒临平仓的尴尬境地。自2016年12月13日开始,西藏巨浪多次举牌浪莎股份,截至2018年一季度报,其持有浪莎股份1928.88万股,持股比例达到19.84%。而根据2018年2月13日浪莎股份公告,西藏巨浪累计已办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1928.44万股,质押股份占浪莎股份总股本的19.83%,占其持有浪莎股份的99.98%。

在今年5月31日,浪莎股份曾在互动平台上预警,西藏巨浪进行股票质押的平仓价格为18.77元。截至6月27日,浪莎股份股价已经跌至14.46元。

根据近期监管意见,对于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的,券商不会简单通过二级市场“一平了之”,而是协商通过部分提前购回、延期购回、补充标的证券或者其他质押物等多种方式进行处理。对于最终确需处置的交易,也更倾向于寻找有意整体承接股权的主体,通过协议转让达成交易。

在融资环境收紧的背景下,部分举牌方是否有能力补仓,尚且存疑。如果缺乏足够的实力,则将面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惨淡收场。

进退两难 举牌陷“深寒”

近期市场震荡调整,举牌资金陷入“浮亏”的案例并不鲜见。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7月份以来的举牌案例中,浮盈案例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上市公司的当前股价均在举牌成本价以下,个别公司股价甚至已经低至举牌价的五折以下。

一边忍受着股权争夺战进展不利的焦灼,另一方面又须承受着资金压力,对于举牌方而言,这种滋味儿并不好受。

 

比如近期股权争夺战胶着的神开股份。

四川映业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于今年1月举牌神开股份,截至目前共计持有神开股份6.93%股份。根据此前披露,其中5%的股份成本价在14.557元/股,另有1.30%的股份成本价在10.794元/股,而6月27日神开股份已经跌至6.60元/股。

之后映业文化还取得了神开股份第一大股东业祥投资13.07%股份的表决权委托,成为持表决权最多的股东。但是,其提交的关于增补董事等方面的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日前遭到了神开股份董事会的拒绝。

映业文化的举牌资金虽然来自于自筹,但是为了给关联方提供借款担保,仍然质押了绝大部分的股份。据6月27日神开股份公告,为了给关联方杭州同济医院提供借款担保,映业文化此前将其持有的 2385万股神开股份质押给江西省科特投资有限公司,占其直接持有股份数量的94.63%。股份质押预警价格为 8.05 元,平仓价格为 6.54 元。不过,截至目前,杭州同济医院已分两次向质权人江西科特支付了保证金,平仓价格已相应下降。

在热潮散去之后,已经有人悬崖勒马,萌生退意。

比如三变科技。在股价持续下挫的情况下,曾三度举牌的董事长卢旭日已经减持了部分股份。有私募人士认为,卢旭日的举牌资金来源于外部借款,急于减持股票的一重因素或是由于浮亏严重,导致资金压力陡增。而在今年3月,另一家举牌方车城网络也发布了“撤退”公告,并在当月开始减持。

举牌“去野蛮化”大势所趋

曾几何时,一旦提及“举牌”,让人首先想到的是一幅硝烟弥漫的场景:举牌方攻城略地,不计成本不惜动用高杠杆;原股东严防死守,竭力捍卫主导权。

随着监管环境和市场生态的变化,尤其是近段时间以来不少举牌方被杠杆“双刃剑”所伤,市场人士普遍认为,今后肆意掠取的“野蛮”举牌行径将趋于收敛,举牌方将偏向理性,重视投资价值。     

多位市场人士分析表示,随着上市公司壳资源价值式微,以及去杠杆背景下融资难度的增加,原有的举牌“老套路”已经逐渐失效,基于产业协同维度、遵循价值投资原则的举牌或将在下一阶段引领风潮。

统计显示,近一两年来,产业资本对于同业公司或者上下游产业链公司的举牌行为,已在不经意间悄然增多。无论是永辉超市多次举牌中百集团、大北农举牌荃银高科、长江电力举牌国投电力,还是格力电器举牌海立股份,均体现了产业资本的谋篇布局。

“产业资本成为举牌队伍里的中坚力量,折射出资本市场投资环境和投资逻辑的深层次变化。举牌股权分散的中小市值公司、押注其重组价值或者谋求套利空间的模式已成‘明日黄花’。特别是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融资途径均受到限制,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意图通过高杠杆玩弄财技,只会玩火自焚。”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今年4月,沪深交易所同时发布《上市公司收购及股份权益变动信息披露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对上市公司收购及股份权益变动等信披行为进一步强化、规范。其中,针对收购和举牌资金往往带有杠杆性的特点,增加了对权益结构和资金来源的穿透披露要求,以更为清晰完整地揭示收购资金的杠杆和还款安排,充分提示可能存在的交易风险,强化收购资金合规性的市场约束。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