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学校不应该挂彩虹旗

0
848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彩虹旗是同性恋,变性、双重性取向等等非主流性取向(简称另类性)群体的标志旗帜。这个群体人口比例大约和华裔加拿大人口占加拿大人口比例差不多。6月份是另类性自豪月,大多数安大略省政府机构在这个月都升起了彩虹旗。省议会也挂起了彩虹旗,滑铁卢地区的所有公立学校也都挂上了彩虹旗,有些就和国旗公用一个旗杆挂在国旗下边。

古代同性恋是违法的。中国称肛交为鸡奸。中国古代不认为这是性行为,只认为是污秽行为,明代律条是仗一百。比通奸刑罚要轻得多,通奸往往是死刑,还可以千刀万剐。可见中国古代对同性恋惩罚很轻,现代则没有任何处罚。西方对同性恋惩罚则严厉得多。三千年前的亚述人法律就对同性恋处以腐刑,即阉割。犹太教很早就禁止同性恋,在摩西时代就对同性恋处以死刑。耶稣带领12门徒创立基督教的年代起,基督教就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罪恶(是sinful, 不是criminal)。同性恋在中世纪的欧洲被视为禁忌,很多天灾都归咎于同性恋的罪恶所致,以致有各种法律以死刑或酷刑来禁止同性恋。在三千年西方文化影响下,对同性恋的迫害非常残暴,有不同的酷刑。从1980年到2009年,平均每年有1百多同性恋者在巴西被谋杀。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的时候,也把同性恋列入其中。

二战以后,美国经历了麦卡锡年代,同性恋、无政府主义者和共产主义者都受到联邦调查局严密监视,他们聚集的时候经常遭到警察搜捕。纽约曼哈顿下城的格林威治村(Greenwich Village)有一个夜总会,名为石墙客栈(Stonewall Inn)。1966年纽约黑手党买下了石墙客栈,把它变为一个同性恋酒吧,但是政府不给酒牌。纽约同性恋者晚上聚集在石墙客栈喝酒跳舞,警察则每个月都会搜查一次,没收所有酒精饮料。但是,黑手党耳目多,总是在警察搜查之前就把酒精饮料藏起来或者转移出去,待警察走了再把酒精饮料拿出来。1969年6月28日半夜1点20分,警察忽然搜查,这次石墙客栈竟然没有得到情报进行准备。石墙客栈里有约2百多人,警察只抓穿女人服装的人,把他们带到厕所检查下体,发现是男性,就逮捕。其它人被放出来,旁边公园里无家可归的人也来看热闹,一下子客栈门口就聚集了5、6百人,大大超过警察数量。由于聚众而发生了暴乱,接连几个晚上的暴乱,人多的时候多达上千人。另类性自豪月之所以选择在6月,就是为了纪念石墙暴乱(Stonewall Riot)。美国的另类性自豪日是6月最后一个星期日,就是纪念1969年6月底发生的石墙暴乱。

60年代是美国社会民权运动年代,各种社会运动风起云涌,其中包括有黑人反对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的运动,嬉皮士运动,妇女解放运动,反越战运动等等。同性恋解放运动是这些社会运动之一,石墙暴乱是其标志性事件。石墙暴乱以后,美国出现了同性恋解放阵线(Gay Liberation Front)和同性恋活动联盟(Gay Activists’ Alliance)。他们出版同性恋解放的书刊,发表政治宣言。不久,法国女同性恋也组织了起来,后来两性人也组织了起来。1970年纽约市举办了第一次另类性自豪日大游行。随着另类性自豪运动的不断深入,1973年美国精神病协会把同性恋从精神病手册中删除掉,不再把同性恋视为精神病。

太平洋战争前,美国军队有歧视和迫害同性恋的纪律,同性恋一旦发现,就会被送到军事法庭审判,被关押入牢房,被开除出军队。但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军事法庭审判很难实行,同性恋军人被发现以后,就直接开除出军队。1982年美国国防部的条令中称同性恋不适宜从事军人职业。1988年同性恋组织了军队同性恋解放阵线,专门游说国会反对五角大楼对同性恋的歧视。1992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全部支持撤销五角大楼的歧视同性恋条例。克林顿当选总统后,在军中实行“不问不说”(Don’s ask, don’t tell)政策。不问,即军队招兵时不调查是否有同性恋,不说就是同性恋者可以隐瞒自己的性取向。但是,一旦军队发现同性恋,照样开除。1988年,美国海军开除了一个同性恋军官,开除的原因是海军从他的AOL私人电子邮箱里,发现了他是同性恋,因此把他开除了。他把海军告到法庭,说军队检查他的电子邮箱违反了“不问不说”政策。结果胜诉(McVeigh v. Cohen)。也就是说,军人是不能参加另类性自豪游行的,也不能出柜,一旦出柜就被开除出军队。2010年一个共和党同性恋组织上诉,告克林顿的“不问不说”条例违宪,上诉成功,奥巴马总统取消了“不问不说”政策,军人可以公开宣示自己是同性恋。也就是说,直到2010年,歧视同性恋还是美国政府的法规条例,还有政府明文歧视同性恋。民间的非政府行为就更不用说了,原因很简单,北美教会势力大,教会主导了很多社会价值观,同性恋是违反圣经的行为,被圣经认定为罪恶的行为。中国不像西方,同性恋在中国虽然会感受到家庭和社会的压力,但从来没有发展到对同性恋施暴、捅刀子、酷刑、乃至谋杀这种西方的歧视程度,大部分中国人对同性恋都是平常心,没有太极端的分别。

石墙暴乱的第二年,1970年6月27日星期六,芝加哥举行了第一次自豪游行(Pride Parade)。第二天星期日,洛杉矶、纽约市都有同性恋举行游行。蒙特利尔自1979年开始就每年都有同性恋游行,纪念石墙暴乱。多伦多则从1981年开始每年举行同性恋游行。渥太华则从1986年开始每年8月举行同性恋游行,称为首都自豪游行。1998年,自由党总理克雷蒂安发函支持首都自豪周活动。2003年安大略上诉法院判同性恋婚姻合法。2011年纽约州法院裁决同性恋婚姻合法。

1981年2月5日,多伦多警察突击搜查了四家同性恋澡堂,逮捕了三百多同性恋。同性恋澡堂名曰澡堂,实为同性恋性交场所。这个扫同行动代号为“肥皂行动”。从那一年起,多伦多的自豪日游行变成了自豪周活动。2016年开始,多伦多的自豪周活动又升级为自豪月活动。总理特鲁多夫妇参加了2017年的另类性自豪游行,加拿大无论什么党派,都支持另类性游行。无条件支持另类性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另类性俨然成为了加拿大政府提倡的社会新时尚,没有政党争议,得到政界、学界和商界大力支持。

另类性群体固然是长期受到歧视和迫害之群体,但不是社会受歧视的唯一群体,也不是今天受歧视最严重的群体。华裔与另类性都遭遇到社会歧视,而且都有宗教文化的原因。另类性为圣经所不容,中国人不信教也是受歧视原因之一。为了化解因为文化误解导致的种族歧视,第一个华裔美国人王清褔曾经著书《Why Am I a Heathen?》, 并在北美发表众多演讲解释中国文化。王清褔的书主要解释为什么不信神也可以是一个有道德的人。华裔和另类性同被宗教认为是不道德的群体而受到歧视。华裔修建太平洋铁路为加拿大建国做出了贡献;艾滋病成为流行病起源于同性恋的滥交,导致的艾滋病泛滥至今困扰国际卫生界。歧视华裔和歧视另类性虽然都是错误的行为,但显然歧视华裔更不应该。今天同性恋做了安大略省长,如果明年她落选,原因一定不是因为同性恋。双学位博士蒋国兵2006年7月20日在多伦多自杀,他因为超资格而找不到工作。同性恋在电视有热门的艾伦秀,而不见有华裔的时尚主播。2016年9月5日,华裔医科高材生Robert Chu因为找工失败而自杀。安省公布的阳光名单中,仅千分之一左右是华裔。华裔因为优秀而遭受歧视,华裔因为吃苦耐劳贡献多索取少而遭歧视。华人虽然教育程度高且财富也不少,但鲜有进入公司管理层和政府决策层的华人。论歧视,华裔遭受的歧视显然比另类性遭受得更严重。原因是华裔是可辨认族裔,受到歧视的时候没有任何依据去报案仇恨罪和歧视罪。另类性则不同,如果雇主去调查他有没有同性恋,那不录取就是歧视。对华裔不用调查就知道,看看脸看看姓名就知道,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够解雇或不录用,华裔有什么证据去告歧视罪?

如今歧视现象已经很少了,歧视另类性和歧视华裔的都只是少数极端。但我们有必要认清,这两种歧视有其共同的宗教文化根源。消除歧视的根本在于消除极端宗教文化。各层政府超越党派力挺另类性为自豪,是以极端对极端,是只解决歧视另类性的社会问题,不解决歧视华裔的问题。消除极端主义是反恐战争的需要,也是消除歧视的需要。消除极端和歧视的最好的方法,是公立学校普及文化人类学基础知识,认识到人类行为受到文化影响的本质,以人类学科学知识认识人类自身,以此消除极端主义思想。而不是挂彩虹旗以另类性为自豪。以一种极端替代另一种极端,那只能是按下葫芦浮起瓢,不可能从跟不上解决社会的歧视问题。

如果政府能够每年指定一个月作为另类性自豪月,我们华人至少应该争取每年有一天纪念铁路华工对加拿大建国和工业革命作出的贡献。和同性恋一样,这种纪念是难以自动得到政府赐予的,必须自己每年游行宣示,持之以恒,直到社会广泛接受,直到政府认可。另类性已经把口交和肛交等性教育内容推入到了安省性教育大纲。华人什么时候能够把铁路华工对加拿大建国和加拿大工业革命到贡献推入公立学校教学大纲中呢?

在公立学校挂彩虹旗对学校教育产生很大的损害。学校是塑造社会灵魂的地方。学校要培养什么样的人,就会提倡什么价值。学校为教师自豪是鼓励学生以后励志做老师,学校为英雄自豪是鼓励学生以后励志做英雄。如果学校以铁路华工为自豪就是鼓励学生在今后工作中努力对国家做出贡献。如今学校以另类性为自豪,就是鼓励学生为早性交滥性交而感到自豪。在这种倡导下,学生可能会为了自豪和尊严而滥用荷尔蒙疗法和整容手术变性。我们学校是为了培养为国家进步吃苦贡献的人才?还是培养沉溺于寻求各种花样翻新的性刺激、没有毕业就试验各种性交的纨绔子弟?教育是国家的人力资本投资,投资培养能为加拿大经济做出贡献的人才。公立学校挂彩虹旗显然和国家人力资本投资背道而驰。

为另类性自豪就能够消除社会歧视少数族裔的行为和观念吗?就增加了加拿大社会接纳华裔的包容程度吗?不能。为什么美国平权法变成常青藤大学录取歧视华裔的政策?因为该方案将包容只讲包容非裔,不讲包容华裔,歧视华裔因此加重。为什么弗格森白人警察和黑人民众冲突,最后拿梁彼得警官做替罪羊?原因之一,就是有这种另类性自豪的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运动。这种运动以一种极端对抗另一种极端,以一种极端替代另一种极端,不从本质上解决极端主义思潮。另类性自豪月得到总理和各级政府首脑力挺,得到政府资助,成为加拿大社会新时尚,这就是极端。

中学生还是未成年人,他们的大脑和神经网络还在发育时期。学校是为社会提供人才的教育机构。公立学校不仅仅向学生传授了知识和技能,而且也塑造了学生的人格,包括他们的性取向。青春期前后每个人都会经历许多不稳定的,难以名状的性感受,这些性感受还没有定型,很多杂乱取向只要不太在意,专心读书,日后就会消失,即便成型为另类性取向,也可以因为成熟的人格,以与社会主流规范融洽的方式保留在私生活中。今天走入社会工作的毕业生受到的教育时间越来越长,华裔家庭大多数会让子女上完大学才工作。公立学校中学开始就为另类性自豪,讲授口交肛交卫生知识,是鼓励青年早恋爱另类性恋爱,严重影响了学生的学业,破坏了作为社会基本单元的家庭价值观。加拿大学生及其家庭中,只有极少数是歧视另类性的人,歧视另类性不是多元文化的加拿大的主流社会行为,至少对另类性歧视程度不高于对华裔的歧视程度。为了教育极少数学生包容另类性而破坏了大多数学生专心学习的学校环境,将大大损害加拿大教育投资的经济回报。也不利于建设一个有国际竞争力的加拿大社会。更何况,有极端宗教思想的学生受其家庭和宗教团体的影响远大于受学校影响。加拿大就有本地出生成长的恐怖主义分子,学校讲宽容和反对极端的教育并没有能够消除加拿大土生土长的恐怖主义分子。所以,学校挂彩虹旗未必就能有效制止对另类性的歧视,甚至还会适得其反。

总而言之,公立学校挂彩虹旗是弊大于利。公立学校挂彩虹旗确实能够改变加拿大社会,但并不是所有改变都是好的改变。其负面影响可能会远远超出其减少对另类性歧视的效果。同性恋是非生育性行为,其成为风尚将改变加拿大人口结构,其带来的政治和经济风险难以估量。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