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盘照救孙中山

0
599

Xiaoming Guo for Waterloo

蒙特利尔唐人街圣劳伦街上曾经有一个超市,挨着超市有一个小门,进门就上楼梯,上到三楼就是大慈佛堂。在麦吉尔大学读博士的时候,周末到唐人街买菜,我会到大慈佛堂坐一坐,和堂主马德龄居士聊聊佛经。上三楼大慈佛堂,经过二楼的洪门会,如果洪门会开着门,我可以看见里边有些庆典用的大鼓和舞狮子用的装备。一次,选举了,到唐人街投票点一看,嘿,主理这个投票点的就是洪门会的人。虽说老一辈华裔移民和我们有代沟,他们对今天北美民主政治可是一点都不含糊。

话说100多年前,1903年12月,孙中山在檀香山加入洪门会。孙中山可是革命党人呀,而洪门会里有康有为的保皇党人。在民主人士眼里,保皇党就是维护专制的一派。1904年孙中山到旧金山,此事自然被保皇党知道了,1904年3月11日孙中山在旧金山海关上岸的时候,海关翻译就是保皇党人,该保皇党人跟美国海关官员说孙中山护照是伪造的,致使孙中山被拘留。洪门旧金山致公堂大老黄三德带着几个人到码头接孙中山,左等右等就等不到孙中山出码头,心生疑惑,派手下一打听,坏了,原来是孙中山被海关扣押了。黄三德急忙去找伍盘照求救。为什么要找伍盘照呢?伍盘照英文好,而且是基督教长老会牧师,和洋人打交道自然是伍盘照最有资格。伍盘照对美国社会熟路呀,知道美国这个社会事情应该怎么办,他请了洋人律师到海关交涉,海关就把孙中山放了。

伍盘照(Ng Poon Chew)是民权运动政治家和媒体人。说起这个伍盘照呀,和今天的海外民主人士有理念相似的地方。相似点之一,就是都反对专制,主张中国民主;相似点之二,是喜欢基督教,伍盘照1881年到加州淘金,随后到湾区落脚,也就是在今天的硅谷,1883年在圣荷塞皈依基督教,伍盘照是美国西海岸是第一个基督教华人传教士。相似点之三,就是讨厌中国人的习惯,他1884年就剪掉辫子,穿上西装。相似点之四,就是他们是北美政界最容易被接受的华裔,也是华裔与白人沟通的政治影响力最强的力量。

伍盘照应该成为今天海外民主人士的楷模,就是他不单争取中国民主,也争取海外华人的平等权利。在海外了,就实践海外的民主生活,捍卫华裔的平等权利。普世原则吗,为中国人争民主,就不要分地域。不单只为生活在中国的人争取人权公民权,也为生活在北美的华裔争取人权和公民权。海外民运人士具备和伍盘照一样的对北美政治的影响和沟通能力,就应该使用这个能力争取华裔平等权益,像伍盘照那样努力沟通中美文化。

伍盘照和王清福一样,都是美国早期民权运动先驱。一个信基督教,一个不信基督教,信仰不同不妨碍都为华裔争取平等社会和政治地位。王清福1883年在东海岸创办《美华新报》(Chinese American),伍盘照1899年5月12日在洛杉矶创办了《华美新报》(Chinese American Morning Paper),抨击排华的种族歧视,1900年伍盘照迁到旧金山,把报纸改为《中西日报》(Chinese American Daily Paper),捐款办报的也有康有为的保皇党人,伍盘照心胸开阔,容得保皇党也容得革命党。1884年王清福组织了华裔选民联合会,争取华裔参政权利;1901年伍盘照组织华裔入籍协会(To Become Citizen Society),争取华裔入籍权利。为了反对排华种族歧视,王清福写文章发表演说,伍盘照也写文章发表演说,伍盘照文笔犀利,被美国人称为华人的马克吐温。王清福发表《联盟向全体美国人民请愿书》,谴责吉尔里法案违宪,伍盘照著《反排华宣言》,谴责《排华法案》违宪。续王清福之后,伍盘照成为民权运动领袖。

今日北美民主人士不少,应该学习王清福和伍盘照的普世精神,民主诉求是不分国界的,不是只诉求中国民主,在北美却对华裔争取平等权利置若罔闻。如今华裔遭受的歧视比排华时期要轻多了,但歧视依然存在。Affirmative Action 抬高华裔进入名校的门槛是种族歧视,在美国上大学的华裔,很多是英语流利,甚至信教的标准香蕉人,只是肤色不同,入学机会和白人就不平等。北美是移民国家,美国独立宣言说人是生而平等的,人有与生俱来的不可剥夺的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权利。可是,同样到美国追求自由,欧裔入籍就比华裔容易,移民限额按照族裔分违反美国宪法不分肤色种族的平等法律权利,移民案族裔限额是微型版的《排华法案》。

同样去国会听证,王清福去在听证会提供反对吉尔里法案违反人权的证据,而今天的民运人士提供的是中国违反人权的证据,哪个听证更符合民主政治?美国国会代表是美国公民选举的代表还是中国公民选举的代表,应该处理美国公民事务还是中国公民事务?是王清福和伍盘照更懂得民主政治还是今天海外精英更懂得民主政治?今天北美华裔议员代表华裔利益吗,表达华裔的声音吗?

我们纪念辛亥革命。辛亥革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诉求资产阶级民主。伍盘照在北美支持辛亥革命,在北美实践诉求华裔平等权益的原汁原味的民主。伍盘照从事民权运动的时候,马丁路德金还没有出世呢。伍盘照民运,不分对中国政治观点不同的革命党还是保皇党,也不因为王清福不信教搞了民运,他就不搞民运了。认为事情是对的就干,不能说政治观点不同的人或信仰不同的人干开了就不干,也不能因为办事的对象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而有所区别。

穆斯林因为教派不同,各派都认为对方是异端邪说,是修正主义,在中东打得你死我活。但是,在加拿大投票的时候,他们却相互支持,以致加拿大的穆斯林议员比华裔议员还多。华裔是加拿大建国族裔之一,修建了太平洋铁路为加拿大政治统一和工业革命奠定了基础。论贡献我们当然比穆斯林对加拿大的贡献大,但是,我们的政治力量却远不如穆斯林。穆斯林议员就通过了M-103动议,在滑铁卢鹅脖村路改建事件中,穆斯林也是空前团结。我们移民加拿大了,加拿大就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所,提高华裔的政治和社会地位,需要华裔团结相互支持。我们可以有两岸三地意识形态不同,可以有宗教信仰不同,但在华裔维权和选举中,都应该相互支持,所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现在说起民主人权好像是新潮,其实中国人百年前就学习西方民主,现在看来华裔前辈的民主人权意识不比今天华裔弱。今天我们有声音吗?我们在北美民主社会能够发出声音吗?我们发出的声音能够被国会听到吗?王清福还能让美国国会听到华裔的声音,今天国会中有华裔的声音吗?华裔的声音能够形成民意吗?一盘散沙的族裔就是被社会边缘化的族裔,就是被歧视的族裔。希望海外华人不计两岸三地语言和意识形态不同,不计宗教信仰不同,不纠结于党派之争,团结成一股华裔政治力量,共同为争取华裔的平等权益而努力。前辈民运人士伍盘照就是我们的榜样。

参考链接:

http://www.inn-california.com/articles/biographic/ngpoonchewbionotes.html

https://books.google.ca/books?id=QK5ewA4zh2MC&pg=PA1&dq=a+statement+for+non-exclusion&redir_esc=y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