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党何以一败涂地?

多元文化重在相互平等尊重,不能把不是自己文化的东西都视为邪魔外道,在这方面,极端宗教主义和否定多元文化的右派没有多大区别,他们都不容忍异己文化。多元文化是加拿大安置和吸收移民的重要价值观念,凡是对加拿大建设作出贡献,凡是能为加拿大建设添砖加瓦,都应该视为已经融入了加拿大主流社会。铁路华工为太平洋铁路贡献了生命并克服了建设铁路的关键困难,他们就是已经融入了主流社会。

0
16513

Xiaoming Guo 郭晓明

自由权利是公民岂分肤色?

文化多元有建设即入主流。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

20191021日加拿大联邦大选,人民党一个席位都没有拿到,连党魁伯尼尔自己选区竞选都失败了,真是败得一塌糊涂。伯尼尔以强人姿态建党加入竞选,在竞选过程中却改变了自己的政纲,而且很多强硬表态的都不是他自己政纲的事情,而是跟随美国特朗普亦步亦趋,导致自己的政纲支离破碎。

2017年保守党内部选举党魁,选举程序是每人一票,每票可以列出自己中意的几个候选人的优先秩序,开票过程是逐步淘汰最少得票候选人,直到有候选人得票过半。13位候选人,开了12次票,整个过程变成了末尾淘汰制,其中伯尼尔得票前11轮都是第一,直到最后一轮输给了谢尔。可见伯尼尔在保守党内还是有相当势力的。后来伯尼尔与谢尔意见不合,自己退党,组织了人民党。

2017年保守党党魁竞选中,伯尼尔的政纲是最符合华盛顿共识的政纲,他的政纲基本就是大市场,小政府,个人自由,市场自由等,和美国共和党政纲基本一致。例如,他政纲中主张和中国自由贸易,反对联邦政府补贴私营企业,反对加拿大农产品的供给管制等。伯尼尔政纲大致可以归类为自由意志主义(Libertarianism)政纲,认为政府干预越少越好。对一些保守党与自由党争论的议题,像同性恋游行,大麻合法化,堕胎,拥枪等,他都不参与、不持立场,以反对认同政治而带过。伯尼尔是企业家,律师,有多年从政经验,做过联邦政府的部长,背景和资格都比其他候选人更合适做总理。历史上,保守党内主张市场自由的称为红色托利(Red Rory),而主张贸易保护的是蓝色托利(|Blue Tory)。加拿大农产品供给管制和政府补贴都是贸易保护主义措施,都是蓝色托利措施。而伯尼尔的自由市场就是红色托利措施。

伯尼尔强人姿态本来是很好的竞选姿态,所谓乱世出英雄,当此全球面临变局之时,当加拿大经济自2008年以来半死不活的状况无解之秋,民众需要一个有担当的领袖。强人政治是国家乱世自保的呼声。俄国普京,土耳其埃尔多安,菲律宾杜特尔特,朝鲜金正恩,中国习近平,这些都是国际政治中的强人,都是在国际政治中为国家利益不退让的领袖。这些强人的特点之一,就是为国家利益不屈服于特朗普的经济霸凌政策。特朗普撕毁北美自贸对加拿大钢铝先加税,而后用钢铝关税强迫加拿大接受新的北美自贸条款,搞得小特鲁多左右为难,这时伯尼尔却指责小特鲁多对特朗普太强硬,伯尼尔竞选的强人形象瞬间化为乌有。

伯尼尔本来是主张市场自由的,而特朗普大搞贸易保护和孤立主义,和伯尼尔的自由意志主义完全相反。孟晚舟事件以后,伯尼尔修改政纲,剔除与中国自由贸易的主张,公开声明不与中国自由贸易了。伯尼尔的自由贸易主张顿时缩水,变成了把加拿大经济命脉交由美国主宰的主张,失去了一个政客应有的原则性。

伯尼尔后来又玩起了民粹,在政纲中加入了他竞选党魁没有的民粹东西,和自由意志主义好不相干的东西,那就是反对小特鲁多过度接纳移民和难民的政策。而这个民粹玩成了反对加拿大多元文化,犯了加拿大政治中的大忌。可以说,反对多元文化是他在自己选区竞选失败的最主要原因。加拿大多元文化本来就是用来保护魁北克法语文化的。他自己在魁北克竞选,却反对多元文化,这不对丢掉选票才怪。

多元文化和加拿大与生俱来的。1837年法裔与英裔发生冲突,导致叛乱。叛乱被镇压下去以后,英国派了杜朗爵士(Lord Durham)来调查,杜朗写了一份报告给英国国会,报告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建立大英帝国加拿大行省(|Province of Canada),二是给加拿大更多权力,就是责任政府。1841年,上加拿大(今天安大略南部)和下加拿大(今天魁北克南部)合并为加拿大省,省府在金士顿(Kingston)。加拿大省的设立,目的在于同化法语裔,建立一个单一英语文化的殖民地。虽然那时候加拿大官方语言是英语,但议会中法裔坚持用法语。由于加拿大省同化法语裔的的失败,才有了1867年的联邦制,即安大略和魁北克谁也不要同化谁,各自管理自己的地方事务。因此,加拿大镶嵌式的多元文化是一种历史事实,1971年老特鲁多把多元文化理论化,多元文化成为加拿大一种意识形态和加拿大身份认同。1988年加拿大联邦政府通过《多元文化法案》(Multiculturalism Act),把这个意识形态法律固化下来。伯尼尔反对多元文化,和他要坚持的加拿大价值显然是背道而驰。

英裔法裔是加拿大建国时期旗鼓相当的政治势力,联邦保存了英语文化和法语文化。但是,加拿大并不想把这种二元文化的包容性扩展到其它族裔中,依然要求其它族裔同化到欧洲文化中,这种强制同化少数族裔的政策导致许多人道主义灾难。

1931年到1996年,加拿大政府资助的教会办的原住民住宿学校,旨在强制性同化原住民,把约15万原住民青少年与他们的父母隔离出来,将他们同化为讲英语的基督徒。许多原住民青少年在这种同化的住宿学校中受到性猥亵,对他们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为此联邦政府在2007年决定对这些人给予16亿的赔偿,并于2008年成立了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安抚这批受伤害的原住民。没有多元文化,就无法政治统一加拿大。

卑诗省一直是华裔移民最多的地方,当加拿大建国需要刻苦的华工修建铁路的时候,大量华工来的加拿大。然而,由于加拿大认为华裔难以同化,因此设立了许多歧视性规则限制华人移民,剥夺了华人的选举权,限制华人不得从事医生、律师等行业,对华人移民征收人头税。以致1923年通过排华法案,直接禁止华人移民。和原住民住宿学校一样,同化少数族裔政策成为是种族歧视的工具。

1939年,一艘载有900名德国犹太人的难民船来到加拿大岸边,犹太人有坚韧的宗教信仰,欧洲两千年都没能同化他们,加拿大也不可能将他们同化到盎格鲁撒克逊新教文化中,因此这条难民船被拒绝入境,据推测这些难民回到德国大部分都死在纳粹集中营。

二战以后,世界各国都需要大量劳工战后重建,加拿大仅仅依赖欧洲移民的政策以及无以为继,因此开放了南美和亚洲移民来源地,多元文化成为了加拿大经济繁荣的必要。二战后的世界潮流是民族独立,尊重民族自决,各民族文化得以包容。为建立战后和平秩序,联合国1948年通过《人权宣言》,其中第22条宣称文化是人的尊严和人格自由发展不可或缺的权利;第27条宣称人有社区文化生活的自由权利。上世纪六十年代魁北克发生了静悄悄的革命,魁北克推行世俗化和国有化,并发出了魁人治魁的民族诉求。六十年代也是美国轰轰烈烈的民权运动的年代。1960年加拿大就通过了《权利法案》(Bill of Rights)。1976年魁北克省选魁人党获胜,1980年魁北克举行独立公投失败。魁人有自己的文化和身份认同,魁北克每年有隆重的624日魁北克国庆日,而不是71日的加拿大国庆日。加拿大1982年的《权利与自由宪章》有专门篇幅给予英裔和法裔的语言教育权利,旨在以双元文化把法裔包容到一个统一的加拿大中间。1988年加拿大更通过了《多元文化法案》,以顺应国际潮流和防止国内分裂。1995年魁北克再次公投独立,险些就公投成功。2006年哈珀政府通过承认魁北克特殊地位的动议,庄文浩议员对这种某文化享受特权的动议坚决反对,愤而辞去部长职位。

小特鲁多蒙祖上余荫,以张扬多元文化得到许多少数族裔和新移民的选票,这是人民党以否定多元文化为竞选噱头的原因之一。小特鲁把多元文化极端化,助长了一些群体和宗教的极端思想,威胁到多元文化的健康,是人民党否定多元文化原因之二。否定多元文化和限制移民,是维护欧洲文化沙文主义的右翼思潮的一种表现,其失败的根本原因,在于加拿大经济繁荣少不了非欧裔新移民。一些右翼人士,以坚持加拿大价值为说辞,视新移民文化为对加拿大价值的冲击,这违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价值理念。

多元文化重在相互平等尊重,不能把不是自己文化的东西都视为邪魔外道,在这方面,极端宗教主义和否定多元文化的右派没有多大区别,他们都不容忍异己文化。多元文化是加拿大安置和吸收移民的重要价值观念,凡是对加拿大建设作出贡献,凡是能为加拿大建设添砖加瓦,都应该视为已经融入了加拿大主流社会。铁路华工为太平洋铁路贡献了生命并克服了建设铁路的关键困难,他们就是已经融入了主流社会。像蒋国兵这样的华裔博士们能在科研中出成果,就是已经融入了主流社会。以不能被欧洲文化同化而排斥铁路华工是对华裔的种族歧视,以英语不流觞而拒绝录用华裔博士们是对华裔的职场歧视。华裔博士们是上世纪末信息革命的开荒牛,是第一代计算机专业人士队伍重要成员,语言文化不同和英语表达障碍,不妨碍他们对加拿大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作出贡献。希望加拿大学校和全社会每年纪念铁路华工,承认非欧族裔对加拿大建国的贡献,以建设一个生气勃勃的加拿大多元文化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