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恩怨 (2): 谁出卖了中国

0
379
中美恩怨 (2): 谁出卖了中国。雅尔塔会议是美国,英国,苏联划分战后势力圈的一次重要会议,这个会议奠定了我们看到的当今世界格局。

中国人被洗脑的程度令人震惊。在几乎所有人的心目中,罗斯福总统是上个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而川普总统是最无耻的政客。那么,我们看看罗斯福对中国做了些什么。

雅尔塔会议是美国,英国,苏联划分战后势力圈的一次重要会议,这个会议奠定了我们看到的当今世界格局。在远东,协议规定:苏联将从日本接受并“租借”旅顺港口;大连则实行国际化,由苏联驻军保护;蒙古成为苏联卫星国;苏联接受原属于中国的库页岛和日本的千叶群岛;东北的铁路(中东,南满等)属于苏联和中国共有。看到这些条款,你会不会觉得中国是战败国,要割地求和?中国是盟国的一部分,是战胜国啊。二战之前,苏联一直谋求中国的蒙古和东北。当初的八国联军,俄国没有跟其他国家进入北京,而是趁机发兵东北。后来,为了东北和蒙古,日俄曾经几次大打出手。现在,中国抗战胜利了,苏联却要中国割让蒙古和东北?这些交易是如此的丑陋,雅尔塔协议中关于远东的这些条款,罗斯福没有向国会通报,也一直隐瞒了中国。几个月后,当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告知蒋总统这个消息时,蒋以为自己听错了,要求赫尔利重复一遍。之前的开罗会议上,罗斯福曾经信誓旦旦向蒋介石保证,中国在东北的利益将得到尊重和保障。对于这么一个无耻出卖了中国的小人,如此多的中国人觉得他是最伟大的政治家?真的是被洗脑洗的发白了,然后被门缝夹了再被驴踢瘪了。

七十五年以后,George W Bush 认为,雅尔塔是历史上最肮脏的交易,因为 “the freedom of small nations was somehow expendable”。那么,罗斯福为什么要这样做?罗斯福总统的好朋友,外交专家,原助理国务卿 Sumner Welles 在《Seven Decisions That Shaped History》一书中,把罗斯福描写成一个道德情操高尚政治家,因为他主张废除香港和印度殖民地地位,而所有的错误都来源于周围的幕僚。罗斯福周围充满了自由主义者,共产主义者,和共产主义同情者。在这些人看来,西方帝国主义是腐朽糜烂和邪恶的,必须要建立一个新秩序。为此,这些人不但宣传和支持苏联共产主义,而且还要使得苏俄在外交上和战争中都要保持对美国的优势,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和手段。几个月以后,雅尔塔协议远东部分内容公布以后,国会中自由主义者议员却选择了沉默。这次美国黑人骚乱事件,是不是再一次看到了自由主义者的虚伪和无耻?

Wells 与总统夫人

有意思的是,Wells跟很多罗斯福的幕僚一样,都是他的哈佛校友。Wells 本人就是典型的自由主义者,主张自由民主,自由贸易,国家大家庭。在南瓜间谍案引爆美国政坛之后,Wells 也曾经被怀疑和调查,但是并没有被起诉。但是,另一名哈佛校友,罗斯福政府负责远东事务的国务院助理安格尔希斯(Alger Hiss)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也许因为希斯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未来的美国总统尼克松。

希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间谍,他在美国政界和社交圈享有盛誉,哈佛法学院毕业。当钱伯斯指控希斯时,希斯表现的非常冷静,甚至根本不承认他认识钱伯斯。他的律师团队也极力把钱伯斯描述成一个有精神问题记不清事情的倒霉蛋。而且,钱伯斯自己曾经是共产党地下党员和间谍,很难被认为是一个有信誉的证人。当时,初出茅庐的尼克松担任国会负责调查此案的负责人,希斯毫不客气地问:尼克松先生,如果我没记错,你是蓝翔技校毕业的,而我是哈佛法学院毕业的。尼克松看着西斯的眼睛说,我就是一只臭鼬,也要咬死你不放。最后西斯的傲慢葬送了自己。希斯案的关键证据有两个:一个是最后他无法否认他跟钱伯斯的确认识,一个是专家鉴定后发现,钱伯斯藏在南瓜中的某些文件打印用的打字机属于希斯。后来叛逃的苏联间谍也指认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属于苏联间谍。经过长时间锲而不舍的努力,尼克松将西斯送上了法庭。由于恐持日久,间谍罪的诉讼日期已经过了,1950年1月,法庭以伪证罪判处希斯五年徒刑。

阿尔格·希斯(Alger Hiss)来自德国移民家庭。他曾就读巴尔的摩高中和霍普金斯大学,并以最高荣誉毕业。929年,希斯从哈佛大学法学院获得法学学位。在哈佛期间,希斯遇到了未来的美国最高法院法官费利克斯·法兰克福(Felix Frankfurter)并为他工作,为自己的政治生涯奠定了基础,也受到自由主义的影响。在哈佛任职期间,美国发生了著名的无政府主义者Nicola Sacco和Bartolomeo Vanzetti 谋杀案。这两名意大利移民无政府主义者,在1920年4月15日美国马萨诸塞州一起武装抢劫案中,杀害了一名警卫和一名职员,被判有罪并判处死刑。有人怀疑反意大利主义,反移民和反无政府主义的偏见严重影响了判决。到1926年,此案已引起全世界关注,在北美和欧洲的每个主要城市,以及东京,悉尼,墨尔本,圣保罗,里约热内卢,布宜诺斯艾利斯,迪拜,蒙得维的亚,约翰内斯堡和奥克兰都爆发了抗议。法兰克福是抗议活动的坚定支持者与组织者之一。同时,跟钱伯斯一样,希斯的家庭也在大萧条时期迭遭打击,两个哥哥先后去世,姐姐自杀身亡。所以他内心很容易接受依靠共产主义改变美国社会的理念。

在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总统新政时代,希斯成为政府律师。 1933年,他短暂地在司法部任职,然后成为参议院Nye委员会的临时助理,在此期间,希斯还是以杰罗姆·弗兰克(Jerome Frank)为首的自由法律团队的成员。然后从1934年7月至1935年8月担任Nye委员会的“法律助理” 1936年,阿尔格·希斯和他的弟弟唐纳德·希斯(Donald Hiss)开始在国务院的科德尔·赫尔(Cordell Hull)领导下工作。阿尔格曾是远东事务办公室主任的特别助理。从1939年到1944年,希斯担任斯坦利·霍恩贝克(Stanley Hornbeck)的助理,远东事务特别顾问。 1944年,希斯被任命为特别政治事务办公室主任,该部门负责战后国际组织的规划和决策。希斯担任敦巴顿橡树会议执行秘书负责草拟了未来联合国的计划。 

雅尔塔会议之前,罗斯福和丘吉尔都很自负的认为,他们比别人更了解斯大林,可以说服苏联参与二战以后国际大家庭,成为自由世界的伙伴。但是,罗斯福并不知道,这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当时罗斯福身体状况极其糟糕,完全依赖他信赖的几个助手。在雅尔塔会议中,实际代表美国参加会谈的就是希斯。首先在会议地点和时间选择上,斯大林拒绝了在中立国举行会谈,坚持要在偏僻遥远的黑海,罗斯福长途旅行到达雅尔塔之时,是被担架抬下去的。由于斯大林知道了罗斯福的底牌,在谈判中毫无退让,迫使美国和英国放弃了波兰和中国,以换取苏联出兵东北和参加美国主导的联合国组织。其实,当时日本几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美国就是依靠海空军也可以迫使日本放弃抵抗。但是,美国远东战区指挥官的意见被马歇尔屏蔽,罗斯福认为苏联参战可以帮助美国打败日本,减少美军伤亡。

在我们的历史教科书中,而是美国故意拖延在欧洲开辟第二战场,以消耗伟大的社会主义苏联。实际上,没有按照计划开辟第二战场的正是苏联。在中国抗战最艰难的时刻,苏联与日本签订了秘密协议,关闭了中国的西北国际通道。即使雅尔塔协议签订以后,苏联并没有对日宣战。理由?国民政府不答应苏联对蒙古和东北的领土要求,苏联以此要挟,以中国此举破坏了雅尔塔协议要求美国对中国国民政府施压。但是,当原子弹爆炸,日本即将投降之时,苏联在中国国国民政府没有签字的情况下,自行出兵东北,造成军事占领东北和蒙古的既有事实。同时,苏联还扣押了蒋经国作为人质。日本关东军投降以后,苏军并没停战,大军摆出了进军山海关的姿态,而中国军队的精锐部队还在遥远的西南地区和中缅边境,国民政府被迫在条约上签了字。

中国被出卖,当然还是自己国力弱小而且一直处于内战之中,容易被列强利用。但是,美国的自由主义者和苏联代理人对于美国政策的影响也是一个根本问题。即使罗斯福本人也认为,不应该采取与红色簇链对抗的方针,而是通过对话让苏联接近自由世界。为此,美国需要做出一些让步,当苏联获得了安全保障,就不会具有侵略性了。但是,当苏联获得了自己想哟的利益,立即撕毁了协议。苏联不仅没有尊重欧洲的自由民主选举,而是暴力肢解了波兰,武力干预捷克,将东欧完全变成了社会主义苏联的卫星国。同时,苏联开始了在远东,中东的全面扩张,甚至把手射到了南美洲和古巴。苏联之所以能够成为战后美国最强大的敌人,根源在于美国的世界政策。

自由主义者坚称自己不是社会主义,但是自由主义跟共产主义有很多基本共同点,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摧毁自由经济为主题的资本主义。不同的是,对于共产主义者,摧毁资本主义是目的;对于自由主义者,摧毁资本主义是手段。自由主义者经常接受过良好的教育,非常自负,所以相信他们可以利用共产主义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又确保美国不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但是,自由主义者意识不到,对于共产主义政权来说,所谓的信仰就是一种手段。共产主义者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国家。自由主义者想利用共产主义者可以说是在关公门前耍大刀,最后发现被利用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历史总是在重复自己,是不是?

美国自由主义者和亲共间谍主导的远东战略,不仅出卖了中国利益,也导致了中国政权的更迭和朝鲜战争的爆发。请看“谍影笼罩下的中美恩怨(3):“黑手”。

文章来源:远山:广角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