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型猪流感病毒会导致高致死性大流行?该担忧吗?

0
292
中国新型猪流感病毒会导致高致死性大流行?该担忧吗?

在猪身上,猪流感病毒可能会组装出会感染人使人致病的猪流感病毒。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就目前来看,虽然能够感染人体细胞,但是不会引起人体的严重不舒服。这种病毒可能会从动物传染给人,但目前尚无证据显示会人传人。病毒和人体,看起来能够和平共处。

昨天下午,好几个朋友都向我打听有关新型猪流感病毒的消息,因为他们都很害怕,新型猪流感病毒会不会像新型冠状病毒那样,引发严重的疫情?

原来,昨天,大量的中外媒体,突然一起报道了中国学者的一个研究。

刊登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可能引发大流行病的新型猪流感病毒。法新社报道,这种名为G4的猪流感病毒是从2009年大流行病的H1N1流感毒株演变而来。中国农业大学与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科学家指它呈现出“高度适应感染人类的所有基本特征”。

大量的网友也和我的朋友们一样,感觉到了恐惧,新冠病毒疫情还没有平息,难道新型猪流感病毒疫情又要来了吗?

照例,在回答朋友的问题的时候,我要先看研究论文。(论文全文在本文最后面)

我看了这个论文就开始感到疑惑,这个研究论文,在2019年12月9日投稿,在2020年4月28日刊出。

为什么过了2个多月,在昨天,法新社和各种媒体才开始发现和报道?国内这些媒体一窝蜂地跟风报道,闹得大家人心惶惶?

媒体报道说,论文的研究人员现在在猪之中看到具有2009年 H1N1病毒,以及最初1918年流感病毒的特征,我们许多流感病毒中都残留有这种病毒及其他宿主的基因片段。

H1N1猪流感以及西班牙大流感都被视为全球流行的恐怖病毒

H1N1猪流感在2009年4月于墨西哥出现,仅在美国便有6080万人感染,据美国CDC统计,全球至少7亿人染病,估计有15至57万人丧命。

而发生于1918年的班牙流感则造成全球3,000至5,000万人丧命,相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丧生人数2000万人还多。

H1N1猪流感这么厉害,这次发现的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毕竟也带了H1N1,能不让人害怕吗?

可是,真正会去读论文原文的读者毕竟少,大家恐慌也就不奇怪了。

下面,我来解读下这个研究论文,这个猪流感病毒,会不会导致人间猪流感大流行,让很多人因为感染猪流感而死亡?

首先,研究者在2013年发现了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2016年的时候,已经成了引起猪流感的主要病毒。研究者在2019年12月9日开始投稿。

2013年到现在已经7年了,要是猪流感能够引起高致病性的人间流行,这两年,早就爆发了啊!

其次,文章作者也提到了,研究者检测了三百多个养猪场的员工,其中,发现有10.4%的人出现了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的抗体,也就是说,养猪场的员工中,至少有10.4%的人,感染过这种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可是,研究者并没有发现,有哪个养猪场的员工,有过严重的症状。

虽然有不少人感染过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但是他们没有生病啊。

因此可知这种病毒可能会从动物传染给人,但目前尚无证据显示会人传人。

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就目前来看,虽然能够感染人体细胞,但是不会引起人体的严重不舒服啊,病毒和人体,看起来能够和平共处。

为什么不会致病?

2011年5月23日到5月28日,在香港九龙举办了《流感的发病机制,病毒与宿主间的交互作用》学术研讨会。

研讨会交流了 H1N1猪流感病毒的一些信息。

研究人员分析2009年大流行的 H1N1猪流感病毒后发现,其中6段病毒基因是从之前在北美猪只中流行的triple reassortant swine virus而来,而另外2段基因HA及M基因则是从Eurasian avian-like swine virus而来。

目前认为2009年H1N1猪流感较季节流感会引起较严重的肺部病变,且 H1N1猪流感病毒在感染动物的上呼吸道及下呼吸道复制较好,而季节流感病毒则局限于在下呼吸道复制,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何2009年H1N1猪流感导致部分较严重案例有病毒性肺炎症状产生。

从基因序列的分析、血清学结果及动物模式实验研究发现,2009 H1N1猪流感病毒的HA蛋白可能较接近1918年的HA而不是近年季节流感的HA蛋白;此足以解释在较年长的人群中可发现与2009 H1N1病毒有交互作用的抗体,而较年轻的族群中则无此现象。

我们猜想,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的HA蛋白,可能比2009年H1N1猪流感的HA蛋白差异性比较大,所以不容易使人致病。

猪流感病毒(Swine influenza viruses,SIVs)属于正粘病毒科甲型流感病毒属,基因组由8个单股负链RNA片段组成。

这种片段化的基因组特征,使得病毒很容易发生重组,并经常导致新病毒的出现。

猪呼吸道上皮细胞包含α-2,3和α-2,6唾液酸受体,既可以感染猪流感病毒,也可以感染禽源和人源的流感病毒。

因此,猪被认为是甲型流感病毒的“混合器”,在“禽-猪-人”的种间传播链中,扮演着流感病毒中间宿主及多重宿主的作用。

猪流感病毒可能会组装出会感染人使人致病的猪流感病毒

也就是说,这次的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仅仅是有“重组能力”,有变异出感染人而且再次爆发人间猪流感的可能性。

注意,仅仅是可能性。

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突变到引起人间大流行,什么时候会发生,谁也不知道。这事情,就就交给科研人员去检测追踪吧。

简单地说,本研究通过开展规模化养猪场的病毒监测、职业暴露人群的前瞻性队列研究和人群流感样病例(Influenza-like illness,ILI)监测,明确规模化养殖中中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流行和分布情况,掌握人群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感染率及感染危险因素,寻找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种间传播证据,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防控工作的开展提供参考建议。

直白地说,这个新型猪流感病毒G4 EA H1N1目前不会在人间爆发致病性的大流行。我们需要科研人员去追踪检测病毒的变异。但是,这个病毒和普通人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怕什么呢?

以下就是研究论文全文。

文章来源: 白衣山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