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作性协商式民主

天听即民听,天人合一真民主; 一票仅一票,争权夺利剩寡头。

0
62

Xiaoming Guo 郭晓明

天听即民听,天人合一真民主;

一票仅一票,争权夺利剩寡头。

图:盘庚迁都,朝国人,询国迁。

一、中国古代民主

民主政治并非西方独有,中国也有历史悠久的民主政治文化。《周礼·地官·乡师》:“国大询于众庶,则各帅其乡之众寡而致於朝。”《周礼》是儒家十三经之一,记载周朝的政治制度。“国大询于众庶”,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国家大事要公投。近年来典型的公投有2017年西班牙的泰罗尼独立公投,西班牙不承认这个民主公投,结果压制了泰罗尼独立。2014年克里米亚公投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乌克兰不承认,但克里米亚依然加入了俄罗斯。2016年英国公投退出欧盟,英国脱欧很可能硬着陆。公投是直接民主,即公众直接决策,是雅典城邦民主模式。“国大询于众庶,则各帅其乡之众寡而致於朝。”就是所有人都到朝廷广场议事,和雅典民主一般无二。东汉大儒郑玄注释道:“大询者,询国危,询国迁,询立君。”即国家危难,迁都,立新君主等大事情,用公投直接民主。

据《左传·定公八年(公元前501年)》记载,卫候叛晋,朝国人。即是否背叛晋国霸权的决定,通过国家公投决定。公元前六世纪和雅典城邦民主是同一个年代。《左传·哀公元年》吴王夫差打败越王勾践,要求陈国拥戴吴国为霸主,“怀公朝国人而问焉,曰:欲与楚者右,欲与吴者左…”,这就是陈国就拥吴一事公投。所以人到朝廷广场议事,赞同拥戴楚国为霸主的站到右边,拥戴吴国为霸主的站到左边。

中国古代民主思想也很丰富。如《尚书·泰誓》中就有“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用今天的语言,接近“人民的意志是最高权力”的意思。《尚书·泰誓》中还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讲的是人民就是天使,人民的声音传达天意。中国的天相当于西方的上帝。西方能够传达上帝声音的只有三人:摩西、耶稣和穆罕默德。中国民主政治思想,则以人心背向为天意。《左传·桓公六年》“民,神之主也”,讲的是君主只有让人民安居乐业以后,祭祀神灵才有灵验,所以,中国古代都是大治之后皇帝才有资格祭泰山。而西方求上帝保佑得以征服世界,这与中国民主文化完不同。《左传·庄公三十二年》“国将兴,听于民;国将亡,听于神”,讲的是如果治理国家不听民意而问鬼神则必然灭亡。《左传·文公十三年》“天生民而树之君,以利之也”,说的是苍天树立君主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孟子·尽心下》“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当然,这些思想在中国文化中不叫民主思想,而叫民本思想。为什么呢?原因是西方政治讲权力,中国政治讲责任。中国民本思想讲的是政府对人民的责任,西方民主思想讲的是政府权力归人民。西方学术界讲到中国皇帝称为天子,认为是中国皇帝借神灵统治百姓,那是以西方文化揣度中国文化,不得要领。西方讲神权,如现在所有伊斯兰国家的宪法都是主权(Sovereignty)归真主;或者讲君权,如现在君主立宪的国家主权归君主,加拿大主权归英国女王。或者讲民权,如林肯的民有(of the people),西方执着于政府权力是谁的权力。中国则重责任,政府对人民有无限责任,谁当政掌权要以权力是否为人民服务为标准。比如灾害,西方政府对灾民没有责任,政府可以救济,但更多依靠保险公司和民间慈善捐款,而在中国完成是政府责任,政府负责灾后重建和灾民安置。

二、中国近代民主

孙中山讲三民主义;民族、民权、民生。其中民权就是西方民主,就是民有政府。民生就是中国传统的民本思想,就是为人民负责的政府,旧时都说是父母官,政府之于人民有如父母保护照顾家人。民族是反帝旗帜,没有民族独立,就没有民权,就没有民生。摆脱帝国主义对中国的控制是民权和民生的基础,是中国近代和现代最大的民主基石。

孙中山有五权宪法,主张五权分立,在西方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之上,加了考试和监察两权。科考制度在中国有悠久历史,是贯彻民有民治的重要制度,平民百姓通过仕途努力考上状元就可以主管国事,人民中品德高尚能力强的人进入政府,这就是民有民治。孙中山设计考试制度独立于行政,监察权独立于司法,都是打破西方多党制党朋政治豪门勾结的权力制衡制度,是中国民本文化对西方民主政治的发展。

抗日战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当然是三民主义中民族主义的落实。自1840年以来,中国人民一直致力于民族主义,致力于摆脱帝国主义控制,但是中国人一盘散沙,无以抵抗列强侵略。直到抗日战争共产党在敌后根据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实行三三制,开创了与西方不同的民主政治。中国民主政治不是各派为自身利益诉求最大化的民主制度,而是团结一致抵抗外侮的政治协商制度。西方在没有外患的环境下,新兴资产阶级为了自身利益限制王权而发展出来的西方民主政治是竞争性制度,是各人各派各集团为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政治竞争,就是为了拿到权力,为自身利益服务。中国民主制度是中国人民面对列强入侵瓜分在华利益范围情况下为了争取民族独立、团结各派各集团力量共同抗战而建立的民主制度,是合作协商制度。

抗战胜利以后,蒋介石要独裁,要国民党一党专政,不惜发动内战。1949年解放战争胜利以后,因为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表现了责任与担当。各民主党派拥护共产党领导,确立了中国的政治协商民主制度。

 

三、中国现代民主

雅典城邦式的直接民主是低效的政府治理模式,今天已经没有政府这样理政了。如何才能让一个政府成为贯彻人民意志的政治力量呢?西方认为一人一票代议就可以了,但西方大多数人也认识到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实际上不贯彻人民意志,因此美国共和党主张小政府,西方政治术语中政府是一个贬义词,所以他们认为国营企业不应该。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政府异化于人民,人民投票选举出一个统治人民的权力机构,有如奴隶选举出一个奴隶主来统治他们。美国就有过12位奴隶主当总统。西方对一党专政深恶痛绝,政府已经够可恶俄了,还是一党政府就更可恶了。中国不同,中国有历史悠久的选贤任能制度,仕途制度,科举制度。今天的共产党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政府和人民高度一体化的政治制度,真正实现了林肯民有、民治和民享的理念。社会主义中没有统治人民的政府和被政府统治的人民,只有人民通过共产党领导和政治协商管理国家的政府。

中国民主与西方民主有几点不同:1)中国政治着眼于责任,西方政治着眼于权力。2)中国政治是合作性协商政治,不如此不能团结人民走出百年屈辱,不如此不能挣得民族独立;西方政治是竞争性对抗政治,各个利益集团角逐政府预算的经费分配。3)西方投票认同一个统治权力机构,保持统治与被统治的社会结构;中国人民通过选贤任能参与政治协商管理国家,没有了统治与被统治的社会层级分化。4)西方政治设计就是要政府无能低效,不如此不能制衡权力,社会运行的主体是资本和市场,这就是资本主义;中国合作性协商政治实现了孙中山“人民有权,政府有能”的高效民主政府的理想。

贯彻人民意志的政府才是民主政府,才是民有、民治和民享的政府。一个政府是否是民主政府应该有一个客观标准,这个标准就是“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就是人心背向。中国有84%的人民信任政府,信任度居世界第一。美国只有33%人信任政府。加拿大信任政府的只有48%,不到一半。民主就是人民做主,民主政府就应该是人民信任的政府。根据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中国政府是世界上最民主的政府。